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岳飞到来

readx();        黄巾之乱结束到董卓进京这段时间,对大汉来说,是一段难得平静的时光,当然,这平静也是相对而言的,事实上,这段时间边界的战事从来没有停止过,西边儿羌人作乱,跟张温打得火热,并州一带鲜卑人也不安生,虽然没有大的战事,但小规模战斗几乎每天都在发生,而幽州这边更加热闹。

        渔阳人张举造反了!

        尽管对于三国历史有所了解,但当李轩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有种精神错乱的感觉。

        造反当然没什么,在这个动荡的年代,黄巾之乱虽然被镇压下去,但汉朝的根子已经经过那一场浩劫,也算是被废了,除非汉室皇族中,能够再出一位光武帝那样的中兴之主,可惜,看看眼下皇室之中那几位,李轩对于汉室也就不报太大希望了,当然,如果真的出现这么一位中兴之主,对李轩而言,也未必就是什么好事。

        总之,在这个动乱的年代,扯旗造反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情,君不见,各地黄巾残部不也仍旧拉山头打着造反的旗号?虽然汉庭几次下达剿匪的命令,但各地州牧、刺史对剿匪这种事情却是兴致缺缺,对于朝廷的命令阴奉阳违,任由那些反贼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蹦跶。

        但张举的造反却让李轩突然有种当机的感觉。

        以前看三国,对于张举造反倒是没有太多的感觉,论规模,跟声势浩大的太平道根本无法相提并论,提鞋都不配,貌似跟其他各地扯旗造反的草头王没什么两样,但若说性质之恶劣。甚至犹在太平道之上。

        造反没什么,当造反已经成为一种潮流的时候,扯旗造反,甚至在旬月之间,攻破右北平,对于早已麻木的汉庭而言。都不算什么大事,但你自称天子,勾结乌桓,这在性质上,就不是扯旗造反那么简单了。

        汉室皇族中经过张角的太平道那么一搞,确实天威不在,但至少人家还是正统呢,用一种通俗易懂的话来说,还有那么一块遮羞布在。虽然在那些高门大阀来看,也就那么回事,但眼下,这块遮羞布还是需要存在的,不止是为皇室遮羞,同样也是这些高门大阀的需要,大家还没做好推翻汉室,重新洗牌的准备。你这么急吼吼的跳出来称帝,你家人知道吗?

        大家可以容忍那些草头王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蹦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是因为需要这些人的存在,养贼以自重,若没有这些草头王,恐怕皇室下一步就会逐步收回他们手中的权利。

        已经习惯了啸聚一方,当土皇帝的诸侯。哪里愿意让出自己手中的权利,别看这些草头王闹腾的厉害,但若仔细看,有几个能够占据城池的?不见声势最大的黑山贼,都龟缩在太行山里干着山贼这份前途无亮的工作吗?

        不知死活的自称天子。更牵扯到外族人,这性质上,甚至比太平道都要严重。

        之前的黄巾之乱,不管声势再怎么大,影响再怎么广泛,那也是汉人自家的事情,人家张角再怎么闹腾,也只是自号天公将军,可从没以天子自居,但现在,事情已经上升到国与国的高度了,就算大家都知道,这张举不过是个跳梁小丑,但却已经碰触到汉庭皇室以及各大豪门的底线了,自然不可能再容忍这么一个东西继续欢快的蹦哒下去。

        于是,自黄巾之乱以后,一直处于扯皮状态的皇室跟世家门阀之间第一次在某件事情之上获得了惊人的一致默契,不管这个自称天子的东西是不是得到大家的认可,但天无二日,国无二主还是清楚的。

        打,狠狠的打!

        幽州虽是地广人稀,但却从来都是出精兵的地方,更何况无论是护匈奴中郎将所部还是幽州牧刘虞的州牧府,要收拾张举都不过是举手之劳。

        不过这一次,这个捞功勋的机会却没有落在任何一家的头上,而是被送给了公孙瓒,对于就驻扎在幽州的两大势力选择了视而不见。

        白马将军公孙瓒,在行军打仗上确实有着自己的本事,不过,更多的却是世家门阀的一个镀金机会,公孙氏在幽州可是真正的豪门望族,同时,无论是李轩自己还是刘虞,此时显然都被朝廷还有那些世家门阀给排斥了。

        刘虞虽是汉室皇族,不过声望太高,明显已经被当今皇帝给忌惮了,而李轩,从一届民兵爬到如今的高位,已经算是异数中的异数了,更何况没有世家门阀在背后支持或者说没有投靠任何一家世家门阀,显然已经被这些世家门阀放在了对立的位置上面。

        “娘的,凭什么轮到公孙瓒那小子,无论功勋还是声望,这平叛大事,都该我们将军府或是州牧府出面才合情合理!”太守府,议政厅中,刚刚突破到三流武将级别,准备大展拳脚的张虎恨恨的说道。

        “朝廷做事,自有朝廷的考量,哪轮到你来你来指手画脚。”李轩下手,抱着长枪的李风翻了翻眼皮,没好气的道:“不过一个三流武将,就算要去,好像也轮不到你吧?”

        “呀呀呀,李风,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不服气,有本事跟我来大战三百回合!”仿佛被踩到尾巴的猫一般,刚刚获得突破的张虎正是意气风发,此刻被李风噎了一下,顿时炸毛了。

        “你?”李风斜睨了他一眼,突然抖了抖手中的长枪,几缕枪罡激射而出,在张虎身前不足三尺处炸开,看着一脸惊悚的张虎,冷笑道:“就算要去,你也只配给我打打前锋。”

        “呃……你突破了!?”张虎惊疑不定的看着李风,干涩的咽了口口水。

        李风耸耸肩,这段时间,龙气加身,李轩帐下一干武将纷纷获得突破,风林火山四个追随李轩最早的心腹武将。获得的资源也是众将之中最多的,经历天龙位面的历练之后,本就已经到了突破的边缘,龙气加身,纷纷获得突破,眼下已经堪堪迈入二流境界。虽然在整个位面来说,刚刚突破70的武力值还排不上号,但在李轩手下众将之中,却已经是巅峰之流了。

        “好了,主公到了,都给我闭嘴!”一直闭目养神的李山突然睁开眼睛,瞪了两人一眼道。

        “是。”李山追随李轩最早,更身负九阳神功、龙象般若功,昔日天龙位面之时。已经可以与萧峰这等位面顶尖高手争锋,如今更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一手刀法已经达到大师级境界,李轩麾下众将之中,鲜有人能敌,行事稳重干练,隐隐间,已经是李轩麾下武将之首。他一开口,无论李风还是张虎。都乖乖的闭上了嘴。

        “参见主公!”李山话音落下,却见李轩大步自门外走进来,身旁,还跟着一位青年。

        “不必多礼。”李轩伸手虚扶,示意众人起身,有些意外的看向众人。自己麾下众将,此刻倒是大半聚集过来了,有些惊讶的看向肃立在一旁的周逸道:“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回主公。”周逸躬身道:“月前渔阳人张举造反,自称天子,大家聚在此地。本是准备等待出兵平叛的,只是没想到,朝廷却迟迟未曾下达诏令,今日传来消息,此次平叛,却是交给了公孙瓒前往。”

        “此事我已知道,卢帅已经先有过信函。”李轩点点头道:“朝廷自然有朝廷的考虑,大家也不必为此纠结,虽然不能去平叛,却也不代表没有仗打啊。”

        “哦?”周逸微微惊讶的看向李轩道:“不知主公有何计较?”

        “既然平叛已经有了人选,再做争执也没有意义,但乌桓也属我护匈奴中郎将所部管辖,乌桓丘力居既然敢公然支持张举称帝,就是对我大汉朝的挑衅,更是视我护匈奴中郎将如无物,既然如此,我们也没必要客气,钳制胡人,本就是我护匈奴中郎将分内之事,乌桓人如今尚在渔阳与公孙瓒交战,后方必然空虚,正好借此机会,端了他的老巢。”说道最后,李轩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世家门阀既然想让自己提前出局,但自己又岂能束手就擒。

        “主公,末将请战!”众人闻言,眼中不禁都闪过兴奋之色,张龙抢先一步跳出来,抱拳道。

        “主公,此战打得就是出其不意,正是我骑兵用武之时!”李风几乎同时出列拱手道。

        “不及,此次出战,不但要让乌桓人首位不能相顾,更要一举灭掉重创乌桓人元气,诸将都有任务,在此之前,先介绍一位豪杰让大家认识。”李轩摆摆手,示意众人安静,随后对身旁的布衣青年道:“鹏举。”

        青年踏前一步,对着众人拱手抱拳:“汤阴岳飞,见过各位将军。”

        李轩微笑着看着不卑不亢的岳飞,看向众人道:“鹏举乃我无意间招揽的一名大将,不但枪术通神,更精通兵法韬略,李风,鹏举就暂时安排在你帐下听命,他日立下军功,再行封赏。”

        “末将遵命!”岳飞、李风齐齐拱手领命。

        岳飞无论武功韬略还是兵法,绝对堪称李轩当前帐下之最,也是李轩目前唯一拿得出手的顶尖武将,不过凡事都该有个章程,李轩不是山大王,可以任性妄为,自然不能直接任命高位,那样很容易引起一直追随自己的众将不满,况且以岳飞的能力,想要出头也不难。

        安排岳飞之后,李轩开始与众人商议接下来对付乌桓人的事情,虽然不能参与平叛,但能够拿到的利益还是必须争取的,乌桓人的战马、财富甚至女人,李轩都不准备留给公孙瓒。(未完待续。。)

  http://www.miriscastle.com/wenzhang/12/12128/70269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riscastle.com。龙8国际娱乐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