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六章 长生诀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readx();    “公子在说什么?什么长生诀,小子我没有听过……”寇仲眼神有些游弋,嘿嘿干笑道,虽然至今未能看懂长生诀,但心中已经认定此物神妙,乃二人日后飞黄腾达的机遇,自然不可能将此宝物拱手让出。

    “调皮!”李轩轻轻一笑,也不以为意,右手伸出,食指轻轻一钩,被寇仲藏在怀中的长生诀仿佛受到什么指引一般,自寇仲怀中跳出,寇仲伸手想要将其抓住,长生诀却已经落入了李轩的手中。

    “锵~”

    寒光乍现,傅君婥剑已出鞘,名震天下的奕剑术已然发动,剑气横空,瞬间将李轩周身大穴笼罩。

    “姑娘,不可!”宋师道见状大惊,倒非担心李轩,反而有些担忧傅君婥,他没有见过李轩出手,但单是李轩身旁那个如同护卫一般的使枪女子,一手枪法已然不俗,绝非常人可以抗衡。

    无错小说只是双方相距有段距离,傅君婥又是突然出手,饶是宋师道,一时间,也难以制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傅君婥腾空而起,一剑刺出万点寒星,将李轩笼罩,饶是情急之下,此刻也不由的为傅君婥的剑法暗暗喝彩。

    变起突然,黄蓉三人也来不及阻止,不过三人脸上却并无太多惊慌的神色,对于李轩的实力,她们还是有着足够的信心的,并未有太多惊慌的神色。

    “叮~”

    漫天剑气之中,突然多出了一只手,食指轻轻一点,漫天剑影顿消,傅君婥的身影再次出现,难看的面色中。难掩眼中闪过的那一抹惊骇之色,想要收剑,对方手指上却仿佛有股无形的吸力,傅君婥接连使了好几个法门,但宝剑却如同长在对方手指之上一般,分毫不动。

    画面仿佛在这一瞬间定格。傅君婥就这样保持着优美的刺剑姿势悬浮在空中,而支撑她的,只是一根手指,仿佛两个配合默契的武者舞动出天下最美的舞蹈,先不论那弹指间一指化解傅君婥凌厉剑法的招式,单是如今表现出来的这份指力,也足以让人骇然。

    “这便是傅采林的奕剑之术?”李轩气定神闲的站在原地,一手拖着道家至宝长生诀,目光落在傅君婥的身影之上。有些遗憾的叹息道:“果然有些门道,可惜,姑娘如今火候欠佳,难以发挥出其真正的神韵,着实可叹。

    “输就是输了,要杀要刮悉听尊便,休要辱我师门!”傅君婥几次用力,都无法收回宝剑。对方的手指上所生出的那股无形吸力虽然不强,但却恰到好处。自己出几分力,那股吸力也跟着强上几分,加上身在空中,无处着力,竟然被对方以这种诡异的姿态定格在空中,心下不由更加烦躁。原本晶莹的面庞之上,陡然泛起一抹异样的潮红,竟是想利用引爆体内真气的方式,来强行破开李轩的束缚。

    “娘,不要!”寇徐二人虽然不通武功。但也听出其语气中所含那股决绝之意,面色不由大变,齐齐惊呼一声,齐齐扑出,却被宋师道和宋鲁拦住,这等高手交锋,两个不通武功的小子贸然闯进去,恐怕难逃粉身碎骨的下场。

    “何必。”李轩屈指一弹,铮然声响中,傅君婥凌空一翻,倒飞出去,落地后踉跄了两步,面色一阵潮红,恨恨的瞪着李轩,张口吐出一口鲜血。

    李轩摇摇头道:“在下虽然对剑法并不精通,但观姑娘剑招,乃是将奕棋之道融入剑招这种,能将棋艺与剑招相融,创出此等剑法,傅采林不愧当世三大宗师之名,可惜,此剑法本该后发制人,偏偏姑娘却性如烈火,只得其形,未得其神,若无法看破这点,便是苦练一生,也是止步于此,傅采林让你来中原历练,恐怕也是看出此中缘由,未尝没有让姑娘看清自身不足的意思,可惜啊……”

    可惜什么,李轩没有说,但其只是夸赞奕剑术如何了得,已可见一斑,双龙听的似懂非懂,傅君婥却是面色寒霜,冷哼一声,收剑回鞘,沉声道:“君婥偶感不适,先行告退。”

    双龙犹豫的看了卫贞贞一眼,又有些不舍得看了眼李轩手中的长生诀,齐呼一声娘,跟着傅君婥离去。

    “之前听闻李兄弟想挑战大兄,宋某还有些不信,不过如今宋某却是信了,李兄弟年纪轻轻,便有如此造诣,他日成就,不可限量!”傅君婥离去,宋鲁却是微笑着看着李轩赞道。

    “习武之路,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若无锐意进取之心,迟早有一天,会被这个时代淘汰。”李轩微笑着摇摇头,看了眼失魂落魄的宋师道,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天涯何处无芳草,以贵阀的情况,注定师道兄和她是不可能的。”

    “师道失礼,还望李兄莫怪。”宋师道强笑一声,对着李轩五人抱了抱拳,转身离去。

    宋鲁看了一眼李轩手中的长生诀,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道:“长生诀虽然号称道家第一瑰宝,但传说从无人能够修炼有成,莫怪在下泼你冷水,那石龙昔日也是扬州第一高手,却因为此物丢了性命。”

    “哦?”李轩抬起头,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道:“难道宋阀对此物也有兴趣?”

    “哈哈,李兄弟言重了,凭李兄弟的这份伸手,普天之下,能够从李兄弟手中夺走长生诀的人,恐怕不多,这些人里,却绝没有我宋鲁的份。”宋鲁朗声笑道。

    “这我就放心了。”李轩微笑点头,他是不知道宋缺是否有能力参透长生诀,但长生诀他却不准备交给宋阀,若宋鲁真的动了心思,说不得,也要动动手了,这却是他眼下不愿意看到的。

    宋鲁自然也听出李轩话语中的含义,相比于长生诀,李轩所表现出来的这份果决更令他刮目相看,微笑着拱了拱手道:“在下已经为各位安排了住处,晚宴时自会派人去请各位。我想李兄弟也需要休息一会儿。”

    “叨扰!”李轩告了声罪,与黄蓉、赵敏在侍女的引领下离去,他确实需要一些时间,来研究长生诀。

    进入宋阀为几人安排的客舱中,李轩选了一间静室,将长生诀铺展开。并未去看那七幅经络运行图,而是将目光放在前方的甲骨文之上,除了原本的甲骨文之外,还有许多注解的小字,这些都是以前长生诀主人留下的心得体会,这些人无一不是大宗师级别的存在,只言片语,也足够后辈终生受益。

    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有时候这些人物的一句话,便抵得上旁人十年苦功,当然,真正让李轩在意的却是长生诀原文。

    甲骨文对许多人来讲,晦涩难懂,但于李轩而言,理解却是不难,他的黄帝心经也是通篇由甲骨文著成。当初是由龙魂祭坛的灌注下,强行理解练成。这些年修为渐高,也尝尝将原文拿出来在心中细细品味。

    所谓万事开头难,最关键的一步迈进去了,接下来,没有了理解障碍,又有了修炼新的再回过头来重新体悟。自然犹如高屋建瓴,其中精意更是一点即透,了然于心。

    长生诀,同样是紫级心法,更妙的却是并无专属属性。也就是说,只要机缘到了,或者能够得到总纲,任何人都可以修炼,甲骨文所写的,正是长生诀总纲,而余下的七幅经络图,却是七种不同的修炼方式。

    人生而分阴阳,体质不一,哪怕是同样一部内功心法,修炼出来的内功也绝然不会完全相同,长生诀,便是按照阴阳五行,将人的体质分为七类,不同的人按照不同的法门修行,最终都能达至顶峰。

    当然,前提是有长生诀总纲铺路,若无总纲,盲目的按照七幅行功路线运功,就算机缘巧合,选中了符合自己体质的功法路线,若无原著中寇徐二人的逆天运气,最终也难逃脱厄运,轻则武功全废,经脉尽断,从此沦为一个废人,重则身死道消,沦为一杯黄土。

    默默地收回了长生诀,李轩却并未急于去修炼,有了上一次融合八荒心法的经验,李轩也不想贸然就开始修炼,长生诀是不逊于自己黄帝心经的功法,两者有着不少相通之处,融合起来,应该没有八荒心法那般困难,但为谨慎起见,李轩还是准备暂缓融合,至少眼下的环境,并不适合立刻将两部心法融合,倒是黄蓉、赵敏她们可以试着修炼一下。

    长生诀作为紫级心法,论品级,却是高出几人眼下的功法太多。

    “完了,我的绝世武功,都被那个该死的李丑断送了,此仇不报,我寇仲誓不为人呐!”另一间船舱里,跟着傅君婥回来的寇仲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发泄的吼道。

    “小声点。”徐子陵拉了拉寇仲:“小心隔墙有耳。”

    “怕什么?”寇仲大大咧咧的道:“他能抢得,难道还不准我抱怨几句?再说了,这里距离他们的房间隔着好几十步,又有船舱阻隔,哪里听得到?”

    “我要提醒你们。”闭目疗伤的傅君婥闻言睁开眼睛,冷冷的瞥了二人一眼:“武功修炼到一定程度,便能耳聪目明,易地而处,若是我想知道你们说什么,只需功行双耳,只要不出这艘船,便能听到,而他……武功胜我十倍!”

    说道最后,面色却是有些难看。

    “那岂非我刚才说的话,都落进他耳朵里了!?娘嘞,我们快跑吧!”想到李轩那一根指头就将在他们眼中武功通神的傅君婥压得服服帖帖,寇仲面色不由惨变。

    “娘,你没事吧?”徐子陵却是看向傅君婥,眼中尽是担忧的神色。

    “那人无意伤我,这点伤势,只许半个时辰便可恢复。”看着徐子陵眼中毫无保留的关切之色,傅君婥心中一暖,脸上不觉露出几抹笑意,一时间,竟如百花盛开,两个初出茅庐的小子不由看得呆了。

    “娘嘞,你笑起来,真的太美了!”寇仲有些失神的看着傅君婥,忍不住道。

    “哼!”傅君婥自知失态,重新恢复了冷肃的脸色,瞪了寇仲一眼,没好气的道:“现在不怕那人来取你小命了?”

    寇仲往床板上一座,把头一扬,无奈道:“那等人物若真要杀我,我就算想跑都跑不掉,更何况我也不觉得那等人物没事会跑来做听墙角这等没品位的事情。”

    “小鬼头倒是机灵。”傅君婥冷笑一声,看着两人闷闷不乐的样子,心中不由一软,冷着脸道:“你们真想学武?”

    “想,做梦都想。”两人闻言,精神不由一震,随即神情一黯,连武功秘籍都被人家抢走了,还怎么学?

    “天下又不只是有长生诀一部功法?我师门的九玄大.法未必就会弱了几分,你们若是想学,便传给你们,但必须谨守门规,此功法绝不可外传给其他汉人!”傅君婥面色严肃的道。

    “娘放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