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六章 诈城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readx();    柳城,黄昏

    作为乌桓人的老营,乌桓人虽然已经经过一些汉化,但骨子里,草原人的习性还是占据了不少的部分,即便到了黄昏,那大多数时间里被当成摆设的城门也没有关闭,毕竟这方圆百里都是乌桓人的活动范围,有什么风吹草动,都可以很快得到消息,从而做出最正确的应对,平日里,除了晚上,城门大都是不会关闭的。¥℉頂點小說,

    蹋顿带着几名护卫,行走在城墙之上,对于善于马战却不善于攻城战的草原儿郎来说,站在城墙上,是一种比较陌生的感觉,即使已经得到了汉化,但许多乌桓人更愿意放弃城墙的位置主动骑上战马去周围警戒而放弃相对轻松的守城工作,对他们来说,那才是一种真正的煎熬,时间久了,柳城虽然依旧被高高的城墙保护着,但若想在平常从上面看到守城的驻军,注定是一件很奢望的事情,也只有到了晚上,负责境界的乌桓战士才会不情愿的走上城墙。

    蹋顿在乌桓人中算是一个另类,他曾随丘力居去幽州拜访过刘虞,见识过汉家城池的繁华,眼前的柳城相比于刘虞州牧府所在的蓟县相比,除了那四面雄伟的城墙之外,其他方面比起繁华的蓟县来,根本就像一座汉人村落一样简陋。

    没有雄伟恢弘的城主府,也没有繁华热闹的市级,一切都显得那样原始,这让蹋顿心中很遗憾,也更加钦慕汉家文化。

    眼界开阔了,内心里,蹋顿并不是那种安于现状的人物,没有对比或许没什么,但见识过汉家城池的恢弘。返回柳城之后,面对这座简陋的城池,那种巨大的落差感,开始不断滋养他内心的野望。

    乌桓如今更像是汉人的附庸,挥之即来,呼之即去。他要设法改变这种现状,而第一步,就是必须将整个乌桓族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作为丘力居的从子,这无疑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不过天性,丘力居的儿子不争气,让他看到了机会,同时也付诸了行动。通过自己从汉家那边学来的知识,不断提升着自己在乌桓中的声望同时明里暗里的打压本就不堪大用的楼班的声望。

    到目前为止,蹋顿所做的还是很成功的。

    “大人,楼班少头人回来了。”人总是经不起念叨,这边蹋顿刚刚想到自己那个弟弟,楼班回归的消息也传来了。

    “哦?”蹋顿微微眯起眼睛,朝着远处眺望过去,金色的夕阳下。一支马队正在迤逦而行,不快却以恒定的速度朝着这边靠近。

    “看来收获不错呢。”看着那马队之后。一辆辆马车,蹋顿嘴角浮起一抹嘲讽的微笑。

    对于楼班急切想要证明自己,提升自己在族内声望的心思,蹋顿又怎么不知道,可是这样的做法,对蹋顿而言。真的有些幼稚,若非他是老王的儿子,怎么可能调动两千名族中精锐帮助他战斗,获取声望?

    想到丘力居临走前留给楼班的两千精骑,蹋顿眼中闪过一抹嫉妒兼贪婪的神色。如果自己能够掌握这支力量的话,定能带领乌桓,走向更加辉煌的未来。

    “走,我们去迎接一下我亲爱的弟弟。”蹋顿此刻心情还是非常不错的,就在楼班离开的这段时间,他已经成功的暗中获得了又一名族中长老的认可,这些长老可不仅仅是年龄高而已,每一个在年轻时代,都是为乌桓族立下巨大功劳的存在,每一个的隐形能量,都不可小觑,再次获得一名长老的认可,也代表着他在乌桓的影响力又一步提升,同时距离自己的目标,也将更进了一步。

    看着缓缓接近的车队,蹋顿心中顿时生出一种优越感,草原不是中原,在这里信奉的是力量为尊,王的位置可不是一家一姓的。

    而此刻的楼班,看着越来越近的城池,看着那一个个向他打招呼的族人,心中突然生出一股后悔的情绪,他现在的行为,已经够得上背叛了吧?

    想想自己在柳城的日子也算不错,虽然没有人真正发自内心的尊重自己,但至少不必担心生命的安全,虽然王的位子多半要被蹋顿那个混蛋给抢走让他有些不甘心,但也不至于要让自己做出背叛整个乌桓族的事情来。

    依稀间,楼班看到蹋顿已经带着一群手下非常‘嚣张’的从城门中迎了出来,若是往日,他一定不会有什么好脸色,但此刻,看着蹋顿一行,却突然发现这个便宜大哥其实还是蛮可爱的吗,这可是一个难得逃脱魔掌的机会呢。

    “少族长,柳城就要到了,开心点儿。”就在楼班想要有所行动之际,一道淡淡的声音自耳畔响起,同时一股寒意涌自背后升起,迅速向全身蔓延。

    生生的打了个寒颤,就算不回头,楼班也知道,这一刻,在自己的背后,恐怕已经有不下十把冰冷的箭簇对准了自己的要害,只要自己哪怕做出一点点异样的举动,恐怕顷刻间就是变成刺猬的下场。

    原本火热的心思瞬间如同被一盆冰凉的凉水浇下,顷刻间,变得冰凉,这是一个推崇仁义和忠义的年代,在这个时代,涌现出不少视死如归的慷慨之士,但很显然,这位楼班少族长并不在这个行列之中,相比于自己的生命,其他的一切,都是浮云。

    “原本以为,有一场硬仗要打的。”楼班身后,看着即将接近的城门,李风有些不爽的撇了撇嘴,对于楼班这种软弱的表现,十分的鄙视外加不屑。

    “成败在此一刻,将军当谨慎行事。”岳飞一左一右,跟李风一起将楼班夹在中间,闻言忍不住提醒道。

    “知道知道。”李风挥了挥手,怎么说也是跟着李轩建立过一个国家的人物,虽然嘴上抱怨,但他可没有真的放松过警惕,此刻闻言回头,眼神突然诡异的看了岳飞一眼:“鹏举,听主公说你枪法如神呢。”

    “粗通皮毛而已,当不得主公夸许。”岳飞摇了摇头,谦逊道。

    “少来,能被主公看中的人物,可没一个省油的灯,主公说你行,你肯定行。”李风撇了撇嘴,风林火山四大家将中,李山成熟稳重,放到行为上就是木纳寡言,李林冷酷凌厉,李火则是火急火燎的性子,李风则生性跳脱,不喜欢按照常理出牌,此刻看着一脸谦逊的岳飞,突然黑笑道:“要不……此次大胜之后,鹏举你教教我枪法如何?”

    他的枪法已经达到入微之境,但总感觉少了些什么,想要再做突破,却有种无以为继之感,既然李轩将岳飞的枪术夸得神乎其神,在李风看来,定然要远远超过自己,此刻却是动了求学的心思,风林火山之中,也就他最没有架子。

    岳飞苦笑着摇头道:“指教不敢当,但将军若有兴趣的话,末将愿与将军切磋一二,互相印证所学。”

    “文邹邹的,我就当你答应啦!”李风哈哈一笑道。

    两人说话间,队伍距离城墙已经不足十丈。

    “不对!”准备迎接的蹋顿突然察觉到一丝不妙,那跟在队伍之后,一排排似乎是俘虏的家伙,无论精神面貌还是那步履行间的气势,哪有半分作为俘虏的觉悟。

    “有诈,快关城门!”看着逐渐加快脚步的部队,蹋顿面色一变,厉声吼道。

    “是!”虽然不明白蹋顿为什么如此反常,但作为部下,还是忠诚的执行了蹋顿的命令。

    “啧,不嫌有点晚吗?”看着城门口出现的躁动,李风也知道自己这支部队的伪装远处还行,但到了近处想要瞒过人就有点自欺欺人了,不过这个距离,已经足够了,长枪一抖,朗声道:“儿郎们,随我冲!”

    “将军,等等!”看着一马当先飞奔而出的李风,岳飞有些无奈的跟上,同时摘下挂在马背上的雕弓。

    “给我死!”说话间,李风已经冲到城门前,看着缓缓撤退的蹋顿,厉啸一声,人借马势,一枪呼啸而至,带着雷霆之势刺向蹋顿胸口。

    “找死!”蹋顿眼中寒光一闪,反手拔出弯刀,不闪不避,刀光乍现中,刀身一震,一个巧劲引偏了李风的攻击,刀光一折,反手斩向李风的脑袋。

    他一身武艺都是自一次次战场杀戮中磨练出来的,比之楼班华而不实的技能,强了不止一星半点,这一刀无论力道还是出刀轨迹,都妙到豪颠,李风措手不及之下,不及回枪封挡,眼睁睁的看着弯刀斩来,一咬牙,左手弃枪,一掌拍向蹋顿的胸口,对于斩向自己脑袋的弯刀竟是没有丝毫闪避的意思。

    “将军小心!”

    伴随着一声急呼,一枚箭簇后发先至,精准的撞在刀锋之上,蹋顿虎口一麻,弯刀差点把捏不住,与此同时,李风的一掌已经拍至,胸口一痛,魁梧的身躯如同炮弹般高高飞起,狠狠的撞击在身后的墙壁之上,一口鲜血忍不住喷了出来,神色有些萎顿,强撑着站起来,印入眼帘的却是李风有些狰狞的面孔以及一点寒星不断在瞳孔中扩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