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迟更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杀杀杀!”

    萧杀之声弥漫在荒野之上,北邙山军营之中,一帮子无所事事的士兵被单雄信和徐晃拉出来整日操练,凤卫营在经历过一次次征战时候,已经达到六阶兵种的巅峰,已经有女兵开始突破到七阶兵种,战力之强,堪称李轩目前麾下兵种之最。

    被典韦那牲口比过去,还可以接受,毕竟人家人数不过三百,而且还是专门负责护卫李轩的兵马,弱了也说不过去,但眼看着要被一群娘们儿比下去,这可让单雄信和徐晃感觉自尊心受到了刺激,哪怕凤卫营确实曾经是转战天下的强兵,但这才多久,一群被洛阳人们称之为军妓营,连杂兵都不如的娘们儿就把他们给反超了,尤其是那几个凤卫营的女都尉,整天趾高气扬,目无余子的样子,让两个勇武过人的将领脾气越发火爆起来,看向自家士兵的目光,让一干士兵胆战心惊,每天的时间,除了睡觉之外,大多数时间都被拉到野外去操练。

    李轩那套训练方法也被两人拿来借鉴,徐晃的踏浪营还好,但单雄信的北宫禁卫只能算是普通禁卫兵种,底子不够,李轩那一套自然不好施行,不过简化一下,推广到全军还是可以的。

    总之,这群人倒霉了,一天到晚被两个精力几近无限的将领没日没夜的操练,而凤卫营自然不会闲着,有过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往,如今对于这种靠实力赢来的尊重更加珍惜,甚至不需李轩去操练,就在几名都尉的带领下自发展开训练,偌大北邙山成了几支军队的训练场,藏匿在这北邙山中的那群山贼流寇就倒了血霉了。

    这些山贼草寇,自以为藏得深,但李轩的训练课程中,可是专门设置侦查刑讯内容的,甚至特地招来几名暗堂中的精英对其进行培训。侦查能力又岂是几个山贼草寇能够躲得掉的,被凤卫营一个个揪出来连锅端掉。

    当山贼也不容易,北邙山这一带本就人烟稀少,日子本就不好过。如今来了这么一群凶神恶煞,比老虎都要凶悍的女人,日子彻底没法过了,悲愤的山贼在联手围攻无果,反而损失惨重之后。彻底放弃了跟这帮女人周旋的想法,一个个山寨开始迁徙,虽然有些舍不得,却也没办法,出去还有一线生机,但留在这里,只有被那群娘们儿剿灭的份儿。

    徐晃和单雄信看着凤卫营一次次满载而归,有些眼热,洛阳一带的山贼,真的是富得流油。这些山贼显然也知道细水长流的道理,往来客商都是收取部分财货,便放之离去,日积月累下来,积攒下来的财富,对洛阳来说或许只是九牛一毛,但却已经足以供应大军所需,甚至还有盈余,就算现在洛阳断了他们的粮草供应,短时间内都不必为粮草物资发愁担忧。

    他们自然也想像凤卫营一样以战养战。奈何两支军队都是拿来打硬仗的,虽然也有成建制的斥候小队,但也是用来侦查大批部队的,想要如凤卫营一般迅速而准确的摸到敌人的老巢还不被发现。基本上不可能。

    北邙山方圆百多里,几乎被刮了一遍,到如今,整个北邙山,莫说山贼草寇,就算是飞鸟走兽都看不到。几乎成了一片死地。

    阳光明媚,是个秋高气爽的日子。

    凤卫营已经走上正轨,即便没有李轩主持,也能超额完成预定训练,连带着,连其他几支部队也牟足了干劲,不希望被一群娘们儿比下去,对于这点,李轩看在眼力,却也并未阻止,男女平等什么的在这个时代不合适,不过提升这么一小撮女人的地位却是有好处的。

    洛阳中的情报虽然每天都在向这边汇聚,不过李轩一直没有想过要插手,枪打出头鸟,董卓既然想要当这只出头鸟,那就由得他,而自己,只需要在恰当的时间里去拿到属于自己的利益便可,对他来说,董卓是否真如历史或者演绎中所说的那般残暴不仁,跟李轩其实没有太大的关系,目前的形势看来,诸侯并起已成定局,结果不会变,至于这其中的过程,既然没有打算参与进去,那只需要保持其不变就好。

    “老师,您走神了。”冴子轻笑着将一枚棋子落在棋盘上,微笑的看着李轩。

    闲来无事,李轩在这里建了一座山庄,虽然是游戏位面,但并非所有的建筑都需要图纸,就如眼前这北邙山庄,只是李轩闲来无事休息的场所,只需要去洛阳找来个建筑师,设计草图,三百虎贲禁卫当工人,不出七天,一座无论格局还是气派都十分讲究的山庄就出现了。

    “心神不宁,不下了。”挥了挥手,拨乱棋盘,李轩站起身来,目光远眺向洛阳的方向,自然不会看到什么,但李轩却感觉到在那边,龙气的波动出现异常。

    冴子疑惑的看了李轩一眼,心神不宁这种事情,是很少会出现在李轩身上的。

    “吕布反叛,董卓一口气吞并了并州军,虽说势力已经盖过了袁家,但也并没有什么压倒性的优势,最近洛阳可有什么新的情报传来?”最近的情报总让李轩生出一种诡异的感觉,若按照眼下洛阳的势力分布,董卓根本没有可能完全压倒袁家才对,但袁家一直以来的不作为却让李轩十分纳闷,袁家就真的甘心将洛阳乃至少帝以及陈留王拱手让给董卓吗?

    “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冴子摇了摇头,想了想道:“倒是几日前,董卓吞并丁原之时,大摆筵席,袁绍在宴席上破口大骂董卓善杀忠臣,董卓本欲将其斩杀,却被袁隗苦苦拦住,最终董卓收了袁绍的兵权,将袁绍赶出了洛阳,发配到南皮当了太守。”

    “刚刚得到消息,袁术也被下派到南阳担当太守之职,洛阳原本属于袁术的军队尽归董卓麾下!”黄蓉的声音响起,只见黄蓉和赵敏并肩走进来,两女面色都有些凝重。

    “哈~”李轩长身而起,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点头道:“这样一来,一切都说得通了!”

    “什么意思?”赵敏不解的看向李轩,疑惑的问道。

    “一直以来,我不明白为何袁家在对付董卓的过程中如此消极,西凉军虽然军威极盛,但袁家所掌控的力量也丝毫不弱于董卓,却屡屡被董卓压制,其他人不敢说,但袁公路都能忍住这口气,着实让人惊奇。”李轩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看来袁家早有退出洛阳政治舞台,向地方发展的打算,如今袁绍、袁术这对兄弟都被外派到地方,洛阳将形成董卓一家独大的局面。”

    “看似示弱,实际上却是跳出洛阳这个漩涡,将自己置身事外,同时只要董卓在洛阳有丝毫的行差踏错,面对的就是袁家振臂一呼,以袁家四世三公的声望,恐怕到时候响应袁家号召的人会不少。”黄蓉沉声道。

    “就是这个道理。”李轩拍了拍大腿,微笑道:“倒是我小看了袁隗那老家伙。”

    “为何不是袁绍,我观此人,气质雅量,加上其身后的袁家,日后成就恐怕不小。”赵敏好奇的看着李轩道。

    “他还没这个能耐。”李轩摇了摇头,几次接触,虽然还无法深入了解,但就袁绍表现出来的,看似心胸宽广,能礼贤下士,实际上一切不过是装出来的,否则也不会在拉拢自己未果之后,明里暗里的针对自己做些上不了台面的小动作。

    “董卓会上当吗?”赵敏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太过纠缠,而是转而问道。

    “一定会,就算他不想上当,袁隗那老狐狸也会逼着他上当。”黄蓉肯定的点点头道,这个时候,董卓上不上当其实已经不重要了,以外藩兵马控制洛阳,本就有违律法,再加上其出身,无论董卓现在做什么,外人都会带上有色眼镜去看,这个时候,无论董卓怎么做,都是错的,却又不能不做,袁家将洛阳军权拱手相让,看似示弱,实际上却是将董卓推到一个进退不得的尴尬境地。

    “冴子,去叫典韦,召集虎贲禁卫,准备随我进洛阳一趟。”

    “是。”

    “夫君,你要去洛阳?”黄蓉和赵敏闻言不由一惊,不解的看向李轩。

    “大战在即,这北邙山虽好,却是不能再待了,董卓吞并洛阳兵马大权,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下一步,恐怕就要对付我们了,在此之前,却是必须回洛阳一趟。”李轩点点头道。

    “可是,只带区区三百人马……”赵敏有些担忧的道。

    “足够了。”李轩微笑着安慰道:“我又不是去找董卓拼命,带的人多了,反而会引起董卓的不安,三百人马,足矣,我走后,你们立刻通知徐晃和雄信他们,拔营起寨,大军退出虎牢关外,我会很快回来。”

    当下,李轩带了典韦以及三百虎贲禁卫进入洛阳,与此同时,洛阳之中,又一次宫廷政变拉开了帷幕,只是这一次,并没有上一次那般血腥,但论及意义,却更加严重,董卓一举吞并了并州军以及袁家的洛阳新军,成为洛阳乃至整个天下军容最强的势力,志得意满之下,在有心人的提醒下,也想起了先皇那张遗诏,再加上这段日子看刘辩也越发不顺眼,因此再次提出了废立之说。

    过程惊人的顺利,袁家服软,也代表着洛阳的士人服软了,因此,董卓在一群文武复杂的目光中,将陈留王扶上了皇位,为混乱三国位面掀开了一页新的篇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