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一百一十三章 烽烟四起 下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烽烟四起 下

第一百一十三章 烽烟四起 下

readx();    “诸位!”忽必烈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扫过帐中诸将的脸庞,缓缓地开口道:“现在,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跟大家宣布……”

    “报~”

    正当所有人的注意力被忽必烈吸引之际,一名士兵飞快的冲进帐内,打断了忽必烈的话语,也顾不得礼仪,急促的说道:“大汗,汝南急报,有乱民滋生事端,聚众生事,汝南太守发来加急文书,请大汗速速派兵增援!”

    “什么!?”忽必烈以及帐中诸将面色一变,一名大将怒吼道:“汝南的卫兵呢?难道都是摆设不成!?”

    汝南可是此次南征的补给重镇,虽然不及洛阳防守严密,但也有着足足三万城卫军拱卫,怎么可能说丢就丢,就算南楚派兵围攻,没有十万大军,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攻陷,可是,眼下南楚的兵力,都已经投放到三大战场之上,哪还有余力去攻占汝南?

    包括忽必烈在内,所有人听到这个消息,第一个反应就是不信,若非此人乃跟随忽必烈多年的心腹,忠诚度可以保证,众人都要怀疑此人是否是南楚派来霍乱军心的奸细。~頂點小說,

    “叛变了。”士兵苦涩道:“汝南三万城卫军,在原城卫军统领的率领下,集体叛变,自立为王了!”

    “不可能!”大将海格怒吼道,作为补给重镇,更手握三万大军军权的城卫军统领,自然不是什么人都能胜任的,就算不是忽必烈的核心心腹,但对蒙古的忠诚也绝对是毋庸置疑的,怎么可能背叛,就算是三万城卫军联通统领在内集体阵亡。都比这个消息更加可信。

    “大汗,事到如今,请准许臣率领本部兵马前往汝南,剿灭叛军。”大将张弘范出列,拱手沉声道。

    “张弘范,你什么意思?兀史是不是真的背叛。还没有定论,你就急不可耐的要去剿灭,你到底安的是什么心!?”海格上前,一把揪住张弘范的领口,怒吼道:“说,这是不是你们这些宋人联手弄出来的一出戏!?”

    “够了!想造反吗!?”忽必烈猛地一拍桌案,虎目狠狠的瞪了海格一眼,厉声道:“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没有弄清楚,你们就在这里内讧。是想让对面的楚军笑话吗!?”

    “大汗,我……”海格艰难的看着忽必烈。

    “还不给我放开张将军!”忽必烈面色难看的道。

    “是。”狠狠的瞪了张弘范一眼,闷哼一声,松开紧握着对方衣领的手掌。

    忽必烈面色稍霁,目光看向张弘范道:“张将军入我蒙古多年,一直以来都兢兢业业,为我蒙古南征北战,虽是汉人。但本汗对张将军绝对信任,今后。不准再有类似的言语出现,汝南之事,本汗自有定夺,当务之急,攻破南阳,指日可待。明日,给我发动总攻,三天之内,本汗要站在南阳城的城头!”

    刘衡闻言,面色一变。张了张嘴,想要劝阻,但看着忽必烈坚定地神色,最终叹息一声,他很清楚,随着这个消息传来,军心必然开始动摇,加上久战力疲,一旦此时撤军,定会导致整个战线崩溃,军心彻底涣散,忽必烈是想以一场胜利来稳住涣散的军心,而且一旦攻破南阳,便能从南阳城中获得足够的补给,以战养战,化被动为主动,但却是破釜沉舟,一旦三天之内,无法攻破南阳,粮草将会告罄,粮草一失,军心必然大乱,接下来,莫说攻破南阳,就是这支军队,都会在顷刻间化为泡影。

    “报~”

    正待忽必烈准备散会之际,帐外又是一道急促的声音传来,众人心中不禁一紧,刘衡心中陡然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那一直潜伏在暗中的黑手,终于忍不住将要浮上水面了。

    “大汗,太原急报,有城卫军副统领聚众哗变,趁乱斩杀原城卫军统领,并唆使民众,围攻太守府,尽诛太守满门,如今,太原已经改旗易帜!”

    又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汝南至少太守府还在运作,还能求援,但太原这边,整个被攻陷,甚至改旗易帜,这对蒙古来说,绝对是一个沉重的打击,然而,一切并未就此结束。

    荥阳、长安乃至洛阳,一封又一封的告急文书仿佛约好了一般同时送来,一次又一次蹂躏着这大帐中,众人已经脆弱不堪的心脏。

    海格怔怔的看着几名并排跪在地上的传讯兵,突然有种拔刀杀人的冲动,这世界怎么了?好像一夜之间,原本歌舞升平的蒙元帝国,突然之间,烽烟四起,一座又一座的城池丢失,原本已经安心臣服在蒙古统治下的子民、军队,仿佛在同一时间放弃了对国家的认可,要知道,这其中可不止有汉人,那些控制各城城卫军的将领,可大都是蒙古人出任的,哪怕张弘范、史天泽这等汉人名将,都没有坐镇一方的资格。

    大帐中,突然变得死寂起来,原本已经做好出战准备的张弘范突然没有了声音,静静的站在角落中,尽量让人群将自己遮挡,努力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

    刘衡也没了声音,原本急切的神情在这一刻消失了,站在一侧,眼观鼻,鼻观心,俨然一副老僧入定的神色。

    忽必烈看向众人的目光有些麻木,目光在一名名战将、谋士脸上扫过,深深的吸了口气,豁然回头,看向身后那张巨大的山川地形图,嘴角突然牵起一抹苦涩的笑意:“以商为剑,好大一盘棋,我蒙古勇士骁勇善战,雄视天下,没有败在战场上,却败在这被所有人轻视的商人身上,士农工商,呵呵……”

    一干蒙古将领听的有些发懵,只觉得自己脑袋似乎有些不够用的感觉,这……关商人什么事?在这帮蒙古爷们儿眼中,所谓的商人,无非就是那群挺着孕妇一般的肚子,脸上终日挂着谄媚而虚伪笑容的恶心家伙,这种东西,赚钱什么的在行,但关天下什么事?

    “刘衡?”忽必烈回头,目光看向沉默不语的刘衡,脸上竟然露出一抹微笑,缓缓道:“你说,此事是何人在幕后?”

    刘衡抬头,目光对上忽必烈那平静的目光,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忽必烈是那种越平静就越危险的人物,加上如今的形势,如果自己真的虚以委蛇,恐怕小命会不保,犹豫了一下,咬牙道:“回大汗,臣听闻,南楚皇帝李轩,便是以商人起家,因为这个身份,曾在南宋时期的临安城中饱受冷眼,就连那襄阳王的职位,都是以巨额资金买通了贾似道,更向国库捐献了足够南宋三年赋税的巨额资金,才换来的职位。”

    “呵呵,襄阳王?南楚皇帝!”忽必烈发出一阵萧索的笑声,目光看向南阳的方向:“一直以来,本汗都不知道那李轩为何在此等时候,大费周章的离开南阳,任由这座坚城在我蒙古大军的铁蹄下颤抖,本汗甚至一度嘲笑其胆魄不足,妄为一代帝君,如今看来,并非胆魄不足,而是胆魄太足了!”

    刘衡默然,一直以来,虽然蒙古一众高层对李轩都报以轻视的态度,但他却从未轻视过此人,甚至忽必烈也将此人当作生平大敌,但如今看来,无论是他自己还是忽必烈,对于这位大楚国的开国皇帝,依旧是小瞧了,此人心怀天下,不看重一城一地的得失,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惊天动地,本以为忽必烈已是一代雄主明君,如今看来,相比李轩,无论气魄还是手腕,都远远不及呐。

    洛阳

    几月前的车水马龙已经不在,昔日六朝古都,如今已经与废墟无异,这里是忽必烈大军最重要的补给之低,同样也是李轩用来与蒙元博弈之所,更是亲自坐镇此地,所遭受到的破坏,在所有城池中,自然也是最大的一处。

    雄伟的城墙依旧还在,从外部看去,与往日,并没有任何不同,但若进入城中,就会发现,这座六朝古都,经历这数月腐化之后,留下的,是怎样一片废墟,入目所及之处,几乎难以看到完整的建筑。

    人心丧乱,军队如今已经与土匪无异,易子而食,一切人类所能想象到的人间惨剧,都可以在这座城池中找到。

    “帝王无情,老夫今日终于体会了一把。”昔日的皇宫,如今只能找到一座遗址,李轩、黄药师、小龙女并肩走在这片废墟之上,看着眼前的洛阳城,饶是以黄老邪的漠然心态,此刻也不禁心生一股凄凉,看着身边一脸淡漠的李轩,黄药师不知道当初将女儿亲手交到此人身边,究竟是对是错?

    “身在局中,很多事都不得已的,若掺杂太多感情在里面,终究会成为负累,朕能做的,也只有在这场战争之后,尽量去弥补。”李轩淡然的看着这一切,同样的事情,在倚天世界中也曾发生过,多年帝王生涯,早已泯灭了许多不必要的怜悯心态,目光转向黄药师道:“世事如棋,岳丈会说出此话,也证明岳丈并未真的看破这红尘。”

    黄药师闻言苦笑,红尘万丈,又岂是那么容易堪破的?

    小龙女飘然站在李轩右侧,清冷的脸上,带着一抹淡漠,本该清冷明亮的眼眸中,如今能够看到的,只有一片死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