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十一章 暗间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readx();    “你们服吗?”

    当李轩以胜利者姿态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乌桓战士再也没能生出丝毫的怒气或抵触,强者为尊,本就是草原上亘古不变的真理。

    “乌桓勇士,愿赌服输,自今日起,句突愿意为将军效命!”有些微弱的声音在寂静的人海中变得极为清晰。

    句突摇晃着甩了甩脑袋站起来,有些悲凉的看了一眼死去的十名同伴,这十个同伴,可是乌桓一族中最强壮的十名勇士,但面对那个铁塔般的汉人武将,竟然连丝毫招架之力都没有,这个结果,让人无法接受,却又不得不接受,臣服强者,在草原上并不是多么屈辱的事情。

    “成了!”看着摇摇晃晃站起来的句突,李轩身后,周逸、黄蓉、岳飞不由微微一笑,随着句突这句话说出,这两万名乌桓战士将成为龙城最忠诚的附庸,也是李轩手中,目前为止最强悍的一支力量。

    “好!”李轩满意点点头,目光在句突身上扫过,朗声道:“现在,本将军再给你们一个机会,去证明你们不是熊包,不是软蛋,拿起你们的武器,跟着本将军,去拿回你们属于战士的荣耀!”

    这样的话语,如果放在之前来说,任何一名乌桓战士都会嗤之以鼻,但现在,这群人中最强的十名勇士竟被一名汉军打败,汉军的强大已经深深地震慑了这帮桀骜不驯的草原骑士,弱肉强食,强者为尊,从另一方面也可以理解成欺软怕硬,我们打不过强者,那跟随强者去欺负其他弱者总行吧。

    “誓死追随将军。”句突翻身上马。有人捡回了他的狼牙棒,送到他手上,目光在单雄信身上扫过,陡然振臂狂呼起来。

    “吼吼吼~”即将出征的乌桓战士身上,肆虐着狂野的气息,原本低糜的士气也被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双双渴望兼贪婪的目光。

    “出发!”李轩挥了挥手,单雄信策马来到句突面前,瞥了句突一眼,突然咧嘴一笑道:“竟能活下来,不错,今后就跟在单某身边,当我的副将吧。”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句突却是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对于这位挥手间击败甚至差点击杀自己的汉人。却是没有丝毫抵触的情绪,只有丝丝的敬畏和兴奋,打了打马鞭,策马跟在单雄信身后。

    两万乌桓儿郎,浩浩荡荡的跟随在李轩身后,带着挽回战士荣耀的期冀以及渴望,迈上那未知的战场。

    ……

    金莲川,去斤部落

    自几日前得到柳城乌桓覆灭。丘力居率领的三万乌桓大军被轲比能收降之后,作为去斤部落的族长。最近压力十分大。

    汉人还是第一次把城池建到塞外之上,而那个汉人武将的气魄跟以往他们所遇到的汉人显然有着很大的不同,单是有胆子立足于塞外之地,就不是普通汉人将领能够干出来的事。

    当然,就算龙城再强,对于掌控着近十万牧民。更占据着金莲川这等水草丰茂之地的去斤部落来说,还算不上威胁,真正让族长担忧的,反而是得了丘力居的三万乌桓精锐之后,势力空前壮大的轲比能。金莲川的肥美可是不下于河套的,自然也是被众人虎视眈眈的地方,若非当年去斤部落的族长曾追随檀石槐立下过大功劳,也不可能占据这块肥沃的草场。

    只是如今,檀石槐的时代早已过去,如今的魁头,檀石槐之子和连,甚至连魁头的位置都是那些草原上的野心家们推出来的傀儡,又能给去斤部落带来多少帮助?

    只是如今去斤部落强大,所以没有人敢来轻易招惹,但这也只是暂时的,草原上没有永恒不变的强者,失去王庭庇护的去斤部落,正在逐渐衰弱。

    而更让他惶恐的却是,轲比能这个邻居,自从被赐予独孤部落部众,并允许独自发展之后,这个轲比能,在短短一年之内,就把一个部落发展到足以威胁去斤部落的地步,如今,获得了丘力居的三万乌桓精锐,或许眼下已经拥有进攻去斤部落的能力了!这个发现,让去斤部落的族长更是忧心不已。

    “不行的话,就像南匈奴投降吧。”看着头顶的帐篷,族长如是想到,草原人的势力或者国家观念通常都比较淡薄,虽然当年檀石槐却是让去斤部落一度走向辉煌,但如今,雄才大略的檀石槐已经不再,留下来的和连根本没有能力帮助自己守护这片领地和族人,那就只有将他无情的舍弃,重新寻找更强大的主人进行庇护才行,南匈奴显然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族长,轲比能派来了使者,想要见族长一面。”一名勇士来到正想着心事的老族长身边,躬身行礼道。

    “他们能有什么事,不见。”老族长此刻正在为部落的未来和前途忧心,闻言本能的拒绝道。

    “是。”勇士点点头,准备告辞。

    “等等!”老族长突然止住了想要离去的勇士,皱眉想了想道:“见见也好,让他进来吧。”

    “是。”勇士低头,脸上闪过一抹诡异的神色,旋即消失不见,转身离去,片刻后,带着一名身材高瘦的男子进来。

    老族长皱眉看向来人,身材高瘦,浓眉大眼,却不像塞外草原儿郎,那样貌,反倒有些像是汉人。

    “你是汉人?”老族长看着男子,疑惑的问道。

    “不错。”汉子点点头,本就没有准备隐瞒自己的身份。

    老族长点点头,他知道轲比能比较欣赏汉人文化,麾下会有汉人,一点都不奇怪,也没有再继续在这个问题上深究,转而问道:“轲比能让你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事?”

    “我家族长想要借您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老族长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眼前这个不断靠近的男子,让他心中突然泛起一股寒意,目光看了眼肃立在身旁的勇士,心下稍安,冷哼道。

    “很简单。”汉人汉子眼角挑起一抹诡异的笑容,脸色陡然转寒,厉声道:“借你人头一用!”

    说话间,一柄钢刀已经落在手中,在老族长惊骇欲绝的目光中,狠狠地捅进他的心脏,然后用例一搅。

    “你~”老族长想叫,却被一只大手死死地捂住了口鼻,一双有些浑浊的目光却带着不可置信的目光看向身旁的护卫,他不明白为何到了此刻,依旧无动于衷?

    只是这个答案,他其中恐怕永远都无法知道了。

    “暗堂地部指挥使参将风将军。”随着老族长的生机渐渐消散,身旁的护卫却是躬身一礼,对着高瘦汉子道。

    “做的不错!”李风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叹口气道:“委屈你了。”

    “能够为主公分忧,属下的一切牺牲都是值得的。”地部指挥使朗声道。

    这些人究竟是怎么培养出来的?李风咂咂嘴,瞧这话说的多贴心,自己麾下那帮兔崽子有一半懂事就好了。

    说话间,动作却是不停,狠狠地一掌击在地部指挥使身上,对方的身体陡然腾空,撞破了营帐,跌落在营帐外的地方。

    “族长!”撕心裂肺中带着凄惨和惊恐的声音自族长的营帐中响起,同时,李风的身影也如狂风一般迅速冲出营帐,抢下一匹战马,飞快的朝着部落的外围呼啸而去。

    “图武,组长怎么了!?”几名部落的勇士飞快的赶来,看着老族长死不瞑目的眼睛以及受伤倒地的勇士,顿时愤怒的咆哮起来。

    “是轲比能,他派来的使者,杀死了族长!”凄厉的声音中,汉子眼白一番,昏迷了过去,只剩下一群怒火填膺的去斤部落勇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