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十一章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readx();    眼前的景物在飞速倒退,云玉真从没有想过,有人能在背负两人之后,速度犹能如此之快,只是此刻,云玉真却恨不得李轩的速度能够再快一些。

    巨鲲帮经营的是情报生意,这样的帮派,自然会被无数人觊觎或仇恨,云广陵为了避免被人摸到跟脚,不惜耗费重金,打造一艘巨型战舰作为巨鲲帮的总舵,大多数时候都在江面游走,常人很难找到巨鲲帮的确切位置。

    当李轩在云玉真的指引下抵达巨鲲帮总舵时,看着眼前的情景,云玉真心底不由一沉。

    “卜叔,我爹呢?”云玉真艰难的咽了口口水,看着半个身子被绷带包裹的副帮主卜天志,不止是他,巨鲲帮的战舰明显刚刚经历过一场战火,船上不少帮众都带着伤势,就连这偌大战船,也满是各种兵器留下来的痕迹。

    “少帮主,属下无能,未能保护好帮主,请少帮主责罚!”卜天志不忍去看云玉真失望的眸光,轰然跪地,额头轻触着甲板。

    “我问你我爹呢!他在哪里!?”云玉真突然上前,疯狂的一把抓住卜天志的领口,厉声道。

    “还在老帮主生前的房间里。”卜天志涩声道。

    云玉真瞬间将轻功运转到极致,身影转瞬间消失在甲板之上,此刻的她,已经无法顾及任何东西。

    “不用去追,她需要时间来接受。”李轩拉了拉想要跟上去的卜天志和另一名中年男子。

    “在下卜天志(陈老谋),不知公子为何会跟我家少帮主在一起?”卜天志看了一眼明显被制住的云芝,对着李轩拱手道。

    “因缘际会。个中详情还是让云小姐解释吧。”李轩摇了摇头,目光在船上扫过,随意的问道:“看这些痕迹,不像是外敌入侵造成的,有人造反?”

    卜天志眼中闪过惊异的神色,没想到李轩只是随意几眼就能发现这些东西。不过这些也并非机密,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抹恨意:“卜某却不知道,我巨鲲帮内部,竟然有这么多吃里扒外的东西!”

    “自古富贵迷人眼,财帛动人心,若真有人出得起价钱,这世上又有几个人能够守得住最初的本心。”李轩信步走到船头,看向茫茫江面。带着些许感叹道,即便是在三国那个讲求忠义的年代,那两个字真正能够做到的又有几人?

    讶然的看了李轩一眼,久经世故的卜天志能够听出李轩在这句话之下所隐藏的沧桑和寂寥,这种感觉,本不该出现在一个青年身上才对,这话说的,虽然让人难以接受。但细细品味,却还真是这个道理。

    “还未请教公子尊姓?”陈老谋站在李轩的另一边。看向李轩的目光里,带着一丝戒备,巨鲲帮如今正处在非常敏感的时期,更是刚刚经历过令人心痛的叛乱,李轩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作为巨鲲帮的智囊。若一点戒备都没有,才是奇怪。

    “李轩,木子李,器宇轩昂的轩。”似笑非笑的目光在陈老谋脸上闪过,李轩淡然道。

    “哦?莫非是李阀中人?”陈老谋眼中闪过精光。看着李轩追如有所思的问道,李轩一身气质不俗,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江湖人物,若是出自李阀倒是更容易让人接受。

    “在下虽然姓李,不过跟关中李阀却没有半点关系。”李轩摇了摇头,声音平淡依旧。

    好高傲的年轻人!

    无端的,陈老谋和卜天志心中同时升起这样一个念头,李轩的语气虽然平淡,但两人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在说出这句话时,平淡的语气中,透露着的那股淡淡的不屑,李阀那可是如今天下顶级门阀之一,有望统一天下的存在,若是寻常人,被误认为李阀中人的话,多少会感到几分荣幸吧?

    陈老谋微笑着点点头,脑海中却在疯狂搜索着李轩这个名字,如此年轻,就有这般气度,当不是默默无名之辈才对,但他搜刮遍自己所知的有名有姓的人物,却无一人能够与眼前的男子对上号,是假名?

    陈老谋看了李轩一眼,摇头打消了这个念头,虽然用假名行走江湖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但眼前的年轻人给陈老谋的感觉,恐怕是不屑去用假名的。

    “李公子,不知云芝她何处冒犯了您,若不是什么大事的话,在下想请公子能够卖在下一个薄面。”卜天志看了一眼动惮不得的云芝,作为云玉真的贴身婢女,云芝虽然年纪不大,但却是巨鲲帮老人,卜天志自然无法坐视其受制于人。

    “这是贵邦内部的事情,李某没有插手的意思,卜兄若有此意,不妨跟云小姐商量,不必告知李某。”似笑非笑的将目光扫过云芝,李轩说道。

    “哦?”卜天志闻言疑惑的看了云芝一眼,复又看了看李轩,点点头,没有再言语。

    “咦?”正在欣赏着长江夜景的李轩,眼中突然闪过一抹惊讶,回头,目光中带着些许惊讶的看向船舱的方向,也让时刻关注他的卜天志和陈老谋不约而同的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正看到云玉真自船舱内缓缓走出,相比于之前,云玉真脸上少了几分少女的天真,却多了几分经历世情的沧桑,容貌虽然未曾改变,但此刻的云玉真却更为动人。

    逆境可以摧毁一个人,让他变得消沉、颓废、堕落,却也能够塑造一个人,让人在其中变得坚强,原著中云玉真是否从此刻开始变得自暴自弃,李轩不知道,但此刻的云玉真,却绝对属于后者,甚至连修为,都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获得了巨大的突破,也是引起李轩惊讶的一个重要原因。

    “李大哥。”径直来到李轩三人身前,云玉真眼圈一红,低声道。

    “节哀顺变,逝者已矣,活着的人,还要继续向前走,做个坚强的女孩。”看着眼前气质在短时间内发生转变的云玉真,李轩轻叹了口气,现实中,包括自己在内,很多人在看大唐双龙传时,对于云玉真的水性杨花颇为不耻,但又有谁能知道在红粉帮主的艳名背后的经历是多么令人心酸和无奈。

    发生在云玉真身上的事情,足以摧垮任何一个女人的精神,但她却不能垮,因为她的身后,还有巨鲲帮,她父亲毕生的心血需要她来守护,但值此乱世,一介弱质女流女流,想要在无数野心家之中保留巨鲲帮这份产业,虽然手段令人不耻,甚至即便放弃了女人更甚性命的贞洁和廉耻之心,最终也未能保住想要守护的东西,但这一切,却也怪不得她,要怪也只能怪这个世道。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反之,可恨之人,又何尝没有可怜之处,只是历史从来是胜利者标榜自身的东西,群雄并起的时代,又有谁会去真的关注一个为人所不齿的女子?

    “嗯。”云玉真轻轻地点了点头,目光看向守在李轩身侧的卜天志和陈老谋,脸上突然绽放出一丝笑容:“两位叔叔不必如此戒备,若李大哥真想对我巨鲲帮不利,就算这艘船上所有人加起来,都未必挡得住。”

    修为在悲痛交加之下,意外突破,感知比之从前更加敏锐,能够隐隐感受到李轩身上,那股磅礴的气息。

    卜天志和陈老谋闻言,脸上都不由一赫,尴尬的朝着李轩拱拱手道:“公子莫怪,只是巨鲲帮刚刚遭遇不幸,我们身受老帮主厚恩,是以……”

    “无妨。”李轩摆了摆手笑道:“防人之心不可无,这点李某还是懂得的。”

    “家父新丧,帮中还有许多事物要仰仗两位叔叔,玉真以前不懂事,不对之处,还望两位叔叔能够及时指正。”云玉真再次向着两人拱手道。

    李轩微笑着看着云玉真与两人的谈话,手段虽然还有些稚嫩,却也初步有了独当一面的气质,没有经历那对一个女人而言最痛苦的打击,眼下的云玉真最终没有走向原著的老路,这点让李轩心中多少生出几分欣慰之感,抛开那段灰暗的人生不谈,无论相貌还是资质,云玉真或许不及大唐双龙之中的光暗女主师妃暄和婉婉,但绝对是足以媲美商秀珣这一级数美女的,哪怕李轩如今还未见过多少大唐美女,但对这一点,却无比肯定。

    “老帮主新丧,我等还有许多事物要处理,先行告退了。”陈老谋对着李轩拱了拱手,笑呵呵的拉了一把身旁不明所以的卜天志,朝着李轩和云玉真告了声罪便离开,船头上,只留下李轩和云玉真两人。

    “还未恭喜玉真,成功突破先天。”看着有些不知所措的云玉真,李轩微微一笑,作为花丛老手,自然看得出这姑娘的心思,既然没有原著中那般不堪的过往,对于这样一个不逊色于自己任何一位妻子的美女,哪怕没有巨鲲帮这么丰厚的一份嫁妆,李轩也不会拒绝。

    “这点微末本事,哪会入得了李大哥法眼?”云玉真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先天,若在以往的位面中,早已是威震一方的超级高手,但可惜,这里是高武位面,先天,只是成为高手的开始,这份本事,甚至不足以担当巨鲲帮这份家业。

    “呜呜呜~”

    刁斗之上,突然响起沉闷的号角声,云玉真面色一变:“有敌人来袭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