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五十八章 血色洛阳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五十八章 血色洛阳

第五十八章 血色洛阳

readx();    ps:今天家里有事,更晚了,还望各位大大见谅

    乱,乱,乱!

    当李轩率兵赶到洛阳的时候,几乎半个洛阳都被陷在一片火海之中,四处可见纵马劫掠的军队。

    洛阳的百姓也是懵了,他们不明白白天还好好的军队为何会突然发疯,城池内外,随处可见一支支兵马在相互厮杀,或成群结队的闯入民宅,肆意劫掠,若是以往,李轩这么一支部队进城,少不得受到多方诘难,但如今,洛阳城却是四门大开,任由李轩率众进入,却无人问津。

    “主公,{猪}猪岛{小}说3w.zhuzhudao这……”单雄信和典韦看着眼前的场面都有些发懵,这究竟上演的哪出?

    虽然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眼前混乱的场景却是李轩没有想到的,恰逢一支汉军自一户民居中劫掠而出,一名颇有姿色的女子被几名壮汉联手抗在肩上,身后是一老汉死死的抱着一名军汉的大腿,硬是被对方从民居中脱了出来,那军汉不耐,眼见便要一刀结果了这老汉。

    “拿下!”眉头一皱,李轩挥了挥手,典韦的虎贲禁卫已经出动,那些军汉不过是常规制式兵种(四阶),哪里是虎贲禁卫的对手,甚至连像样的反抗都没能做到,便被尽数拿下,为首的军汉更是被典韦掐着脖子,拎小鸡一般拎到李轩面前。

    “镇北将军饶命!”看到李轩,那军汉吓得双腿打颤,也不管典韦掐着脖子的大手,扑腾着跪倒在李轩面前,口胡饶命。

    “你认得我?”李轩低头,俯视着眼前的军汉,诧异道。

    “回将军。小人曾为卫尉帐下效命,将军虽不曾见过小人,但小人却远远见过将军。”军汉低头道。

    “这洛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如此混乱?”李轩沉声道。

    “回将军的话,大将军遭了暗算,死在永昌宫中,有人说是陛下卸磨杀驴。也有人说是十常侍所为,还有人说乃士人暗中谋害,我等身受大将军之恩惠多时,如今大将军身死,连车骑将军也身故,是以想要为大将军报仇。”军汉低声道,车骑将军,就是何进之弟何苗。

    “呵~”李轩身边,单雄信闻言不禁冷笑一声:“好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大将军之死,与这女子何干?”

    “这……”军汉一慌,磕头如捣蒜。

    “好了,正事要紧!”李轩目光看向皇宫的方向,想了想道:“去北宫!”

    何进既然身死,也就是说,历史在这一节点并未发生改变,士人就算有除去何进之心。在这个时期,也不可能公然动手。恐怕用的还是老方法——借刀杀人,这洛阳城中,有能力诛杀何进的,除了士人之外,也就剩下十常侍了,而何后绝不会容忍此事发生。所以,十常侍若想杀何进,绝不可能在北宫动手。

    而接下来,十常侍为求自保,定会劫持太后、少帝。只是看现在的样子,恐怕皇宫未必就会比外面好多少,说不定十常侍已经劫持了凤驾。

    “那这些人……”单雄信看了军汉一眼,森然道。

    “军人之耻辱,留之何用?”李轩眼底闪过一抹冷酷,挥了挥手,典韦会意,虎贲禁卫钢刀落下,顿时数十颗人头满地乱滚,为这洛阳凭添几分血色。

    短暂的停顿之后,李轩认清了方向,带着部队径直朝着北宫方向赶去,一路所过,乱兵满地,便是李轩狠下心来下了格杀令,也是杀不胜杀,甚至有不少乱兵直接对着李轩的部队发起冲击。

    “主公快看,是老大人!”奔走间,典韦眼尖,突然指着一个方向大声道。

    李轩闻言看过去,正看到混乱的街道上,一人带着五百禁卫疾驰而来,李轩的目光不由瞪起。

    夜色下,蔡邕身披软甲,平日里休整的极其整齐的胡须,此刻随着战马的疾驰被风刮的乱飞,手持一柄长剑,在混乱的人群中左冲右突,将一名名想要围攻的军汉斩杀,他身后,是李轩当初离京时,专门为蔡邕留下的五百禁卫,此刻在老爷子的率领下,战力之强,竟丝毫不在任何一员武将之下。

    “岳父这是为何!?”眼见蔡邕无双模式爆发,李轩也顾不得太懂,策马上前,手中钢刀斩过,带起一片血花,将围攻蔡邕的十几名乱军直接腰斩,一把抓住已经有些癫狂的蔡邕,苦笑道。

    “子扬!”看清楚李轩,蔡邕脸上泛起喜色,大声道:“子扬来的正好,快随我前去救驾!”

    “岳父暂且回去歇息,此事交由小婿便可,兵荒马乱,若岳父受到半分损伤,轩回去可无法向琰儿交代。”一把拉住亢奋的蔡邕,李轩有些哭笑不得的道。

    “笑话!”蔡邕坚决的摇了摇头:“蔡邕身受先皇重恩,岂可为自身安危小事而任由陛下遭奸人陷害?”说道最后,蔡邕情绪稍稍平定下来,沉声道:“况且眼下洛阳哪还有安生之地?”

    李轩无奈,不过想想也是,眼下洛阳这种情况,他还真不太放心将蔡邕一个人留下,当下也不再犹豫,跟蔡邕合兵一处,朝着北宫方向杀过去。

    北宫门外,当李轩等人抵达之时,正有两支人马厮杀在一起,其中一支人马簇拥着车架,只是往外冲,另一波人马却在一老者的带领下,硬是将数量足有自己十倍的敌军拦住。

    “是卢帅!”李轩放眼看去,当目光落在老者身上时,不由一喜,夜色下,只见卢植没有了从前的儒雅,手中拿了一杆湛金枪,带着不足百多名家兵,在一干全副武装的甲士当中,指东打西,更是不时亲自冲锋陷阵,一杆湛金枪犹如蛟龙出海,所过之处,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凭着百多人。竟将近千人打得动弹不得。

    李轩眼力极佳,更有帝王金瞳辅助,自然看得出,卢植所带的不过是普通家丁,就算武装起来,充其量也不过是普通郡兵水准。连四阶都不够,而对方却是清一色全副武装的宫中甲士,五阶兵种,在正面硬碰的情况下,竟能以少打多,不露败象,不愧当世名帅之名。

    同时李轩也看到了车架中强作镇定却仍旧掩饰不住惊慌之色的何后,以及在车家旁边昔日十常侍之一的毕岚!

    “走!”李轩大喝一声,一马当先。长刀一引,飞奔而出,人还未到,一道道森冷的刀气已经漫天飞舞,周围甲士甚至来不及反应,便被李轩杀死一片,转眼间已经冲至近前。

    毕岚正在指挥甲士围攻卢植,卢植虽然帅才无双。手上也颇有功底,奈何毕竟敌众我寡。手下士兵更是家丁组成,虽然占了一时上风,却终究无法持久,眼见便要被耗尽力气,谁知李轩突然从旁杀出,直取中宫。

    措手不及之下。毕岚本就不算严密的侧翼被李轩顷刻间撕开一条口子,眼见李轩不管不顾,直取中宫,毕岚虽知不敌,但眼下已是骑虎难下。一咬牙,拔出腰间佩剑,尖叫着冲向李轩。

    “找死!”李轩眼中冷芒一闪,冷哼一声,闪身避开毕岚的刺击,战马交错之际,手中刀锋陡然回转,一刀掠过毕岚后颈,将其脑袋斩下。

    “毕岚已死,尔等还不投降,更待何时!”李轩伸手一按马鞍,飞身落在车架之上,挥刀将几名想要趁乱劫持何后的黄门斩杀,环视周围甲士,声音中掺杂着一股精纯的真气,厉声喝道。

    犹如平地惊雷般的怒吼声中,本就士气不高的甲士眼见毕岚身死,仅有的士气顿时崩溃,加上李轩随后既往不咎的话语,顿时纷纷跪地请降。

    何后坐在车架中,听着车架之外的喊杀声,虽然强装镇定,保持太后该有的威严,眼见卢植人少,逐渐被压制,心中本已绝望,谁知李轩却在此刻如天神一般从天而降,听着那惊雷般的怒喝,那熟悉的背影在这一刻竟是如此的高大,令她如此心安,若非顾及太后威仪,此刻她真有种扑进他怀里,让他狠狠蹂躏一番的冲动。

    眼见大局已定,李轩回头,看着那张强自冷静,却掩饰不住眉宇间泛起春情的太后,心中一荡,正想说什么,却见身后,蔡邕和卢植已经双双下马,大声喊道:“太后可无恙否?”

    “哀家无恙!两位老卿家快快起身!”何后身子一颤,恢复过来,平静了一下情绪,伸手虚扶。

    “太后,皇上呢?”李轩游目四顾,却并未找到刘辩的影子,不由皱眉道。

    “辩~”何后闻言,面色一变,双目顿时泛红,一把拉住李轩的手,泣声道:“辩被张让那贼子劫走了,快,快去救他!”说到最后,语气中已经带着一抹哀求,原来张让劫持了太后、刘辩以及陈留王刘协之后,眼见洛阳大乱,便想趁乱劫持三人出城,不想却被卢植挡住去路,为了引开追兵,张让等人只带了小股精锐,带着刘辩跟刘协离去,留下毕岚带着数千甲士以凤驾为饵,在此吸引目光。

    “什么!?”蔡邕、卢植闻言面色大变,就要带人去追,却被李轩拦住。

    “两位老大人稍安勿躁,眼下洛阳大乱,我料那张让必然走不远,如今太后不宜再受奔波之苦,不由就由末将前去追赶,两位老大人德高望重,当留在这里,助太后主持局势,平定洛阳内乱!”李轩朗声道。

    “如此也好。”蔡邕点了点头,看向李轩道:“子扬定要将陛下还有陈留王毫发未损的给老夫带回来。”

    “一定!”李轩答应一声,朝着卢植拱了拱手,带着典韦和单雄信径自离去,留下卢植和蔡邕,收编了投降的甲士,簇拥着何后返回北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