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五十一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五十一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第五十一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readx();    “愚蠢的女人!坏我大事!”袁府之内,袁绍铁青着脸色,愤怒的将名贵的茶碗摔个粉碎,以往温文尔雅的形象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阴沉。乐文

    袁绍坐下,一名青年文士看着愤怒的袁绍微笑不语,捧着手中的茶盏品味着杯中的香茗,他自然知道袁绍为何如此失态,但此刻的袁绍显然是无法听进人言的,清楚袁绍性格的他并未出言。

    “呼哧~”狠狠的喘了口粗气,袁绍的面色并未好转。

    “本初又何必动气,陛下筹谋新军,以此来分化大将军军权,本就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本初如今也已得到上军校尉,领虎贲中郎将,手握三万雄兵,比之以往的司隶校尉,无论官职还是兵力,都有了极大的提升!”青年文士看着袁绍,微笑道。

    袁绍豁然回头,死死的盯着青年文士,呼着粗气,厉声道:“子远当真不知!?”

    青年文士,乃是袁绍好友,许攸许子远,南阳名士,中平元年时,曾与冀州刺史王芬、沛国名士周旌等合谋废黜汉灵帝,失败后逃亡,不知所踪,此次却是察觉到大乱将起,悄悄潜入洛阳,暗中联络袁绍,准备静观时变。

    微微一笑,许攸将手中的茶盏放下,看着袁绍道:“可是因为那李镇北?不过下军校尉尔,兵不过两万,本初当知晓,加上淳于琼、赵融、冯芳三部兵马,西园八校,本初已经独得一半,区区一校兵马。又能成何大事?”

    “若加上凤卫营以及北宫禁卫的话,此人手中兵马,已经足以左右洛阳局势!”袁绍恨恨的道。

    “凤卫营?”许攸愕然的看着袁绍,疑惑道:“不过一届军妓,何用之有?”

    “唉!”袁绍叹了口气。摇头道:“子远这些年不在洛阳,不清楚那李轩的厉害也在情理之中,总之,那凤卫营如今已经被那李子扬训练的如同一群雌虎一般,论战力,丝毫不在洛阳任何一支精锐之下!”

    “嘶~”许攸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随即疑惑的看向袁绍道:“既有如此本事,本初素有大志,为何不将其收归帐下?”

    “我何尝不想?”袁绍有些郁闷的道,当初,对李轩他也是极力拉拢来的。奈何李轩颇为圆滑,左右逢源,硬是在这洛阳中混的风生水起,如今更是不知以和手段得了何后的信任,那下军校尉本以安排好由原屯骑校尉鲍鸿担任,如此一来,西园八校就有大半落入我士人之手,其余三校。除了上军校尉蹇硕之外,孟德、夏牟与我交好,蹇硕不过一届阉人。如何能够服众,最终,这洛阳精锐将尽数落入我士人之手,谁知竟会横生枝节,让那李子扬抢得一校!

    莫要小看只是一校,但意义却十分重要。原本就立场不明的曹操、夏牟,若是袁绍占了绝对优势。自然不会反抗,但如今。袁绍只得到四校人马,而李轩手中有凤卫营、北宫禁卫以及下军校尉,格局顿时一变,袁家依旧保持着优势,但却并不明显,两人恐怕不会如历史上一般甘心放弃手中兵权,再加上这次因为西园八校的争夺,彻底恶了何进,袁绍虽然得了兵权,但眼下洛阳兵力三分,呈鼎立局面,这却决不是袁绍想要看到的。

    “如此人才,不能为我所用虽然有些可惜,不过攸以为,既然已经成了事实,再去烦恼也是无用,当务之急,本初却该想想接下来的局面。”许攸摇头道。

    “接下来?”袁绍疑惑的看向许攸。

    “本初抢夺军权,必然恶了何进那屠户,眼下屠户手中军权虽然被大幅削弱,但本初莫忘了他手中还有大将军印,西园八校,除了上军校尉蹇硕直接听命于皇帝之外,其他七校仍旧要受到大将军节制,如今本初恶了那屠户,恐怕日后不免被其算计,此次李子扬能得一校,虽有何后的原因,但未尝没有那屠家子借此来钳制我士人的原因在里面。”许攸站起身来,侃侃而谈。

    “哼!”袁绍不屑道:“如今洛阳大军,几乎尽被我士人掌控!”

    “话是如此不错,但莫要忘了,除了这洛阳之外,大将军印可掌天下兵马大权,本初当老实告知于我,你如此急切,不惜得罪那屠家子也要夺取兵权,可是宫中那位……”许攸微笑着指了指皇宫的方向。

    袁绍眼中闪过一抹凝重的神色,点头道:“陛下这几日,身体每况愈下,我已买通宫中御医,陛下寿命,恐怕撑不过这个月了!子远为何问起这个?”

    “嘿,若我是大将军,如此状况下,定会召外军入京,充实自身!听闻那屠家子与董凉州私交甚密,天子归天之日,恐怕便是董卓进京之时!”许攸断然道。

    “这……”袁绍一时间有些懵了,若外兵进京,自己苦心夺取的这些兵马岂非全无用处?面色顿时阴沉下来:“某立刻便派人日夜监视大将军府,定要阻止这外军进京!”

    “为何要阻止?”许攸莫名的反问道:“如此大好良机,正是一举将阉党与大将军清除之时,外军进京,更可彻底动摇大汉根基,如此天赐良机,正是中兴我士人之时,本初为何要将此天赐良机断去?”

    “子远是说……”袁绍眼中精光一闪,似乎把握到许攸话语中的含义。

    “奉天子以令不臣!”许攸嘴角泛起一抹莫名的笑意,淡然道:“听闻本初与那并州刺史订建阳私交泼厚,可立刻休书一封请他进京勤王,一来可以牵制董卓的西凉兵马,二来也可壮大我方声势!”

    “听闻陛下钟爱次子协,但若无意外,陛下归天之后,皇位当会由辨王子来继承,我有一计,可令皇室余威荡然无存!”许攸微笑道。

    “哦?”袁绍脸上怒色不知何时消去,带着莫名的兴奋看向许攸:“计将安出?”

    ……

    落日的余晖将这座古城所笼罩,残霞将整个洛阳印衬得一片火红,能够感受到这洛阳城中那一股隐藏在平静表面之下的躁动。

    “夕阳无限好,之时近黄昏呐!”迎着落日的余晖,李轩看着一支支外出训练的部队有条不紊的回归军营,心中不禁叹息一声,有何后这个史上最大号密探为自己传递消息,宫中的动向自然瞒不过李轩的耳目,皇帝命不久矣,这对某些真正的权贵阶层而言,并非什么秘密,平静的日子怕是要一去不复返了。

    “冴子!”站在点将台上,李轩头也不回的说道。

    “是。”恭立在李轩身后的冴子闻言上前一步。

    “通知阿月,自今日起,洛阳暗堂转于暗处!”李轩沉声道。

    “是!”冴子应了一声,躬身退去。

    “苏芸!”李轩继续喊道。

    “末将在!”苏芸上前,。

    “即刻召回所有在外出任务的凤卫,自今日起,凤卫营闭门不出,安心在寨中训练,任何人不得踏出营门一步,违令者——斩!”说道最后,李轩眼中闪过一抹森然。

    “喏!”苏芸躬身答应一声。

    “单雄信、徐晃!”

    “在!”

    “你二人各率五千军马日夜巡查四周,负责警戒!”

    “是!”

    一条条命令下达下去,平静的面色之下,让人感到的却是一股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可是出了什么事?”黄蓉、赵敏以及蔡琰联袂来到,看着李轩,面色凝重的询问道。

    “不知道,不过眼下洛阳的形势,有些诡异,陛下病危,却封锁了消息,皇城四门紧闭,就是王司徒都不得进入,恐怕……”李轩知道,自己身边的这两个女人都是人精,也没想过要去瞒她们,历史上这场成为压垮大汉帝国这头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同时也是代表着乱世开端的宫廷政变具体发生的时间段早已不记得了,但根据眼下的巨石看来,恐怕不远了。

    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剩下的,也只有以不变应万变,这个时候,贸然插手都会造成不可预知的后果,这是世家和皇权的最后一次博弈,但最终的胜利者,定然是世家,并非李轩对这些世家多么看好,之时如今刘宏的状况,在西园八校争夺失败之后,已经穷途末路了,再加上他的身体,绝对无法支撑到下一次博弈,世家大族,就算是最坏的结果,也能将他耗死!

    只是不知道此刻董卓有没有进京,还有并州丁原,董卓目前是站在何进这边的,不过何进这个顶头上司的枷锁很快就会被拆掉,到时候,才是真正的乱世开端!

    至于眼下,这场即将上演的宫廷政变之中,李轩就算不想参与进去,作为北宫校尉,也绝不可能置身事外。

    想到这里,李轩再次睁开眼睛,对着一旁的赵敏沉声道:“敏儿,这次,还要你亲自去跑一趟,和冴子一起,领一支人马前往凤仪园,护卫何后,这可是我们一张最为重要的底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