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请假条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洛阳,城郊,张让挟持着少帝以及协王子混出了城池,回头看了一眼巍峨的城墙,微微的松了口气,只是看了看身边,昔日权倾朝野的十常侍,如今只剩下自己一个了,其他人死的死散的散,留在自己身边的,如今也只剩下百多名甲士。

    张让没想到,那些人竟然真的敢强闯禁宫,当禁军开始冲击皇宫的那一刻,张让就察觉到不妙,军队的反应脱离了张让的预料,隐隐间,他已经察觉到无论自己还是何进都被人算计了。

    在宫里生活了大半辈子,能坐到如今的位置,对于阴谋,张让有种天生敏锐的直觉,所以他非常果断的选择了逃,离开洛阳,对自己来说,或许是唯一的生路。

    宫中虽然还有数千精锐甲士,再加上听命于自己的太监,也许可以勉强支撑一段时间,但绝不会太久,那幕后操纵之人,既然已经选择了出手,也断不可能如此简单。

    随后出宫的经历,也让张让更加肯定了自己内心的猜测,若非毕岚最终选择自己引开追兵,让张让混入乱军之中,也不可能这么顺利的逃出洛阳。

    回头,看了看自己身边单薄的部队,张让内心里突然闪过一抹悲凉,终日打雁,最终却被雁啄了眼睛,原以为只要杀了何进,就可以控制整个洛阳,但没想到,何进只不过是人家扔出来的一个诱饵,如今何进死了,自己却不得不去面对无法掌控的未来。

    “让公,放弃吧,你是逃不掉的。”看着张让的神色。刘辩犹豫了一下,忍不住劝道。

    “放弃?”张让有些好笑,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但张让很清楚十常侍这些年来,为了帮助皇帝制衡大将军和士人做了多少事情。难道只要自己说放弃,那些人就愿意放过自己,这样的话,也只有天真的少帝能够说出来了。

    目光有些复杂的看了一脸认真的刘辩一眼,张让心中一软,摇了摇头。柔声道:“皇上,不是老奴大逆不道,而是你那舅舅,何家的人还有那些世家豪门,不愿意给我活路啊!”

    看着刘辩茫然的目光。张让叹了口气,说实话,刘辩宽仁温和,如果没有何进的话,张让更愿意选择刘辩来当自己的主子,虽然性格有些软弱,但至少,这不是一个会随便杀人的主。

    反倒是那陈留王刘协。小小年纪,看起来天真活泼,但只要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其心机深沉,张让每次看到他,都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尤其是那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眼神,总让张让有种心底发寒的感觉,总之。这根本不像一个普通的小孩该拥有的眼神。

    城内的喊杀声隐隐还能听到,片刻的喘息后。张让看了一眼洛阳的方向,这里距离洛阳太近。随时可能出现危险,不可久留,当即便要继续带着刘辩上路。

    就在张让上前,一把抓住刘辩的胳膊准备继续跑路的时候,一旁的刘协突然窜出来,一把挡在刘辩身前,厉声怒叱道:“大胆阉奴,此处已经脱离了洛阳,你也已经安全,还想干什么?”

    张让看了刘协一眼,冷笑一声,也不答话,突然反手一拍,一记耳光打在刘协的脸上。打的刘协嘴角冒血,一个鲜红的掌印浮现在脸上,看向张让的眼神里带着些惊惧,眼见张让逼近,一闪身,躲在了刘辩的身后。

    看着刘协的举动,张让冷笑道:“协王子,莫要将你那点心思用在老奴身上,皇上恕罪,老奴如今只想活下去,只要有您在,老奴就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城门的方向,隐隐传来吵杂的人声,显然,已经有人察觉到不对,开始往洛阳城外搜索,张让闻言面色变了变,也顾不得再解释许多,命令甲士将刘辩与刘协带上,朝着北邙山的方向飞奔而去,只要能躲进大山,就算对方有千军万马,对自己也是无可奈何。

    虽是无奈之举,但对无路可去的张让来说,这也是最好的选择,只要避过这段风头,有皇帝还有协王子这陛下指定的继承人在,加上张让的老谋深算,张让不觉得自己就真的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奔行数十里,眼见洛阳已经渐行渐远,吵杂的厮杀声也已经消失,张让不禁微微松了口气,正当张让准备停下来休息一会儿之际,后方突然传来一阵人喊马嘶之声,回头看去,只见一人带着数百士卒赶了上来。

    张让认得此人,乃河南名士闵贡,颇有才学,曾担任过河南中部掾,算起来,双方关系还是仇敌,当初闵贡正是因为得罪了十常侍而被削去官职,不想竟然在此处碰到,张让暗叫要遭。

    闵贡并非世家大族,严格来说,闵贡是个忠实的帝党,如果按照刘宏当初的布局来说,跟十常侍应该算是同一个阵营的,只可惜,十常侍这些年来声名狼藉,哪怕是帝党,对于十常侍也极其排斥,有着相互倾轧的趋势。

    闵贡的山庄本就在这附近,自从被贬为庶民之后,闵贡就一直窝在家里,当自己的古代宅男,洛阳大火,闵贡自然看的到,是以立刻带着庄丁出来,谁知道正遇到自洛阳逃出来的张让等人。

    看着前方闵贡奔来的方向,张让心知无法避开,咬了咬牙,目光在对方的阵容上扫过,眼中闪过一抹阴狠,不动声色的对部下的甲士做出一个进攻的手势。

    闵贡带着自己的庄丁,朝着洛阳的方向走去,迎面突然出现一拨人马,夜色下看不清楚样貌,为首之人却隐隐有些熟悉,那些甲士的打扮,看起来有些像宫中的禁军,只是那些禁军这么可能跑到这荒郊野外来?

    心中不免升起一丝疑惑,当双方接近,看清楚张让的容貌时,面色顿时一变,厉声道:“张让,好贼子,缘何在此!?”

    此时闵贡虽然知道洛阳定然有大事发生,但十常侍本该在深宫大内保护皇室,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其中定然有诈,是以想要来个先声夺人。

    张让经过一夜逃窜,本已经是惊弓之鸟,闵贡不叫还好,这一叫,却是触碰到张让那本就绷紧的心弦顿时有些炸毛了,几乎是闵贡发出厉喝的同时,张让陡然发出怒吼:“杀!”

    凄厉的怒吼声中,百多名甲士悍然发动了进攻。

    战事开始的很突然,结束的也相当迅速,闵贡虽是名士,却并非那种统帅型人才,所带的家丁更是连大汉的普通兵种都比不上,只能算是一群武装起来的民兵,张让身后的甲士虽然已经不多,但却是守护皇宫的禁军,实力之强,远非普通兵种可比,跟闵贡带来的庄丁,更不是一个层次可比,如砍瓜切菜般杀入人群,只是一个冲击,就将闵贡带来的人马杀的四散奔逃,只剩下闵贡一人,被几名甲士合力打的抱头鼠窜。

    “张让狗贼,你不得好死!”一剑逼退一名甲士,闵贡喘着粗气,死死地瞪着张让身后的车架,已经看到了刘辩和刘协,这张让阉贼,竟敢劫持圣驾!

    “呵呵,闵大人,咱家会不会死我不知道,不过我料定闵大人今天却是非死不可喽!这荒郊野外的,正好做闵大人你的埋骨之地!”张让冷笑着看着垂死挣扎的闵贡。

    正要彻底绝杀了闵贡,前方突然出现一支人马,当先一人身材健硕,胯下一匹通体通红的战马,激扬的夜风中,一头长发随风乱舞,身后跟着数十名战士,人数虽少,但那奔行起来,却让人生出一股面对千军万马的窒息感。

    “是他!?”看清楚来人的样子,张让心底没来由的一慌,人的名,树的影,李轩这两年在洛阳,最为人乐道的,恐怕就是一手将一支声名狼藉,没有丝毫战斗力可言的杂兵,生生给训练成一群到处发飙的母老虎。

    别的不说,光是这练兵一项本事上面,放眼洛阳乃至整个天下,也未必有几个人比得上,张让敢凭着百多名甲士就去冲击闵贡带来的三百多庄丁,但面对李轩,哪怕此刻对方身后不过只有数十名战士,张让都没有丝毫把握。

    “让公,一别数月,不想你我竟会在此等境况下再次相见。”没有理会闵贡惊愕的眼神,李轩径直策马来到张让身前,看着脸色憔悴的张让,声音有些低沉的道。

    “咱家也没想到。”张让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即有些好奇的看向李轩:“不过咱家更想知道的是,你当初突然主动退让,率众出城驻守,是否已经预料到会有今天这副局面?”

    “差不多吧。”李轩点点头,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看着张让,沉声道:“当初我能在洛阳站稳跟脚,也多亏了让公你相助,今日,只要让公愿意将陛下与陈留王交还于我,我可任由让公你离去。”

    “不行!”闵贡闻言大怒,厉声道:“祸国之贼,焉能放虎归山!?”

    “聒噪!”李轩皱了皱眉,看向闵贡的眸子里闪过一抹不耐,猛地挥了挥手,身后一名骑士已经飞奔而出,在闵贡惊愕的目光中,一刀斩下他的头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