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五章 软骨头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readx();    愤怒的咆哮夹杂着惨叫和利器撕裂肌肉的声音不断在谷中响起,战斗依旧在持续,但结局已经没有了悬念,战争中,阶位虽然重要,但绝不是无法逾越的,影响一场战争胜负的因素有很多,拿如今的混乱三国位面来说,除了阶位之间的差距,兵种相克、地形、士气、主将能力,都是足以扭转一场战争胜负的重要因素。↑頂點小說,

    突然出现的拒马桩,成功抵消了乌桓精骑的速度优势,失去了战马巨大的冲锋力道,只能靠两条腿来冲锋的乌桓骑兵,在没有遮挡物的存在下,只能沦为弓箭手的移动靶子,而且还是一群一群的冲锋,在这种狭窄的山谷地带,哪怕楼班有心让大家散开阵型也很困难,结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箭雨铺天盖地的攒射下来,脆弱的木质圆盾,根本无法带来太多的防护力,一根根木桩更是成了他们前进道路中的最大路障,严重迟滞了他们的奔行速度。

    当阶位和兵种的优势被压制无法发挥,地形、士气在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成功攥在自己手里,胜利,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历来以弱胜强,也不外乎扬长避短,以己之长攻敌之短,事实上,在李轩看来,哪有什么以弱胜强,从来都是倚强凌弱才对。

    将指挥权交给了李山,李轩迈步朝着楼班的方向走去,虽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但以对方如此渣滓的能力却能统帅两千精锐的乌桓精骑,不远千里跑来宁县这边打秋风,如果不是丘力居脑袋被门板夹了不止一次,那就是此人有着非同一般的身份,搞不好还是个历史名人呢。

    至于历史名将,李轩没想过。从这支部队的临场反应来看,对方的主将属性应该不错,但真正的指挥能力距离名将显然还有不小的距离。

    两名乌桓武士疯狂的挥动着钢刀扑向李轩,却见眼前人影一晃,视线变得有些模糊,等两人视线恢复的时候。却愕然的发现,自己的兵器不知何时,已经送进了对面同样满脸错愕的同伴体内。

    “超乎想象的轻松呢。”此刻的李轩,嘴角挂着一抹微笑,信步走在疯狂的乌桓勇士之中,步伐不快却带着一股难明的节奏感,丝毫让人感觉不出此刻他正走在喧嚣的战场之上,反倒像闲庭信步一般轻松,周围的乌桓铁骑咆哮而过。钢刀并举,却转眼间失去了目标,茫然的看向四周,转眼间被随后而至的箭雨淹没。

    楼班此时也发现了单刀闯进来的李轩,脸上露出一抹狰狞之色,一杆狼牙槊被当做棍来使,狠狠地当头砸向李轩的脑袋。

    “二流武将,连入微级境界都没有达到。呵呵。”李轩摇了摇头,虽然同是二流武将。但对上这种要统率没统率,技能等级连入微都没有达到的同级高手,莫说是已经将刀法修炼至宗师境界的他,甚至麾下一些三流巅峰的武将都可以轻松完虐对方。

    轻松的避开凌空砸下的狼牙槊,一指点出,楼班肩胛处顿时炸开一个血洞。嘴角一咧,发出一声肆无忌惮的惨叫声,看的李轩眉头直皱。

    一把弯刀横空出现,带着一抹淡淡的血色光晕,突兀的出现在李轩和楼班中间。朝着李轩斜斩而至,同样是二流武将实力,但这一刀水准,已经达到大师级层次,比之眼前这名看起来像主将模样的家伙,强了不止一筹,一刀劈出,一股惨烈气势油然而生,刀法虽然简单,却是自沙场中领悟出的杀人刀法。

    不过这一刀虽然已经具备了大师级的水准,但想要威胁到李轩,显然还差了不少火候。

    “这才像话!”李轩洒然一笑,暂时放弃了对付已经心胆惧丧的楼班,脚步一错,转身直面迎向这惨烈一刀,在对方惊骇的目光中,右手一竖,食中两指在两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夹在刀身之上,一往无前,仿佛要斩裂虚空的一刀,竟被对方以两根手指生生的夹住,持刀者连续替换了几种发力技巧,但弯刀仿佛与对方的手指已经融为了一体,任他如何用力,都难以将弯刀拔出。

    “刀法不错,可惜了。”迎着对方不可思议的目光,李轩左掌缓缓拍出,伴随着一道隐隐的龙吟声,刚猛的一掌狠狠地印在对方的胸膛之上。

    喀嚓~

    楼班明显看到在这个汉人武将的掌力下,勇冠三军的乌桓勇士胸口伴随着恐怖的骨裂声,整个凹陷了下去,魁梧的身体如同炮弹般横飞出数丈,撞击在山谷两侧的山石之上,嘴唇一咧,夹杂着内脏的血液仿佛不要钱一般喷薄而出。

    “那……那楼来……”楼班不可置信的看着乌桓勇士软软的自山石之上滑落,再也没有起来,脑海一片空白,那楼来,可是乌桓一族中最强的勇士,深的父亲器重,却没想到,竟连眼前汉人一个照面都撑不住……汉人什么时候这么强了!?

    一股源自灵魂深处的恐惧涌上心头,一直生活在丘力居庇护之下的他,第一次感觉到世界之大,以往的骄傲,在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下变得脆弱的可笑,看向李轩的目光中,根本提不起一丝战意,有的只是一股浓浓的惶恐和畏惧以及一丝丝祈求。

    “那楼来?”李轩目光朝那死去的乌桓人看了一眼,随即饶有兴致的看向楼班:“比起这个,我更好奇你的身份,千万莫要在我面前耍什么心思,我保证,那样你会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我……我是楼班,乌桓老王丘力居之子!”楼班努力的让自己的胸膛挺直,让自己表现出一些草原男儿该有的气概,只是不受控制颤抖的身体,却完全违背了他的意志。

    “丘力居的儿子?”李轩有些讶异的看了楼班一眼,虽然事先已经想到可能会是条大鱼,却也没想到与乌桓人还没有开始真正交战,就已经将丘力居的儿子给弄到手了。

    随着那楼来战死,楼班在李轩的压迫下,甚至连抵抗的意志都失去,周围残存的乌桓骑兵也渐渐放弃了抵抗,将乃三军之魂,作为主将的楼班如此熊包,哪怕帐下将士再怎么精锐,也不过是被一只绵羊所率领的狼群。

    李山此时已经来到李轩身后,闻言不屑的撇了撇嘴道:“楼班乃丘力居之子,颇得丘力居宠爱,但在乌桓人中,威望却远不及丘力居从子蹋顿。”

    “如今丘力居远在渔阳跟着张举造反,高柳城有蹋顿坐镇,就算留下他,让丘力居投鼠忌器,也不过是为公孙瓒做了嫁衣。”李轩摸索着下巴,看向楼班的目光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语气渐渐变得森然:“如此说来,留下你于我而言,并没有什么用处?”

    草原信奉的就是强者为尊的丛林法则,能者上,庸者下,就算楼班是丘力居亲儿子,但能力不足,日后丘力居一死,以眼前楼班的表现来看,就算李轩把他放回去,未来想要继承乌桓头人的位子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我有用!”楼班被李轩的目光看的头皮发麻,再加上身边的李山已经目露凶光,一副准备拔刀杀人的架势,脆弱的神经终于崩溃,仅有的最后一丝形象顷刻间崩塌,跪在地上用生涩的汉语求饶道:“我还有用,我可以帮助你们诈开柳城的城门,帮助你们攻破柳城,我父亲……丘力居在柳城囤聚了这些年自幽州掠夺的大批财富,另外,还有……还有大量的汉人奴隶,只要你们放我一条生路,这些,我都可以给你们!”

    李轩和李山对视一眼,虽然两人都有诈一诈对方的意思,但却没想到过程竟然如此顺利,半晌,李山才摇头不屑感叹道:“看来草原儿郎,也有软骨头呐。”

    楼班闻言,屈辱的低下了往日高傲的头颅,他是乌桓小王,有着继承整个乌桓的资格,有着大把美好的时间任他挥霍,他不想死,相比于生命,尊严和荣耀什么的,不值一提。

    李轩目光落在楼班的身上,眼中闪过一抹邪异,以一种诱惑的声音道:“既然这样,我有个更好的提议,楼班小王可愿意听听?”

    他的声音,犹如恶魔的引诱,却又有种无形的魔力,让楼班心底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期待。

    看着楼班复杂的目光,李轩微微一笑,轻声道:“丘力居老了,脑袋也不好使了,竟敢与我天朝为敌,我觉得,这乌桓头人的位置不该继续把持在一个老眼昏花的老家伙手里,应该由年轻人来担任,才能带着乌桓走向辉煌。”

    楼班豁然抬头,眼神中闪烁着惊疑不定的神色,眼底深处,却燃烧起一种名为渴望的火焰。

    他自己很清楚,无论威望还是本身能力,他都比不上蹋顿,就算有丘力居的宠爱,但想要继承乌桓头人的位置,也是遥不可及。

    “大人需要我做什么?”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楼班抬起头,死死地盯向李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