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二十九章 古之恶来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二十九章 古之恶来

第二十九章 古之恶来

readx();    [燃^文^书库][]    那首陶渊明的饮酒被蔡琰送到了蔡邕那里,然后第二天,李轩出门的时候惊讶的发现蔡府的几名家丁在正门的柱子上表起了两条牌匾,上面刻着的,正是自己昨夜随意送给蔡琰的那首被李轩忘掉作者的词句。看小说到网

    既然知道,又是适逢其会,拿来用也就用了,若是有必要,李轩不介意专门抽时间回一趟现实世界,批量去剽窃那些诗词,这些东西,说没用也没用,但较真起来,却是自己走向士林的一块敲门砖。

    不过李轩对于当个名留青史的才子显然没有多大兴趣,这些东西在他这里,也不过偶尔拿来应应景,抒发一下心情,至于让他自己作,那就是做死了,智力跟才情有关系,但绝对不大,拿李轩来说,智力提升了,但让他作诗,绝对比作死都难。

    不过事情的发展显然有些超出李轩的预料,出门的时候,那些蔡府家丁仆役看向李轩的目光里多了几分昨天所没有的尊崇,开始,李轩并未在意,只以为是他救蔡邕的事迹在蔡府传开,才受到这些人的尊敬,但准备离开的时候,李轩才发现事情有些大条。

    原本对自己一直保持着不冷不热态度的蔡邕,突然之间对自己热络起来,坚持留李轩继续小住几天,诗词在这个时代的作用有些超出李轩的想象,经不住老头的热情,也就顺理成章的住了下来,左右这里距离洛阳也不算太远,就让皇帝他老人家多等几天吧。

    内心里,对于那位没多长时间可活的灵帝可没有太多的重视,听说灵帝可是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上朝了。自己这个小人物,估计如果没人提醒的话,早被抛之脑后了,真正能够让李轩重视的人物,在这个时期对李轩可形不成太大的影响。

    “主公。我们去哪?”单雄信跟着李轩在圉城漫无目的的绕了两圈,终于忍不住心中的疑惑看着李轩问道。

    “随便走走。”李轩摇了摇头,跟一个擦身而过的文士微笑着点了点头,这几天跟着蔡邕,圉城有头有脸的人物认了个大概,一开始。对于这种古代交际抱着一种好奇的心态去了解,只是时间久了,难免有些厌倦。

    “咦?”正准备打道回府的李轩眼角处似乎闪过一道黑影,连忙回头看去,入目所及。却是来来往往的人群。

    “走!”李轩目中金光闪过,下一刻,瞳孔已经化作金色,那一瞬虽然短暂,但李轩对自己的感知极有信心,帝王金瞳打开,朝着周围扫了一圈,最终朝着一个行人稀少的方向大步走过去。

    “李兄。巧啊?”视线忽然被阻,一道人影迎面走来,拦在李轩身前。

    “谢兄?”视线被阻。李轩眉头微微一皱,瞳孔中那缕金色却是不动声色的散去,片刻间,便已与常人无异,看着眼前之人,心中升起一丝不悦。

    拦路之人名为谢景。至少在李轩的记忆中,没有关于此人的丝毫记载。但在这陈留一带,大小也算个名士。不过性情却颇为倨傲,至少对于李轩这个镇北将军从未正眼看过,现在突然拦住自己的去路,若非李轩知道旁人绝不可能知道自己的目的,定会觉得此人是故意的。

    不过经过谢景这么一耽搁,想要再继续追踪已经不太可能了,那人显然十分机警,甚至可能已经发现了李轩这个追踪者,目光转回到谢景身上,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谢景道:“谢兄何以在此?”

    他可不认为谢景在这里是专门为了等他,自己这次出门,原本是漫无目的的瞎晃悠,到后来发现疑似典韦的行踪才一路追踪上来,若对方连这个都能预先推测到的话,那这谢景也就太逆天了。

    “李兄说的是哪里话,这浩然楼可是我家产业。”谢景眉头挑了挑,指了指身后一座酒楼道。

    李轩的目光随着他指点的方向看去,不由释然,心中有些疑惑,这片区域在圉城算是富人区了,治安要比其他地方号上太多,以对方的身份,没事跑这里来做什么?谢景之后说的话,也没听进去,只是抱了抱拳道:“在下尚有要事,就不多打扰了,谢兄请便。”

    “唉!”正要离开,谢景突然横身一拦,一把拉住李轩道:“李兄何必如此扫兴,难不成,是看不起谢某不成?”

    “放手!”李轩回头,有些漠然的目光中,透着一股森严,谢景的纠缠已经让他有些不耐,两人平日里本就没有多大交集,再说貌似以往谢景见到他都是一副盛气凌人的表情,今天突然这么热络,显然不怀好意,李轩懒得理会这些人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却也觉得没必要跟这种人虚与委蛇。

    虽然只是不经意间释放出的一丝气势,却哪是谢景这种文弱书生经受的起的,那一瞬间,眼中流露出一抹惊恐的神色,不自觉的照着李轩的话语松开了手脚,随即有些羞怒的看向李轩道:“李将军真是好大的排场,就算谢某脸薄,请不动将军大驾,难道康明先生也请不得将军吗?”

    “郑康明?”李轩有些诧异的看了谢景一眼,虽然同样不是名留青史的人物,不过这个郑康明的身份却要高出谢景一头,听说此前还是己吾县令,更听说朝廷已经准备擢升其为郡丞,以对方的年纪来看,若日后天下不乱,这绝对是个前程似锦的人物。

    己吾、典韦!

    脑子里突然蹦出典韦,这郑康明是己吾县令,而作为通缉犯并同样是己吾人的典韦出现在这个本不该出现的地方,不会只是单纯的巧合吧?

    李轩的脑海中转动着莫名的念头,下意识的朝着浩然楼的方向看去,几乎是在同时,浩然楼二层上。朝着这边的墙壁突然毫无征兆的从中间爆开,碎裂的砖瓦如雨点般朝着四面八方飞出。

    漫天碎石中,一道身影直直的飞扑过来,如同破布袋一般跌在李轩身前不足丈远的地方,四肢还在不住的抽搐着。但李轩敏锐的发现,这具身体的生机已经消散。

    “康明公子!?”一旁的谢景却已经认出了眼前这具已经失去生机的尸体的身份,大惊失色之下,想要往前,但身形在下一刻却生生的顿住了,一脸惊恐的看向前方。

    一道铁塔般的身影出现在浩然楼的正门处。蓬头垢面,脸庞被蓬松的乱发遮掩,让人看不清样貌,但乱发的遮掩下,那双满是戾气和凶气的眸子。却让人难以忽视,仿佛一头欲择人而噬的猛兽般,只是简单地站在那里,李轩就惊讶的发现,自己原本浑圆如一,笼罩四方的精神感应就受到了某种莫名的冲击,从方圆百丈硬生生被压制到不足三丈的范围。

    虽然感知被严重削弱,但李轩却没有丝毫的惊恐。反而带着一抹浓浓的兴奋,饶有兴致的看着现场的乱局,等待着事件的发展。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希望他这样作壁上观。至少谢景不会让李轩如意,稍稍压制住那股惊恐的情绪之后,看了眼一脸围观表情的李轩,突然一咬牙朗声道:“将军大人快去通知士兵,定不能走了此凶犯!”

    随着谢景的话语,那凶汉的视线果然转移到李轩身上。而就在此时,谢景陡然转身。拔足狂奔。

    有点急智!

    李轩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微笑,一指虚虚点出。一缕金色的刀气瞬间成型,几乎是在谢景跨出第二步的瞬间,贯穿了他的脖子。

    “你……”谢景艰难的回头,不可置信的看着缓缓收回手指的李轩。

    “抱歉,本将军讨厌被人利用。”李轩淡漠的收回手指,再也未看谢景一眼,以一种漠然而冷酷的语气说道。

    “嗬嗬~”谢景愤怒的看着李轩,最终却没能再说出一字,李轩的刀气已经彻底摧毁了他的喉管、声带,最终,只能带着无尽的愤怒和不甘,轰然倒地。

    “我认得你!”对面的汉子漠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直到谢景断气,才缓缓以粗犷而低沉的声音道:“那天己吾城外,是你帮我拖住了追兵,才让我可以从容遁走。”

    “不错。”李轩点点头,没有多做解释。

    “刚才跟踪某的,也是你!”凶汉说到这里,一双野兽般的眸子里带上几分凶厉:“你意欲何为?”

    “无他,只是见壮士一身勇武惊天动地,埋没于江湖有些可惜了,不如随我离去,创一番功业!”李轩很清楚,对于这种江湖草莽,虚与委蛇亦或是威逼利诱再或者忽悠都是枉然,江湖草莽,未必都是脑子里长了肌肉,但性格上更喜欢直来直去。

    “你可知我是何人?”汉子抬了抬眼皮,冷眼看着李轩道。

    “不知,也不需知道。”李轩迎着对方的目光,脸上依旧是从容而自信的神色,丝毫不被对方此刻所散发出来的气势所动,单是这点,就让凶汉侧目。

    “那你可知他是何人?”凶汉指了指地上郑康明已经开始冷却的尸体。

    “郑康明,己吾郑家嫡子,同时也是己吾县令,即将升任陈留郡丞。”李轩点点头。

    “你不问我为何杀他?”凶汉眼中带着一抹疑惑。

    “官逼民反,自古有之,我观壮士看似凶残,刚才动静闹得极大,却并未伤及无辜,想来也不是嗜杀之人,事出必然有因,郑康明虽是名士,但也没人说过名士就没有龌龊,我这双眸子,看人还是挺准的。”

    “最后一个问题,你又是何人?凭什么手段来遮掩我的罪刑?”凶汉目光陡然一厉。

    “前护匈奴中郎将,现任镇北将军,不知这个名头够不够?”李轩淡然道。

    “可是那横扫塞外,令胡人不敢正视我汉家天威的抗胡英雄李轩李将军!?”凶汉脸上首次露出动容的神色。

    “名叫李轩的可能不少,但你说的那可,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此一家了。”李轩有些惊讶的点点头,倒没想到自己的名声竟然已经传到这边来了。

    “草民典韦,愿誓死追随将军!”凶汉突然推金山倒玉柱,轰然跪倒在李轩身前,洪声道。

    就这么简单?

    这次,轮到李轩愕然了,若非系统提示在脑海中响起,都不敢相信一个站在三国时代武力巅峰的存在,竟然这么容易便向自己宣誓效忠,说好的考验呢?

    “主公,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直到单雄信上前,轻声提醒,才让李轩清醒过来,远处已经响起号声,圉城县兵显然已经得到消息,正朝这边快速赶来。

    “雄信,带典韦先出城,明日城外汇合!”李轩面色一肃,沉声道,圉城可不是龙城,在这里,他这个镇北将军说话可没什么威慑力。

    “喏!”单雄信答应一声,朝着典韦示意,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