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一百零八章 又遇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一百零八章 又遇

第一百零八章 又遇

readx();    南阳战火已经拉开了帷幕,虽然真正的决战还未开始,但小规模摩擦却是不断,眼下大楚在李轩两年励精图治的治理下,民风尚武,昔日南宋军队腐朽不堪的气息为之一清,如今的大楚军队随便拉出一支,放到昔日南宋乃至整个宋朝,都堪称精锐,就算在野外遇上蒙古军,也敢亮出兵器斗上一斗,士气与昔日大宋而言,不可同日而语。

    前往南阳的官道上,李轩带着禁军,不疾不徐的行军,蒙古此次可说的上是倾巢而出,各方压力都不小,西川还好一些,复杂艰难的地势,注定那里不会成为主战场,淮南战区虽然地势相对平坦,但老将孟珙主持淮南战局多年,虽然此次蒙古大军倾力南下,压力大增,但孟珙却是有条不紊,将整条战线守的滴水不漏。

    至于中路,五十万大军南下,更有忽必烈亲临战线指挥,压力不可谓不大,不过李轩也并未着急,罗峰经过两年历练,俨然已有帅将的风范,再加上单雄信、唐俊、刘整,李轩如今麾下能够叫得上号的善战之将,几乎集结了大半。

    坐在龙辇之上,李轩神色悠然的欣赏着周围的风景,双目半睁半闭,仿佛处于半睡半醒之间。

    忽然,他双目一睁,遥远的天际,一直飞鹰犹如利箭般穿破云霄,朝着中军龙辇滑翔而至,身旁,一名禁军将领将手对空一伸,飞鹰在龙辇之上盘旋两周之后,缓缓落在这名禁军将领的肩膀上。

    “有劳雅妃了。”麻利的自鹰腿之上,将一支竹管摘下。也不拆封,径直将竹管恭敬的递到侧立于李轩身旁的冴子手中。

    “有劳鹰飞将军了。”冴子微笑着接过竹管,指尖微微发力,将竹管捏碎,露出里面一裹金色的绸绢。上面写满了蝇头小字。

    “有消息了。”一目十行的自绸绢之上掠过,冴子目光一亮,将绸绢递给了李轩。

    李轩点点头,甚至没有多看那绸绢一眼,仿佛世间万物,都无法让其心动一般。

    “老师就一点也不好奇吗?”冴子有些失望。本想从李轩眼中看到惊喜之色的,毕竟面对的是忽必烈这种绝世枭雄,但李轩的表情,让她有些失望。

    “朕该好奇吗?”李轩睁开双眼,目光看向冴子明亮的双眸。笑着反问道。

    “那老师是早就知道一定会成功吗?”冴子有些好奇,她和李轩,也算是同一个时代的人物,对于李轩的打算,也能猜出一些,不过忽必烈可是连岛国课本中都称赞的人物,她很好奇,面对这样一个可说是传奇式人物。李轩从何处得来的自信。

    “忽必烈虽是一带雄主,但也莫要将他想的太高不可攀,他一样是人。就算是皇帝,也有皇帝的无奈。”李轩随意的道,他经历之丰,远超常人想象,早已过了那种面对历史名人便会手慌脚乱的时代,忽必烈作为蒙元开国君王。自是不弱,但他李轩也曾在天龙位面建立属于自己的国度。倚天位面,更是将若大元朝搅得烽烟四起。自然不会觉得自己比忽必烈差了什么,更何况对方已经在自己手中吃过一次大亏,如今再度对上,心中更是已有对策,哪怕敌众我寡,李轩也有足够的信心去翻转如今蒙古的大势。

    “您是在说自己吗?”毒岛冴子抿嘴微笑着看着李轩,眼中带着些许揶揄的神色,毕竟如今,李轩的身份也是大楚帝君,是否也会有属于自己的无奈呢?

    “也许吧。”李轩仰了仰头,身为帝王,要时刻保持帝王威仪,虽然以他的修为,要做到这点并不难,但有时候,也会感到疲惫,偶尔,也会羡慕那些现实的中那种逍遥主角,大把妹子每个都是祸国殃民级别的,而且不必理会民生国事,没事装装逼,踩踩人,大多数时候躲在世界某个清静角落,过着荒淫而幸福的荒唐生活。

    不过这种念头也只是想想而已,男人,总会有着自己的野心,如今位面系统为他提供了这样一个舞台和足够的机遇,李轩很享受那种一次次白手起家到建国称帝,成为一方霸主,威震天下,令四方敬仰的感觉。

    就在这时,徐徐前行的队伍突然一停,毒岛冴子目光一凛,戒备的看向四周,李轩却是眉头微微皱起,俄顷,脸上露出一抹感慨的苦笑。

    片刻后,禁军将领策马来到车架旁边,垂手叉腰,恭声道:“陛下,前方发现一昏迷女子,挡住了去路。”

    “知道了,带她上来吧。”李轩扬了扬头。

    “旧识?”毒岛冴子回头,好奇的看向李轩。

    “嗯,也算是吧。”李轩点点头:“不过貌似每次见到,气氛都不太对。”

    “嗯?”毒岛冴子疑惑的看向李轩,不明所以。

    两人说话间,几名禁军已经抬着担架过来,毒岛冴子目光不由得落在担架之上,那一名白衣胜雪的女子身上。

    “是她?”看着担架之上,即便已经陷入昏迷,依旧如同清冷仙子一般的小龙女,毒岛冴子微微一怔,随即有些恍然,貌似小龙女每次跟自家这位皇帝陛下见面,处境都不怎么样。

    第一次在终南山上,若非李轩阻止,小龙女或许已经被那位鬼迷心窍的全真道长玷污,而第二次,却是重伤在身,至于第三次,就是不久前绝情谷,因为杨过的关系,两人站在了对立面上,虽然没人受伤,但情况却更糟糕,这一次,又是如此。

    毒岛冴子有些好奇,小龙女武功也算不俗,但人生之坎坷,实在让人有些瞠目。

    想着这些,动作却没停,伸手将小龙女自担架上接过,作为李轩的女人,同样也是李轩的追随者,她能感觉到,自己这位主人老师,对眼前的女子有种奇特的感情。

    ……

    “内伤,不过却不是外力所致。”探了探小龙女的脉门,李轩目光落在小龙女那欺霜赛雪的脸庞上,眉宇间似乎还带着一股化不开的哀怨。

    大概是跟杨过之间的感情又发生什么波折了。

    对于小龙女受伤的原因,李轩已经有了大致猜测,却也没想太多,古墓派的女人,大都爱钻牛角尖,林朝英如是,李莫愁如是,小龙女同样如此,再加上杨过那放荡不羁的性格,因为自己两度无意间出现的缘故,两人的感情并未如原著中这个时期那般明朗化,依旧处在一种朦胧的暧昧之中,一个懵懂无知,一个如同白纸,两枚爱情路上最纯正的小白,虽然彼此有着好感,但想要走到一起,波折是在所难免的。

    不过自己能将自己伤成这样的,不知道杨过那小子又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绝情谷中,他已经将话挑明,以杨过的性格,绝不会一错再错下去,至于这中间发生过什么令人荡气回肠的故事,李轩有些好奇,不过眼下,显然不是探索的时候,小龙女的伤势已经颇为严重,必须尽快救治才行。

    “需要停军休整吗?”冴子担忧的看了一眼小龙女,能够感受到小龙女那一缕忧愁,哪怕同为女子,看着此刻的小龙女,也不免生出一股心疼之感。

    “不用了。”摇了摇头,李轩看向前方道:“继续行军吧。”

    龙辇本就是匠师专门设计,内部虽然不算奢华,却极为舒适,更有八名内家好手负责抬轿,哪怕是翻山越岭,也能如履平地,并不会造成太大的振动,小龙女的伤势大半来自于本身,并非外力所致,倒也不必为此专门停军休整。

    想了想,李轩伸手搭在小龙女的脉门之上,一缕精纯的真气涌入对方体内,黄帝心经十分神妙,所修炼的真气,不但威力极高,更有诸邪辟易的功效,虽然对治疗内伤方面,并不显著,却能助人抵御外邪入侵,至少不会让伤势更加恶化。

    ……

    与此同时,嘉兴,一处无名山洞之中,淅淅沥沥的小雨迷蒙了洞外的景物,偶尔会有一缕寒风夹杂着湿气吹进来,他功力已高,达到寒暑不侵的境界,自然不惧,但怀中的身影却忍不住蜷缩一下身体,往自己怀中挤一挤。

    玄铁剑被随意的立在山洞的洞壁之上,更远一些的位置,霍都的尸体直挺挺的躺在那里,眼神中兀自透着一股不甘的神色,但他的尸体已经僵硬,显然死去已经有了不少时间。

    低头,看着那张艳若芙蓉的俏脸上,兀自带着一股满足的娇憨神色,杨过心中却充满了苦涩。

    事情原本还算顺利,凭借他如今的武功,加上古墓派独步当世的轻功,虽然不敌金轮法王和公孙止联手,但要离开,却也不难,只是没想到,郭芙中了霍都的暗算,而最终的结果,让杨过有些无奈,看着郭芙那娇憨的脸颊,脑海中却不禁闪过姑姑那清冷的身影,心中此刻却充满了苦涩。

    他虽然放荡不羁,却也有着自己的原则和底线,更何况,对于郭靖的愧疚,也绝不容许他在这样的情况下一走了之。

    怀中,郭芙不知何时已经醒来,一双眸子一眨不眨的打量着杨过那被胡茬遮掩下英俊的脸庞,眼中闪过一抹迷醉,最终,看向杨过左臂那空荡荡的袖管,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只是杨过那失神的目光,让她心中没来由的一痛,悄悄地闭上了眼睛,此刻,她不知该如何去面对这个男人,只能选择以逃避的方式去面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