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三十八章 嘉德殿上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三十八章 嘉德殿上

第三十八章 嘉德殿上

readx();    灵帝今天心情很不错,破天荒的,召集了一众朝臣嘉德殿议事,只是这份好心情,并没有能够持续太久,众臣刚刚集结完毕,便听到一阵哭嚎之声。

    “刘卿家,何事哭闹?”眼皮子抬了抬,看向声源处,灵帝刘宏皱了皱眉,询问道。

    “陛下,请陛下为老臣做主啊!”听到皇帝询问,司徒杨赐突然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哭声不但没有停止,反而嚎啕大哭起来。

    刘宏被这哭声烦的有些心烦意乱,不耐烦的道:“起来说话,究竟是何事?”

    “回陛下。”杨赐哽咽着依言站起来,将日前发生在凤卫营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当然,最重要的是抹黑李轩,对于自己孙子如何嚣张却是只字未提,末了道:“那镇北将军好生嚣张,不问青红皂白,便将臣之爱孙斩杀,将其人头悬挂于辕门之上,甚至臣让人去赎回尸体,都被其派遣恶奴乱棍打了出来。”

    “有这等事情?”刘宏眉头皱了皱,镇北将军李轩,若非杨赐提起,他已经差点忘了此人。

    正要发话,恭立于身旁的张让突然侧身,拱手道:“陛下不可听信一面之词,那镇北将军李轩,臣也曾见过,虽然生于北地,却是对陛下忠心耿耿,想来陛下也还记得,就是这位镇北将军在年初的时候,为陛下开疆拓土,将我大汉治地,延伸至弹汗山,教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大涨我汉家威严,其人或许容易热血冲动,却绝非杨司徒所言那般嚣张跋扈,陛下切莫因小人谗言,便善杀忠臣呐。”

    不好。

    看到张让突然站出来,杨赐心底一沉。

    “哦?朕想起来了。”被张让一提,刘宏倒是想起李轩的名字来,开疆拓土。是每一个皇帝的梦想,哪怕是刘宏,也是如此,此时被张让提起。倒是生出了几分好奇:“这李轩进京也有段时日了,朕一直公事繁忙,还没来得及见过这位开疆拓土之臣,传镇北将军李轩上殿!”

    很快,有小黄门飞马奔向西园。传唤李轩。

    “陛……陛下。”杨赐没想到事情会发生如此转折,在他想来,自己堂堂司徒,当朝三公,状告一个有名无实的挂名将军,本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照常理,皇帝根本不用传唤对方就可以直接定罪,谁知张让会突然横插一杠,让事情横生波折。看向张让的目光里,不免满是怨毒之色。

    张让恭立在刘宏身后,对于杨赐怨毒的眼神视而不见,他的家里,还有李轩刚刚送来的千两黄金以及大批珍贵的古董玉器,至于杨赐的眼神,哈,这满朝文武,又有几个不恨自己的?十常侍纵横多年,又怕过谁来?

    传令的小黄门抵达西园的时候。李轩正在操练着一群女兵,一群姑娘在李轩的操练下香汗淋漓,疲惫不堪,但眼神中却已经没有了那股麻木和茫然。一双双漂亮的眸子里,重新焕发出对未来的希望,对帅台上那始终面无表情的将军,一群姑娘却是又爱又恨,是他,给了这些已经对未来绝望的女人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也让她们重新找回做人的尊严,让这些姑娘们对李轩发自内心的敬佩和爱戴,但对于李轩那层出不穷的折磨人的手段,姑娘们却是恨得牙痒,昨天吃过晚饭之后,回到营帐,几乎所有人都是倒头便睡,浑身如同散架了一般。

    “将军,不能去,那杨琛祖父乃当朝司徒,此次定是那杨赐在陛下面前告了将军的恶状,将军,不如趁此机会,逃出洛阳吧!”一名女官眼见李轩要随小黄门离开,面色微变,大声道。

    “混账,这无君无父的话是谁教你的?”李轩眉头一皱,冷眼瞥了那女官一眼,回视赵敏道:“训练,加一倍!”

    “是!”一身戎装的赵敏眼中担忧之色一闪而过,随即点点头,她知道李轩既然决意要去面圣,心中定然有自己的打算,强压着心中的担忧,目光看向女官,厉声道:“柳清妃,可愿认罚!”

    “清妃认罚。”女官脸上担忧之色未减,但见李轩已经随着黄门离去,也只能无奈点头。

    随着小黄门一路进入如同迷宫一般的皇宫之中,快要抵达嘉德殿之际,小黄门低声道:“将军不必忧虑,让公此前已有吩咐,将军只管照实说便好,其他的,自有让公做主。”

    “有劳公公了。”李轩微笑着点了点头,不动声色的塞了一块金条到了小黄门衣袖中,小黄门脸上笑容更甚,神色也愈加恭敬。

    看着宏伟的嘉德殿,李轩整了整衣襟,大步走进大殿,目光在满朝文武身上一扫而过,最终落在刘宏身上,拱手行礼道:“臣李轩参见陛下,请恕臣甲胄在身,不能行全礼!”

    看着李轩,刘宏眼中闪过一抹欣赏之色,虽然李轩没有大将军何进那般威武雄壮,但身形匀称,行走间,自有一股睥睨之气,长相算不上那种美男子,却也绝不算丑,而且阳刚之气十足,往那里一站,隐隐间,似乎有股铁血杀伐之气,让人不由生出一股男儿当如是之感,总之,刘宏对李轩的第一印象极好。

    这也是李轩主动将自己那股属于皇者气势压抑下来的结果,同行相轻,更不要说同为帝王了,若自己将属于皇帝的那股气势先漏出来的话,就算有张让从旁帮衬,说不得,刘宏都可能直接让人将自己给砍喽。

    “你便是李轩?”刘宏满意的看着李轩,沉声道:“司徒杨赐状告你居功自傲,横行洛阳,无故斩杀司徒爱孙,可有此事。”

    李轩抬头,目光在立于台下的杨赐身上扫过,虽然只是第一次见,但杨赐跟杨琛太像,一眼便能认出,目光回转,再次落在刘宏身上,躬身道:“回陛下,杨琛,却是臣下令斩杀!”

    “哦?”刘宏看着李轩,玩味道:“你可知道,若不能给朕以及满朝臣公一个合理的理由,哪怕你有开疆拓土之功,但为了平息朝臣愤怒,朕也只能将你斩杀!”

    “臣自然知道。”李轩朗笑一声,看向刘宏,声音陡然转低,低沉道:“不知陛下,可还记得凤卫营一军?”

    “凤卫营?”刘宏还真不知道洛阳有一支这样的兵马,目光不由看向身旁的张让。

    张让听到李轩所言,已经知道李轩的打算,微微一笑,躬身道:“陛下,凤卫营说起来,可是大有来头的,乃当年阴丽华阴皇后所建立,尽由女子组成,曾追随光武大帝南征北战,立下过赫赫功勋,在当时,凤卫之名,可丝毫不输于任何一支强军呐。”

    “洛阳之中,竟有如此部队!?”刘宏眼中闪过一抹兴奋之色,身为皇帝,但手中兵权却只剩下皇城禁卫以及一些皇城杂兵,城中精锐,几乎都落在世家大族和大将军手中,若能得到这样一支兵马,倒也可以增加几分自己手中的筹码。

    袁隗、何进等人眼中闪过一抹微不可查的冷笑,皇帝迫切想要掌控军队的心思,大概能够猜出一二,但如今城中精锐基本上已经被大将军府以及世家掌控,就算皇帝,都插手不得。

    “当然,这支人马,如今正由镇北将军所统帅。”张让躬身道。

    “只是这凤卫营与杨司徒所说之事有何干系?”刘宏看向李轩,心中却是越发满意,已经打定主意,无论如何,定要将此人保下。

    “陛下可知,当年英姿飒爽,巾帼不让须眉的凤卫营,如今又是何等一番气象?”李轩声音变得低沉起来,看向刘宏,缓缓地将凤卫营的事情以及昨日发生在辕门的冲突说了一遍,没有丝毫添油加醋,末了道:“此事,绝非臣诽谤,当时除了臣之家将之外,尚有羽林军、越骑营在旁,陛下大可派人前去相问,臣相信,天理昭昭,这天下,这洛阳,还有真理存在,绝不容任何人扭曲和玷污!”

    说道最后,语气更是铿锵有力,落地有声,反观杨赐,却是面色惨白,瘦弱的身躯不住的颤抖,伸手指着李轩,嘴唇发颤,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杨卿,你还有何话可说?”刘宏面色变得铁青,原以为是一支强军,谁能想到会是这样一番局面,更让他难以忍受的时,凤卫营隶属宗室,追根究底的话,跟宫中女官一样,是他的私产,如今却沦落到倚门卖笑,甚至不如风尘女子,这让身为皇帝的他,如何能够高兴的起来?

    “陛下恕罪,臣也是昨日才知道此事,各种详情,臣也不是十分清楚啊!”杨赐此刻却是已经顾不得继续攻歼李轩,惶恐的跪倒在地,颤声道。

    “念你也是名门之后,死罪可免,只是这失察知罪,司徒之位,却是不能再做了,你可认罚?”刘宏冷哼一声道。

    “臣认罚。”杨赐面色惨白,额头触地,嘶声道。

    “李卿!”最后,刘宏面色复杂的看向李轩,沉声道:“既然爱卿有心重振凤卫营声威,朕便将凤卫营校尉之职赐予你,原有管制不变,兼任北宫校尉之职,莫让朕失望。”

    “臣遵旨!”李轩拱手肃容道。

    “好了,朕乏了,退朝吧。”挥了挥手,刘宏有些疲惫的起身,在张让的恭送下,朝着后殿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