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七章 纠结的公孙瓒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七章 纠结的公孙瓒

第七章 纠结的公孙瓒

readx();    看着蹋顿被死死的钉在城墙上的尸体,楼班如同被抽走了浑身骨头一般,软软的自马背上滑落下来,这一刻,没有人再去理会这个软弱无能的乌桓小王,周围那些原本扮作俘虏的汉军,顷刻间化作了凶猛的豺狼,自那些辎重车底部抽出了兵器,凶残的扑向那些茫然无措的乌桓战士。…頂點小說,

    此刻的楼班,仿佛被世界遗忘,周围的汉军,对于已经完全失去了价值的他并没有太多的关注,而乌桓人……现在最想做的,估计就是乱刀把他切成生鱼片,然后再一片片的吞掉。

    “完了!”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但当这一切真正发生的时候,楼班还是感觉自己的世界仿佛崩塌了一般,他知道,无论李轩如何处置自己,未来的乌桓族,都不会有好日子,或许日后,将不会再有乌桓这个民族也说不定。

    “老岳,欠你一条命!”战斗并没有维持太久,乌桓精锐都被丘力居带走,留下来的部队,随着蹋顿的战死,也陷入群龙无首的窘境,被如狼似虎的汉军顷刻间摧毁,逃的逃,降的降,李风找到正在指挥士卒收编俘虏的岳飞,不由分说,就是一个熊抱,然后在对方的胸前狠狠的打了一拳:“你的枪法如何,还没见识,但这箭术,天底下能够胜过你的人怕是不多了。”

    “老岳?”一手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胸口,另一只手摸索一下年轻的脸颊,岳飞咧嘴一笑,这种军人间纯粹的友谊让他心中莫名的多了一股暖流,更多了一份名为归属的情感。

    “这柳城虽然不怎么样,但就这样放弃,是不是有些可惜了?”李风看着一**被俘虏的乌桓人。被士兵用一条条绳索穿连在一起,在士卒的驱赶下,往城外走去,随行的,还有大群的牛羊、战马以及各种金银器皿等物资,乌桓族归化这些年来。私底下仍保留着草原人侵略如火的习性,可没少吸汉家的血液,这一次,却是连本带利都还回来了,只是这幸苦打下来的城池,却要便宜了公孙瓒,却让李风满肚子牢骚。

    “我军目前势力薄弱,战线不宜拉的过长,柳城虽好。但眼下却并非我军占领时机,况且能够得到乌桓之中,不但可以大大充实龙城,更可无形中削弱公孙瓒未来的战争潜力,主公此举,深合兵法。”岳飞微笑着解释道。

    “毁了也好啊。”李风回头看了眼那高大的城池,依旧有些不甘。

    岳飞闻言笑而不语,这种战略层面的东西。已经涉及到幽州高层之间的暗中交锋,也是李轩和公孙瓒之间一次隐形交手。一座城池的得失,反倒是次要的了。

    ……

    右北平,公孙瓒麾下各路大将齐聚一堂,气氛热烈无比,平定张举,要比想象中的容易太多。本来辅佐张举的丘力居所部不知什么原因,突然撤走,偌大右北平,只剩下张举的五千人马,兵种阶位只是可怜的二阶。公孙瓒的兵马虽然都只是刚刚由私军转变过来,但公孙瓒本身便是当世名将,白马将军的威名在这边塞之地可是响彻四方,私军一转正,便是四阶精锐,儿名震天下的白马义从更是六阶精英兵种,无论兵种质量还是数量,对付区区五千乱军,真心没有太大压力。

    公孙瓒一脸意气风发的坐在张举弄来的那张冒牌龙椅之上,心安理得的享受着部下的赞美。

    此刻的公孙瓒正是踌躇满志,灭杀张举的叛乱,对公孙瓒而言,只是他事业的开始,小小张举,就如洛阳那些大佬们一样,同样看不上眼,覆灭张举叛乱,对公孙瓒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但意义却极为重大,只是一个张举,就为他攒足了政治资本,虽然还没有正式任命,但朝廷那边已经隐隐传来消息,一个右北平太守是跑不了了。

    接下来,只要吞并了丘力居的乌桓所部,他的力量将会获得一次腾飞,就算和刘虞,也能分庭抗礼,然后,接下来,他就可以借着抗胡英雄的美名,吸引四方豪杰来投,进而消灭刘虞,逼迫朝廷让出幽州牧的位置给自己,坐拥精兵良将,虎视天下。

    至于那个什么护匈奴中郎将李轩,公孙瓒却是从来没将他当成对手过,不过是一个泥腿子出身,虽然得了卢师的赏识,但在这个讲究出身的年月,泥腿子就是你腿子,永远别妄想走上真正的权力阶层。

    虽然眼下天下已经太平,但公孙瓒能够感觉到,这太平的日子不会持续太久,只等时机已到,自己就可以带着幽州的精兵良将,横扫天下!

    “报~”

    一道声音,打断了公孙瓒脑海中为未来编制的宏伟蓝图,一名小校小跑着冲进来,脸上带着古怪的神色看向公孙瓒道:“将军,公孙渊将军传来消息,柳城已于昨日被我军攻破。”

    公孙渊,是公孙瓒的族弟,同时也是公孙瓒麾下一员大将,此次公孙瓒奉命征讨张举,后方正是留下公孙渊坐镇,足见公孙瓒对于这位族弟的信任。

    “好,渊叔好样儿的。”公孙续忍不住拍案狂喜道。

    “续儿!”公孙瓒浓眉一轩,皱眉看了看有些轻佻的公孙续一眼,只是眼角处,也带着几分喜色,柳城是乌桓人的老巢,一旦攻克柳城,也代表着公孙瓒手中不但又得了一座城池,更能获得乌桓族的人口资源,对于事业刚刚起步的公孙瓒来说,这的确是天大的好消息。

    “快,给大家说说,公孙渊将军是如何攻破柳城的?”严纲微笑着看着小校询问道,无论如何,作为公孙家的部将,公孙家的辉煌也将是他的辉煌。

    公孙瓒闻言也骤起了眉头,沉声问道:“渊弟攻破柳城,我军损失几何?”

    “这……”小校脸上古怪之色更浓,犹豫了一下开口道:“未损耗一兵一卒。”

    “什么!?”公孙瓒闻言一怔,其他人也是怪异的看过来,柳城虽然不算什么大城,但作为乌桓老营,哪怕丘力居带走了大半精锐,城中留守的可战之兵也决不在少数,甚至公孙瓒和一众大将已经做好了惨胜的事实。

    小校低头道:“事实上,公孙渊将军抵达柳城之时,柳城已经沦为一座空城,似乎有人比我们先一步攻破了柳城,并将柳城搬得干干净净。”

    “那柳城中的乌桓人呢。”严纲咽了口口水,心中已经有了最坏的猜想。

    “没了。”小校摇了摇头,躬身道:“公孙渊将军带兵进城之后,城中已经没有一个活人。”

    “可知是何人所为!?”公孙瓒铁青着脸色,死死的盯着这名可怜的小校,一双虎目仿佛欲择人而噬的野兽。

    “还未谈查清楚,但却是我汉家军队无疑,根据自外围捕获的乌桓人所描述,应该是护匈奴中郎将所部人马!”小校如实的回答道。

    “李轩!?”公孙瓒咬牙切齿,两个字几乎是从牙齿间蹦出来的一般,一座空城有什么用?公孙瓒就算有心占据柳城,但想要柳城恢复正轨,就要不断地迁徙百姓进城,一来二去,想要将这座城池恢复到正常规模,少说也要半年的时间,更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对刚刚起步的他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负担,但若不占领,一座大好城池,就那么闲置着,让公孙瓒有些心疼。

    如今的柳城,对公孙瓒而言,俨然已经成了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不好!”公孙瓒目光一闪,终于从愤怒中冷静下来,厉声道:“立刻给我探查丘力居所部的动向。”

    丘力居急急忙忙的从右北平撤走,显然定是得了消息,虽然无法获得乌桓老营的人口和财富,但丘力居这支人马,一定得攥在自己手中才行,否则此次平定张举,除了声望和政治上的收获之外,最大的好处反而要被李轩所得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