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十七章 蓄力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readx();    这个冬季似乎特别漫长,已经到了三月,但草原上却仍有不少地区被皑皑白雪所覆盖,按照三国时期的年号来算,现在应该是中平三年春,公元186年,董卓进京的时段应该是公元189年,足足三年的准备时间,看起来是很充裕,三年,如果以之前那种火箭式的发展速度来看,足以让李轩在塞外打下一个堪比幽州的领地。》頂點小說,

    但仔细想想,结合当前形势,这个想法明显不大现实。

    趋利避害,本就是人类乃至整个生物界的本能,鲜卑人也不是傻子,呆呆的站在那里等人杀,而且来自幽州内部的压力也开始浮现出来,从二月份岳飞、赵云率众于金城令来自鲜卑几个大部落联盟的大军损兵折将,更是被李轩趁机绕击敌后,一口气连拔三个大型部落,使中不鲜卑元气大伤,在此之后,狼屠夫之名,威震幽并冀三州二十八郡,幽州一带,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汉家百姓迎来了难得的太平时期,甚至远在洛阳的灵帝对这位开疆拓土之臣也是赞赏有加,虽然官职并未变更,却给了李轩一个关内侯的爵位。

    虽然只是一个空头侯爵,却也是一个重要的提升,要知道,在这种相对和平的年代,护匈奴中郎将基本上已经是将军头衔的巅峰了,四征、四镇以及在往上的车骑、骠骑并不常设,至于大将军的职位,恐怕到东汉灭亡,也轮不到李轩头上。

    一个爵位,却是让李轩的身份有了质的提升,不说其他,单是年初时,田畴主动举荐的几名田氏子弟。虽然只是旁支,却也代表着田氏这个幽州豪门对李轩释放出的一丝善意,说不上认可,但至少也是一种变相的认可。

    几个田氏子弟,虽然都有真才实学,但也仅此而已。用这个时代评价人才的标准来说,充其量也不过是几个能吏,连一县之才都算不上,与李轩并无实质性帮助,但却是幽州世家豪门释放出的一个信号,对李轩未来一统幽州有着重大的意义。

    当然,凡事都有两面性,随着李轩以草原为养分,来达到壮大自己的目的。虽然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但显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看到的,至少这种方式与刘虞的怀柔政策完全背道而驰,这段时间,同时李轩势力的不断壮大,也超出了刘虞的控制。

    幽州有一个公孙瓒,已经很让刘虞头疼了。如今再多了一个李轩,这是刘虞绝对不能容忍的。公孙瓒至少还是刘虞名义上的下属,哪怕是阴奉阳违也好,但在名义上还要受到刘虞的节制。

    而李轩却不同,护匈奴中郎将,可是有着朝廷认可,独自开府的权利。地位与州牧持平,在政治层面上,甚至比如今已经实际掌控了渔阳、右北平和辽东三个郡的公孙瓒威胁更大,从名义上,刘虞并无任何权利去过问将军府的事情。

    而且。更让刘虞和公孙瓒这两位幽州霸主担忧的是,李轩虽然只有三座城池,但根据统计,治下人口却高达五十万,在龙城和金城之间,如今可是汇聚了不少以牧场为单位的汉人聚集地。

    这些牧场以畜牧业为主,如繁星般拱卫在两座城池周围,为两座城池提供了大量的人口基础。

    而更让刘虞恼怒的却是,李轩竟在龙城公然开始贩卖鲜卑奴隶。

    在金城和龙城之间的牧场里,几乎每个牧场的主人,都会购买一些鲜卑奴隶来,毕竟汉人擅长耕作,但放牧却并不擅长,最初一批牧场的主人,大都是一些李轩帐下武将的亲属,这些鲜卑奴隶被以十分低廉的价格交易出去,然后在城主府的暗中推动下,一座座别具特色的牧场就出现了。

    草原地薄,不适合耕作,汉人耕地的技术显然在这里能派上的用场不大,李轩也没想过将草原变成农场,那不现实,但汉人要在这片草原扎根,更要站在草原金字塔的顶层,如何有效而合理的规划金字塔的架构就成了李轩必须面对的问题。

    以汉人为牧场主,在李轩占据的草场中建立牧场,圈养牛羊,再讲驯化后的鲜卑奴隶分发出去,汉人为奴隶主,指挥这些鲜卑奴隶去放牧,而每年所收获的牛羊,必须无条件向所在范围的城池上缴两成,这就是李轩初步规划的金字塔结构。

    将军府,自然是站在这金字塔架构之中最顶层的那一波,第二层,则是以将军府各方武将家眷、亲族为主的既得利益集团以及投靠过来的幽州豪强,世家大族显然还看不上这些东西,或者说,他们自重身份,不屑掺和其间,而豪强责不同,他们没有世家大族深厚的底蕴,同样家族的负累也远不如世家大族那般繁重,每一个决策都要经过一次次商议才能实施,豪强之中,并不缺乏赌性十足的赌徒。

    眼下虽然还不明显,但已经有不少马城附近的豪强开始向这边靠拢,这些人加上将军府一众文武将领的亲属家眷,就是这金字塔的第二层。

    而第三层就是汉人,也是这个金字塔组成之中的中坚部分,他们虽然没有足够的资产去置办牧场购买鲜卑奴隶,但在这个新兴势力中,最不缺乏的就是机遇,将军府已经颁发出不少惠民措施,有一技之长的,可以进城从事自己的专业工作,若能力突出的,还可能被招入将军府。

    只要能够攒够足够的资金,就可以随时去将军府购买土地和奴隶,置办属于自己的牧场,茫茫草原,最不缺乏的就是土地。

    有了这些东西牵绊,这些既得利益群体自然会自发的去维护将军府的地位,甚至为了获得更多的奴隶和土地,还会积极主动,不遗余力的去支持将军府攻伐异族。

    再往下,第四层就是归化或投降过来的异族,这批人地位仅仅高于奴隶,勉强可以有自由之身,但却不能享受汉民所拥有的任何福利,他们的出路只有一条,加入将军府的军队,只要立下足够的功劳,就可以获得汉民的身份,从而享受汉民的许多权利和福利。

    第五层,也是李轩构建的金字塔计划中最底层,就是那些被掳掠过来的异族奴隶,没有人权,即便被杀死,也没有人会去追究,运气好,遇到一个仁善的主人,或许还能过得好一些,但若是遇上一些苛刻的主人,悲惨的命运将注定。

    同时,李轩对于这座金字塔的等阶划分极为森严,对于胆敢以下犯上的人,将军府的部队会予以毫不留情的剿灭,甚至设置了各种残酷的刑罚来对付那些桀骜不驯的奴隶或异族,但对汉民却极其宽仁,也在一定程度上大大加强了汉民的优越感和对将军府的向心力。

    虽然目前这个计划才刚刚开始实施,大的影响还看不出来,但就眼下,已经对幽州境内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已经有不少流民开始向北方汇聚,甚至一些豪强也开始向将军府注资,即便没有举家迁往李轩治下,但也通过各种渠道,购买了不少鲜卑奴隶。

    无论在哪个年代,上流社会总是会攀比成风,以往只有塞外异族来掳掠汉人,将汉人当做奴隶的,如今调了个个,给人的感觉却很不一样,一时间,在幽州上层中,购买鲜卑奴隶几乎成了一种潮流,家里没几个异族下人,出门都不好意思自报家门。

    当然,卖给这些高端人士的奴隶自然不会是五大三粗的鲜卑战士,以这些豪强的家底,还不用专门去购买鲜卑战士去看家护院,更多的却是一些颇有姿色的异族美女,这些异族美女对龙城来说,实用性不大,但在这些幽州世家眼中,价值却远比那些五大三粗,不解风情的鲜卑壮汉更有价值。

    照这种趋势,上层财富会不断向龙城汇聚,而百姓也会在利益的驱动下向边塞靠拢,不断壮大将军府的实力,这种结果,无论是公孙瓒还是刘虞,都无法接受的。

    正是基于这种原因,刘虞和公孙瓒,这两个一直以来因政见不合而矛盾重重的政敌,第一次在某件事情上意见达成了一致,十分默契的开始对李轩的将军府展开了种种限制。

    禁止贸易,沿途设置重重关卡,限制流民乃至百姓向龙城方向迁徙,甚至严重者,公孙瓒已经在治下下达了禁止与龙城通商的禁令,一时间,倒是遏制住了一些势头。

    “貌似这一次,夫君又赢了!”龙城,将军府中,抱着腻在自己怀中不肯出来的襄儿,黄蓉微笑着捻起一枚白子落在棋盘上,眼中闪烁着盈盈的笑意看着李轩道。

    “大禹治水,堵不如疏,两个笨蛋好歹也是一方诸侯,这点道理都不懂吗?”赵敏不屑的撇了撇嘴,颇有些怒其不争的意思,显然对于某人的算盘已经洞悉。

    周芷若温柔的帮李轩倒上一杯香茗,摇头道:“不是不懂,而是别无他法,也只能用这种饮鸩止渴的方式,暂时抑制相公的发展,若相公这次败在弹汗山,那如今的一切,自然也是泡影。”

    “所以说,谁胜谁负,终究还是要看此战成败了。”李轩将一枚黑子落入棋盘,眼中带着从容不迫的自信,微笑着道:“蓉姐,貌似你已经输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