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强势

readx();        刀皇,是一个最近几日才刚刚兴起的名号,甚至大多数人连对方的名字都不清楚,出身来历更是一无所知,但论及威名,却不在现下任何一位成名高手之下。

        江都街头,刀斩魔隐!

        虽然如今还没有此人的其他战绩传开,但只此一战,就足以将此人列入当今天下顶尖高手之列!

        魔隐边不负,那可是足以令天下任何正道高手头疼的人物,一对魔心连环,纵横江湖罕有败绩,从他出道开始,想要杀之而后快之人多如过江之鲫,但直到现在,昔日那些想要复仇亦或者扬名的江湖侠客,如今大都已经化作一杯黄土,而直到几天前,边不负依旧活的潇洒自在。

        “唔~刀皇,呵呵。”

        房间里,李轩轻呷口茶水,体会着茶水流经舌尖的茶香,似乎是在品味香茗,又像是对刀皇之名的惊讶,良久,脸上那股莫名的笑意渐渐被一缕嘲讽所替代,看着东冥夫人道:“有点捧杀的意思,不过……”

        看着单美仙的面色,李轩轻轻地放下手中的茶盏,嘴角牵起一抹令人心动的阳刚弧度,眼中带着一股滔天战意:“刀中之皇,我喜欢这个名号!”

        “夫人以为,这份定金如何?”末了,李轩看着面色不断变化的单美仙,似乎在询问对方的答案,但那语气,却让人听不出太多询问的感觉。哪怕对方并未给出答案,但从他那里,却已经有了肯定的答案,哪怕这份答案并非东冥夫人或者说整个东冥派所希望的那样。

        霸道!

        这就是眼前这个如今江湖上最热门话题的青年给单美仙最真切的感受,她可以猜到,若自己真的拒绝对方的要求。对方那柄斩杀边不负的刀绝对会出现在整个东冥派的头上,这点,单美仙绝不怀疑。

        仅是对方为了寻求合作,便毫不犹豫的提刀去斩杀边不负这种在旁人眼中绝对属于疯狂的行为,单美仙毫不怀疑若自己真的拒绝了对方,绝对会受到对方雷霆般的报复,这绝不是单美仙愿意看到的。

        惧怕,倒还不至于。

        作为祝玉妍的女儿,单美仙身后所具备的潜在能量绝对超出了东冥派所表现在世人面前的。对方再强,如今也不过是孤家寡人一个,但这也是最令人忌惮的!

        至少单美仙如今所能够动用的关系中,抛开祝玉妍之外,再拿不出能够刀斩边不负的顶尖战力,否则边不负也不可能逍遥自在这么些年。

        这样一个凭空出现,又毫无背景牵制的高手,其实才是最恐怖的。

        单美仙不怕宋缺。也不怕宁道奇,甚至不怕石之轩。因为即使打不过,但这些高手成名已久,爱惜羽毛,不会真的对她一个后辈动手,哪怕是石之轩,在没有绝对利益的冲突下。也绝不可能没事跑来寻东冥派的晦气。

        但眼前这位青年刀客不同,他没有势力的牵绊,换句话说,只要需要,他可以毫无顾忌的对任何人出手。这样的人物,是无论哪个势力都不愿招惹的存在。

        就在单美仙沉思的片刻,一旁的尚明有些坐不住了,因为单婉晶的关系,他对李世民一点好感都欠奉,若李轩只是找李阀的麻烦,他很乐意看到两人互掐,若是能够两败俱伤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但现在,事情隐隐有些不对头了,尚明不是傻子,他能看得出,李轩的态度里,在觊觎东冥派基业,他可是注定将成为单婉晶男人的人,未来将要跟单婉晶一同打理整个东冥派,怎能容忍有人觊觎自己的基业,而且看架势,单美仙竟然有低头的打算!这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够忍受的。

        “笑话,有谁能证明他便是边不负,更何况,就算是边不负,区区一颗人头,难道就要断送我东冥派长久以来与各路诸侯建立起来的信誉吗?”。不等单美仙回答,尚明上前一步,看着李轩朗声道。

        呵~

        李轩也不恼怒,似笑非笑的看了尚明一眼,扭头看向尚明道:“你叫尚明?东冥公主的未婚夫?”

        “是又怎样?”面对李轩那似笑非笑的目光,尚明突然心底一突,但此刻单婉晶再侧,哪能露怯,而且他也不相信李轩真敢杀他。

        “不怎样,只是奉劝尚公子最好闭上你的嘴巴,否则,夫人就可以考虑换谁来当贵派公主的下一任未婚夫婿了。”摇了摇头,李轩复又将目光看向单美仙,东冥派阴盛阳衰,老一辈还好,但年轻一辈,连尚明这种货色都能成为标志人物,未来的东冥派也未必就有什么光辉前程可言。

        “你……”尚明大怒,想要说什么,李轩身后的伍云召忽然回头,犀利的目光落在尚明身上,顿时让他护膝一滞,只觉对方的目光犹如两柄利刃一般射来,到嘴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大胆!”尚明畏缩的样子让单婉晶大怒,目光凌厉的看向李轩,虽然感激他杀了边不负,但这种客大欺主的作风却让东冥公主对李轩一点好感都欠奉。

        “婉晶!”单美仙的声音淡淡的在屋内响起,看着单婉晶道:“你和明儿先下去吧,我和公子还有话要谈。”

        “可是娘亲……”单婉晶心中大急,看母亲的样子,明显已经动心了,这批兵器可是他为李世民精心准备,皆是东冥派最精良的装备,就这么被一个莫名其妙的人跑出来夺走,怎能让他不心生不满?

        “下去!”单美仙加重语气重复了一遍,单婉晶还是第一次从自己母亲身上感受到这份不容置疑,有些委屈,恨恨的瞪了李轩一眼,也不理会尚明,一个人径自摔门而出。

        “公子莫怪,婉晶自小被妾身骄纵惯了,但其本性并不坏,还望公子莫要和她计较。”单美仙歉意的看向李轩道。

        “无妨。”李轩点点头,看向伍云召道:“云昭,我和夫人有要事相商,你先出去,任何人不得打扰。”

        “是。”伍云召点了点头,瞪了一眼尚明,后者无奈,只能乖乖的跟着伍云召一同离开,房间里只留下李轩和单美仙两人,至于两人之后商谈了什么,除了当事人之外,旁人却无从得知,只是三天后,东冥派与李阀交易的兵器在路途中被人劫走,在淮南一带造成不小的轰动。(未完待续……)

  http://www.miriscastle.com/wenzhang/12/12128/70270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riscastle.com。龙8国际娱乐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