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十七章 斩魔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readx();    酒楼上,坐在椅子上的李轩有些慵懒,声音温润如玉,仿佛多年不见的故友一般,笑容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温暖感觉,只是此刻的边不负却无丝毫暖意,有的只是一股彻骨的冰寒。

    对方距离自己绝对不超过三尺的距离,若非对方主动出声,边不负甚至无法感知到对方的到来,这岂不是也代表着,对方刚才若突然出手,他边不负甚至连作出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这个发现,让边不负骇然变色,天下间,能在无声无息间接近自己三尺之内还能不被自己发现的人,在边不负的记忆之中,甚至连阴后祝玉妍都无法做到,恐怕也只有那位消失多年的邪王石之轩,或许有这份能耐。

    这人是谁?

    何时进来的?

    想到这个可能,边不负暗中咬牙切齿,但对着眼前这个带着和煦微笑的青年,却不敢有丝毫动作,甚至眼神中的冷厉杀机都尽数被收敛起来,他很清楚,对方既然有无声无息间进入自己三尺范围之内且不被自己发觉的能力,那若要取自己性命,也并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

    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生出这种生死不由自己掌控的奇特感觉,但如果可以,边不负宁愿一辈子都不要有这种感受。

    “不知尊驾是何方朋友,是否边某过去有何得罪之处,若以往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边某在这里先陪个不是如何?”脸上挤出一丝笑意,同时也有些疑惑,眼前之人在自己的记忆中似乎从未出现过才对。如此人物,若真的见过,绝不可能一点印象也没有。

    “边兄不必乱猜,在下与边兄是第一次见面。”李轩微笑着看着边不负道:“至于在下的身份吗……”看了一眼做侧耳倾听状的边不负,李轩微笑道:“正是边兄嘴中,那个不知天高地厚。要给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的毛头小子。”

    边不负的瞳孔骤然一缩,脸上笑容保持不变,双手却倏然探出,一对打造奇特的银色圆环悍然划过两道银色的弧光,分斩李轩脖颈和胸腹要害。

    边不负对于自己的这一击显然有着足够的自信,他的魔心连环乃是阴癸派中仅次于宗主祝玉妍和圣女绾绾天魔秘的顶级武功,能够借力发力,一经出手,便如长江大河般汹涌澎湃。连绵不绝,以边不负的狼藉名声,却能屹立江湖数十载而不倒,不知有多少成名高手饮恨在这副银环之下。

    “你是二十年来第一个在我面前如此狂傲之人,若不能让你生不如死,就让边不负三个字倒过来写罢!”边不负眼中透着森然之色,魔心连环一旦出手,便是祝玉妍亲至。都不敢妄言能够轻易接下,何况眼前的小子太过托大。竟然没有丝毫防备!

    “倒过来就不必了!”乌光一闪,一柄通体乌黑的厚背大刀出现在银环的必经之路之上,即便边不负运足了眼力,也没能看清楚那把乌黑的厚背大刀是如何出现的,仿佛凭空出现,准确无误的挡在了魔心连环的必经之路上。

    “今日之后。边不负三字将永远除名江湖!”李轩咧嘴一笑,屠龙刀似缓实疾,双臂如赘千均,明明很慢,却带着一股风雷之声。仿佛握在手中的并非刀,而是一柄千斤巨锤一般。

    “轰~”

    刀锋撞击在银环之上,竟发出一声闷响,银环之上出现丝丝龟裂的痕迹,边不负虎躯一颤,眼中闪过骇然的神色,这对银环随他多年,早已到了人器合一的境界,银环受疮,他本人心神也遭到创伤,一丝鲜血自嘴角溢出,竟是在这短暂的交锋中受了不轻的内伤。

    “绾绾还不出来帮我!?”怒吼声中,边不负一头长发无风自动,体内真气狂涌,魔心连环轨迹顿时变得诡异莫测起来。

    与此同时,本该离去的绾绾不知何时出现在李轩身后的为之,悠悠的叹息声中,伸手一抹,双手已经多了两道流光。

    一对长只有尺二的短刃在一股奇异的力道下脱离了绾绾的双手,正是阴癸派的镇派三宝之一的天魔双刃,专破内家真气,配合诡异莫测的天魔力场更是如虎添翼威势难挡。

    “边兄可知,你是此界第一位让我拔刀并能撑过一刀而不死之人!”屠龙刀带着丝丝龙吟之声,在空气中划过一个圆圈,绾绾突然感觉自己的天魔力场出现紊乱,原本圆转自如的天魔双刃也出现微不可测的变化,再难随心而动。

    “天魔力场?”绾绾有些惊讶的看向李轩,天魔双刃回到手中,身形一舞,天魔双刃带起一道道撕裂空气的声音,斩向李轩后颈。

    “好小子,竟敢偷学本派心法!今日,比留你不得!”边不负趁机催动魔心连环,阴狠的目光落在李轩身上,怒声道。

    天魔秘乃阴癸派最高机密,便是他也无缘学的,眼前的小子却不知从哪里学到,如何不令他嫉恨。

    呵~

    李轩轻笑一声,北冥神功与天魔秘却有相通之处,尤其是形诸于外时,皆可形成一道诡异的力场,只是两者功用却天差地远。

    只是对此却也不去辩解,手中刀锋连闪,一瞬间劈出八道刀气,分别斩向两人。

    绾绾双手连挥,天魔双刃专破内家真气,李轩如今虽已功参造化,但论及根本,还未脱离内家真气的范畴,再加上绾绾本就不俗的武艺,劈向自己的六道刀气竟被轻易化解,只是身形却不可抑制的出现一丝停顿,她与边不负貌合神离,虽然为大局考虑,不愿阴癸派失了边不负这样一大助力而主动现身相助,但两人之间龌龊暗生,自然难以达到心意相通的境界,这意思停顿却使两人原本密切相连的契机出现一瞬间的断痕。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对于真正的高手而言,已经足够。

    边不负虽然比绾绾多活了数十载光阴,但他乃贪花好色之人,无论天资还是心性都远不如绾绾,一身魔功虽然浑厚,奈何却早已在温柔乡中耗尽了一身锐气,李轩虽然只是劈出两道刀气对付他,但魔心连环毕竟远不及天魔双刃厉害,硬生生撑过两道刀气之后,边不负只觉双臂发软,甚至连手中的魔心连环都拿捏不住,心下骇然间,再也顾不得绾绾生死,双腿猛然一蹬,身体自窗口倒飞而出。

    魔门自私自利的天性在这一刻显露无疑,无论身份还是在帮派中的地位,边不负自忖远不及绾绾重要,这等情况下,他不觉得李轩会舍弃绾绾来追自己,危急关头,毫不犹豫的将对门派有着重大意义的绾绾抛弃而谋求自身活路,至于绾绾是否会因此而丧命,此刻却已经不在他思考范围之内,现在,他只想远离这个煞星。

    “嗡~”

    耳畔突然传来一声微不可差的破空声,边不负突然感觉身体一轻,耳畔似乎传来无数的惊呼之声,接着骇然发现自己竟然不受控制的翻转起来,依稀间,似乎看到一具无头尸体正自空中向地面跌落,意识渐渐变得模糊,最终陷入无边的黑暗……

    “绾绾为何不趁机离开?莫非觉得,李某不会杀你吗?”。并没有去关注边不负的尸体,自有人会帮助自己去料理,此刻的李轩却是回头,微笑中带着些许惊讶的看着一脸泫然欲泣的绾绾。

    “绾绾不过一届弱女子,李郎若有心要杀绾绾,绾绾自问也抵挡不住,只能任由李郎施为了!”一脸哀怨而凄苦的表情,让人经不住生出无限的怜惜,再加上一语双关的暧昧话语,心境修为不够者,恐怕会立刻控制不住化身禽兽扑上去。

    “好厉害的媚术,不,不是媚术,却是媚骨天成,唤你做妖女,真的一点都不为过!至于弱女子之言……呵呵,绾绾若是弱女子的话,这天下,九成九的男儿都该吞针自尽了。”拉了张椅子坐下,以欣赏的目光看着绾绾,对于其言语间暗含的挑逗之意却是没有丝毫的理会。

    “李郎莫非是铁石心肠?”绾绾一脸哀怨的表情,仿佛是被抛弃的小妻子一般。

    “所以说,我们男人有时候也真的很无奈。”李轩脸上泛起无奈的表情,无语的看着绾绾道:“若我此刻对绾绾做点什么,估计会被当成禽兽,但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又会被绾绾视作不解风情。”

    “咯咯,李郎说话当真有趣,只是李郎今天杀了边师叔,绾绾倒是无所谓,只是师尊那里,就算绾绾愿意帮李郎说话,但边师叔毕竟是我门中顶尖高手,师尊她老人家恐怕未必肯善罢甘休。”

    “也难怪阴癸派这么多年都被慈航静斋压制,派中若都是这种货色的话,恐怕就是灭亡都不远了。”瞥了一眼街道上边不负的尸体,李轩冷冷一笑道。

    “这话若传到师尊耳朵里,李郎就不怕遭到整个圣门的追杀吗?”。绾绾脸上露出嗔怒的表情。

    “这个先放放不谈,劳烦绾绾回去后跟祝宗主说一声,李轩希望能够与祝宗主见一面,还请绾绾引荐一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