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十四章 伍云召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十四章 伍云召

readx();    信步走在山间小路之上,手中把玩着一张烫金请帖,这也是云玉真所说给李轩带来的请帖,大儒王通寿诞,遍请天下英豪。

    原本,巨鲲帮虽然在东南沿海一带颇有名望,但还不够资格被列入邀请之列,只是近段时间以来,巨鲲帮以鲸吞之势吞并海沙帮,隐隐间,已经跃进天下一流势力的门槛,这才得到了一张请帖,却被云玉真毫不犹豫的送给了李轩。

    大儒王通的地位有些类似于自己的另一位丈人蔡邕在那个年代的地位,在儒林之中,有着极为超然的地位。

    而这场以王通之名义所发起的宴会,对于有野心的人而言,也是一个不错的博取政治资本的机会。

    不过眼下李轩思索的却并不是这个问题,在这个以武为尊的时代,以他的实力想要获取名声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他现在所需要的只是一个足够份量的对手,之前无论是宇文化及亦或是韩盖天,在李轩看来,还远不够份量。

    此刻李轩的思绪,却是放在了长生诀上面。

    虽然至今仍未开始融合长生诀,但从云玉真那里却是得到了足够的经验,至少长生诀并不像书中所说的那样,只有不懂武功或者是武功尽废之人才能修习,只是这中间有个转化的过程。门槛相对于普通武功而言,要高出太多,正常情况下,也只有达到先天级别才可以修炼。

    石龙和双龙的例子都不能拿来做参考,石龙不得其法,双龙则是误打误撞。双龙的成功途径是无法复制的,若非因为黄帝心经的缘故对甲骨文有足够的研究,两者又有相通之处,让李轩得窥其中真谛。

    长生诀最大的特点在于能够助修炼者更容易契合天地自然,体悟天地法则,而本身法门行功路线也迥异于寻常练气法门,正常功法,是无法和它共存的,所以要修炼长生诀。首先需要做的就是将以往的真气转化为长生真气。

    在这点上,有了云玉真成功的经验,自己一帮红颜要专修长生诀都不难,在众女之中,恐怕也只有王语嫣所修炼的八荒**惟吾独尊功在等级上可与长生诀媲美,修炼到极致,也有机会达到破碎虚空之境。

    其它如九阴、九阳无论起点还是终点都不足以与长生诀媲美,但若放到自己身上。这个问题就有些棘手了。

    长生诀能够助人贴合天地,体悟天心的特点是李轩极为看重的。但黄帝心经本身吞呐龙气,以一国之气运来冲刷己身的功能却是身为帝王的李轩的立身之本,更不容更改,主次之位已定,如何将长生诀融入自己的黄帝心经,获得长生诀特效的同时又不至于使黄帝心经原本的功效丧失。对李轩而言,是个极其重要的难题。

    可以肯定的是,在破解这个问题之前,李轩是绝不会贸然去修炼长生诀的,这种坐拥宝山却不得而入的感觉。让李轩颇为无奈。

    “唔~”

    李轩抬头四顾,茫然的看了看周围的风景,貌似自己又迷路了。

    离开巨鲲号已经七天了,迷路这种事似乎每天都在发生。

    他当然不是路痴,这片大地虽然所处时代不同,但地形地貌基本一致,从南到北,李轩已经走过多次,原本迷路这种事情并不该发生在他的身上,不过自从体会到长生诀真谛之后,虽然并未去莽撞修炼,但长生诀总纲却对他产生了不小的影响,精神总是更容易贴合天地自然,在那种状态下,李轩选择了放任自流,任由自己的步伐跟随者空气流动和地貌变化自行做出判断,这种状态下,李轩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精神修为在不断提升着。

    大儒王通既然要宴请天下英雄,自然准备了足够充分的时间,李轩并不担心是否会错过这场盛会的问题。

    不过眼下这是在哪里?

    哪怕经历过几个世界,对中原的大致地形谈得上了解,但站在一片荒郊野外,就算记忆极佳,也不可能将这方天地的每一块土地都清清楚楚的刻印在脑海中,眼下,李轩也只能判断出此处地貌,应该处于荆楚之地,至于是哪里,李轩也只能找人问问了。

    有时候世事就是如此巧妙,李轩找人问路的念头刚刚升起,道路的尽头处就响起清脆的马蹄声,听声音,来者绝非一人,似乎有什么人在被一群人追赶。

    微微眯起眼睛,朝着道路的尽头看去。

    一支百人左右的骑兵队伍正在道路上疯狂的追逐着,蹄声雷动,一股浓浓的萧杀之气席卷而至,单就气势可以判断出,这支人数只有百人左右的队伍绝对堪称精锐,看打扮,应该是隋军。

    被追逐的赫然是一名白马银枪的白袍武将,若非知道时代不同,李轩差点以为来人是赵云。

    不过被追逐的武将显然没有赵云纵横千军万马的本事,而且气机感应之下,李轩能够轻易的判断出,眼前这员白袍武将受了不轻的内伤,饶是如此,却依旧神武不凡,不时自马背上翻身射箭,每一次回身,必有一名隋军落马。

    只是毕竟受了不轻的内伤,加上一路疾奔,不时还要回身射箭,逃至此处,俨然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连续射杀七名隋军骑士之后,气力明显不济,第八支箭射出之后,明显力道分散了许多,被随后而来的隋军轻易挥刀将箭簇磕飞。

    “宇文?”李轩扫了眼隋军的旗号,不由暗自哂笑,有时候,这世界真的很小。

    “快逃!”来将看着立于路上的李轩,眼中闪过一抹焦虑,不由得放高了声音大声吼道,有过亲身经历的他太清楚身后这支隋军的残忍和冷酷,所过之处,几乎人畜不留,一路上,不知多少路人冤死在这群隋兵的刀下。

    “倒是个仁将!”李轩自然不会躲开,更没有必要躲开,只是听着来将焦急的呼喊声,不由生出几分好感,脚下却是不停,径自迎面走去。

    “该死!”眼见追兵越来越近,胯下战马也并非什么良驹,连续奔行之下,早已筋疲力尽,速度越来越慢,而眼前之人却不闪不避,直接迎面走来,那份轻松自若的样子,倒是让武将心生钦佩,毕竟面对宇文阀的精锐,单是那份气势,就足以压垮普通人的精神,若非脑子有问题,那便是有真材实料的高手,只是看对方样貌,他实在想不出对方何以如此自信,百名宇文阀精锐,便是自己全盛时期都不敢说能够轻易将其击溃。

    “希律律~”陡然一勒缰绳,一个翻身狼狈的从马背上滚落,手中银枪一抖,斜指大地,看了眼筋疲力尽的战马,眼中闪过一抹不忍,拍了拍马背,让战马自行离开。

    回头,看了一眼仍旧闲庭信步一般,以恒定不变的速度朝前走来的李轩,心中一叹,却并未开口多言,转身,直面迎面扑来的骑兵,陡然开口厉喝道:“伍云召人头在此,有本事便来拿吧!”

    回应他的,却是席卷而至的一波箭雨。

    伍云召?

    李轩抬了抬眼皮,隋唐演义中的好汉在这个高武位面似乎失去了原本属于他们的色彩,将星的光芒在层出不穷的高手的光芒下,显得黯淡无光。

    看着一杆银枪密不透风的将攒射而至的箭簇尽数拨挡开的伍云召,李轩摇了摇头,对方体内的伤势已经严重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撑过这波箭雨,已经到了对方的极限,面对接踵而至的宇文阀精锐铁骑,若无意外,恐怕将沦为对方铁蹄之下的肉糜。

    “是条汉子,死在这里,有些可惜了。”一波箭雨之后,看着近在咫尺的铁骑,握着银枪的手臂却颤抖的连一丝力气也无法再聚集,眼中闪过绝望的神色,正要闭目待死之际,耳畔突然传来一道清朗的声音,原本还有十多丈远的李轩,竟不知何时,后发先至,先一步出现在他身边。

    来不及细想,一声刀吟已经吸引了伍云召全部的注意!

    刀从何来,伍云召没有看清,但他相信,终此一生,也无法忘记那璀璨的一刀,乌黑的刀身在空中留下一道完美无瑕的轨迹,璀璨至极,却又至简至拙,十分诡异而矛盾的感觉,却完美的融入这一刀之中,让人生出一种本该如此的感觉。

    平底陡然卷起一阵狂风,漫天刀气仿佛将整个天地充斥一般,无所不在,却又无从把握,伍云召无法形容那是怎样一种视觉震撼,但那看似杂乱无章的刀气,却十分精确的落在一名名隋军骑士的身上,顷刻间,原本萧杀的气势荡然无存,天地间,只剩下无边的寂寥,无主的战马茫然的徘徊在主人的尸体身边,不时发出一声声嘶鸣。

    “呵~”喉咙里挤出一个音符,如释重负的感觉让精神出现前所未有的松懈,原本支撑自己的最后一丝意志顷刻间烟消云散,眼前一黑,颈长的身形就这么直挺挺的倒下去。

    “喂~”李轩有些无奈的看着很干脆的昏过去的伍云召:“这里究竟是哪里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