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八十章 初会贾诩

第八十章 初会贾诩

readx();        洛阳大火随着西凉铁骑的出动,火势经过最开始的迅猛之后,逐渐得到了控制,到了天亮的时候,火势基本上已经被扑灭,也只有零星的火光,偶尔会在洛阳某个角落蹦起,却也撑不了太久。

        大火过后,并没有迎来想象中的平静,一队队西凉铁骑凶残的横行在洛阳街头,挨家挨户的寻找着什么人,生活在洛阳的百姓惊讶的发现,这些西凉铁骑的目标,竟是那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世家豪门。

        平日里眼高于顶,从不屑于多看他们一眼的那些世家豪族的子弟,如今却如丧家之犬一般,一旦被抓到,根本不问缘由,手起刀落,便是一颗人头落地,洛阳的百姓突然发现,这些平日里不可一世的豪门士子们的生命,其实也并不比他们高贵多少。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会这样心惊胆战,比如说蔡府,哪怕外面喊杀声再高,对生活在蔡府的人而言,也没有太多的影响,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唯一不同的,恐怕就是老爷子最近脾气不太好,整天铁青着一张脸。

        似乎受到天气的影响,更多的人觉得是连老天都被董卓这等残杀士族的暴行给激怒了,天气阴沉沉的,不见丝毫阳光,有种暴风雨前宁静的感觉,贾诩独自坐在蔡府一间偏僻的阁楼上,喝一口蔡府所独有的清酒。配上口感不错的小菜,并没有太多被绑架过来的觉悟。

        阁楼地处蔡府边缘,坐在二层的窗户边,能够看到外面朱雀大街的景色,周围除了两个负责伺候的伙计之外,再无他人。如果想走,只需要从这里跳下去,就能脱离蔡府的范围。

        只是贾诩并没有选择逃跑,不能,也不敢!

        他很清楚那支将自己绑到洛阳的那支部队的可怕之处,他虽说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但毕竟也算是牛辅跟前说得上话的人物,当日这批人来劫自己,牛辅也并非没有反应。只是最终的结果,却让贾诩有种目瞪口呆的感觉。

        在贾诩看来,这支部队最可怕的,并非其强悍的战斗力,也不是他们那犀利的刺杀能力,真正恐怖的,是他们的潜伏能力,若非主动发难。哪怕实力高出他们十倍,猝不及防之下。都有可能被他们伤到。

        贾诩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样被这批人瞄上的,从长安一路到洛阳,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贾诩也不是没想过脱身,甚至好几次。他认为自己已经成功了,但这批人再次找到自己的时间,绝对不会超过三天!

        对于自己的能力,贾诩还是颇为自信的,但这些人仿佛每一个都是这方面的宗师。而到了最后,可能是耐性被磨光了,对方直接以家人妻子的性命做威胁,所以,贾诩老实了。

        虽然贾诩知道,自己的家人妻子现在都还过得好好的,压根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但若是这批人真的想要对他们做什么,贾诩自忖短时间内,也找不到什么可行的办法去阻止,倒不如随他们走一趟,说实话,贾诩也很好奇,被这些人称之为主人的人物,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至于为董卓尽忠……贾诩从没有过这样的想法,他只是牛辅帐下一员执笔小吏,虽得牛辅器重,但也仅此而已。

        贾诩自问,绝不是那种愿意为了所谓的理想什么的将自己乃至一家老小的性命赌上去的人物,就算真有这种想法,对象也绝不可能是董卓!

        对方既然只是把自己抓来而并非杀自己,显然在对方眼中,自己还有点用处,甚至用处很大,只是贾诩很好奇,对方是从何处得知自己的?对于这位隐于幕后的人物,贾诩突然有了见一面的兴趣。

        蔡邕?

        不太可能,贾诩当年也在洛阳当过一阵官,可惜无门无路,最终也只能黯然离开,在洛阳期间,倒是见过蔡邕几次,只是当时的蔡邕,已经是名满天下的大儒,而贾诩不过是一介小吏,身份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贾诩认得蔡邕,但蔡邕却并不认得贾诩。

        那是一个很刚直的儒者,有着儒家所谓的气节,宁从直中取,莫向曲中求,这样一个人,有才华,有能力,但绝对训练不出这样一支完全存在于阴暗之中的部队。

        对于自己的眼力,贾诩还是有自信的,虽然接触不多,但蔡邕的性情也并不复杂。

        那除了蔡邕之外,还有什么人能够将蔡府当成自己家一样,甚至将自己这个俘虏放进来?

        将一杯清酒送入嘴中,享受着那股醇香,脑子却比平日转的更快,思路也更加清晰,一个个跟蔡邕有交集的人物在脑海中划过,却又被迅速排除,他毕竟只是牛辅帐下一介小吏,能够接触到的信息有限,蔡邕虽是董卓的座上客,但牛辅也不可能将蔡邕身边有什么人,有什么样的关系网络每一件都向贾诩汇报。

        而贾诩自己,不是关乎到自己的事情,一般是很少会去过问的,知道的东西多,未必就对自己有好处,多做少说,少打听,贾诩有着自己的一套处世哲学,也因此,对于蔡邕这位大人物如今的关系网,贾诩可能是了解的最少的。

        一墙之隔的地方,就在这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几名士子狼狈的从一条巷口冲出来,往这边奔来,在他们身后,是一队全副武装的西凉铁骑,马蹄声不断逼近,几个士子眼中露出绝望的神色。

        冰冷的刀锋撕裂了空气,人头被激射的鲜血冲到墙上,发出一声沉闷的撞击,贾诩坐在阁楼上,冷漠的看着这一幕,眼中没有半点表情流露。

        “不愧是乱国毒士。心如铁石呢?”

        突兀的,耳边响起一道略带几分调侃的声音,惊回头,却见自己桌旁,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男子。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瞳孔骤然收缩到极点,虽非武者,但在这个位面,当文士的能力达到一定界限的时候,也会生出一种类似于武者感知的奇异感觉,对周身环境的变化极其敏锐,尤其是达到贾诩这等高度,更是少有人能够避开他的感知,但眼前男子出现。贾诩却毫无所觉,仿佛对方自始至终就是坐在这里一般。

        瞬间的惊骇过后,情绪却是迅速恢复了平静,贾诩有些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男子,身形匀称,不像武将那般孔武有力,却也没有贾诩所见过的任何文人士子那般给人弱不禁风的感觉,却能给人一种莫名的压力。哪怕是贾诩,在面对那双带着莫名意味的眸子时。也会莫名的生出一股紧张感。

        贾诩微微皱眉,这种气质,并非先天养成,而是久居上位之人,在后天不断颐指气使之中,无形中所养成的气质。一言一行,都会给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在贾诩所见过的人中,能有这种气势的人几乎没有,无论牛辅还是董卓。若非要找出一人的话,也只有当初他初至洛阳,朝拜天子时,那个时候的刘宏身上有过,但远没有眼前青年那般强烈。

        目光向四周扫了扫,发现之前侍候在册的下人已经不见,整个二楼只剩下他们二人,显得有些空旷。

        “不知公子大费周章,将诩招来,所为何事?”定了定神,虽然对方并未亮明身份,但贾诩可以肯定,将自己‘请’来这里的,定是此人。

        “无他,在下身边缺一谋主,伯温虽然不错,但随着势力扩张,只凭他一人,总归有些力不从心,听闻文和先生胸中有经天纬地之才,冒昧将先生请来,还望先生莫要怪罪。”李轩提起酒壶,将贾诩的酒杯填满。

        伯温?又是一个陌生的名字。

        贾诩摇了摇头,目光看向李轩:“公子既然要用诩,但诩至今却还不知道公子名讳。”

        “倒是在下失礼了。”李轩笑道:“本以为文和先生当能猜到的,本人李轩,字子扬。”

        “原来是镇北将军。”贾诩点点头,目露恍然之色,李轩的大名,就算再孤陋寡闻,生于北地,贾诩也听过,尤其是自李轩南下之后,其麾下岳飞一举进占河套,将匈奴人赶出朔方,更增添了几分,虽然还是不知道李轩为何会出现在蔡府中,但既然对方如此说,想必是有什么众人皆知的消息被自己漏掉了。

        “只是在下不过一介小吏,何德何能,让将军屈尊来请,这其中,是否有什么误会?”贾诩轻笑着道。

        李轩笑道:“误会谈不上,我此次进洛阳,虽非专为先生而来,但早在董卓进京之前,已经派人打探先生下落,并着手准备相请的事宜,暗堂办事,少有出错,而且观先生气度,轩更相信他们没有找错人。”

        “哦?这却是为何?”贾诩面色平静,只是心中却泛起丝丝波澜,董卓进京之前,那少说也有一年了,也就是说,至少在一年前,对方已经准备去‘请’自己了,想到这个结果,贾诩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表现出一些受宠若惊的样子。

        “大概几年前吧,文和回乡时,正遇上叛乱的氐人,和同行的数十人一起被氐人抓获,其余人皆无人色,唯独先生借段公之名,其余人等皆被杀害,唯独先生安然无恙。”李轩摇晃着酒杯,微笑着看着面色微变的贾诩:“这样的例子有很多,先生机智可见一斑,但最令人惊讶的,却是先生的冷漠,以当时的处境,先生若想救那些人,也并非难事,但先生却任由氏人将他们残杀,先生性情,大概能够看出些许,因此,在下请先生过来的方式,也有些特别,也请先生勿怪!”(未完待续……)

  http://www.miriscastle.com/wenzhang/12/12128/70270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riscastle.com。龙8国际娱乐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