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一百零七章 雄信扬威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一百零七章 雄信扬威

第一百零七章 雄信扬威

readx();    公元126o年,也是大楚建国第三年,蒙古王子忽必烈自蒙哥去世之后,历经一载光阴,压服蒙古诸王,扫平王室,登临汗位,同年秋,稳定后方的忽必烈重新将目光转移到南方的战场之上,这一次,他雄心万丈,聚集百万大军,兵发三路,以史天泽为西路大将,攻略西川,阿里海牙为东路大将,攻略淮南一带,而忽必烈责亲率主力大军,以洛阳为基,直扑南阳,誓要一雪前耻。

    与此同时,大楚王朝也迅速做出了应对,老将孟珙驻守淮南,主持淮南一带战事,前朝降将张世杰被派往成都府,主持川中战线,而李轩则亲率十万大军,以罗峰、唐俊、单雄信为将,与忽必烈的五十万大军于南阳展开对峙,神州大地,狼烟再起。

    西鄂,白龙滩,此时已经成为忽必烈的驻扎之地,中军大帐之中,忽必烈站在一幅巨大的山川地图之前,闭目沉思,一干谋士猛将恭敬的立在他身后,没有人说话。

    良久,忽必烈微微一叹,转身,有些苦笑着看向左手的士道:“当初本是用来陷害李轩的手笔,如今看来,却是助他成事了。”

    士摇头劝慰道:“大汗也不必太过自责,观此人作风,恐怕早有不臣之心,就算没有我们的推波助澜,也定会以其他手段来达成目的。”

    忽必烈点点头,微笑道:“本以为对此人已经高看,但如今看来,还是有些看轻了他。”叹了一声,啧啧道:“不足三年。却以那腐朽不堪的大宋为基,生生被他打出一片铁桶江山,如今再要一举定鼎乾坤,却是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机。”

    当初南宋内乱,蒙古内部也出现意见分歧。忽必烈希望能够再聚重兵南下,趁着宋朝内乱之际,一举将大宋拿下,可惜,他当时新败,不但折损了二十万大军。更丢了大片原本已经占领的土地,致使忽必烈的声望降到一个低谷,最终未能如愿,眼睁睁的看着李轩以鲸吞之势,一举将南宋侵吞。

    南宋已经腐朽到根子里。灭亡也只是时间问题,是以对于灭宋,一直以来,忽必烈并不着急,但今时不同往日,大楚不同南宋,这个刚刚新生的国家虽然还很弱小,但就如同当初铁木真在草原之上崛起一般。有着旺盛的生机,只要给它足够成长的空间和时间,未来难以想象。是以忽必烈刚刚坐稳汗位,便立刻再度领兵南下,不但是要一雪前耻,更因为李轩建立的国家,给他带来一股危机感,必须将这股潜在的威胁。扼杀在萌芽之中。

    “报~”

    一名百夫长大步走进大帐,朗声道:“启禀大汗。有宋人将领在我军大营之外叫阵!”

    虽然南宋已被大楚所代替,但大楚建立时间太短。在蒙古,大多数人还是习惯以宋人来称呼汉人。

    “哦?”忽必烈低头,看向百夫长,问道:“来将可是唐俊?”

    对于李轩身边的将领,忽必烈自然有过一些了解,罗峰善守,唐俊善攻,这是最早追随李轩的两员武将,根据各方得来的信息,这两人也确实是难得的人才。

    “不是。”百夫长摇摇头道:“宋将自称单雄信,兵器是一杆大槊,长得十分雄壮威武,已经有三位千夫长被他斩落马下,如今正堵在军营之外,大肆叫嚣。”

    “叫嚣什么?”一名万夫长冷哼一声,粗声问道。

    “他说……”百夫长小心的看了一眼万夫长,沉声道:“蒙古无人,只懂在塞外蛮夷之地称王称霸。”

    “混账!”“放肆!”

    仿佛一滴水滴进了油锅里,瞬间引爆全场,蒙古铁骑,横扫天下,雄视南北,兵锋所向,所向无敌,从无人敢撄其锋,蒙古攻略宋朝以来,从来都是压着宋人打,让宋人只敢龟缩在坚城之中,不敢露头,何时轮到这些懦弱的宋人在他们面前耀武扬威?

    更何况,如今这营帐中的,都是蒙古骁将,身经百战,何时受过这等挑衅,当下,就有不下十人请战。

    忽必烈眼见群情激奋,微笑道:“也好,就请诸位一起随本汗去看看,究竟是什么人,这位楚国大将究竟有何本事,敢在这王帐之前,大放厥词?”

    “好!”众将齐声鼓舞,当下一群人如同众星拱月般簇拥着忽必烈,朝着寨门的方向走去。

    营帐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蒙古战士,不时能够听到助威叫喊声,其间还夹杂着几声失望的叹息,忽必烈一行人来到营帐门口的时候,正看到距离寨门一箭之地之外,足有六名千夫长正怒吼咆哮着围攻一名大汉。

    “好一个汉子!”看到此人,即便份数敌对,忽必烈也忍不住在心中暗赞一声,单雄信浓眉大眼,虎目生威,哪怕是在六名骁勇善战的蒙古千夫长围攻之下,也是顾盼自若,没有丝毫惧意,手中一杆狼牙槊如同一条出海蛟龙,竟是在压着六名千夫长在打。

    “噗~”

    血花飞溅之中,锋利的锋刃划过一名千夫长的咽喉,轻易的将对方咽喉割裂接着一招怪蟒翻身,那狼牙槊仿佛活了一般,在空中划过一道圆弧,狠狠地砸在另一名手持狼牙棒的千夫长身上,神力催动,将那名千夫长连人带马,直接砸成一堆肉泥,剩下的四名千夫长被对方杀的胆寒,一名千夫长竟然掉头逃跑,对方却轻轻一夹马腹,胯下战马陡然一窜,须臾间避开了另外三名千夫长的攻击,追上逃跑的千夫长,狼牙槊一点,锋刃狠狠地刺进对方的背心,接着一拉槊杆,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般,猛然回窜,枪杆狠狠地点在一名想要从后偷袭的蒙古千夫长胸口,即便隔着老远,忽必烈以及一干蒙古将领都仿佛能够听到那刺耳的骨裂声,那名偷袭的千夫长胸口整个坍塌下去,发出一声惨叫,魁梧的身体仿佛撞在了奔驰的卡车之上,直接倒飞而出。

    六名千夫长眨眼间便被对方击毙四人,剩下的两名千夫长心胆惧丧,惨叫一声,疯狂的抽打着马臀,想要脱离这个凶人的视线。

    “跑得了吗?”单雄信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一摧战马,朝着其中一人追杀过去,狼牙槊一挑,将对方挑杀。

    “大胆!”忽必烈身旁,一名万夫长终于看不下去,猛地摘下背上的宝雕弓,拈弓搭箭,对准单雄信,怒吼一声,弓弦震颤声中,一枚利箭射出。

    正要追击最后一名千夫长的单雄信突然心中一凛,听得耳旁破空声响起,猛地伸手一抓,将破空而至的利箭抓在手中,一双虎目冷冷的潮营寨的方向看去,寒声道:“哼,塞外蛮夷,也敢在单某面前用箭!”

    当即摘下悲伤铁胎弓,将手中利箭搭在弦上,也不细看,照着箭矢射来的方向原路射回。

    那名万夫长眼见对方竟然空手接下自己射出的利箭,正自惊疑不定间,耳旁突然听到一声破空声,还未来得及反应,突然胸口一凉,眼中闪过一抹惊骇,不可置信的低头看去,却见一支利箭已经贯穿了自己的胸肺,直没至柄,依稀间,似乎就是自己之前射出的那一支,不甘的发出一声怒吼,雄壮的身体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哈哈,尽是一些只会暗箭伤人的鼠辈,竟然也敢妄自称雄!?单雄信在此,可有人敢与我一战!?”单雄信策马在营寨之下,一双虎目不断在寨中一干蒙古武将身上逡巡,豪放的声音响彻四野,寨中的蒙古士兵更是闻声色变,见识过对方那空手接箭的手段和高超的箭术,之前还叫嚣的不可一世的一群万夫长,此刻却是集体选择了沉默。

    忽必烈目光深深地看了耀武扬威的单雄信一眼,冷哼一声,甩袖离去,留下一帮一脸惭愧的蒙古大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