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四十九章 香艳杀机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四十九章 香艳杀机

第四十九章 香艳杀机

readx();    洛阳依旧繁华,只是在这繁华之下,却透着一股看不见的衰败之气,歌舞升平的景象下,各方势力暗中的角逐在两年的时间里,已经崔发到一个濒临爆发的边缘,哪怕是升斗小民,也能感受到那股浓浓的火药味。

    不过对于生活在洛阳的百姓而言,朝堂上那些大佬们掰腕子与他们而言实在太过遥远。偶尔听一些士子文人私下里抨击一下阉党什么的,最多也只是当做茶余饭后闲谈的话题来讲,就算能够感受到那股紧张感,也不会觉得与自己有什么关系。

    无论最终获胜的是阉党也好还是其他的什么人也好,于这些普通百姓而言,关系终究不大,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百姓,见过太多的宫廷政变,自有几分属于小民的看法。

    “哦?”正在监督凤卫营训练的赵敏闻言不由好奇的走过来。

    “十常侍上奏请求重组禁军,另立新军,虽然名义上是十常侍为了削弱大将军的兵权而提出的,但这背后,恐怕还是皇帝的意思。”黄蓉将手中甄选出来的情报递给了赵敏,微笑着摇头道。

    “这很正常,洛阳大半禁军精锐,都掌控在何进手中,再加上受大将军节制的防卫军,可以说。皇帝手中除了我们这一支人马之外,也只有皇城禁卫,相比于大将军府,这点人马太过单薄了,若那何进真有什么歹意的话,就算夫君肯精忠报国。就凭这点力量,连这皇城都未必能够守住!”赵敏挑了挑凤眉,眼角泛起一抹幸灾乐祸的表情:“不过眼下这种局面,恐怕也正是夫君想要看到的吧?”

    “敏敏,慎言!”黄蓉眉头一挑,目光冷厉的在四周扫过,确定无人之后才有些嗔怪的看向赵敏道:“如今你我身在洛阳,一言一行,都当谨慎才行。莫要给夫君招来灾祸!”

    “放心。”赵敏微笑道:“方圆百丈之内,皆是我凤卫营警戒之地,谁能进来?”眼神中,透着一抹骄傲的神色,经过两年的实战,凤卫营已经进阶到六阶精锐,洛阳方圆两百里内的山贼草寇,在这两年内几乎被凤卫营过滤了一遍。如今,凤卫营之名。威震三辅,便是那些洛阳成名已久的精兵,都不敢在此造次。

    “小心为上!”黄蓉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随即蛾眉微蹙道:“不知此次何皇后突然召见夫君有什么事?看那高望的样子,总觉得有些不同寻常?”

    “嗯,保险起见。我已经派人将昭姬接来,这段时间洛阳恐怕不会太平,就算她不喜欢,也不能让她一个人待在家里。”赵敏点点头,高望虽然同是十常侍。但十常侍之中,也有分别,高望并非张让嫡系,他来传旨,又是这个节骨眼上,其意义总有些耐人寻味。

    ……

    皇宫,凤仪园。

    “将军自行进去吧,皇后娘娘已经等候多时了。”何皇后的贴身婢女对着李轩微微一礼,微笑着指了指一间阁楼道。

    “有劳了。”李轩点了点头,径直往阁楼走去,精神映射下,清晰地看到这婢女在自己转身的瞬间,脸上露出一抹夹杂着愧疚的神色,嘴角不由翘起一抹弧线。

    从高望前来传旨,让他觐见皇后开始,李轩就隐隐感到不对,这高望虽是十常侍之一,但经过两年来暗堂无孔不入的监察,李轩已经确定,这高望暗中是在帮助袁家做事,自自己迎娶蔡琰之后,原本一直对自己表现着善意的袁绍就没有再继续拉拢过自己,即便偶尔在公共场合相见,也是形同陌路,再加上跟袁术的梁子,他可不认为袁家突然让高望将自己带到何皇后这里会安着什么好心。

    不过……

    强悍的精神力,将整个凤仪园笼罩在其中,‘看’着阁楼内部的情景,李轩嘴角泛起一抹冷笑:“既然想玩儿,那就陪你们好好玩儿个够!”

    进入阁楼内,一股热气扑面而来,隐隐间,似乎有流水声自阁楼的深处传出,李轩脸上笑容更甚,盛情难却,既然对方送上这么大一份厚礼,自己若不收下,岂不是愧对对方如此煞费苦心的布置?

    阁楼很大,分内外两间,外间一名婢女打扮的宫女趴在一张桌子上,李轩伸手探了探鼻息,人还活着,但似乎被喂了某种迷药,已经昏睡过去,里间的房门虚掩着,蒸腾的水汽自内部逸散出来。

    伸手,推开虚掩的房门,内部,是一个极其宽敞的浴室,偌大浴室,倒有大半面积,被一个圆形的水池占满,几缕轻纱搁在水池的边缘处,蒸腾的雾气中,隐隐能够看到一道婀娜的身影。

    哗啦啦~

    水声轻响中,李轩眼前一亮,一个年级三旬左右的妇人坐在水池中,慵懒的让自己光洁的粉背靠在水池的边缘,任由那蒸腾的水雾将自己诱人的躯体笼罩,肩头上还覆盖着一缕轻纱,但已经被蒸腾的水汽浸透,紧贴在犹若凝脂般的香肌玉肤之上,从后颈绕到胸前,雪白的酥胸之上,晶莹的水珠闪耀,顺着那几近完美的弧线,滑落水中。

    饱满的酥胸半浸在水中,紧贴的轻纱下,两点殷红若隐若现,更显诱人。

    “碧莲,帮本宫擦背。”水池中的妇人似乎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慵懒的往前倾了倾,将光洁的玉背整个暴露在李轩眼前。

    不愧是一国之母,这姿色,这气质,还有这身姿,俱是绝佳!

    李轩眼中,闪过一抹炙热,却并未上前趁机揩油,眼前女子可是一国之母,皇帝的老婆,一个不小心,自己此前在洛阳的苦心经营恐怕就要付之东流了,算算时间,也该差不多了,脸上恰到好处的表现出一抹呆滞以及惊恐中夹杂着**的神色。

    半晌不见身后的‘婢女’动作,何后有些不满的扭过头,准备好好地训斥这个笨拙的婢女一番,但映入眼帘的身影,却让何后差点失声尖叫出声。

    “你是何人!?为何在此!”到底是久经宫廷的女子,何后能够凭借一普通宫女,一步步爬到如今的位置,显然也绝非偶然,初期的惊恐之后,脸上神色很快恢复了镇定和庄严,身体微微下沉,将自香肩以下的部位尽数没入水中,看着李轩,淡淡的道。

    “臣镇北将军李轩!”适时的从震惊、呆滞中清醒过来的李轩,一脸惶恐的低头,声音中透着惶恐道:“只因中常侍高望公公前来传旨,言何后传唤,将臣带到此处,让臣自行前来拜见,谁想……”

    “够了!”何后脸上闪过一抹厉色,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心神之后,看着李轩,冷声道:“立刻退下,今日之事,对任何人都不得提起,否则,本宫必诛你满门!”

    “诺,微臣告退!”李轩装作如蒙大赦般的表情,忙不迭的点头,转身便要离开。

    “陛下驾到!”就在李轩转身的瞬间,门外突然响起了太监奸细的声音,李轩本要离开的身影顿时一僵!

    “好歹毒的贼子!”何后脸上泛起一抹慌乱以及仇恨,自王美人死后,皇帝已经有五年未曾踏入凤仪园,若是平日里,听到皇帝到来,她自然会高兴,但如今,时机如此恰到好处,明显有人在暗中算计。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躲起来!?”看着呆呆的立在原地的李轩,何后便是一脸羞急的神色,厉声道。

    “躲?”李轩脸上泛起一抹苦笑:“躲哪?”

    何后闻言一怔,一眼看去,偌大浴室却是一览无余,哪有什么躲藏的地方,听着门外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银牙一咬:“进池子里来!”

    “这……好!”似乎听到外面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李轩一咬牙,深吸一口气,迈步一脚踏进浴池之中,浴池极为宽阔,足以容纳十人,李轩沉进去,并不显拥挤。

    何后眉头突然一簇,她感觉到沉入水中的李轩竟然贴到了自己的附近,甚至肌肤能够感受到对方的体温,正想呵斥,浴室的门已经开了。

    “臣妾参见陛下!”此时也顾不得李轩的不敬,连忙对进来的汉帝行礼道。

    “不必多礼!”刘宏摆了摆手,何后清晰地察觉到,在看到自己身体的瞬间,刘宏的目光有那么一刹那变得灼热,但随即便被冷漠所取代。

    心中轻轻一叹,何后知道,自当年王美人一事之后,她和刘宏之间的感情,已经出现巨大的裂痕,连带着,连王子辩都被刘宏所厌恶。

    “朕听闻,有宵小潜入皇宫,是以特来看看。”刘宏看了看四周,浴室一览无余,目光在水池中扫过,嘴中淡淡的解释道。

    “陛下说笑了,深宫大内,重重禁卫把守,又有哪个宵小之辈敢乱来?”何后脸上勉强牵起一抹笑容,摇头道,脸色却在这瞬间一僵,清晰地察觉到,自己的双腿被一双大手所覆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