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五十五章 暂避锋芒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五十五章 暂避锋芒

第五十五章 暂避锋芒

readx();    袁绍心事重重的回到家中,却见袁府的管家已经等在了门口,不由拱手道:“忠叔,您在这里是……”虽然只是袁府一届下人,但袁忠可是袁隗身边的老人,几乎是看着袁绍、袁术这对兄弟长大,更是袁隗身边最受袁隗信任的人物,哪怕是袁绍见了,也要以礼相待,不敢有丝毫不敬。∈↗,

    “少爷。”袁忠微微欠了欠身,恭敬道:“老爷已经在书房等候您多时了。”

    袁绍闻言不敢怠慢,也顾不得去换衣服,跟着袁忠来到了书房里,袁隗正坐在书桌之后,手捧着一卷古书细心地品读着。

    “本初,情况如何?”见袁绍进来,袁隗放下手中的书籍,询问道。

    “陛下已经驾崩,蹇硕也被诛杀,洛阳军权,尽入大将军之手,只是……”袁绍犹豫了一下,看着袁隗鼓励的眼神,沉声道:“大将军对我似乎已经不如以往那般信任。”

    将建言彻底铲除阉党却遭到拒绝的事情细细的说了一遍,袁绍担忧的看着袁隗道:“看来大将军对我等已经起了提防之心!”

    “提防?”袁隗冷冷一笑:“那屠户从一开始,与我等就绝非一路人,若非要借其势力抗衡阉党,区区一届屠户,有何资格与我等士人坐而论道?看来那屠户已经察觉到阉党对其的重要性!”

    “只是如此一来,我等的计划……”袁绍苦笑的说道,原以为皇帝驾崩,将是士人崛起的时候,但现在看来,刘宏虽然走了,但却又有了一个何进。不出意外,何进定会将刘辩送上那至尊宝坐,届时何进权利之盛,恐怕还在昔日梁冀、窦武之上,这对士人阶级而言,绝非福音!

    “放心。何屠户如今虽然得势,但我料他长久不了,我已密令并州刺史丁建阳率军南下,按照时间来算,不出十日,定能抵达洛阳!”袁隗冷笑道:“至于何屠户那边,先任他张狂几天,老夫自有妙计来收拾他!”

    “除此之外,还有一事。”袁绍走到门外。小心的看了看周围,在袁隗疑惑的目光中回来,自怀中将皇帝遗诏取出,递给袁隗道:“侄儿在陛下榻边发现了此物!”

    “这……”看着刘宏的遗诏,饶是以袁隗的冷静此刻也不禁在脸上露出一抹狂喜之色:“有此遗诏,我士人兴盛之日不远矣!”

    “叔父,是否趁何进拥立刘辩之前,将陛下遗诏公布天下。抢在他之前,拥立协王子登基?”袁绍也是难耐心中激动。看着袁隗道。

    “不!”初始的激动之后,袁隗立刻摇了摇头,沉声道:“那何屠户如今掌握洛阳军权,若将他逼急了来个狗急跳墙,却非我所愿!”

    “那我们……”袁绍不解的看向袁隗,如此一来。就算有这遗诏在手,也形同废纸一般,又有何用处?

    “不急!”袁隗微笑着摇摇头道:“就算刘辩登基又如何?只带时机成熟,有先皇遗诏在手,自然可以将其废去。只是眼下洛阳军权旁落,我等暂时隐忍便可。”

    “可是,听闻那何屠户已经召董卓的西凉军进京,丁建阳的并州军也未必是其对手。”袁绍皱眉道。

    “本初从何处得来的消息?”袁隗眉头一皱,看向袁绍:“可曾确定?”

    “已经确定,眼下董卓的军队已经过了函谷关,恐怕会比丁建阳早一步抵达洛阳。”袁绍肯定的说道。

    “何进本已占据洛阳八成兵马,威势无匹,若再加上董卓部曲,就算我们能够拉拢到那李子扬,恐怕也无济于事!”袁隗站起身来,来回踱步,忽然,眼中闪过一抹冷芒,将遗诏交给袁绍,沉声道:“本初,你立刻着人,将此遗诏送到董卓手中,切记,绝不能让董卓知道,是我们送去的。”

    “啊~”袁绍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看向袁隗,不解道:“叔父,如此一来,岂非将我们手中最后一张可以掣肘何进的底牌扔掉?”

    “呵呵。”袁隗微笑着摇头道:“若是何进与董卓联手,我等绝难扳倒何进,就算有遗诏也一样,但若交给董卓却不同了,我观那董仲颖绝非愿意久居人下之辈,否则也不会暗中勾结阉宦,定会暗中谋划扶持协王子登位,若是如此,便不可避免与何进产生矛盾,届时……”

    “二虎争食,我等正好静观其变,从中渔利!”袁绍目光一亮,忍不住兴奋道:“叔父这一招驱狼吞虎当真高明!”

    “另外还有两件事情要去办。”袁隗冷笑道。

    “请叔父吩咐。”袁绍连忙拱手道。

    “第一,挑拨两宫关系,那董太后听说与董卓有些渊源,务必在董卓进京之前,让董太后失势,最好能将其逐出洛阳;第二,设法挑动何进与张让等人的关系,经此一事,就算何进有心修好两家的关系,张让也未必会愿意大权旁落,定会奋起反抗,届时我们再暗中推动一把,不愁除不掉何进,另外通知丁建阳加快行军,尽快赶到洛阳,若何进真被宦官所杀,董卓进京,凭洛阳这点兵马,未必能够制衡得了他!”

    “还是叔父看得远,我这就去办!”原本有些彷徨的心,经袁隗这么一点拨,顿时轻松了不少,躬身应了一声之后,转身离开。

    皇宫,一群太监聚集到了一起。

    张让面色阴沉的坐在最上首的位置上,虽然因为种种牵制,让何进暂时放过他们一把,但却无疑释放出一个危险的信号,随着汉帝刘宏的驾崩,昔日十常侍的辉煌将随着刘宏的倒下而一去不返,失了靠山,想要在这深宫大内生存下去,绝非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一刻,包括张让在内的人,都慌了。

    “让公,现在我们该怎么办?”一群人最终将目光看向了张让,这一刻,张让显然已经成了这群人最后的主心骨。

    张让铁青着脸色,看着一干慌乱的太监,沉声道:“慌什么,天还没塌下来呢!”想了想道:“如今那何屠户手握整个洛阳兵马大权,气势正盛,我等不宜与其争锋,虚暂时隐忍一番,段珪,你和那屠户有些旧情,这件事就由你来做,暗中送上一批珠宝,同时表明我等愿意拥立辨王子为帝,并出面证明先皇有意让辨王子继承大统!”

    “可是,先皇遗诏……”赵忠有些不解的看向张让。

    “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张让摇了摇头,沉声道:“若逆了他的意思,恐怕我们这些人立刻便要人头落地,先稳住何进,至于谁当皇帝,都是皇家血脉,与我们而言,并无区别,先皇若泉下有知,知道我等如今所面对的局面,也不会怪我们!”

    “另外将我们此前训练的死士暗中召入宫中,何进麻痹之日,便是其身首异处之时,届时我们只许挟持了太后与陛下,只许一纸诏书,这洛阳兵马,将尽归我等,到时候再将先皇遗诏搬出,拨乱反正!”

    “让公高明!”几名太监闻言不由大喜,连连称赞道。

    “哼,至于那屠家子,就让他先得意一阵!”张让冷笑着道。

    北宫,军营。

    李轩敲击着桌面,听着赵敏自宫中带回来的消息,浓郁的剑眉微微一挑道:“这样说来,如今整个皇宫,除了张让一群太监以外,都已经换上了何进的人马?”

    “不错。”赵敏点了点头道:“皇城禁卫已经尽数被诛杀殆尽,刘宏苦心积虑弄出来的新军,因为蹇硕战死,也纷纷投降了何进,如今洛阳,除了我们之外,所有军权都归入何进手中。”

    “袁绍那帮人呢?他们有什么反应?”李轩扭头,看向黄蓉问道。

    “曹操去了翠莺楼,至于袁绍,回到袁府之后,就再没了消息,我们安插在袁府之中的人身份不足,无法探知袁绍的动向。”黄蓉摇头道:“另外几人也大都没了反应,倒是将兵权都交出去了。”

    “看来这洛阳,暂时已经没有了我们的立足之地了。”想了想,李轩微笑道:“按照原计划,所有部队出城,北邙山三十里外下寨!”

    “就这样离开?”赵敏不解的看向李轩。

    “连世家都低头了,我们还能怎样?”李轩脸上挂着微笑道:“当前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跟那些世家一样乖乖交出手中的兵权,二是立刻离开这是非之地,暂时避开何进的锋芒。”

    “你是说何进会对我们动手?”赵敏眼中闪过一抹诧异,要知道,他们可是刚刚救了何后,于情于理,何进都不该对他们出手才对。

    “何进不会,但那些士人绝对会撺掇何进对我们出手,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眠?”李轩冷笑道:“我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跟何进开战,能否得胜先不说,就算胜了也会被推到风浪尖儿上,迎接来自各方的暗算,我们手中兵力有限,可经不起折腾,还是暂时躲开好!”(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