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立威

readx();        白马银枪赵子龙最终没能被等到,但军国大事自然不可能因为一个人的原因而延迟。±頂點小說,

        两万名刚刚经过整合的乌桓战士被调集起来,这些被强迫加入的乌桓战士显然对于被强迫加入汉人阵营有着极端抵触的情绪,虽然迫于汉人的淫威,没有公然反抗,但士气却并不高,队列参差不齐,两万名四阶骑士聚集在一起,本该是万马奔腾,气吞万里,战意冲霄的场面,此刻显有些颓废,一名名死气沉沉的乌桓战士,有气无力的看着帅台上,那鲜衣怒马,众星拱月般被一干武将围在中心的汉人将军。

        听说,那个人,就是这里汉人中最大的官,也就是攻灭柳城的罪魁祸首?

        两万名乌桓战士,仇恨的目光汇聚在李轩身上,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此刻的李轩,恐怕已经化作齑粉。

        李轩的目光在一干乌桓武士身上扫过,看着那死气沉沉的士气以及一双双仇恨的目光,眼底闪过一抹寒光,目光陡然变得凌厉起来,如刀锋一般在一名名乌桓武士脸上刮过,凡是跟他目光对视的乌桓战士,都不由自主的心中产生一股怯意,目光不自觉得避开了李轩那犹如刀锋般的眼神。

        看着一个个在自己的目光下低下头颅的乌桓武士,李轩嘴角噙起一抹森然的冷笑,深吸了一口气,朗声道:“战败者们,给本将军记清楚,你们的名字,叫失败者,你们的身份,是耻辱的俘虏!”

        一句狂野的话语,顿时激起了乌桓武士们心中的怒火。原本退避的目光再次燃起炙热的火焰,那种火焰,比仇恨更加纯粹,也更加猛烈。

        “不是吗?”李轩脸上带着不屑,嘲讽的看着这帮乌桓战士,继续刺激道:“事实上。你们确实输了,输的一败涂地,连你们的老营都被本将军的战士攻破,你们的妻儿,只能在我汉军的怜悯之下,苟延残喘,你们,是失败者!是弱者!天生你们,注定就是被汉人奴役的存在!”

        “吼~”一名名乌桓战士通红着眸子。发出一声声饿狼般的咆哮,李轩的话,深深地刺激到他们脆弱的自尊和属于勇士的骄傲。

        两万乌桓战士的愤怒,汇聚到一起的时候,犹如一座随时可能爆发的火山,李轩身后,一众送行的文武纷纷变色,能够始终保持冷静的。也只有少数几人。

        “乖乖,主公这是要干嘛?”张虎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两万乌桓战士的怒火汇聚到一起,让这位昔日威震马城方圆百里的悍匪都感觉一阵发憷。

        “蠢货,别多说,主公这是要立威呢!”周逸回头,低声的喝骂一句道。

        立威?

        张虎茫然的看了看群情激奋,恨不得立刻扑上来的乌桓战士。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眼中一片茫然。

        “呵呵,你们很愤怒?”李轩站在帅台之上,低头,俯视着这些乌桓战士。冷冷的道:“或者你们想说,你们不是弱者,不是懦夫?”

        “不错!”一名乌桓战士大步走出来,昂首挺胸,怒视李轩道:“你这是在践踏我们的尊严。”

        “践踏?”李轩看着这名身材明显比普通乌桓战士更加高大魁梧的乌桓战士,点头道:“好,那本将军就给你们一个机会,来证明你们不是懦夫,不是弱者,单雄信何在!?”

        “末将在!”单雄信昂首阔步,大步走到李轩身前,插手行礼,洪亮的声音,震得周围众人耳膜直颤。

        “从你们之中,选出十个最勇猛的战士。”李轩看向那名魁梧的乌桓战士,目光扫过一群蠢蠢欲动的乌桓战士,朗声道:“记住,是最勇猛的!”

        “你什么意思!?”乌桓勇士闻言皱眉道。

        “很简单,雄信一人打你们十个,如果你们能胜,就证明,本将军刚才所说的话都是放屁,本将军愿意向着狼图腾致歉,乌桓人不是懦夫,不是弱者!从今往后,乌桓人在龙城之中,在我李轩治下,享受和汉人一样的待遇!”

        所有乌桓战士的呼吸陡然急促起来,胜利者向失败者致歉,在草原上,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同时,能够让强者低下高贵的头颅,对于以狼图腾为信仰的草原儿女来说,也是莫大的荣耀,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那名乌桓勇士的身上。

        “但是!”李轩看着一个个眼神中闪烁着跃跃欲试冲动的乌桓战士,眼底闪过一抹森然:“如果你们失败的话……”

        “乌桓战士,愿意任凭将军驱策,永不背叛!”乌桓勇士昂首挺胸,朗声道,在信奉丛林法则的草原上,弱者臣服强者,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好!”李轩目光转向单雄信道:“雄信,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李轩没有派出武力最高的岳飞,虽然那样能够轻松获胜,但那不是李轩想要的,他要让这两万乌桓铁骑,成为自己横扫草原的利器,岳飞允文允武,在自己帐下诸将之中,绝对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将帅之才,第一大将,但岳飞本身有抗虏天赋,率众与外族作战时,部队战力提升100%,那是足以突破阶位限制的神级天赋,但反之,若率领异族部队作战,不但不会得到任何加成,反而会削弱部队战力的50%,单是这一点,岳飞就不适合作为这支乌桓铁骑的统帅。

        至于以乌桓人为帅,李轩从未想过,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塞外蛮夷,可用不可信,所以,只有亲信之人统帅这支部队,才能彻底将这支乌桓铁骑乃至整个乌桓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抛开岳飞之外,单雄信、李风都是精善骑射的猛将,而且一个有着名将之资,一个是自己倾力打造的未来大将,而且对自己都是死心塌地,不相伯仲。但相比于李风,单雄信无论外貌特征还是性格,显然更适合驾驭这些桀骜不驯的草原儿女。

        单雄信阔步上前,目光落在那名乌桓勇士的身上,刚毅的脸上泛起一抹桀骜的笑容,食指指了指乌桓勇士。挑衅的勾了勾手指道:“来啊。”

        “拿起你的武器!”乌桓勇士从旁人手中接过自己的兵器,那是一杆及有分量的狼牙棒,看架势,少说也有百来斤重,武动起来,更是虎虎生风,劲风四射。

        “凭你!?”单雄信不屑的看了乌桓勇士一眼,冷笑道:“还不够资格让单某使用兵器,把你的人全部叫出来。一起上,或许可以让单某动动兵器。”

        嚣张的华语,不屑的语气,瞬间让乌桓战士们刚刚有些冷却的怒火蹭蹭直窜,乌桓勇士眼中怒色一闪而逝,却并未被愤怒冲昏了理智,回头,看向一干乌桓战士。沉声道:“萨蛮、秋力,你们出来!”

        “句突。难道我们真要十个人对付他一个!?”被点到名的萨蛮来到乌桓勇士身边,厉声道:“你等着,看我来宰掉这个嚣张的汉人!”

        说完,不等乌桓勇士阻止,已经一把抄起自己的弯刀,怒吼着朝着单雄信扑了过去。弯刀在空气中划过惨烈的弧度,朝着单雄信直劈而下。

        “噗嗤~”

        战斗开始的很快,结束的更快,甚至不少人都没有看清楚是怎么回事,萨蛮的人头已经冲天飞起。眸子里带着浓浓的不甘和茫然以及愤怒的神色,无头的尸体还保持着前冲的姿势冲出一丈多远才无以为继,噗通一声,轰然倒地,溅起漫天尘土。

        单雄信把玩着手中的弯刀,冷笑一声,随手一扔,弯刀划过丈远的距离,精准的倒插在萨蛮的无头尸体旁边,发出轻微的颤声。

        句突眼中闪过一抹前所未有的凝重,一帮乌桓战士原本到最的欢呼声,仿佛被卡在了喉咙里,看着这一刻,仿佛小山一般伫立的单雄信,鸦雀无声。

        深吸了一口气,句突认真的点了九名族中勇士,再次转向单雄信时,已经没有了原本的愤怒,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凝重和隐隐的敬畏。

        强者为尊,这是草原上千古不变的真理,单雄信无疑是一个强者。

        “来吧!”看着在句突的带领下,结成简单战阵的十名乌桓勇士,单雄信推开了送来兵器的士卒,一把撤掉上衣,露出精壮结实的上身,眼神中透着兴奋的神色。

        “杀!”句突举起了狼牙棒,嘴中发出一声怒吼,率先扑向单雄信。

        “哈哈,这才像话!”感受着四溢的劲风,单雄信大笑一声,在句突惊愕的目光中,右手一伸,竟一把抓住了当头砸下的狼牙棒。

        “走!”神力迸发,捏着狼牙棒的手一甩,句突顿时身不由己的倒飞出去,魁梧的身体狠狠地将随后两名乌桓战士撞翻,原本如虹的气势随着单雄信怪力发动,顿时一滞,失了锐气的乌桓战士开始进退失据,单雄信倒提狼牙棒,一个横扫,敲碎两名乌桓战士的脑壳,接着虎吼一声,再次空手入白刃,苍劲的手指捏碎了一名乌桓战士的喉骨。

        顷刻间,十名最强壮的乌桓战士少了大半,剩下的四名乌桓战士甚至连兵器都未挥出,惊悚的看着魔神般的单雄信,突然发出一声喊,丢下兵器,疯狂的朝着军阵逃去。

        帅台上,看着四名临阵脱逃的乌桓战士,李轩眸子里闪过一抹森然,一挥手,四名射手出阵,弯弓引箭,破空声中,四枚锋利的箭簇撕裂了四名逃兵的咽喉,失去生机的尸体在一阵闷响声中,轰然倒地。

        “胜负已分,你们……服吗!?”李轩站在帅台上,居高临下,看着一干霜打茄子般的乌桓战士,厉声道。

        一众乌桓将士噤若寒蝉,宽广的校场上,只剩下北风呼呼的怒号之声。(未完待续。。)

  http://www.miriscastle.com/wenzhang/12/12128/70269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riscastle.com。龙8国际娱乐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