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二十一章 欲用其利,先挫其锋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二十一章 欲用其利,先挫其锋

第二十一章 欲用其利,先挫其锋

readx();    风和日丽,秋高气爽用在这个时节显然不大合适,但这样的天气给人的就是类似的感觉,只是在这样的天气里,弹汗山的鲜卑王庭却是愁云惨淡。頂點小說,

    这座由草原一代雄主檀石槐所建立的王庭,如今仿佛已经走到了尽头,被战争的阴云所笼罩。

    狼屠夫来了!

    这个消息,在半个月以前已经在弹汗山内部传开,只是大家包括和连在内,对这座檀石槐建立的王庭仍旧抱有一丝幻想,这座王庭,自建成之日,就是鲜卑王权的象征,同样也是一种属于檀石槐的信仰,檀石槐在这个时代草原人心目中的位置,就如后世一代天骄成吉思汗一般,已经成了一种信仰的存在,而这王庭,就是寄托着鲜卑人最后一丝信仰的地方。

    在汉军到来之前,哪怕是狼屠夫之名,也没有人认为那凶名赫赫的狼屠夫,有胆量攻上弹汗山,更没有人认为这座经历过无数风雨始终屹立不倒的鲜卑王庭,会有被攻破的一天。

    所以,当李轩率领着大军,在各路将领的率领下浩浩荡荡的挺进弹汗山的时候,和连傻眼了,残存的鲜卑人也傻眼了。

    只是随之而来的却是无尽的愤怒,鲜卑王室,檀石槐的子孙那最后一丝尊严受到了残酷的挑衅,无论是为了维护檀石槐血脉的尊严还是挽回自己那最后一丝声望,和连都必须用雷霆手段,告诉这些不请自来的汉军,他们的行为是多么的愚蠢和错误。

    战斗很快在弹汗山各个方向几乎是同时打响,五万精锐汉军加上十万奴兵分别由岳飞、赵云、单雄信、李山、李林的率领下,在岳飞的居中指挥下,从四个方向开始进攻。战火开始弥漫,漫天的喊杀声,及时在弹汗山之外都能清晰的听到。

    一座荒芜的山岗顶部,相比于陷入激战中的各部兵马,此刻李轩这个主公却是十分悠闲,此处地势极高。从这里看下去,能够俯览四大战场。

    吕布挑了挑眉,看着搬了一张躺椅坐在山顶处,甚至还有专人举起了大伞,为他遮阳,军中自然不会有侍女,几名亲卫端了瓜果美酒上来,在李轩身前置了一张小方桌,若非那漫山遍野的喊杀声以及处处燃起的烽烟。这一小撮人在这里,俨然就是来郊游的。

    “将军,您难道就不关心战局吗?”吕布看着李轩,额头青筋直跳,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主将,身为主将,不是该身先士卒,振奋军心吗?眼前这货是个什么情况?

    “啊?”李轩诧异的回头看向吕布。那眼神,让吕布突然感觉自己在智商上被人鄙视了。这种感觉,无疑让他相当恼火。

    “不是不关心。”李轩举起酒杯,居高临下,俯视着战场,嘴角荡起一抹微笑道:“奉先可知道,我为了今日一战。布局多久?”

    “这……末将不知。”吕布皱眉看向李轩,很干脆的摇了摇头。

    “一年啊。”李轩摇了摇头,眼神中闪过一抹感慨:“或许在奉先看来不是很长,但从发现那条通往塞外的长城密道开始,我就已经开始为今天谋划布局。凭借小小马城,再加上一个新建的龙城,想要灭掉整个中部鲜卑,呵呵……”

    吕布和张辽目光同时一缩,李轩如今声名在外,在这北地,也算是一位传奇人物,对于他的过往和发家史,在这北地也算是耳熟能详,一年之前,那时候貌似眼前这位威名赫赫的护匈奴中郎将也不过是一名小小的边军校尉,还是要兵没兵,要将没将,治下也只有一座百废待兴的马城。

    那种情况下,竟然有心思去谋划草原,两人对视一眼,都闪过一抹惊叹,这究竟得多大的脑袋和心脏才能做到?

    “为了壮大自己,我当时带着不多的兵力,不顾众人的反对,不断袭击龙城一代的部落,鲜卑人、匈奴人、乌桓人,从他们那里,不断获得人口来充实我的城池,然后趁着张举造反,乌桓老王丘力居南下之际,奇袭柳城,尽得乌桓之众,设计去斤部落,让他们跟轲比能自相残杀,坐收渔利,用鲜卑人的鲜血,来滋养自身。”

    顿了顿,李轩回头看向吕布,笑道:“或许奉先不知,这鲜卑王庭,在开战以前,无论营盘布局,还是军队布置,早已被我暗中派出的暗探刺探的一清二楚,何处适合伏击,何处有重兵把守,哪里有天险要塞,或许我比和连都清楚,光是打探这些情报,我龙城死在弹汗山的儿郎就有不下千人,如今在这王庭内部,还有一些我们的人马暗中策应。”

    吕布和张辽表情有些麻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和连不败那就该遭天谴了。

    “若是檀石槐,就算有这些优势,一年的时间,我都不敢悍然围攻这鲜卑王庭,可惜,和连不是檀石槐,无论胸襟、气魄还是手段,跟檀石槐相比,连提鞋都不配,若非如此,哪怕有着诸多谋算,但战局瞬息万变,谁又能保证常胜?”李轩有些遗憾的说道,檀石槐这等类似成吉思汗的人物,却没有生在同一个时代,是幸运,却也是不幸。

    “确实。”吕布点点头道:“鲜卑王庭,号称有十万鲜卑精骑,若由某来指挥,当主动出击,以骑兵优秀的机动能力不断袭扰敌军,寻求破敌良机,同时也能让敌军有所顾忌,无法集中全力去攻城。”

    李轩有些讶异的看向吕布,这个策略,有些似曾相识啊,好像演义中,这个计策是陈宫准备对付曹操的策略,可惜吕布听信妇人之言,并未采取,虽然那个计策与眼下这个有些不同,但中心思想却是惊人的一致。

    不过想想吕布在骑战之上的天赋,也不是不可能,至于当时是个什么情况,谁也说不清。

    “幸好,我现在面对的是和连而非奉先,否则此战可有得打了!”李轩哈哈一笑,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深思。

    吕布脸上泛起一抹自得,随即剑眉一挑,疑惑的看向李轩道:“既然如此,将军何不亲临前线,若将军亲至,必能大涨士气。”

    “我可是主将呐!”李轩笑道。

    “呃……”吕布不解的看向李轩,再次看到那种眼神让吕布很不爽,有种报以老拳的冲动。

    “攻破鲜卑王庭,本就是我一份功劳,朝廷封赏,也大都会加在我身上。”李轩沉声道:“将士们能够分到的功劳本就不多,若我再去与诸将争功,先不说这争来的功勋有何用处,诸将士又凭什么去加官进爵,时间久了,大家长期得不到功劳,人心就会渐渐散掉,我的目标,不只是中不鲜卑,而是将整个草原,纳入我汉家版图之内,让太阳能够照射到的地方,插上我汉家龙旗!”

    “打仗不是一个人的事情,若没有这么多出生入死的兄弟相助,就算我有霸王之勇,太公之智,一个人,又能碾几颗钉,那所谓的志向,也将变成遥不可及的梦想。”

    吕布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论述,心底某一处,仿佛被深深地触动了一下,看着李轩,眼中的桀骜之气消散了许多,多出了几分敬佩,拱手道:“吕布受教。”

    “哈哈,我也就随便说说,奉先只当随便听听就好,不必太放在心上,最重要的是,我这人比较懒,而且自开春以来,这帮鲜卑人学精了,见势不妙就跑,着实憋坏了手下那帮子憨货,这次若不放他们出来透透气,恐怕会憋出病来。”李轩洒然一笑,对于吕布的表现,还是比较满意的。

    这个时期的吕布,还是能够听进人言的。

    当然,就算听不进去,李轩也没有义务去专门培养他,毕竟不是自己的手下,未来如何,没必要去操那份闲心。

    只是两人在此界身份有些相似,要想崛起,未来同样会站在士大夫阶层的对立面,或许能够成为盟友也说不定,如今提点一番,或许能够改变对方的命运也说不定。

    至于收服吕布,李轩还没这个打算,时机不对,眼下的吕布正是踌躇满志,雄心勃勃之时,就像一柄双刃剑,而且极难驾驭,就算勉强收服,最后的结果,也未必就比历史上的丁原、董卓好上多少。

    “末将已外出不少时日,身系守关之责,就此告辞了。”回头看了眼战场,虽然激战仍在继续,但经过李轩那一番剖析,吕布突然觉得眼前的战场已经失去了原有的魅力,当即起身道。

    “快要打完了,何不吃了庆功宴再走?”李轩看向吕布,挽留了一句,可惜,吕布显然去意已定,再次告辞一声后,带着满脸苦笑的张辽离去,正碰上回来复命的岳飞,双方微微点头之后,便各自离去。

    “吕布此人,却是一员上将,但飞观此人,桀骜不驯,怕是难以收服。”看了一眼吕布离去的方向,岳飞叹道:“不过那张文远主公倒是不妨试上一试,此人虽言语不多,但每每出言,都能直指厉害,有大将风度。”

    李轩看向吕布离去的方向,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道:“欲用其利,当先挫其锋,鹏举可拭目以待,他日,吕奉先必为我征战天下的一员绝世神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