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六十四章 帝王无情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六十四章 帝王无情

第六十四章 帝王无情

readx();    董卓今天心情不错,或者说,自行废立之事以来,他的心情就没坏过。

    老袁家低头了,虽然对董卓来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好处,但昔日高高在上,四世三公的老袁家,在以往,可是需要董卓去仰望的存在,如今,为了一个袁绍,身为家主的袁隗不惜自降身份来恳求自己,不但让他赚尽了好处,尽得洛阳兵马,更让那些往日里眼睛长在脑袋顶上的世家卑躬屈膝,这种感觉,对董卓来说真的很不错。

    “太师!”沿途一名名家丁仆役恭恭敬敬的立在道路两旁,一声声恭敬的询问,让董卓步伐都有些打飘。

    这种手握大权的感觉,当真不错,作为当今天下,实力最为雄厚的一路诸侯,董卓自然能找到开心的理由。

    “主公!”迎面,两道人影快步朝这边走来。

    “文正,奉先?有什么要事?”董卓疑》无>错》小说www.quledu.com惑的看着走过来的两人,李儒还有新降的吕布,两人现在可算是他手中的左膀右臂,不过这两人平日里倒没什么交集,想想也不难理解,一个是文弱书生,一个却是赳赳武夫,两人走在一起,就算是董卓想让两人关系融洽一些,也找不到什么话题,如今见这两人同时到来,心中倒是起了几分好奇。

    “岳父,李子扬进京了。”来到董卓身边,李儒压低声音道。

    “李子扬?谁?”董卓茫然的看向两人,随即反应过来,浓眉微微一皱,沉声道:“带了多少兵马?”自袁家低头认输之后,李轩便是洛阳一带唯一能够给他产生威胁之人,尤其是在这个关键节点上突然进京。不由得董卓不慎重对待,别看他现在意气风发,但董卓也清楚,眼下,洛阳想自己死的人可不在少数。

    “只有三百亲卫随行。”吕布也有些疑惑,他跟李轩有过一次见面。在吕布看来,李轩不像是那种愣头青式的人物,就这么带着三百亲卫大大咧咧的进了洛阳,难道不怕董卓趁机干掉他吗?

    “三百人?”董卓也愣了,眼下洛阳除了昔日的新军之外,还有并州军和西凉军两波人马,加起来足有三十万之众,三百人,除非各个都是吕布这样战神级别的人物。或许能有些作为,但这……可能吗?

    “可曾探得其动向?”董卓下意识的问了一句,毕竟眼下这洛阳城中,明面上能够对自己产生威胁的,也只剩下这个李轩了,哪怕对方只带了三百人进来,董卓也不敢掉以轻心。

    “径直往永安宫方向去了,看样子。应该是去拜访弘农王了。”李儒沉声道,自董卓行废立之事后。被赶下帝位的刘辩和何太后就被迁到了永安宫,这也是让他不得不在意的一个原因,如今天下人对董卓废帝的行为都表示不满,当然,更多的还是一种嫉妒,反对是肯定的。也因此,弘农王的身份也变得格外敏感起来。

    董卓面色有些阴沉,对于弘农王,董卓也有些不知道怎么处理,杀了?不可能。现在不知道多少双眼睛注意着自己,等自己犯错,如果自己把弘农王杀了,岂不是给了那些人更充足的理由?此外,留下弘农王也有一个好处,就是震慑刘协,虽然时日补长,但董卓也发现了,这小子不是个安生的主,别看人小,这心思却不少,暗地里小动作不断,也让董卓异常的恼火。

    有弘农王在,也能给这小家伙一个警告,老子能够把你推上帝位,也有本事将这个位置还给你哥哥。

    只是如此一来,却也给了许多人一些希望,只要能够掌控弘农王,至少在大义上,就有着能够跟董卓分庭抗礼的力量,弘农王虽然软弱,但留着,终归也是一个祸害。

    “远来是客,李子扬既然来了,怎么说也该见上一见,莫要让人家说我们失了礼数!”最终,董卓抛开了那些杂乱的念头,让吕布点了一支亲卫队相随,朝着永安宫的方向走去。

    永安宫,建在北宫角落的位置,昔日是被当作冷宫来用的,只是如今这永安宫囚禁的毕竟是前一任皇帝,意义非凡,所以也派了不少宫娥太监来伺候,只是此刻,这些宫娥太监,都瑟缩在角落里,永安宫门口,两名金瓜武士肃立在门口,身上透着一股子萧杀的气势,将大门给封的死死的。

    “这是演哪一出?”李轩的目光在一群瑟缩在角落里的宫娥太监身上扫过,最终落在两名金瓜武士身上,抬了抬下巴问道:“你们是哪部人马?”

    两名金瓜武士认不得李轩,不过李轩身后那一群杀气腾腾的士兵可不是摆设,心中一凜,一名金瓜武士上前一步,厉声呵斥道:“宫闱重地,谁敢乱……”

    话未说完,已经被不耐烦的典韦上前,蒲扇一般的手掌直接将其脸面连通头盔一起捏在手里。

    “废话忒多,滚开!”随手一挥,金瓜武士的身体如同炮弹般飞出,跟另外一名金瓜武士撞在一起,足足撞飞一丈多远才无力落地,已经没有了生息。

    “进去。”李轩目光在一群瑟瑟发抖的宫娥太监身上扫过,也懒得再问什么,一脚踢开大门,径直朝着永安宫内走去。

    “哈哈,我乃军师中郎将李儒,今次,特奉太师之命,送太后与弘农王上路!”刚刚进了大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道有些耳熟的声音,李轩确定,自己没见过李儒,更不可能有熟悉的感觉,抬眼扫过去,不由微微一怔,还真是熟人。

    “不可能,辩已让出皇位,太师怎可能加害!?哀家知道了,你定是协派来的,对吗?”。何后是什么人?少女时代就进入了皇宫,一生不知经历了多少风浪,心思一转,就明了了对方的身份。

    ‘李儒’面色一变,脸上突然泛起一抹狰狞之色,厉声道:“让你喝你就喝,有什么要问的,下了地府,问阎王去吧。”说着,一把抢过武士手中的酒杯,捏开刘辩的嘴巴就要往下灌。

    “伍琼啊,你什么时候改名的?又恰好跟李儒同名?”眼见便要得手,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戏虐的声音,直接道破了‘李儒’的身份,握着酒杯的手不由一抖,酒杯直接跌落在了地上,慌忙回头,正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就在不远处看着自己,带着一抹嘲讽的微笑。

    “李……李轩!”伍琼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他怎么会在这里。

    “哈哈,原来是你这个怂货!”典韦也看清了此人,正是当初他们进洛阳时,想要阻拦,却自讨没趣的城门校尉伍琼,李轩进京这段日子,也见过几次,都是相安无事,谁能想到会在这种场合下再见。

    一挥手,早有禁卫上前,不由分说,对着一群人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伍琼面色一阵阴沉,死死的盯着李轩森然道:“李子扬,我等可是奉了皇命前来办差,你若识相,立刻给我滚出去,本将军也不于你追究,否则的话,莫怪我……”

    “怎样?”李轩目光一厉,刀子一般落在伍琼脸上,伍琼胸口一滞,到嘴的话竟然说不出话来。

    “协……协为什么要杀我?为什么?”刘辩面色惨白,犹自不敢相信的看着伍琼。

    “因为只要有你在一日,他的皇位就做不安生,只有你死了,他才能心安理得的坐在那张龙椅上面。”李轩的目光落在刘辩脸上,冷酷的说道。

    刘辩眼中,流露出一抹悲哀之色:“不可能的,协是我兄弟,他不会杀我的!”

    “最是无情帝王家,连这点都不懂,还能在皇室中活的这么大,太后当真很疼你啊!”李轩哂笑道。

    “够了。”何太后一把抱住刘辩颤抖的身躯,看着李轩,不满道:“李卿,你今日来,究竟所为何事?”

    “干什么?”李轩玩味的目光落在何太后脸上,那个干字咬的极重,让何太后脸上不觉一热,避过头去不敢再看他的眼睛。

    李轩面色一肃,肃容道:“臣听闻太后和陛下落难,特来探望,没料到,却遇上歹人行凶,救驾来迟,万望陛下恕罪!”

    “大胆李子扬,当今天下,只有一个陛下,你眼前的,不过是一介废帝,还不与我让开!”伍琼面色难看的看着李轩,厉声道。

    李轩回头,目光冷冷的落在伍琼脸上,点头道:“你说的不错,当今天下,确实只有一个天子,在我李轩眼中,从来也只有一个,你胆敢毒害圣上,其罪当诛!典韦,还愣着干什么,立刻把这个无君无父,妄图毒害陛下的奸贼给我拖出去,枭首示众!”

    伍琼眼见李轩眼中杀机闪动,心中一惊,想要逃跑,却又哪里跑的掉,被典韦一把从后边抓住了脖子,倒拖着朝门外走去。

    “李卿有心了。”李轩的话,让何太后心中不免生出几分希望,再加上绝望之际,这个该死的佞臣如同救世主一般从天而降,再次救下她母子的性命,如今看到李轩目光扫来,一颗芳心却是不争气的跳动起来。

    “太师到!”就在此时,外面响起一道拉的长长的声音,刘辩母子面色不由大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