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七十八章 洛阳大火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七十八章 洛阳大火

第七十八章 洛阳大火

readx();    “结阵,冲锋!”朱隽从战马的尸体下爬出,一边挥舞着大枪,拨打着破空而至的箭簇,一边厉声道。

    破城弩威力虽大,但填装极其费时,需要十数名壮士同时发力,才能再次填装,两军对垒时,通常只能使用一次,因此大多数时候,破军弩都是用来攻城或守城,很少用在野战之中。

    但不得不说,对手这种出其不意的打发,在这场战斗中取得了奇效,至少五十架破城弩同时开火,直接将这支部队凝聚起来的士气打崩了,然而,不等朱隽重新整合兵马,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嘎吱声响。

    “嗡嗡嗡~”

    朱隽感觉,整个天地这一刻都在颤抖。

    是投石机!

    这哪是什么天赐良机,根本就是董卓拿来吸引这些世家大族的诱饵,虽然未曾谋面,但朱隽可以肯定,董卓那所谓亲率兵马迎战关东诸侯,只是一个幌子。

    头皮一麻,警兆忽生,朱隽豁然抬头看去,却见一块磨盘大小的石块从天而降,方向正是自己这边。

    巧合亦或是早有准备?朱隽已经顾不得了,在周围军士惶然无措的目光中,朱隽奋起勇武,也不躲避,昂首迎向那磨盘大小的石块,手中大枪扑棱棱一转,一枪带着无回气势,蕴含着朱隽毕生修为狠狠地当空刺出,带着满腹憋屈和愤怒。这一枪,已经是突破极限,超水平发挥的一枪。

    “轰隆~”

    磨盘大小的石块从中碎裂成无数碎石,朝着四面八方溅射而去,朱隽只觉的胸口一滞,一口鲜血涌上喉头。又被他生生的咽了回去。

    迎着一众士卒敬佩敬仰的神色,朱隽却是面沉似水,经过两拨奇袭,他的军队损失惨重,然而对方甚至连面都没漏,这场仗……

    “轰隆隆~”

    皇宫的地面突然震颤起来,闷雷般的蹄声中,朱隽的面色变了,随之而来的一众世家之人面色也变了。这蹄声,已经成了他们的噩梦,那是西凉铁骑奔腾的蹄声。

    黑暗的阴影中,不知道多少西凉铁骑皇宫各处宫殿中奔腾而出,那萧杀的气势中,不少早已心智被夺得士卒直接丢掉了手中的兵器,已经做好了投降的准备,西凉铁骑或许不是天下最强的骑兵。但一旦冲锋起来,却绝对是最恐怖的骑兵。

    “公伟将军。别来无恙。”董卓策马走在最前面,面色复杂的看向脸色惨白的朱隽。

    “哼,乱国逆贼,休得多言!”既然已经撕破脸皮,朱隽也没了顾忌,看着董卓。冷哼道:“今日,朱某但有一口气在,也定要将你这国贼斩于马下!”

    说完,也不顾重伤之躯,拍马舞枪。冲向董卓。

    “杀我!?”董卓眼中闪过一抹森然的杀机,狰狞道:“那就看看,你我谁会先死吧!不只是你,今夜参与此事所有人,某都要株连九族,你们不让我好过,也休怪董某不近人情!”

    那股滔天的凶残杀机,即便已经蒙了死志的朱隽也不禁心中一寒,尤其是对方的话语,更是让朱隽心底寒气直冒。

    纵使粉身碎骨,也绝不能让此獠活过今晚!

    脸上在这一刻同样泛起一抹狰狞,与此同时,董卓身边,一员大将拍马舞刀,迎向朱隽,乃是董卓在湟中招募的羌人猛将雅丹,眼见朱隽逼近,二话不说,挥刀便要将朱隽斩于马下。

    “蛮夷,给某滚开!”朱隽苍白的脸上泛起一抹不正常的潮红之色,厉啸声中,手中大枪陡然加速,雅丹只觉眼前一花,一抹寒光闪过,就感觉脖子一凉,接着仿佛有什么东自从自己腔子里拔出,带起殷红的鲜血还有生机。

    尸体无力的自马背上滚落下来,失去主人的战马不解的徘徊在主人身边,不时发出一声哀鸣,朱隽没有多看一眼,目光死死地落在董卓身上,马不停蹄,带着胸中最后一道执念,将生命最后一丝潜力激发出来。

    “拦住他!”董卓面沉似水,看着越来越近的朱隽,却没有多少慌乱,一挥手,两名武将自身后飞奔而出,一刀一枪,左右攻向朱隽。

    “死开!”眼见又有人来阻止自己,朱隽勃然大怒,大枪一轮,罡气迸发,将两人的兵器崩飞,冲锋的势头却是一止,猛地一瞪眼,看着尚有十步之遥的董卓,突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吼,手中长枪猛地奋力掷出,大枪破空而出,带着汇聚了朱隽毕生功力的一击,狠狠地轰向董卓的胸膛。

    枪还未至,一股死亡的气息让董卓呼吸一滞,竟有种喘不上气来的感觉,肥胖的身体仿佛受到了某种无形的束缚,竟然无法做出躲避动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带着死亡气息的长枪灌向自己的胸膛。

    “主公!小心!”正带着部下绞杀乱军的樊稠眼见董卓陷入危机,当即怒吼一声,一把拎起一名世家护院,奋起神力,猛地抛出,那名护院在空中手舞足蹈的划过一道弧线,落在董卓身前,正好挡在朱隽大枪之前。

    “噗嗤~”

    “咣~”

    护院的惨叫声中,大枪直接洞穿了他的身体,余势不止,又狠狠地撞击在董卓胸前的护心镜上。

    精钢打造的护心镜上,出现蛛网般龟裂的痕迹,大枪的去势终究被止住了,巨大的力道,却将董卓生生的自马背上撞击下来,捂着胸口大呼一声:“痛煞我也!”

    看向朱隽的目光里,出现刻骨的怨毒之色,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距离死亡如此之近,突然愤怒的咆哮道:“杀杀杀!不杀此人满门,难消我心头之恨!”原本心中对朱隽昔日那一分敬佩之情随着这绝命一枪,也变得荡然无存,如今剩下的,也只有满腔的怒火无法发泄。

    “吼~”樊稠也惊了一把冷汗,闻言答应一声,怒吼着扑向朱隽,但诡异的是,朱隽没有丝毫反应,当樊稠的钢刀毫无阻碍的切下朱隽头颅的那一刻,分明看到朱隽脸上带着一抹遗憾的神色,双目圆睁,却已经没有了生息,之前那搏命一击,却是耗尽了他最后一丝生命为代价。

    叹息一声,心中却没有多少悲凉的感受,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上亡,身为武将,自走上疆场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有了这样的准备。

    调转马头,樊稠再次杀向那些夹杂着西园新军的私兵,各府私兵连同昔日的西园新军在内,此刻已经在西凉铁骑的冲锋下溃不成军,四散溃逃。

    周围宫墙之上,早已埋伏在册的西凉射手不断射出一支支弩箭,将溃散的私兵逐一绞杀。

    “诸公,事已至此,我等当戮力向前,只要斩杀了董卓,便可扭转乾坤!”袁隗眼见大势已去,看着仿佛奄奄一息的董卓,突然拔出宝剑,对着周围众人厉声喝道。

    他们此时还有几十人,都是昔日的满朝公卿,而董卓的部曲都去追杀溃兵,身边只剩下数十名甲士守卫,后路已绝,倒不如放手一搏,只要能将董卓擒杀,就算全部身死,又有何妨?

    一群文弱书生,挥舞着儒生剑,呐喊着朝着董卓冲去,抱着必死之心,倒也有几分气势,只是现实往往充满了骨感,袁隗等人还未冲到董卓近前,便被一根根长枪刺穿了身体。

    董卓缓缓地站起身,看着袁隗不甘的表情,猛地出手,一刀砍掉他的脑袋。

    正在此时,远处突然腾起了冲天火光,不止一处,董卓发疯的冲上皇城最高处,环目四顾,却发现几乎在眨眼间,整个洛阳城都已经弥漫在一片火光之中。

    “还有人!?究竟是谁!”董卓脸上泛起一抹狰狞之色,豁然回头,对着樊稠厉声吼道:“樊稠,即刻封锁洛阳所有城门,命你扫平洛阳世族,今夜,凡参与造反者,诛灭全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