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六十二章 洛阳阴云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六十二章 洛阳阴云

第六十二章 洛阳阴云

readx();    “大敌啊!”没有理会袁绍的疑惑,袁隗看着自杀出一片的空白棋盘,摇了摇头,感叹道。

    “叔父,请恕侄儿愚钝。”袁绍被袁隗没头没脑的话弄得有些发懵,硬着头皮顶着袁隗失望的目光说道。

    “你的确愚钝。”袁隗回头,看向袁绍的目光里闪过一抹失望,摇头叹道:“那李子扬虽是一届草莽,但其目光深远,却少有人能及,此次争斗,看似其失败,但实际上,他只是将目光跳出洛阳这个狭小的棋盘,以整个天下的高度来看这洛阳乱局。”

    “天下!?”袁绍突然抬头,隐隐间,似乎把握住一些东西。

    “是啊,天下。”袁隗淡淡的点了点头,反问道:“本初观这天下大势如何?”

    天下大势?

    这个问题,袁绍还真没想过,汉灵帝时期,天下虽然不怎么太平,但汉室余威犹》无>错》小说www.quledu.com在,就算是袁绍,在此之前,也只是想着如何将这洛阳的权利攥在手心里,再多,也不过想着日后能够位列三公,在袁家的声势更上一层楼,至于其他的,不是不想,只是当时灵帝看似昏庸,实际上帝王手段娴熟无比,就算有那个想法,经历了当初王芬之变,灵帝对世家大族大肆祭起屠刀杀戮一番后,那番心思也被杀没了。

    只是如今,袁隗突然提出这个问题,让袁绍不由得陷入了深思,袁隗见状也不打扰,只是微笑着继续看着眼前的棋盘。

    “汉室衰微,诸侯割据之势已成,如今欠缺的,只是一个契机。”良久,袁绍睁开眼睛。缓缓的道。

    “你能看到这点,也算可贵。”袁隗点点头,眼中带着一点赞赏道:“不过,那李轩却是早就看出了这一点,否则,凭他手中的力量。别的不敢说,但若是出全力的话,自你与董卓手中抢到少帝和陈留王,却是不难,这份救驾之功,再加上他在洛阳的影响力,只要及时抓住兵权,未必就不能把持朝堂。”

    袁绍闻言,不由微微皱眉。有些不服气。

    “不服气?”似乎看穿了袁绍的心思,袁隗微笑着问道。

    “侄儿不敢。”袁绍摇摇头,只是眼神却已经明白的出卖了自己。

    “蹇硕新军新降不久,只要太后或少帝一纸诏书,便可从你手中夺得这部分兵权,除此之外,洛阳常规士兵本就是何进班底,只要他愿意。也可取得,他有这个能力。至于其他新军,除了曹孟德的兵马之外,也不过尔尔,莫要将你手下那群乌合之众拿来说事,那些酒囊饭袋,与李子扬比起来。根本无从比起。”袁隗摇摇头,继续道:“再加上他手中原有的北宫禁卫和凤卫营那群母老虎,只要能够将少帝掌握在手中,就足以让其立于不败之地。”

    “那他为何……”

    “为何主动放弃这些优势吗?”。袁隗看向袁绍,摇头叹道:“因为他看的比你更远。他的根基在幽州,距离洛阳太远,根本无法为他提供任何支持,若他真的获得天子,无论是挟天子也好还是奉天子也好,你觉得天下诸侯会愿意俯首听命于他吗?”。

    “自然不会。”袁绍冷笑道,天下诸侯,大都出身世家,同位世家的袁绍自然了解他们的脾性,要让他们俯首在一介草莽之下,或许杀了他们更容易一些。

    “若你是诸侯,又会如何?”袁隗笑道。

    “自然是集结同道,群起而攻之!”说道这里,袁绍突然一怔,有些惊异的看向袁隗。

    “不错,他的根基在幽州,无法为他提供任何帮助,所以他就算占据了洛阳,在这中原,也不过是一根无根飘萍,看似风光无限,实则自掘坟墓,反倒不如退而求实利,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是以他才主动退出这场争端,我想,就算没有太后那道旨意,他也会找别的原因脱离洛阳这个巨大的漩涡,更能获得实力,看看现在,啧啧,蓟侯,那可是县侯,便是我袁家,又有几人有此殊荣?”

    “那他为何不趁此机会返回幽州?”袁绍疑惑道。

    “那就说明,他还有更大的图谋。”袁隗忍不住感叹道:“此人初看并无太多奇特之处,最多不过一个一勇之夫,如今看来,恐怕天下人都被他骗了!此人野心之大,胆魄之雄,实乃仅见。”

    袁绍还是第一次听到叔父如此赞誉一人,尤其此人跟自己还有些恩怨,心中有些不舒服,却又无法表达出来,皱了皱眉,岔开话题道:“那如今这洛阳,有建阳公加入,我们胜算颇高……”

    “那又如何?”袁隗冷笑道:“就算真的争到了,也只会成为天下诸侯征讨的对象。”

    “他们敢!?”袁绍眉毛一挑,瞪眼道。

    “为何不敢?”袁隗反问道:“你也说了,诸侯割据已成定局,但大汉这面旗帜还在,无论少帝还是陈留王,都将成为重要的政治筹码,同样,无论谁,将这筹码攥在手中,都会引来大家的嫉妒,这股嫉妒的力量,便是我袁家也承受不住,董卓看不清,或者说被眼前的利益蒙蔽了双眼,既然他想要,送给他又何妨?正好以此,来为我们袁家换取更大的好处。”

    “叔父是说,就此将洛阳拱手让给董卓?”袁绍有些不愿。

    “当然不是。”袁隗微笑道:“我们不但要获得实利,更要获取名声或者说大义,丁建阳既然来了,就让他去称称董卓的斤两,至于我们,你这段日子哪也不用去,暗中将精锐送往南皮,公路也会将麾下精锐秘密调往南阳,我会设法为你们争取到外放的机会,至于接下来如何动作,就看你二人的本事了。”

    袁绍点点头,只是这心里多少有些不平,南阳乃天下有数的大郡,辖下无论人口还是兴盛程度都是顶尖的,单是南阳一郡,就比得上一些州府的总和了,反观南皮,却是地广人稀,虽然在富庶的冀州,但无论人口还是经济指标都远不如南阳。

    只是袁隗已经做了决定,就不容改变,在袁家,还没人能够撼动袁隗的地位。

    “莫要以为受了委屈,南皮虽然不是什么富庶之地,但冀州可是钱粮广盛,人杰地灵之地,只要好好经营,他日成就,必在公路之上。”仿佛察觉到袁绍的心思,袁隗淡淡的说道,那意思很明确,我让你过去,可不是让你去种田的。

    “侄儿不敢。”袁绍闻言目光一亮,连忙低头道。

    “好了,去准备一下吧,接下来一段时间,可有的忙了。”袁隗摆了摆手道。

    “侄儿告退。”

    ……

    接下来的几天,刚刚经历了一场叛乱的洛阳百姓发现,虽然没有了战乱,但日子却依旧不怎么好过,整个洛阳笼罩在一层阴云之中,虽然没有刀光剑影,但那种压抑的感觉,却让人心慌,就连上街都是小心翼翼,更多的时候,大都瑟缩在自己的家中。

    情报如同雪花一般不断汇聚到李轩案前。

    朝堂之上,董卓跟袁家已经快要撕破脸皮了,虽然袁隗已经准备让袁家放弃洛阳,但却不能就这么拱手让给董卓,凡事都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董卓采用了谋士李儒的计策,夜晚将西凉兵放出去,白天再从正门进来,造成西凉军源源不绝的进入洛阳的假象,同时不断威逼那些保持中立的将领,不断收拢着何进留下来的兵权。

    而袁家,面对董卓的咄咄相逼,似乎有些无力,原本势均力敌的力量在被不断压缩。

    最终,在收拢了何进大半军权之后,董卓终于忍不住,在一次酒宴上,公开出视了先皇刘宏的遗诏,只是这次宴会并不成功,遗诏被丁原毫不留情的撕了个粉碎,口称矫诏,董卓大怒,想要当场斩杀丁原,却被丁原身后一员武将阻拦,丁原跟董卓公然决裂,并在洛阳城外展开一场大战,丁原麾下猛将吕布一日间,连斩董卓一十八将,杀的董卓不敢出营。

    “呵呵,奉先果然神勇,不愧当世神将,不过这丁原怕是快要输了!”看着手中的情报,李轩微笑着说道。

    “主弱臣强,以吕布的勇武,竟然只是一个小小主簿,看来丁原对吕布防范颇深呐!”黄蓉点点头,微笑着摇头道:“若我是董卓,就遣一善辩之士前往,配以宝马,定能将其策反。”

    要问边军最不缺的是什么,那绝对是战马,丁原身为并州刺史,手中宝马良驹就算不多,也绝对有几匹,但吕布如今所乘的,却只是一匹再普通不过的并州马,可见丁原对吕布有多么不待见,若非还要仰仗吕布的勇力,恐怕吕布连出场的机会都没有。

    空有天下第一的神勇,却不知隐忍藏锋,难免遭人忌惮,丁原如是,董卓如是,乃至后来收留吕布的各方诸侯,恐怕都有类似的担忧,毕竟吕布的武力已经达到一个巅峰,这样的人物,不是谁都有能力驾驭的,再加上吕布那桀骜的性子,最终落得个兵败身死,是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