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七十二章 文台败逃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七十二章 文台败逃

第七十二章 文台败逃

readx();    汜水关下,月色似乎也被那弥漫的血腥气息染成了红色,孙坚和华雄,刀来刀往,战成一团,两人的刀法都是自战阵中提炼出来的,杀气四溢,胆小一些的人,恐怕就是在远处看着,都能被伤到心神,两人交手所产生的凌冽罡气,更是让以两人方圆十丈之内,寸草不生,莫说寻常士卒,就算是两人麾下的西凉精骑亦或是江东子弟兵,一旦靠近,也难逃被罡气绞杀。

    以两人为中心的区域,很快空出了一大片,但战争却并不仅仅局限在两人这边,汜水关副将赵岑,眼见两人急切间难分胜负,立刻指挥者西凉铁骑掩杀上来,而另一边,作为孙坚的副将,黄盖生恐孙坚不敌,眼见西凉铁骑发动,立刻指挥身后的江东子弟兵展开冲锋。

    赵岑武艺不错,弓马娴熟,常年追随董卓在西凉与羌族战斗,对于领兵打仗也绝非外行,但那也要看跟谁比,孙坚身后的四大家将,虽然如今还是名不见经传,但黄盖、程普、韩当,那可是日后随孙策横扫江东,建立东吴政权的柱石人物,祖茂虽然在历史上刚出场就挂了,但能够被孙坚看重,与其他三人并列,能力自然不差。四人联手,虽然不是主将,无法将自身的统帅能力加持到部队之上,但战阵却更加灵活,很好的克服了兵种相克所带来的劣势。

    两支精兵如同两股洪流一般撞击在一起,却没有出现华雄想象中一面倒的屠杀。八千江东子弟兵,竟以血肉之躯,生生的将西凉铁骑那恐怖的冲击力给化解了,在华雄的征战生涯中,还是第一次出现在数量相差不大的情况下,以步兵生生将无坚不摧的西凉铁骑挡下的情况。

    喊杀声越发激烈,两支精兵僵持在一起,眼看着一名名自家精锐倒下,孙坚和华雄心头都在滴血。两人不约而同的怒吼一声,奋力一刀挥出,战马有些承受不住两人交锋所带来的冲击力,齐齐向后退去。

    华雄打了一声呼啸,西凉铁骑开始撤退,随着华雄退回关中,而孙坚也没追击,几乎也是同时鸣金收兵。退兵十里下寨,战后两人清点损失。只是这一场短暂的交锋,就让西凉铁骑和江东子弟兵损失了一成,这个损失,无论华雄还是孙坚,心头都在滴血。

    汜水关兵马虽有五万,但西凉铁骑是西凉军的精锐。总共也就那么点,平日里,都掌握在董卓手中,这次也是因为华雄要镇守汜水关,才分出五千人给他。死一个就少一个,想要董卓再拨一批,那绝对是做梦。

    而孙坚更惨,华雄身后还有整个董卓的西凉势力作为支撑,而他的这八千子弟兵几乎是孙坚全部的家底,每一个的伤亡都是在他心头割肉。

    最终算来,这第一仗华雄先是斩了鲍忠,击溃其两万兵马,再跟孙坚一场激战,折了副将胡轸,赵岑也在乱军中,被祖茂砍成重伤,短时间内,是无法参战了。

    而诸侯这边,鲍信为了抢功,只留下三千人马留守大营,其他人马都被派出跟随鲍忠去抢关,谁知却落得个全军覆没的结果,这一路算是废了。

    两方相交,算是一个不败不胜的局面,不过汜水关连折两员武将,让华雄一时间手中没了可用之人,当下派人星夜赶往洛阳求助。

    孙坚虽然未能一举攻破汜水关,却也稳住了阵脚,同时孙坚也觉得有华雄镇守,急切间难以攻破汜水关,当下结营下寨,准备步步为营,等诸侯联军赶到,集结重兵一举攻破汜水关。

    当然,双方也并未因此而休战,几日来大仗虽然没有,但小摩擦却是不断,双方互有胜负。

    这日,华雄正在巡视城防,突然有人自城下射来一封书信,信上只有寥寥数字,没有署名,没有落款,华雄看着信笺,却是朗声大笑:“看来诸侯之中,也并非铁板一块,来人,召集西凉铁骑,今夜,我必斩孙坚首级!”

    新任副将李肃接过信笺,上面只有六个字,‘孙坚缺粮数日’,面色不由有些迟疑,看着华雄,微微犹豫一下后,沉声道:“只恐是孙坚使诈,若彼方真的缺粮,我等何不闭门不出,不出三日,必见分晓!”

    李肃论武艺,远不及胡轸、赵岑,但为人谨慎,也有些急智,算是董卓手下,除李儒之外,为数不多的谋士型人才。

    “文才放心,我自有分寸!战机稍纵即逝,若是畏首畏尾,又谈何为太师扫平天下。”华雄笑着说道,同时让人取来自己的大刀,准备下城决战。

    “既然将军主意已定,何不将兵马分成两波,一前一后,若真有埋伏,相互间也有照应!”眼见华雄心意已决,李肃知道再劝也是无用,是以再献一计。

    华雄虽然觉得有些不快,但也知道事关汜水关安危,马虎不得,当下点头答应,给李肃拨了一万兵马压阵,自带着西凉铁骑出城。

    “主公,军中已断粮三日,将士们多有抱怨,若再不解决,恐怕我军也只能退兵了。”孙坚帅帐之中,黄盖忧心忡忡的来到孙坚身边,发愁道。

    “可恶!”孙坚一拳砸在桌案上,恨声道:“袁术狗贼,我们为他袁家打先锋,不思感激,反而暗中克扣粮草,明日我便到盟主面前,说理去!告诉将士们,让大家再忍耐一日,若明日还无结果,我等便退兵,这份窝囊气,谁爱受谁受,孙某恕不奉陪!”

    “如今我最担心的却是那华雄若趁机攻过来,以我军如今的士气,恐不是西凉铁骑的对手。”黄盖苦笑道。

    “唉,通知各部,明日拔营起寨,退兵三十里,等我讨来军粮,再做计较吧。”孙坚显然也有类似的担忧,闻言脸上也带上了一股愁绪,当初意气风发,抢来了这先锋的职位,谁能想到最后会是这样的结果,一想到袁术那可恶的嘴脸,孙坚心中就由一团怒火在燃烧。

    “嗯?”

    两人的谈论突然同时听了下来,虽然不甚明显,但两人同时感觉到地面微不可差的震颤,这种频率,似乎不大像巡夜士兵走动。

    “不好!”

    片刻的沉默之后,两人同时面色一变,当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连忙走出营帐,却见夜色下,紧闭的寨门被人粗暴的撞开,西凉铁骑如同洪流般席卷而至,巡夜的士卒甚至来不及反应,便被无数铁蹄碾压过去,踩成了肉酱。

    “敌袭,都给我起来!”孙坚一把从部下手中接过兵器战马,也顾不得多说,双腿一夹马腹,飞驰而出,直奔华雄而去。

    “哈哈,孙文台,今夜便是你的死期!”看到孙坚慌乱应战,华雄咧嘴一笑,胯下战马陡然加速,狭长的刀锋再月色下划过一道诡异的曲线,不等孙坚发挥,一刀已经劈至。

    孙坚连忙举刀,只听咣的一生脆响,巨力顺着刀柄涌入,古锭刀差点脱手而飞,顾不得惊讶,华雄第二刀已经斩至,这一次有了准备,不像之前那样狼狈,但胸中气血却翻腾不已。

    华雄被孙坚拦住,但西凉铁骑的冲锋却并未停止,一分为二,绕过两人交战之处,将手中的火把扔向一个个帐篷,眨眼间,偌大军营被火光笼罩,许多江东士卒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被活活的烧死在自己的营帐之中。

    眼见军营不断起火,孙坚心中不由越发烦躁,心一乱,刀法也渐渐跟着凌乱起来,被华雄看准了一个机会,一刀砍入刀光,狠狠的斩在孙坚的胸口,发出一声刺耳的撞击,孙坚胸前的铠甲显然不是凡物,硬生生挡下了华雄一刀,只是那透体而入的力道,却让他感觉仿佛五脏移位,一时间,竟使不出半分力道。

    那边,华雄眼见一刀未能建功,也不气馁,又是一刀凌空劈下。

    眼看着对方的刀光越来越近,身体却使不出半分力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刀锋斩向自己的脖子。

    “主公快走!”眼见孙坚命危,斜刺里突然杀出一员武将,挺抢纵马,拦在孙坚面前,嘴中厉声呼道“我来拦他!”

    “大荣!”孙坚自然知道华雄的厉害,眼见祖茂奋不顾身的拦在自己身前,一招一式尽是同归于尽的打法,心中大急,想要上前,却被黄盖等人死死拦住。

    “主公快走!”黄盖和程普一左一右,架住孙坚,与韩当合兵一处,硬生生杀开一条血路,奔逃而走。

    “给我死!”眼见孙坚逃走,华雄勃然大怒,手中大刀化作一道道凌厉的刀罡,狂风暴雨般斩下。

    祖茂咬牙苦撑十八刀,眼见孙坚逃离,心中一松,身体一软,手中已经变形的钢枪再也拿捏不住,跌落在地,身体在马上却是僵直不动,华雄上前细看时,已经没了生机,竟是被生生震死了。

    “倒是一个忠义汉子,来人,将此人尸体带回去,厚葬!”看着祖茂的尸体,华雄叹了口气,吩咐亲随一声后,看向孙坚的方向,此次一举击溃孙坚大营,可说是一场辉煌的胜利,可惜,未能将孙坚斩杀,却是有些美中不足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