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二十章 人中吕布 下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二十章 人中吕布 下

第二十章 人中吕布 下

readx();    果然是他!

    看着这面大旗,来人的身份已经很明显了,之前那气吞山河,举重若轻的以千人之众将一万匈奴精骑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战斗场面也就不难理解了,甚至隐隐间,李轩感觉到对方似有将武功融入骑兵战法的感觉,之前的战斗场面,如今回想起来,有些像一个武林高手在欺负一个不懂武功的莽汉一般的感觉,这吕布,抛开其他因素不说,纯以将略而论,绝对是奇才。

    对面来的,的确是三国时期号称第一英豪的吕布,看到对面的部队并没有逃跑,而是稳稳地站在原地,只看那架势,吕布就能判断出,这是一支百战精锐。

    “奉先,是护匈奴中郎将部的人马,不可失了礼数。”张辽策马上前,看了看对方的旗帜,提醒道。

    “哦?”吕布这才注意到对方的旗号,护匈奴中郎将——李,就是那个被鲜卑人视之为恶魔的李轩吗?看样子有些本事!

    眼中闪过一抹兴奋地神色:“走,去见识见识这位威震草原的狼屠夫,究竟是怎样个厉害法。”

    张辽有些苦恼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吕布有个坏毛病,当然,在以实力说话的边塞之地,这也不能说是什么坏毛病,就是遇到非己方部队的时候,第一个注意的,绝对不是对方打的旗号,而是看对方本身,若是有本事,能够入得了吕布法眼的,那你就算只是个军侯或者队率,都会高看一眼,反之,你官儿再大,身份再尊贵。也会被他轻视。

    这种行为方式,在草原上,那是没错的,但若放到汉人这边,就不行了,往日里。吕布可没少因为这个吃亏,否则凭他的勇武,再加上丁原的青睐,也不至于时至今日,还只是个小小的都尉,虽然这段时间好了一些,但眼下,貌似又有固态复萌的感觉。

    吕布啊!

    有些人,无论放到哪里。就像沙砾中的金子一般,让人无法忽视,吕布显然就是这种人,单是那鹤立鸡群一般的身高,就足以让他在一群人中脱颖而出。

    对于吕布,李轩感官有些复杂,本来就是一个惹人争议的人物,罗贯中一部三国演义。算是把这个人彻底抹黑了。

    李轩自然不完全去相信史书或者演绎,不管哪个时代的文人都有个毛病。就是文过饰非,历史上的吕布要出身没出身,想要崛起,就只能站在士人阶层的对立面,被抹黑也是理所当然的。

    换个角度来想,李轩也不觉得一个在武力方面达到天下第一人的人物会是一个蛇鼠两端的小人。不说西楚霸王这等千古人杰,单是李轩所经历过的武侠世界中,能被冠以天下第一的人物,不是一时豪杰?

    但真实的吕布是不是就真的是一个好孩子?没有真正接触过,李轩也不好妄下评论。只能在有过交集之后,观其言行再说了。

    “来人止步!”看着吕布接近,李山目光一冷,上前一步洪声道。

    好一个汉子!

    吕布目光在李山身上停留片刻,感受着对方身上的气势,自己军中,除了文远之外,恐怕无人能与之相比,心中不由暗赞一声。

    目光又在其他几人身上扫过,吕布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惊异的感觉,在岳飞和赵云身上扫过,最终将目光落在李轩身上,深吸了一口气,吕布翻身下马,对着李轩行了一个军礼道:“晋阳都尉,吕布,见过将军大人。”

    “吕将军不必多礼。”李轩伸手虚浮,赞道:“久闻并州飞将大名,今日一见,奉先飞将之能尚未看到,但这骑兵统帅,可是给本将军还有麾下一干将领好好的上了一课啊。”

    “将军也知我名!?”吕布微微一怔,脸上闪过一抹兴奋的神色。

    “飞将之名,如雷贯耳呐。”李轩莞尔一笑,至少眼下的吕布,只是一个渴望被人认可的有志青年而已,有野心,但有本事的男人,哪有没有野心的,伸手从李风手中接过一个酒囊,抛向吕布道:“我龙城自酿的美酒,奉先不妨尝尝。”

    吕布伸手接过,弹开酒塞,狠狠的灌了一口,忍不住赞了一声:“好酒!”说完,一仰头,竟是一口气将整囊酒尽数灌入口中。

    “好!”单雄信一干汉子见状不由好感大增,在这气候恶劣的边塞苦寒之地,却也磨练出一副豪爽刚烈的性子,能喝酒的,都是好汉。

    “酒好,人也不错,我喜欢!”吕布一把扔掉空掉的酒囊,朗声笑道。

    “末将张辽,参见将军,鲁莽之处,还望将军见谅。”张辽此时上前,拉了一把一囊酒下肚,有些张扬的吕布,苦笑着对李轩抱拳道。

    “无妨,都是性情中人,张将军不必多虑。”李轩微微一笑,龙城的酒可是经过蒸馏的,后劲极大,酒量再好的人,这么一囊喝下去,准出事,不过看起来,吕布的人品暂且不谈,这酒品可真不怎么样。

    “呃……”被张辽推了一把,吕布也清醒了一些,不过也没有太过在意,以往因为这些事情得罪的人也不少,他也不怕再加一个,看向李轩道:“不知将军此来,欲往何方?”

    李轩本身的武艺吕布并不看在眼里,但身上隐隐透出的那股气势,却让吕布有些惊讶,性子上来了,不自觉的想要分庭抗礼一番。

    此处紧邻弹汗山,对于将军府最近的动向,吕布自然不会不知,不过这里已经是并州地界,李轩出现在这里,身为并州军,自然要过问一下,毕竟对方的身份有些敏感,护匈奴中郎将,严格来说,这边乃至自己也算李轩的管辖范围呢。

    “兴之所至,倒是没有明确目的,不过奉先倒是让本将军大开一次眼界,骑战之精,放眼天下,恐怕也无人能出奉先之右了。”李轩打了个哈哈,并未多言,反倒是对吕布大加赞赏。

    “将军莫要骗某,眼下中部鲜卑已经所剩无几,仅剩和连残部也不过龟缩在弹汗山中苟延残喘,将军出现在此处,恐怕是要毕其功于一役,彻底灭绝和连残部了。”吕布虎目中精光一闪,看着李轩朗笑道。

    这真是演绎中那个肌肉长进脑子里的吕布?不像啊!?不过这傲气倒是十足呢。

    李轩摇了摇头道:“是否能够毕其功于一役现在说为时尚早,若奉先和文远有暇,不妨一同前来观战,也让两位见识一下我龙城将士的威武!”

    “哈哈,正有此意!”吕布欣然点头,他也想看看这位威震草原,把鲜卑人赶得狼奔,能止小儿夜啼的狼屠夫究竟有何能耐。

    看了看天色,李轩道:“天色已经不早,奉先何不随我回营,一起把酒畅谈如何?”

    “再好不过。”吕布毫不客气的点头答应下来。

    “敢不从命!”眼见吕布已经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作为副将,张辽也只能苦笑着点头答应下来。

    ……

    酒这东西能够在中华文明史上发展成为一种文化,甚至成了交际中不可缺少的一个环节,自有其道理,几碗黄汤下肚,初期的陌生感和隔离感消除之后,再沉默的人也会健谈起来。

    对于吕布,也有了一个清晰的了解,这绝不是罗大大书中那种二货,对兵法、军事都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但在政治上,就是完完全全的小白一个了,不懂得藏锋,因为出身的关系,渴望得到世人的认可。

    骄傲,是有的,论傲气的话,绝不在后期的关二爷之下,但他也有着足够骄傲的资本,李轩没有用帝王金瞳随意去探查吕布的属性,当实力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对这些东西都非常敏感,吕布的大致属性李轩也能推测出一些,也没必要因此而恶了双方还算不错的关系。

    一群男人聚在一起,话题除了女人之外,自然会转移到战争,对于吕布的用兵还有武功,有了今日一战,已经无需赘言,哪怕岳飞,单论骑兵指挥的话,都自愧不如,吕布在这方面确实已经达到一个巅峰,不过其他方面,尤其是兵种的配合使用上,已经能够著作兵书的岳飞恐怕放在这个时代,能够与他比肩的人也不多了。

    至于武力,吕布自然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最有发言权,在座的十多员武将,岳飞稳居第二,至于张辽和赵云,两人如今应该在伯仲之间,谁强谁弱不好说,再往下的话,吕布毕竟只是一个都尉,虽然已经有了一定的班底,但论道中坚力量,显然无法和李轩相比,但也算不错,魏续、成廉、侯成、宋宪这些在历史上留下名字的龙套但就武艺来说,也确实不错,都是武力值在81~84之间的一流初期武将,能够被吕布看上眼,再差也绝对有限。

    招揽吕布,暂时李轩还没有想过,说到底,历史还有演绎还是对李轩造成一定影响,让李轩不敢轻易抛出橄榄枝,吕布在某些方面还真有些二或者说单纯,这种人,很容易听信人言,不是没有主见,只是单纯的感情用事,对于身边的人的想法很在意,这种性格,若为将,绝对无出其右,但若为帅甚至为君的话,却是很致命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