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五十七章 董卓进京 一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五十七章 董卓进京 一

第五十七章 董卓进京 一

readx();    北邙山,军营。

    历史上何进哪天死的,李轩已经不记得了,就算记得,在这里也未必就跟历史完全吻合,何进未必就会被张让杀死,不过结局早已注定,无论何进还是十常侍,经过这场火拼之后,那些世家大族都不会允许他们任何一方活下去,这也是李轩放弃参与这场政变置身事外的重要原因。

    虽然自己目前在洛阳也算手握实权的一方势力,但在洛阳待了三年,李轩很清楚,这世家大族暗中所具备的底蕴,绝非有勇无谋的何进亦或是张让十常侍之流可比的。

    只是饶是如此,大汉大局已经成了世家尾大不掉的局面,天下这块大蛋糕早已被瓜分完毕,刘宏想要彻底打破这个局面,就必须打破眼下这个格局,只是眼下整个天下都被各地世家大族瓜分,要想打破这个已经有些畸形的局面,就必须有壮士断腕的决心。

    五年前那场黄巾之乱,以如今的目光来看的话,恐怕这暗地里未必就没有刘宏的筹谋在里面,一方面也是顺应大势,另一方面却将这场灾难控制在自己手中,最终,他赢了,但也输了。黄巾起义,确实给世家大族造成了重创,从这一点来看,刘宏的目的达到了,而且在这场战乱中,涌现出了不少新兴权贵。如曹操、孙坚,都是后来的一方霸主。

    但另一方面,刘宏为此付出的代价却太过沉重,整个大汉的根基经过这场战乱被彻底动摇了,这个结果,大概连刘宏自己恐怕都没有想到。

    也许在刘宏最初的想法中,只是想制造一场专门针对世家大族的起义,只是世家大族也绝非蠢材,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既然大势已成,无力阻止的情况下,索性将这场动乱的规模不断扩大,来个两败俱伤,最终就造成了那场声势浩大,遍及整个大汉十三州的浩劫,经此一战,皇室威望扫地。民心混乱。

    虽然成功削弱了世家大族的力量,但所付出的代价。却是刘宏乃至整个大汉皇室都无法接受的。

    李轩很佩服刘宏的果决和魄力,不过大势如此,刘宏虽然也算一代人杰,只可惜,死的太早,若他在。还能压制一番,但如今既然已经死了,那世家大族将再无掣肘,无论何进还是十常侍,最终的结果。都是成为这些世家大族祸乱天下的炮灰,而更可悲的是,身为主角的两方毫不知情,仍旧在那些士人的撺掇下进行互掐,最终两败俱伤。

    至于李轩,在此之前,一直扮演着的都是一个旁观者的角色,因为他很清楚,如果自己不去当如何进这样炮灰的角色,那些世家大族是绝不容许自己插足其间的,与其被他们踢出局,倒不如洒脱一点自己走出来,积蓄实力,等待时变。

    至于选择这北邙山一带作为营地,李轩依稀记得演义中,少帝和陈留王逃亡的方向就是这边,未必正确,但多少希望都大一分,总比没头苍蝇一般碰运气的好。

    中军大帐之中,正在翻阅书籍的李轩突然一怔,仿佛心有所感,大步走出大帐,朝着洛阳的方向看去。

    眸中金光闪现,帝王金瞳无声启动,在那洛阳上空,有一团常人无法看到的金色光晕,那是代表大汉皇室的龙气凝聚而成,而此刻,那团代表着大汉皇室的龙气,此刻呈现在李轩金瞳之中的状态,却是在急速消散之中。

    “夫君,怎么了?”黄蓉和赵敏随着李轩的脚步走出,疑惑的朝着李轩目光所及的方向看去,自然什么都看不到,雄伟的洛阳城,早已被黑暗所吞噬,以他们目前所在的位置,哪怕修为不俗,放眼看去,所看到的也只是无边的黑暗。

    “洛阳,出事了!”深吸了一口气,李轩眼中却是闪烁着兴奋地光芒,已经享受了太久平淡的时光,让他的骨头都有些生锈了,看着洛阳的方向,李轩嘴角咧起一抹冷笑:“乱世将起!”

    对视一眼,黄蓉和赵敏都能看到对方眼中闪过的疑惑和惊异,对于李轩退出洛阳的盘算,两人大概能够猜到一些,只是帝王金瞳这种玄之又玄的能力,哪怕已经见识过李轩能够自由穿梭位面的神奇之处,也远远超出了两人的理解范畴,不明白李轩为何会如此肯定。

    “典韦,雄信!”这个时候,李轩也顾不得多做解释,对着帐外朗声喝道。

    “末将在!”典韦铁塔般的身影瞬间出现在李轩身前,单雄信也很快赶到。

    “各自带领本部兵马随我出征!”没有说理由,李轩直接朗声道。

    “遵命!”没有去询问原因,两人如今早已是李轩的死忠,便是李轩现在要去打皇帝,两人都不会皱一下眉头,当即躬身领命,各自去整点兵马不提。

    “夫君,暗部那边还未传来消息,情况未明,是否太草率了一些。”黄蓉担忧的看向李轩。

    “不会有错!”李轩摇了摇头,情报也许会骗人,但龙气的突然衰竭却不会作假,轻轻地拥了拥黄蓉和赵敏柔软的身体,微笑道:“其他将士整装待发,等我信号,随时准备出击!”

    眼见李轩主意已定,黄蓉和赵敏无奈的对视一眼,心知再劝也是无用,柔声道:“万事小心,姐妹们还等你回去。”

    “放心,这天下,能杀死我的人可不多!”李轩自信一笑,翻身跨上烈焰追云驹,带着集结部队完毕的典韦和单雄信,朝着洛阳的方向飞驰而去。

    ……

    洛阳城西,百里之外,一支规模不小的部队正在连夜赶路。

    “文忧,之前你说洛阳局势不明,让老夫缓行,尽量拖延进入洛阳的时间,为何又要突然加速行军?”胖大的身影坐在一匹极为神骏的马儿之上,董卓睡眼惺忪的对着一旁颇有些瘦弱的李儒不满的抱怨道,两人的身形在月光下形成一个极端的对比。

    李儒摸了摸唇角的山羊胡,看着洛阳的方向微笑道:“岳父可记得当日将遗诏送来的那人?”

    董卓想了想,看向李儒不确定的道:“是个小黄门,我记得他是叫潘隐吧?此人有问题?亦或者这遗诏是假的?”

    “人没有问题,遗诏上有天子印玺,自然也不会是假的,只是此人的身份,却并非小黄门那么简单。”摇了摇头,李儒淡然道:“早年儒游学洛阳时,却是正巧见过此人,岳父当知儒有过目不忘之能,虽然已经时隔十多年,不过儒却是记得此人。”

    “哦?”董卓有些诧异的说道:“此人身份有何特别之处?”

    “若儒记得不错,此人当年是袁府家将,乃当朝太傅袁隗身边的家将,时隔十多年,恐怕他的身份早已被大多数人淡忘,但却逃不过我的眼睛。”

    “袁家的人?”董卓微微皱眉,看向李儒,等待他的下文。

    “表面上看,这只是帝党与大将军之间的最后一次争斗,陛下驾崩,事前做了准备,想将皇位传给协皇子,一开始,儒也是这样认为,只是在察觉此人身份之后,儒却是有了另外一些想法。”李儒微笑道。

    “说。”董卓点点头,饶有兴致的道。

    “无论有无遗诏,我想大将军都不会轻易放弃手中的权利,但若要保持他手中权利,自然不可能让协皇子登位,于情于理,大将军都该支持辩皇子才对。”

    “不错。”董卓点点头,这也是人之常情吗。

    “岳父可曾想过,若我等贸然进京,出视先皇遗诏,并表示要拥立辩皇子为帝,大将军可会同意?”李儒笑着问道。

    “这……大概不会吧!”董卓摇了摇头,他早年跟何进也算是患难之交,都是被人看不起的,有过一段很纯粹的友谊,只是随着事件的推移以及两人身份的转换,这份本是很纯粹的友谊在逐渐变淡,掺杂了许多东西,失去了原有的纯粹,但并不妨碍董卓对何进的了解。

    “若我坚持的话,遂高恐怕会直接跟我动刀子。”董卓突然哈哈笑道,这一刻他也明白了李儒的意思,笑道:“文忧是担心大将军因此跟我大动干戈。”

    “不错,加上那潘隐的出现,这事情的背后,恐怕还有袁家的谋划在里面。”李儒冷笑道:“大将军虽指掌洛阳兵马大权,但我西凉铁骑却也不惧,只是若就这么进去,难免糟了袁家的算计,与大将军拼个两败俱伤,最终却是以袁家为首的世家得利,是以我劝岳父暂缓行军。”

    “那如今为何……”董卓不解的看向李儒。

    李儒嘿笑道:“儒也不是太确定,但观大将军这段时间的行为,越发张狂,恐怕祸事不远,是以儒建议岳父催兵急进,届时见机行事,只要大将军一死,义父趁机夺取洛阳军权,再加上我西凉兵锋,天下还有何人是岳父敌手?”

    “哈哈,还是文忧知我,传令三军,加速行军!”董卓闻言,不由豪气大发,催促大军加速赶往洛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