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五十六章 何进之死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五十六章 何进之死

第五十六章 何进之死

readx();    洛阳,随着李轩率领着本部所辖的凤卫营、北宫禁卫以及部分新军退出了这座都城,也代表着洛阳城中,对何进而言最后一丝不安定因素彻底消失。

    次日,何进与以张让为首的十常侍达成了一致,张让亲自出面,证明先皇留下口讯,立刘协为继承人,并协同一众文武大臣扶持皇子刘辩登基,改元初平,自此,何进在朝中权势达到一个新的巅峰,声威之盛,无人可以抗衡。

    何进也愈发骄横,先是将董太后流放,董太后于流放途中被人扼杀,凶手不明,但一切矛头,却直指何进。

    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对于那些指责,何进也懒得理会,他知道这个时候无论自己如何说,也没人会听自己解释,况且,就算人真是自己杀的,又能如何?

    这日傍晚,何进跟一群士子用过晚膳,正要回屋休息,突然一名小黄门前来相见,言太后相召。

    “天色已晚,太后有何要事唤我?”何进疑惑的看向小黄门问道,先皇驾崩,刘辩及位,母凭子贵,昔日的皇后如今自然荣升太后,坐享尊荣,成了这洛阳城中,地位最高的女人。

    “太后心思,奴婢哪里猜的道。”小黄门摇了摇头,脸上带着谄媚的笑脸。

    “走吧。”何进不疑有他,眼前的小黄门确实是何后身边的亲信,何进在何后身边不止一次见过,是以毫不犹豫的跟着前往皇宫。

    带着几名亲卫,跟着小黄门一路行至嘉德殿,何进突然感觉到一丝不对。自从刘辩登基之后,何后虽然荣升太后,但汉朝自立朝以来,就有后宫不得干政之说,何后平日里爱惜名声,更顾及儿子体面。从未走进过嘉德殿,就算要接见自己,也该在永昌宫才对,如何会在嘉德殿。

    “等等!”脚步一顿,何进看向小黄门的目光里带了几分森然,厉声道:“究竟是何人派你来的?”

    “在这深宫大内之中,除了咱们这些人之外,还有何人?”伴随着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张让几人出现在嘉德殿的门口。居高临下,看着何进,冷笑道:“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你一届屠夫,竟然也能看出些许端倪!”

    “是你们!?”何进意识到不妙,目光看向四周,一边寻找退路,一边冷声道:“你们将我诓至此处。究竟是何目的?”

    段珪冷笑道:“何遂高,别看了。我等既然敢现身,自然不会给你留下丝毫逃命的机会!”

    “你敢杀我!?”何进怒视段珪厉声道。

    “为何不敢?”张让冷笑道:“何遂高,你不过一届屠家子,如今却位列三公,大概已经忘了,当初是谁帮你妹妹得了先皇的宠爱。才能有你今日的飞黄腾达,但你非但不念我们的好处,反而步步相逼,联合那些士人来为难我等……何遂高,不是我们想杀你。而是你逼着我们杀你,今日,这嘉德殿便是你的葬身之处!”

    话音刚落,嘉德殿四门陡然大开,无数甲士涌出,迅速将何进以及数名亲卫团团围住,十常侍得汉帝刘宏宠信多年,又怎么可能没有亲信,宫外,何进手掌天下兵马大权,但在这皇宫之内,十常侍亲信却是占了九成九。

    何进冷哼一声,事到如今,再多的话也是无用,他乃堂堂大将军,自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儒生可比,一把拔出腰间的佩剑,厉声道:“儿郎们,随我杀出一条血路!”

    “杀!”张让冷哼一声,挥手厉声喝道,无数甲士顿时齐齐怒吼一声,朝着何进等人狂扑而至。

    何进也不多言,带着几名亲卫朝着宫门的方向猛冲,手中宝剑左劈右砍,身为堂堂大将军,手中宝剑自然不是凡物,乃是当年楚王请铸造大匠欧冶子、干将、莫邪三人合力铸成的古剑太阿,销金断玉锋利无比,甲士所持兵器都是精良装备,但远远不及太阿锋利,只要近身,便被锋利无比的太阿砍断,加上何进身后的亲卫,都是军中精挑细选而出,每一个都是七阶特殊兵种之中的精锐,战力强悍,硬是在何进的带领下杀出一挑血路,眼见便要冲出宫门了。

    “孩儿们,给我退下!”看着即将迫近宫门的何进,张让冷笑一声,一挥手,甲士们呼啸般退下,只是何进并未生出轻松之感,反而越发凝重。

    “哗啦啦~”

    兵甲碰撞声中,只见宫门之外,陡然涌入大批甲士,将何进等人的退路完全封死,何进放眼望去,一颗心陡然沉入了谷底,迎面而来的,竟然清一色都是弓箭手!

    完了!

    随着段珪狠狠的麾下手臂,无数箭簇如同飞蝗般涌至,虽然何进本身实力也算不错,但终究没有乾坤大挪移这般神奇的运劲之法,面对万千攒射而至的箭簇,只能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眨眼间,足足有百多支箭矢洞穿了他的身体,饶是武将皮糙肉厚,生命顽强,这一刻,也将何进瞬间秒杀了。

    看着何进倒地的尸体,张让深吸了一口气,厉声道:“诸公,何进一死,洛阳诸军群龙无首,正是我等掌握军权的大好时机,赵忠、段珪,你二人速去永安宫,挟持太后与陛下,如今是非常时期,稍有不慎,便是我等人头落地之时,切不可有丝毫犹豫!”

    赵忠、段珪点点头道:“让公放心,我等这就去!”

    “其他人随我一起,将何进的人头丢出宫门,嘿嘿,却不知那些士人看到他的尸体会是怎样的表情!”张让冷笑着说道。

    “遵命!”其他人立刻领命,赵忠、段珪带了一支人马飞速扑向永昌宫的方向,其余人马则随着张让一起,带上何进的尸体,往皇宫城墙的方向奔去。

    此时,皇宫之外,袁绍已经聚集了不少人马,正在宫门之外叫阵。

    “本初,何不强行攻破宫门?若再拖下去,恐大将军会有性命之忧!”曹操皱眉看了一眼悄无声息的宫门,若要强攻的话,他们早已攻入皇城了。

    “呵呵,孟德不必担忧,大将军何等人物,一群阉宦岂能得手?”袁绍微笑着摇了摇头,开玩笑,就这么攻进去,若何进不死,他此前一切谋划岂非成了泡影?

    就在此时,张让几人的身影出现在城头,看着宫外黑压压的人群,夏恽冷笑一声,将何进的尸体丢出去,厉声喝道:“何进谋反,奉陛下旨意,业已伏诛,陛下宽宏大量,念尔等不明真相,为何进所蛊惑,尽数赦免,还不立刻散去,否则陛下一怒,定叫尔等人头落地!”

    虽然早有准备,但当看到何进尸体的时候,袁绍还是有种忍不住想要仰天大笑的冲动,十常侍在他眼中,从未有一刻如现在这般可爱。

    “大将军真的死了,我等该如何是好?”陈琳有些慌乱的看向袁绍,一直以来,在跟阉宦的斗争当中,何进都是士人的急先锋,帮他们遮风挡雨,以前再怎么看不起何进,但如今何进倒下,却让许多人失去了方向,甚至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

    “无他!”袁绍冷冷的抽出了佩剑,遥遥指向城头的方向,厉声喝道:“阉宦擅杀大臣,最不容赦,诸军何不奋起,尽诛恶党,还我大汉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袁绍身后,一名武将捻弓搭箭,一箭将说话的夏恽射死,其他人也顿时反应过来,如今之际,也唯有拼死血战一场,才有可能拨乱反正,杀出一条生路来。

    何进部将吴匡已经冲到宫门之下,奋起勇力,疯狂的举刀劈砍,身后,何进的部曲也反应过来,蜂拥而上,疯狂的用各种兵器配合吴匡冲击宫门,本就不算牢固的宫门很快出现了松动,眼见便要被一群人暴力打开。

    “让公,怎么办!?”这些人的反应大大超出了张让等人的预料,看着夏恽的尸体,其他几名太监惶恐的看向张让。

    张让森然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袁绍,他老谋深算,从袁绍的反应便看出来了,这袁绍,恐怕早就蓄谋已久了,之前没有攻城,恐怕是想借借刀杀人,自己还有何进,都成了此人的棋子。

    “立刻跟赵忠他们汇合,挟持了太后和陛下,逃出皇宫!”恨恨的盯了袁绍一眼,这些人显然铁了心的要诛杀自己,手中虽然还有数千甲士,但对方如今却是趁机夺了何进原本的部曲,自己这点人马哪里是对手?

    当下,再不犹豫,带着剩下的甲士,朝着北宫方面狂奔而去,路上正遇上劫持了何后和两个皇子的赵忠、段珪,两批人马合成一股,朝着北门方向逃去。

    另一边,宫门随着张让等人的离去,很快被破,袁绍指挥新军进宫,满宫太监宫女吓得四散逃窜,一干人带着兵马,只要是太监便不问因由,就地砍杀,杀红眼的新军到了最后,哪里分得清什么善恶,几乎是见人就杀,见到金银珠宝就是一哄而上,若大皇宫,顷刻间,便成了人间炼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