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五十章 最是无情帝王家

第五十章 最是无情帝王家

readx();        “皇后所言也有道理。『≤頂『≤点『≤小『≤说,.”刘宏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目光饶有深意的在水池中逡巡一遍,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失望。

        何后感觉到,那双可恶的大手已经不满足光洁的双腿,正肆无忌惮的向上游弋,最终落在柔软的臀瓣之上,肆意的揉捏着自己高贵的凤体。

        大胆佞臣!

        何后没有想到,之前表现的诚惶诚恐的李轩,此时竟敢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但奈何汉帝就在身前,根本不容她有多余的反应,只能任由这佞臣放肆!

        等下定要他好看!

        强颜镇定的何后,心中已经为李轩叛了死刑,单是亵渎凤体之罪,便足以让这个胆大包天的佞臣抄家灭族了!只是不知为何,面对汉帝偶尔扫过的目光,在紧张之余,也不免生出一股难言的刺激感,一种难言的禁忌让她的肌肤变得格外敏感,再加上那双捏在自己臀瓣之上的大手并不老实,让何后羞怒不已,原本晶莹的肌肤下,泛起一抹诱人的嫣红,只是在水汽的掩盖下,旁人难以察觉。

        “该死的贱婢,竟敢在当值期间睡过去!定要好好惩治一番才行!”刘宏没有看到想要看到的东西,有些失望,回头恶狠狠地瞪了门外一眼,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陛……”看着刘宏绝然而去的背影,何后微微舒了口气,同时又升起一股难言的失落,难道自己对陛下的魅力已经荡然无存了?张了张嘴,有心挽留,但话到嘴边,最终化作一声低低的叹息。

        “砰~”浴室的门被无情的关闭,室内热气弥漫。但何后感觉到的,却是一股发自内心的冰凉,以及身体上那股不安的燥热。

        “可以出来了吗?”半晌,何后轻轻出了口气,平静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却带着一股淡淡的威严。一国之母的威严。

        “皇后相召,臣怎敢不从?”水花溅起中,李轩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何后身前,一身衣甲不知何时已经脱掉,露出那结实而棱角分明的肌肉。

        何后虽然极力压抑自己的情绪,但看到那极具男儿阳刚气息,迥异于汉帝那被酒色掏空的羸弱身体时,心脏还是不自觉的加快了几分跳动,连忙压抑住自己那股燥热的情绪。极力让自己保持着一国之母的威严,冷淡道:“好一个忠臣,你可知道,单凭你现在这副样子,便是满门死上十次都不为过!”

        “在下做事自有分寸,不过臣倒是觉得,皇后有时间在这里威胁臣下,倒不如担心担心自己的处境为妙!”没有回答何后的问题。李轩松开了抱着何后柔软娇躯的双手,仰头靠在浴池的边缘上。任由水汽将自己笼罩,淡淡的道。

        没有了之前的诚惶诚恐,有着一股淡淡的自信,那平淡的目光里,带着一股难言的侵略性,让原本已经将气势积聚到最高峰的何后微微一滞。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个气质大变的男人,虽然不知为何,此人身上气质变化会如此截然不同,但给何后的感觉,眼前这个男人所表现出来的气质才配得上一个开疆拓土。马踏鲜卑的盖世豪杰!

        “此话何意?”何后眉头一挑,也顾不得两人此时几乎坦诚相对的状态,声音中带着一股急切,原本属于自己的节奏在这一刻却是轻易被李轩打破并成功逆转,转而成了由李轩来主导的对话。

        “何后难道还没看出来吗?”李轩冷笑一声道:“这件事,从头到尾便是刘宏一手编导的,为的恐怕并非要来陷害我,而是针对何后而来!”

        刚才在水中,刘宏的表现自然无法逃脱李轩那无孔不入的精神感应,刘宏到来的时机太过巧合,而且看刘宏的表现,恐怕事先已经预估到一些事情,而随后眼中流露出的失望表情更是明白无误的告诉李轩,这浴室之中没有发生任何异状,反而让刘宏心生失望。

        无论是刘宏的表情变化还是整件事的过程,这件事幕后之人都不可能是袁家,就算袁家有高望作为内应,但眼下虽然皇权旁落,但只要刘宏一天不死,大汉朝皇威便一天不倒,便是以袁家的家事,也不可能去左右刘宏的意志!

        更重要的是,若揭发出何后与外人有染,最终得到的结果绝非袁家所希望看到的,大将军何进之所以能有今天,以一届屠夫掌控天下兵马大权,就是因为外戚的身份,若何后倒了,第一个遭殃的就是何进,并非说袁家跟何进有多么密切,而是世家大族如今还离不开何进,他们需要何进当在他们身前,与宦官或者说皇权抗衡,何后若倒下,至少现在,绝非袁家愿意看到的结果。

        而除了袁家之外,在这深宫大内之中,有能力做出这种事情的,想来想去,也只剩下身为皇帝的刘宏了!

        “信口胡言,大胆佞臣,竟敢直呼陛下名讳!”何后面色狂变,看着李轩,竭斯底里道:“难道你就不怕陛下杀你吗?”

        “名字本就是用来被人叫的!”李轩脸上露出冷酷的神色,目光冷冷的落在何后光洁如玉的脸上,眼中闪过一抹冷笑,伸手拖住她的下巴微笑道:“让我猜猜,就算刚刚他进来时我并未躲避,最终的结果,是你被废黜,而本将军却是安然无恙!”

        “不可能!**后宫,乃十恶不赦之重罪,更何况是一国之母,他又如何去堵天下人悠悠众口?”何后不断地摇着头,似乎在呵斥李轩,但更像是在说服自己。

        “皇后失德,与人私通,天下人的视线只会放在皇后身上,至于私通之人,呵呵,能够进出这深宫大内的人虽然不多,但也绝非只有臣一人,没发现吗?刘宏之前进来的时候,身边并未有其他人相随,甚至连我的替罪羊都已经选好了,至于我,虽然德行有亏,但念我有功社稷,只要诚心改过,一心效忠陛下,就既往不咎,依然是镇北将军,兼任凤卫营以及北宫禁卫两营督统,为陛下扫清叛逆,重振汉室!哈哈,好一个刘宏,之前倒是有些小瞧了他,这一手若真成功了,不但可以借此机会扳倒大将军,收回军权,更能笼络我这大将誓死效忠,最是无情帝王家,此次,却是领教了!”李轩残酷的将何后最后一丝侥幸剥开,冷眼逼视着这位艳后,一句句话语,如同一枚枚重锤一般,不断敲击着何后脆弱的心防!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何后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着,全不顾美妙的玉体几近全部袒露在李轩眼前。

        “听说刘宏有意立王子协为太子,奈何皇子辩并无失德之处,朝中不但何进大将军极力反对,就连一众朝臣也均表示不满,若你一倒,大将军势力不久将会土崩瓦解,阻力必然大减,届时,不但你会被废黜,皇子辩也将无望问鼎那至尊宝座!”李轩强自压下体内不断上窜的火气,继续抛出一个重磅炸弹!

        “不!绝不可能!”何后脸上露出一股狰狞之色,竭斯底里道:“就算死,也绝不能让那贱人之子得逞!”

        李轩微微一笑,伸手将那诱人的美妙躯体拢入怀中,享受着那温软与细腻,闻着那幽幽的体香,这一次,陷入愤怒的何后却是忘了去挣扎,探头,嘴唇轻轻地贴在何后晶莹的耳垂之旁,语气中带着一股霸道的傲气:“只是千不该,万不该,他不该将我也算计进来,更不该将我扯入这场宫廷政变的漩涡!”

        “你有办法化解!?”何后慕然回头,看着李轩,眼中带着惊疑不定的的神色。

        “并非死局,自然会有破解的法子!”李轩微微一笑,嘴唇轻轻缀住那晶莹剔透的耳垂,能够在万千佳丽中脱颖而出,一路走上皇后宝座,何后的姿色绝不比李轩所见过的任何女人差,加上那高贵的凤冠,更是会让男人生出一股庞大的征服欲。

        “你……放肆……嗯……”竭力想要保持最后一丝身为皇后的尊严,却被李轩霸道的一口将柔润的香唇含在嘴中,本就是久旷之身,如何经得起李轩的挑逗,很快便沉迷在那醉人的阳刚气息之中忘情的回应。

        良久,唇分,一丝晶莹的丝线自两人嘴角牵扯而出,何后头脑一清,看着两人如今的姿势,不由俏脸一红,想要挣扎,李轩的两只手臂却仿佛铁铸一般,激烈的动作也只是让胸前两团软柔贴的更紧,脸上不由泛起一抹羞怒。

        “还不知你名字!”轻轻地一口含住胸前那点嫣红,有些含糊不清的问道。

        “何……何婉儿……”稍稍清醒的头脑再次复归混沌,有些轻颤的道。

        “好名字!”

        “你干什么!”感受着双腿之间的异样,何后突然慌乱的瞪着李轩,娇躯再次扭动起来。

        “自然是完成陛下的心愿,我乃臣子,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呢!”

        “好一个忠臣……呜……”抱怨的话语随着李轩一个猛地挺身,最终化作一声杜鹃啼血般的哀鸣,狂风骤雨伴随着逐渐急促的娇喘,为雾气迷蒙的浴室中添上一抹春色!(未完待续。。)

  http://www.miriscastle.com/wenzhang/12/12128/70269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riscastle.com。龙8国际娱乐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