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十九章 东冥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readx();    这里是彭城一间极大的宅院,自外部看去,极尽奢豪之能,让人一眼看去,就能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暴发户气质,只是又有谁能想到,一向奉行节俭持家的李阀会将彭城的据点装饰的如此醒目?

    既然是秘密据点,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那自然是越低调、越不引人注意最好,李阀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不过效果却真的不错,至少若非因为绾绾的原因对天魔大.法有了一定的感知力,只是凭借巨鲲帮的情报网,根本不可能想到眼前这极尽奢豪的庄园,尽是李阀建立在彭城的秘密据点。

    房间,东冥夫人单美仙微微眯起眼睛,把玩着手中的茶碗,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一脸乖巧的女儿,眼中带着些许无奈。

    “婉晶,你若想出去逛逛的话,不如我陪你去如何?”一旁,尚明讨好的说道。

    “胡闹!”单美仙将脸一板,斥责道:“世民是做大事的人,怎能陪你一起去瞎胡闹!?”随即面色一缓,柔声道:“当初执意要跟来的是你,难道你忘了当初与娘亲的约定了吗?”。

    “哦~”单婉晶俏脸一塌,无精打采的应了一声,当初要来彭城与李阀做交易,单美仙本没有打算让她一同前来,只是熬不过她软磨硬泡,最终约法三章之后,才勉为其难的带她一同前来,这约法三章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未经单美仙许可。不得擅自乱跑。

    原本以为可以出来透透气,顺便摆脱尚明这个该死的跟屁虫,谁知道与想象中的完全是两回事,都怪那该死的瓦岗寨,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种时候打过来。

    无论是单美仙还是闷闷不乐的单婉晶都没有发现。在尚明那微笑的眼神中,闪过一抹刻骨的怨毒之色。

    ……

    充斥着奢华气息的大门外,站着两名身穿劲装的男子,看起来并不如寻常看家护院的护卫那般魁梧雄壮,但一双眸子却炯炯有神,两边太阳穴高高鼓起,识货的人一眼便能看出眼前两人要比寻常看家护院的门卫强了不止十倍,每一个都是内外兼修的好手。

    “站住,此处乃我家庄主私人地盘。未得允许,不得擅入!”两名门卫打扮的劲装男子一脸冷漠得伸手将李轩和伍云召拦在门外,看向两人的目光里带着浓浓的警告之色。

    “告诉东冥夫人,有贵客来访!”抬眼看了看这奢华的门禁,李轩直接开口说道。

    贵客?

    两名门卫一怔,随即脸上泛起警惕之色,右手迅速握在腰间的剑柄之上,冷声道:“什么东冥夫人?我们不知道!”

    “啧~”

    “看来还是直接进去的好。”

    摇了摇头。却没有太多的耐心去解释,眼前两名门卫的态度已经明白无误的告诉李轩。想要通过正常的手段进去是比较困难的,李轩自然清楚,就算提着边不负的人头过来,最多也只是获得跟东冥派交易的资格,但这个结果距离自己的预期却是差了太多,既然和平的手段无法达到自己的目的。说不得,也只有动之以力了。

    心中已经有了决定,行动上自然也就少了许多顾忌。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两名门卫面色一变,腰间宝剑已经拔出一半。但也仅仅拔出一半,两人眼中同时闪过一抹茫然,眼前已经失去了李轩的身影,同时,两人身后,原本紧闭的大门发出一声轻微的闷响,随即毫无征兆的轰然倒地。

    眼前仿佛有寒光闪过,两人下意识的想要回头,只是突然惊骇的发现自己仿佛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指挥权,就那么仿佛被定格了一般定在原处。

    伍云召遗憾的叹了口气,两人的武功,在他看来,也绝对算得上好手,放到一些势力中,也算得上骨干人物,只是……他们的对手太强,强到他们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捧着盛放着边不负人头的木盒,径自从两人中间穿行而过,跟着李轩,往庄园内部走去,身后,两名武士已经渐渐失去生机的尸体在微微凝滞了片刻之后,轰然倒地。

    “什么人!?”

    作为秘密据点,自然不可能只有两个守门的门卫,在院落内部,还有一批李阀留在这里的护卫维持着山庄的秩序,此次为了确保交易的顺利进行还有安全性,李世民可带了不少的精锐护卫在身边,此刻,除了与李世民兄妹出门办事的人之外,大半聚集在这里负责东冥派一行人的安全问题。

    先是大门毫无征兆的倒下,随之而来的是两个从未见过的人进来,隐隐间,还能看到门外两名门卫轰然倒下的尸体,早已引起这些李阀精锐的警觉,只是这份警觉并未给他们带来任何好处。

    所有人只是觉得眼前寒光闪过,便已经失去了闯入者的身影,想要扭头去寻找,却遇到之前两名门卫同样的问题,在这个高武位面,当武功达到一定层次的时候,人数优势也会失去了其作用,就如同一群蝼蚁,哪怕再多,也无法撼动大象分毫,在此刻李轩的眼中,寻常江湖好手与蝼蚁其实也并无太多的区别。

    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李轩出手,但每一次看到,都难以抑制心头那股惊艳之感。

    李轩只是稍微辩别了一下方向,便朝着某某一处房屋走去。

    “高手!”

    房间中,正在跟单婉晶以及尚明谈话的单美仙,在李轩出手的那一刹那,也生出莫名的感应,目光一凝,惊抬头时,房门已经无声开启,一道犹如山岳的身影出现在房门的入口处。

    单婉晶和尚明也同时若有所觉,回头看去,勃然变色,虽然无法看到外面那尸横满地的惨状,但空气中那股淡淡的血腥气息却无法瞒过任何人,锵然声响中,两人已经各自拔了兵器在手。

    “贵客临门,东冥公主的待客方式,一般人还真的吃不消,幸好,本人气量雅致,公主这等极端的待客方式勉强还吃得下!”声音自身后悠悠的传来,李轩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穿过了两人本该天衣无缝的防守,悠然的坐在了单美仙的对面,毫不客气的为自己倒上了一盏茶。

    “好一个贵客,我却不知道什么贵客是杀上门来的!”单婉晶美目寒霜,寒声道。

    “婉晶,住嘴!”单美仙面色凝重的看着一脸悠然的坐在自己身前的青年男子,饶是以她的眼力,在刚才的刹那也只是能够勉强捕捉到对方的一丝身影,其他单且不论,单是这份速度,就足以让任何顶尖高手毛骨悚然,这个时候,自然不愿意女儿过激的话语刺激到眼前这位不知名高手,对方若是悍然发难的话,单美仙没有丝毫把握能够在对方那极致的速度面前保住自己的女儿。

    “贵客突然造访,却不知有何事需要小女子效劳?”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惊骇,单美仙嘴角泛起一抹微笑,默认了李轩贵客的身份。

    “来找东冥派,自然无外乎做些兵器买卖。”李轩笑道。

    “这个好说,只要出的起价钱,我东冥派一视同仁,却不知这位公子要与我们如何合作?”单美仙微微一笑,东冥派的兵器买卖自然不是谁都可以购买的,东冥派之所以能够有如今的地位,就是与各大势力交好,左右逢源,才能在这乱世中,如鱼得水,成为任何一方势力都争相拉拢的对象,但同样的,没有一定的势力,就算富甲天下却也没有资格跟东冥派谈生意。

    不过单凭对方那令人毛骨悚然的速度,东冥派就没有拒绝的余地。

    “还是夫人来事,不过李某急用,所以,就请夫人割爱,将此次与李阀交易的兵器,先卖给在下吧!”李轩微笑着说道。

    “不可能!”单婉晶闻言勃然变色,怒喝道。

    “婉晶!”单美仙眉头一皱,喝住想要发作的单婉晶,有些无奈的看向李轩道:“公子见谅,我等做生意之人,讲究一个诚信,公子如此做法,让妾身如何去向李阀之人解释?”

    “夫人先不忙拒绝,不妨先看看在下带来的定金!”李轩微笑着摇摇头,打了个响指,身后,伍云召毕恭毕敬的将一方雕工精致的木匣捧上,置于桌上,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公子这样做,却是在难为妾身。”单美仙没哟去看木匣,一双美目死死的盯着李轩,虽然有些忌惮李轩所表现出来的惊人速度,但李轩的要求,显然已经触碰到东冥派的核心利益,这却是单美仙绝对无法同意更无法接受的,是以,无论李轩出价多高,她都不可能同意。

    “夫人不妨先看看我的定金再下结论也不迟!”李轩也不着恼,微笑着以眼神示意一番。

    “这……也好。”犹豫了一下,单美仙还是没有直接拒绝,但内心里已经打定主意,无论这木匣中装得是怎样的奇珍异宝,她都不会接受对方这个过分的条件。

    瞳孔在木匣打开的瞬间骤然一缩,一双美眸中在那一刹那闪过痛恨、怨毒的情绪,良久才平静下来,缓缓地盖上木匣,目光复杂的看向李轩道:“原来是刀皇莅临,怠慢之处,还望刀皇恕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