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八章 暗劲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readx();    “这……就完了?”荒郊之中,寇仲怔怔的看着宇文化及逃离的方向,自己娘亲拼尽全力,甚至不惜动用师门秘法都无法对付的宇文化及,竟被这个叫李轩的家伙一招吓退,甚至连苦苦追寻的长生诀都不要了。

    “哼,宇文化及本就已经被我所伤,否则以他的武功,断然不可能一招败北。”傅君婥银牙暗咬,恨恨的看了宇文化及逃离的方向一眼,复又看向李轩,依旧没有什么好脸色。

    “宇文化及确实受了伤,不过姑娘的伤势,貌似更严重一些,若不及时治疗,活不了一时三刻。”李轩不以为意,宇文化及这种层次的高手,无论受伤与否,于他而言,都不足以成为对手。

    傅君婥闻言闷哼一声,双手拉住双龙,寒声道:“我们走!”说着,转身便准备离开。

    李大爷,你既然能够看出娘的伤势,想来也定有解救的法子,求您救救娘亲,寇仲愿意为您做牛做马。”

    “聪明。”李轩微笑着看着寇仲,能从自己的只言片语间推断出自己话中的含义,此时的寇仲虽然还没有少帅的能耐,却已经初步开始显露其不凡之处。

    “子陵也愿意为先生当牛做马,只求先生能够救我娘亲一命!”徐子陵也挣脱了傅君婥的手臂,飞快的跪倒在李轩身前。

    “你们给我起来,我傅君婥便是死也不受汉人的恩惠。”傅君婥脸色难看,只是此刻她体内的伤势已经隐隐有爆发的趋势,竟是连动一下都难。

    “我可没有答应。”李轩冷笑着瞥了傅君婥一眼。这是个感性的女人,否则也不会在背负着民族仇恨的情况下,对双龙流露真情,但这并不是李轩要救她的理由。

    “李爷!”双龙眼中流露出焦急的神色,看向李轩,却被李轩挥手止住。

    “我欠你们二人一份人情。”李轩将长生诀拿在手中。看着两人道:“长生诀我已破译。”

    “哼,笑话。”傅君婥冷笑道:“古往今来,有多少绝世人物得到此书,耗费毕生心力却无法将之破译,就凭你……”

    “他们不能,并不代表我也不能,少说两句,或许你会活的更久。”李轩淡然道,不理会面色铁青的傅君婥。看向双龙道:“我可以教你们长生诀,也可以救傅君婥,但是……”

    看着双龙脸上泛起的狂喜之色,李轩无奈道:“你们只能二选一,是修炼长生诀还是……”

    “我要救娘亲!”寇仲不等李轩说完,已经迫不及待的脱口道。

    “我也一样,我们兄弟可以放弃修习长生诀的机会,只求李大爷能够救我娘亲一命。”徐子陵郑重的说道。

    “有情有义。不错!”李轩眼中闪过一抹满意的神色,看向傅君婥道:“你该庆幸。收了两个好儿子!”

    “哼!”傅君婥冷哼一声,眼中却是闪过一抹隐晦的泪花,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这两个小子对于出人头地,学成武艺的痴迷和执着,如今,却甘愿放弃这唾手可得的机会。只为救她一名,她不是那种善于宣泄感情的人,但这份感动却死死的刻在心底。

    “让开点,再不救她,也就不用再救。你们可以安心的跟我修炼长生诀了!”李轩伸手一挥,一股无形的斥力将两人推开,伸手一扬,傅君婥的身体诡异的浮空而起,李轩面犯红光,吐气开声,一指点出一道炙热的指劲,一阳指如今已经被他修炼到二品境界,仅次于此功的创始者,指劲所及,散发出一股股炙热的气息向四周扩散,那磅礴的威压加,傅君婥原本晶莹如玉的肌肤,顷刻间仿佛被煮熟一般,变得通红。

    “我的乖乖,这到底是什么功夫?”虽然不通武功,但那四溢而出的劲气却迫的两人不断后退,寇仲看的暗暗咂舌:“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哇!”

    “怎么,仲少可是后悔了?”徐子陵倒是淡然许多,虽然也有渴望,但相比于傅君婥的安危而言,错过这样一个大高手在徐子陵看来虽然有些遗憾,却也是值得的。

    “怎么可能?陵少未免太小看我了。”寇仲耸耸肩,随即脸色一苦:“不过错过这么一个大高手的指点,又没有了长生诀,不知我们何时才能学成盖世武功呢?”

    徐子陵闻言也不禁苦笑一声,不过他心性豁达,却并未如寇仲这般沮丧。

    两人说着话,目光却是死死地注意着李轩的一举一动,在两人心急如焚的关注下,李轩的动作却是越来越慢,而傅君婥原本惨白的面色却是多了几分红润,并非那种病态的红润,皮肤隐隐散发着一股健康的光泽。

    “呼~”李轩双手在身前结印,几滴晶莹的汗水自额头滑落,看得出来,救治傅君婥,对李轩损耗也极大。

    “李爷,我娘她……”徐子陵张了张嘴,感激的看向脸上泛起疲惫之色的李轩,对于李轩之前霸道夺取长生诀而产生的芥蒂在这一刻,却是烟消云散,剩下的,也只有浓浓的感激和敬佩,毕竟以李轩的实力,就算他不来还这份情,也没人会说什么。

    “已经无大碍。”缓缓睁开双眼,金光乍现即逝,但那一瞬间所散发出来的迫人威严却令欣喜欲狂的双龙心中一凛。

    那股迫人威严只是稍纵即逝,以李轩如今的境界,对于气势掌控早已达到随心所欲的境界,若非此次消耗过大,也不会出现气势失控的局面。

    缓缓吐出一口浊气道:“不过却需要休养几天,内伤虽然愈合,但妄用禁法所造成的后患却还需要时间来弥补,这点却是旁人难以帮助的。”

    “我等省得!”徐子陵和寇仲连忙点头,用心将李轩所说的每一句记在心里。

    说话间,傅君婥却是已经悠悠醒转,目光复杂的看着眼前面色疲惫,仿佛毫无还手之力的李轩,眼中闪过一抹凶光,此人年纪轻轻,一身武学修为却是世所罕见,假以时日,恐怕中土将又出现一名足以与恩师比肩的大宗师级人物,这却非高丽之福,不若趁此机会,将此人除去!

    心念转动间,手中宝剑却是已然出鞘,寒光乍现伴随着寇仲和徐子陵的惊呼声,明晃晃的宝剑已经抵在李轩咽喉处。

    “娘~”寇徐二人惊叫一声,眼前的变故却是超出了两人的想象。

    “怎么?”李轩抬头,对于散发着冰冷寒芒的仿若未见,目光玩味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傅采林教出来的弟子就这副德行?”

    “你救我一命,今日我饶你一命,你我两不相欠。”眼中闪过一抹挣扎之色,李轩眼中此刻闪烁的光芒却让傅君婥生出一股心悸的感觉,最终还剑入鞘。

    “那还真是受教了!”在三人惊异的目光中,李轩长身而起,随手一抛,一条黑影朝着寇仲笼罩过来,寇仲下意识一接,随即一愣,怔怔的看着手中失而复得的长生诀。

    “李爷,您这是什么意思?”寇仲抬头,看向李轩:“我们兄弟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却也懂得言而有信的道理,既然您已经治好了我们的娘亲,这长生诀,我们却不敢再跟您讨要了。”

    “原物奉还而已。”李轩欣赏的看向寇仲:“我只说不再传你们长生诀的修炼方法,却并未说不将长生诀归还你们,内容我早已熟记于心,长生诀秘籍对我已经无用,至于你们是否有那个机缘自己领悟出来,却不关我的事。”

    寇仲眼中闪过一抹毫不掩饰的兴奋神色,紧紧地将长生诀抱在怀中,犹豫了一下,看着李轩问道:“李爷可否回答我,这长生诀是否真的记载着绝世武功?”

    “长生诀所记载的武功的确神妙,若能修炼成功,他日成为宗师级高手易如反掌,至于是否可以再进一步,却要看你们的造化了。”李轩点点头,他也很想知道,没有了傅君婥之死的刺激,双龙是否还能如原著那般参透长生诀。

    “多谢李爷!”寇仲小心的将长生诀收入怀中,随即有些小心的看向李轩:“虽然不能传长生诀,不过李爷若看我们俩小子根骨不错,传些其他武功,寇仲也不会拒绝啦,就像刚才救娘亲的那武功,我……”

    “走~”

    “哎,娘,疼疼疼啊……”

    话未说完,傅君婥已经上千,伸手一拧,拉着寇仲的耳朵离去,空寂的山野中,响起少年凄厉的惨叫声。

    看着三人离去的方向,李轩眉头微皱,感受着体内的状况,一阳指的消耗虽然不小,但以李轩如今的功力,只需三天便可恢复,真正让李轩惊讶的是,宇文化及竟在那一次交锋中,在自己体内留了一道暗劲,若非之前所施展的一阳指乃至刚至阳的功法,引动体内真气,甚至无法发现这缕劲气的存在。

    抬头,看着寂静的月色,李轩嘴角泛起一抹兴奋的笑容,自己还是小觑了这方天地的武功了,玄冰劲能够名列奇功绝艺榜,确有其独到之处呢,李轩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睹其他名列奇功绝艺榜的武功的兴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