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十八章 孤家寡人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十八章 孤家寡人

第十八章 孤家寡人

readx();    中平三年的这个初春对于和连乃至整个中部鲜卑来说,真的不太好过,不但因为这个漫长的冬天,更有来自汉人的压力。

    年初时那场部落联军围攻金城的战役,在事后看来,根本就是汉人的一个圈套,一个以整个金莲川作为诱饵的圈套。

    无论是谁,也没想到李轩竟会任由几大部落十几万联军围攻金城的情况下,自己亲自带着一支偏师,绕袭鲜卑人的后方。

    没有去攻击和连的鲜卑王庭,哪怕和连当时急于占据金莲川来树立自己的威信,抽调了王庭大半人马,当时的王庭确实很空虚,李轩也没有去选择进攻弹汗山,而是将目光放在其他部落,疯狂猛攻。

    最终的结果,就是二十万联军人心惶惶,不攻自破,哪怕和连如何陈明利害关系,许下种种好处,也没有人原因继续攻打金城,只剩下和连本部人马被岳飞在金城之下杀的丢盔弃甲,狼狈鼠窜,五万王庭精锐,最后能够逃回王庭的,不足一万。

    更可怕的是,因为和连决策上的失误,导致三个大型部落被连根拔起,让和连本就岌岌可危的地位雪上加霜,若非经此一战,各家都是元气大伤,恐怕就连他如今的汗位都可能被人拉下来。

    对于李轩,和连现在是恨到骨子里,但却又无可奈何,如今中部鲜卑乃至整个草原,对于这个狼屠夫都是谈虎色变,以和连大跌的声望,已经很难再召集一次联盟,而且中部鲜卑经过那一役,已经是元气大伤,残存的部落不是北逃就是南下接受汉人的归化。又或者加入其他两部或者匈奴人的部落。

    眼见汉人肆无忌惮的将牧场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身为檀石槐的继承人,整个鲜卑民族的共主,和连却无可奈何,虽然那共主之名只是名义上的,但身为檀石槐的后代。和连依旧感到一股难以言喻的耻辱。

    幽州一带的草原上,除了弹汗山一带之外,如今已经很难再看到鲜卑乃至所有胡人部落的影子,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由汉人建立的牧场。

    这个冬季,对生活在这一带的鲜卑人而言,注定是一个难熬的冬季,没有来自汉家的补给,也失去了南下劫掠的勇气,甚至不需要李轩继续动手。仅仅是冻死、饿死或是失踪的鲜卑部民,就足以让和连以及一众残存的部落首领吐血,当冬季过去的时候,整个中部鲜卑残存的人口,已经不足冬季到来前的一半。

    而这些,只是一个开始,和连乃至所有部落的首领都清楚,若不能拔掉李轩这颗已经刺进鲜卑人要害的钉子。到了下一个冬季,对于生活在这片草原上的鲜卑人而言。将又是一个痛苦的季节,根本不用汉人动手,只需要维持现在这种局面,用不了三年,整个中部鲜卑将面临亡族灭种的巨大危机。

    然而可悲的是,即便知道这种结局。但经过一个冬季的折腾,和连以及一众部落首领悲哀的发现,他们已经没有了向李轩发动进攻的能力,莫说两座城池,单是那些已经获得巨大利益的牧场场主。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自发的组织起一支支私人武装,成为两座城池之外的一个天然防御圈。

    对于这种情况,和连以及各个部落首领都是恨得牙痒,因为那些牧场主中,有不少牧场主,都是规划过去的鲜卑人,甚至不少是之前一些小部落的首领,如今不但心甘情愿的接受了汉人的统治,更是一脸奴才嘴脸的帮助汉人去对付昔日的同胞。

    对于这种局面,和连和一众部落首领恨得牙痒却又无可奈何,和连不止一次派人前往幽州,希望寻求刘虞的帮助,姿态放得极低,远没有往年那般趾高气昂,现在,整个中部鲜卑的脊梁骨差不多已经被李轩给敲断了,面对昔日软弱如羔羊般的汉人,有种发自骨子里的畏惧。

    对于这种情况,刘虞表示爱莫能助,他也很想钳制李轩的势力,但眼下李轩发展的重心并非对内,而是在开疆拓土,若是败了还好说,可惜,李轩一直在胜,抗胡英雄的美誉,让李轩在北地声望颇隆,甚至连远在千里之外,洛阳之中的那位皇帝陛下,对于这位开疆拓土的功臣都是赞誉有加,刘虞很清楚,这可不止是开疆拓土的原因,更因为年初的时候,李轩把自草原掠夺过来的大把金银进献上去的缘故,那位贪婪的陛下显然已经尝到了甜头。

    刘虞更清楚,李轩掠夺了大半个中部鲜卑的财富,可不止于此,单是那些掠夺过来的牛羊战马,如果全部兑换成金银的话,几乎比得上整个大汉国两年的税收了。

    但这种事,他无法明言,因为皇帝身边,张让、赵忠一干阉党在帮李轩说话,不用说,刘虞也清楚,这该死的李轩暗地里肯定没有少给这帮阉货好处。

    但就算知道又能如何,他如今能做的,只有在马城周围屯集重兵,希望能给李轩一点压力,不过收效甚微,刘虞自己也很清楚,若此时他真敢在后面搞风搞雨,朝廷那边,一顶残害忠良的帽子恐怕是少不了了。

    毕竟如今的大汉虽然日薄西山,但积威犹在,远未达到历史上诸侯割据的情况,哪怕他刘虞身为幽州牧,更是汉室宗亲,在许多事情上也不得不考虑后果。

    对于和连的求助,刘虞只能以沉默来应对。

    对于刘虞的沉默,和连有些绝望,最近,龙城那些蛰伏了一个冬天的汉人部队又开始行动起来,四处掳掠和屠杀鲜卑人,甚至明目张胆的绕过了弹汗山,到了春季,草原上的种族自然不能像冬天一样龟缩在一起,必须分散开来放牧来养活自己,否则,单靠弹汗山这点地方,只能活活的被饿死,而李轩的部队也化整为零,在各方将领的主持下,对这些分散开来的鲜卑人展开了新一轮的屠杀。

    不错,就是屠杀。

    在接连覆灭了几个大型部落之后,靠着这些鲜卑大部落作为养分,李轩麾下众将得到了充足的成长,再加上随着李轩的名声散播出去,不断前来投效的北地武将,如今李轩帐下的部队里,就算一个小小的军侯,都有可能是三流级别的武将。

    和连如今已经无法可想,能够求助的都求助了一遍,甚至连匈奴人那里都试过,但可惜收效甚微,其他两部鲜卑,只是约束部众的行动范围,丝毫没有参与进来的意思,至于匈奴人,如今李轩的部队虽然猖獗,却坚决不打匈奴人。

    这种区别对待,让匈奴人乐的在一旁看鲜卑人的笑话,唇亡齿寒这种道理,在草原上是行不通的,哪怕明知道李轩未来会威胁到他们,但大多数匈奴人更愿意看着鲜卑人倒霉。

    李轩显然打得是远交近攻的策略,而且计划非常成功,很快,和连悲哀的发现,自己成了孤家寡人。

    弹汗山以西,原本还是有着不少鲜卑部落存在的,这里已经脱离了幽州的范围,去年的时候,幽州的汉军是很少打到这里来的,虽然并州这边也有个凶神恶煞,但人家主要对付的是南匈奴,倒是很少来招惹鲜卑人,所以往年这一带的鲜卑人虽然听说过狼屠夫的恶名,但也仅仅是听说而已,生活一直很滋润,没事的时候放放牧,如果觉得闷了,就纠集一批人,到汉人的领地去劫掠一番,看看汉人的江山,反正只要眼活些,不要去触碰并州人的利益,并州那位杀神也懒得来管他们。

    只是今年开春之后这些生活在弹汗山以西的牧民们突然发现世界变了,不再是那么和谐而美好,一队队绕过弹汗山的汉军让这些已经习惯了掳掠汉人的鲜卑牧民第一次体会到那些被他们掳掠的汉人是一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在一队队如狼似虎的汉军面前,他们的反抗显得苍白而无力,面对汉军罕有的强势,不少鲜卑牧民习惯性的选择了投降,以往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事情发生,只要选择投降,用不了多久,这些满口听不懂的仁义道德的汉人就会把他们放回去,来年重新来过。

    只是用不了多久,这些鲜卑人就痛苦的发现,也许战死是一种很好的结果,这一次,没有以礼相待,没有那些汉人儒生所谓的教化,有的只是无休止的奴役、驯化,然后卖给其他汉人,继续接受奴役,无休止的为汉人工作下去,直到累死,对这些崇尚自由的草原人而言,或许回归长生天的怀抱才是最好的归宿

    一批批的部民被套上了枷锁,送到龙城,成为最低贱的奴隶,一个个部落无法忍受汉人的凌虐,选择了离开或者接受汉人的归化,和连眼睁睁的看着汉人的部队逐渐将弹汗山周围的部落不断地蚕食殆尽,昔日强盛的鲜卑王庭,草原共主,最终却沦为真正的孤家寡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