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二十二章 眼神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二十二章 眼神

readx();    掌控襄阳,如何掌控,这个问题伍云召没有问,李轩也没有说。

    有些事情,是不需要明言的,伍云召并非蠢人,对于很多事情都有着自己的见解,要想掌控一座城池,在伍云召看来,不过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动之以力,这也是乱世中最常见的方法,以堂堂正正的方式战胜襄阳守军,这座城池自然也就到了自己这方手里了。

    不过这个方法显然不太可能,若能如此,李轩也不会有让他尽快掌控襄阳的要求了。

    要钱独关主动投诚?

    除了这些之外,伍云召可以想到的,也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以武力控制作为襄阳城主的钱独关,这也是在伍云召看来,最可行的一个方案。

    李轩已经离开,显然这次行动并没有准备让自己参与,伍云召也不以为意,作为名门之后,伍云召首先学的是如何去做一名臣子,然后才是如何为将,既然李轩不准备让他知晓,定有其中道理,作为臣下,只需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即可。

    独自走在襄阳的街道上,既然已经准备去接手这座城池,那首先该对这座城池有一定了解,民生、军事,城防,乃至周边环境。与周围势力的关系,未必要面面俱到,但至少要能了然于胸,所以,在李轩离开后,伍云召决定自己出来走走。未来在掌控钱独关之后,该从哪方面着手掌控襄阳,这点是最为重要的。

    虽然李轩已经说过,陆续会有人过来帮他,但这也是一个展示自己能力的机会,伍云召自然不可能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这位大爷,行行好,给点吃的吧!”一双漆黑的小手自身旁探出,就在伍云召被眼前一名衣衫褴褛的乞丐拦住去路的时候。以常人难以察觉的速度悄无声息的朝着伍云召腰间的钱袋抓去。

    “呵~”感受到周围的动静,伍云召脸上不自觉的爬起几分笑意,伸手,在一声清脆的惊呼声和身前汉子惊讶的表情中,一把捏住了一只黑漆漆的小手。

    “朋友,盗亦有道,你把在下的盘缠全拿了,那今夜在下可就得跟你一样露宿街头了!”捏着那只小手。伍云召微笑着看着眼前这个脸庞被各种污渍涂得难以看清原本样貌的小乞儿,心中却有些疑惑对方的手臂竟然如此柔软。完全不似一个风餐露宿的乞儿该有的样子。

    “你弄痛我了!”小乞丐被抓了现行,但脸上却并没有多少害怕的神色,只是不满的瞪着伍云召,脆声道。

    “呵~”伍云召向周围看了看,却见身旁不知何时已经围拢了十几名衣衫褴褛的乞丐,隐隐间将他围在中间。周围的路人见状都已经一哄而散,转眼之间,原本还算热闹的街道变得冷清了许多。

    “你叫什么名字?”伍云召也没有丝毫害怕的神色,反而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小乞儿,这片刻。他却已经发现眼前小乞儿的不同寻常。

    “哼,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小爷我叫阴小鹤,识相的,快把你身上所有财物都给我乖乖的交出来。”小乞儿冷哼一声。

    “阴小鹤?不错的名字。”伍云召笑的有些诡异,看的小乞儿心底发毛。

    ……

    作为襄阳城主,钱独关掌控着数万人的生计,治下虽然只有一地,但大小也算一个诸侯,尤其是在获得了阴癸派暗中资助之后,虽然依旧只是一个小诸侯,但论及底蕴却借着阴癸派的渠道拓展了许多,所控制的地域也在不断扩大,江陵、南阳乃至竟陵,虽然并非他的治所,但襄阳的触手却已经伸到这些地方,现在所需要的,只是一个恰当的时机,自己就可以一跃成为有资格与四大门阀叫板的诸侯。

    钱独关自然也清楚,阴癸派愿意花费这样大的力气帮助自己,自然不会是真的被自己魅力所折服,其中必有所求,只是那又如何,利用和被利用之间,谁又能真的说清楚,至少,钱独关对眼下的形势很满意,不但势力大增,更能娶到一房如花美妾,尽管至今这个美妾还没能真的得手,但那也是顾忌对方身后的阴癸派,否则的话,钱独关绝不介意对自己这位名义上的小妾施展强硬手段。

    “听说那位刀皇李轩最近闹得很凶,连魔隐边不负都陨落在其手中,祝门主想来很头疼吧?”坐在自己最喜欢的座椅上,钱独关微笑的看着自己的小妾,用不了多久,这位小妾会升任为自己的正式夫人,襄阳城的女主人。

    “宗主的事情,那是我一个弟子可以过问的,不过边师叔纵横江湖多年,虽不说未逢敌手,但正道人士也不止一次围杀于他,却均未得手,听闻那刀皇不过而立年纪,我却不信他真有杀掉边师叔的能耐,定是用了什么鬼蜮伎俩。”白清儿如水的眼眸落在钱独关的脸上,眼中流露出柔柔的媚意,语气疑惑的道:“只是不知钱郎何时对本门如此关心了?”

    “哪里!”钱独关打了个哈哈笑道:“只是有些好奇而已,毕竟我们也算是合作伙伴,多了解一些,总没有坏处。”

    合作伙伴吗?

    白清儿柔柔的点了点头,眼角含笑,只是心底却是在冷笑,阴癸派的合作伙伴很多,但能够有好下场的却没有几个,这钱独关看似精明,但实则却是草包一个,师尊将自己派来这里,在白清儿眼中却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摇了摇头,懒得去理会钱独关那贪婪的目光,他媚骨天成,一颦一笑皆有动人之处,哪怕此刻心不在焉,但在钱独关眼中也难以感受到她心底那份不耐。

    低头,不想让钱独关看到自己此刻的眼神,却在低头的瞬间,眼角处仿佛有人影在晃动。

    什么人!?

    豁然回头。

    与此同时,钱独关也似有所感,几乎是同时与白清儿看向同一个方向,两双眼睛,两对瞳孔在这一瞬间,收缩成针尖一般大小,目光同时聚集到那个突然出现的身影之上。

    “阁下是何人!”对于在无声无息间,出现在本该只有两人的房间里的陌生人,虽然心中惊骇对方的这份手段,但毕竟是一城之主,心智在许多时候要远比许多江湖草莽更更坚韧一些,至少此刻的白清儿还处于震撼之中,但他却是先一步回过神来,目光落在对方身上,双手却是不自觉得摸向腰侧。

    李轩抬头,目光漠然的在钱独关身上扫过,让钱独关心中不禁一寒,那眼神,完全不像是在看一个有生命的人,而是在看一具尸体一般,冰冷而无情,带着一种对万物的漠视,仿佛这天下没有任何事能让对方生出一丝波澜。

    “刀皇李轩?”白清儿却是檀口轻启,虽然素未谋面,但此前她却跟那位师姐绾绾有过一次碰面,也从那里获取了这个人的一些基本信息,刀皇李轩,已经被绾绾定义为暂时不可招惹的敌人。

    不可招惹,又是敌人,已经很清楚的说明对方的能耐,就连自己那位师姐都无可奈何。

    只是作为阴癸派中,唯一一个敢和绾绾争夺圣女之位的人物,虽然自认天赋不及自己那位绾绾师姐,但高手,未必就是真的无敌,对付高手,也未必只有一条道路可行,武功不行,其他方法或许可建奇功也未可知呢。

    除了武学天赋之外,自认其他方面要超过自己那位师姐的白清儿此刻却是动了别样的心思。

    “你便是阴癸派中,绾绾那位师妹白清儿吧。”被人叫破身份,李轩并没有太多惊讶的表情,他又不是刺客,名字也非见不得人,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只是目光在距离自己不过丈许位置的白清儿身上扫过,敢跟绾绾争锋,这女人也的确有着属于自己的资本,哪怕不及绾绾,但相差也不多了。

    正在白清儿想要展示下自己资本的时候,李轩却已经收回了视线,目光在钱独关身上上下打量两眼,最终,带着一种淡淡的嘲讽语气道:“原本,能够成为一城之主,我以为还有些本事,但不得不说,这一次,我却是看走眼了,以你的资质,坐在这个位置,真的有些浪费!”

    “锵~”

    几乎是李轩话音落下的瞬间,钱独关已经双刀在手,带着凌厉的劲风劈向李轩,眼中却带着惊骇的神色,盖因这并非他本来的意愿,而是在那双带着奇特压迫感的目光下,自己竟然不受控制的拔刀出手,而原因,却只是对方一个眼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