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二十四章 落定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二十四章 落定

readx();    什么是地狱的痛苦?

    作为一名城主,对于刑法之道也算得上有些了解,甚至他本人也曾以各种手段将敌人折磨致死过,但此刻,在钱独关眼中,自己以往所知的任何一种刑法,与眼前自己所亲身体会的痛苦,都显得无比幼稚。

    痒!

    深至骨髓的痒,钱独关从来没有想过,当痒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会令人忍不住生出自杀的冲动,此刻的他,身上名贵的衣衫已经被自己抓破,衣衫下的皮肤已经被挖开一道道狰狞的伤口,似乎只有疼痛,才可以暂时抑制住那种深入骨髓的麻痒,明知是饮鸠止渴,但钱独关却无法控制自己的双手,一次次以近乎自残的方式在身上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饶我!求你,饶我!”抬头,看着那双冷漠中带着几分欣赏的目光,这个看起来有着温润如玉外表的男子,此刻在钱独关的心中,却是比恶魔都要恐怖的存在。

    生不如死!从未有一刻,会让钱独关觉得其实死亡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只是此刻,他却连自杀都成了一件奢望,只能哀求的看向李轩。

    “生死符,每七十二个时辰会发作一次,若无解药,这种痛苦会一直持续一个时辰,才会有所缓解,钱城主或许可以去找阴癸派寻求解决方法,但我可以保证,就算是阴后亲至,想要破解生死符之痛,也要付出惊人的心力,钱城主可以掂量掂量自己的作用是否有资格让阴后付出如此心力来救治。”

    屈指一弹,一枚黄豆大小,通体呈暗褐色的药丸落在钱独关身前,李轩以一种平淡的语气将生死符的作用缓缓道出。

    几乎是以匍匐的方式滚到药丸面前。双手无法动用,一旦离开身体,没有了疼痛的刺激,那种麻痒的感觉会在下一瞬间让自己疯掉,不顾颜面,伸出舌头一卷。将药丸卷入口中,根本没有去顾忌这药丸是否是假的,哪怕此刻摆在他面前的是穿肠毒药,只要李轩说那是解药,钱独关也会毫不犹豫的吃下。

    “呼~”

    麻痒的感觉在药丸服下后,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席卷而来的疼痛,只是短短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钱独关的身上却已经被自己抓下来无数道猩红的伤口。之前因为有那种麻痒的压制,还无法体会,此刻生死符所带来的那种麻痒的感觉渐渐消失,钻心的痛楚却是席卷而至,钱独关强忍着身躯的颤抖跪在李轩身前,此刻,面对这个魔鬼般的男人,钱独关心中不敢生出丝毫抵触的念头。至少在那名为生死符的东西寻找到解决之法前,钱独关对李轩不敢有丝毫逆反的情绪。

    “多……多谢大人!”狠狠的喘了口粗气。钱独关跪在地上,身体还在止不住的颤抖,但声音却十分虔诚。

    “不错,很识时务,有了这个前提,我们可以来谈谈接下来的事情了。”李轩微微一笑。毫不客气的坐在了原本属于钱独关的座位上,居高临下,俯视着钱独关。

    “但凭大人吩咐,独关莫敢不从。”钱独关心中苦涩无比,这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尚是他第一次品尝,过去,哪怕面对阴癸派,在钱独关看来,双方也只不过是以一种合作的形势来对话的。

    “伍云召,认识吗?”李轩低头看向钱独关道。

    “前南阳侯,在下与他有过一面之缘。”钱独关恭敬的点点头,伍云召虽然在江湖上名声不显,但其父伍建章乃有名的谏臣,作为他的儿子,虽然被扣上反贼的帽子,但伍云召在这荆楚一带还是有一些影响力的。

    “这就好办了。”李轩点点头,看着钱独关道:“我要你在一月之内,辅佐伍云召,接手襄阳军政,记住,是所有!”

    听着李轩在最后加重语气的两个字,钱独关身躯不由一颤,心中生出一股难言的苦涩,苦心经营的襄阳城就这么拱手让人,若说甘心,那是不可能的,只是想到之前那生不如死的痛楚,钱独关心中就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有问题?”李轩低头,目光落在钱独关战战兢兢的身体上,漠然道。

    “没……没有问题,只是……襄阳城军政事务繁琐,一月之期恐怕……”钱独关犹豫道,虽然惧怕那生不如死的痛苦,但让他将手中的权利就这样拱手送人,却如同在他心头割肉,习惯了权利的美妙,让他一夜之间再回到从前,更是一个痛苦的抉择。

    “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若一个月还无法将此事办成的话,那你……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李轩淡淡的打断了钱独关的话语,随意的道,仿佛他此刻说的并不是一条人命,而是决定杀一只鸡那般轻松。

    钱独关失血过多的身体再次颤抖了一下,他毫不怀疑若自己真的搞些小动作,对方是否会真的将自己击杀,从对方那可怖的武功以及传闻中斩杀边不负的果决,莫看钱独关乃一城之主,但对方真的起了杀心,钱独关甚至连逃的机会都没有,这就是生在乱世,身为弱者的悲哀。

    是苟延残喘的活下去,亦或是轰轰烈烈的用自己的生命拼一把,去赌对方是否有胆量来杀自己,这并不是一个太难选择的选择题,早已被荣华富贵腐蚀掉的锐气,让钱独关无法做出孤注一掷的选择,至少活下去,还有复仇的希望,而另一条路,钱独关没有勇气去走,对他来说,那条路等于绝路。

    “大人放心,属下一定竭尽所能办到,绝不会耽误大人的任何事情。”钱独关咬了咬牙,在生和死之间,最终选择了屈服。

    “识时务者为俊杰,钱大人果然是不世出的俊杰呢。”李轩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他的笑容很有感染力,只是此时此刻,在钱独关眼中,那笑容所带来的,只有无尽的恐惧。

    “那接下来,就该清儿姑娘了。”钱独关的事情处理完毕,李轩将目光落在如同鹌鹑一般匍匐在地上的白清儿身上,至于钱独关内心如何想,李轩没有理会,怨恨又能如何?蝼蚁连拥有仇恨的资格都没有,若他能够识相,或许能够活的更久一些,否则的话,李轩虽然不屑杀这种级别的武者,但也不介意自己刀下,再多一道冤魂。

    “乖乖做我的小侍女,又或者……”李轩脸上笑容不变,只是眼中却闪烁着一抹冷厉之色:“为阴癸派尽忠!”

    感受到李轩那犹如实质的目光,白清儿娇躯微颤,恐惧的感觉蔓延向全身,这股恐惧,不仅仅源自于功法属性上的压制,更有对李轩那恶魔般的手段的恐惧,钱独关的清醒犹在眼前,选择,似乎也已经并不是太难的问题,至于之后来自阴癸派的报复,却是顾不得了,钱独关的切身体会,她却不想再体会一次。

    “清儿愿意服侍公子,还请公子怜惜清儿。”柔柔弱弱的声音带着一股楚楚可怜的气息,却又没有丝毫做作,若非知道此女身世以及性格,恐怕饶是李轩这等老江湖都可能被陷进去,女人,天生就是骗术高手。

    “为我准备一间房间,今夜我会在这里居住!”李轩低头,扫了钱独关一眼,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同时看向白清儿道:“至于你,今夜就由你来侍寝吧。”

    “是~”钱独关看了白清儿一眼,眼中闪过一抹难言的嫉妒,这个女人,本该是自己的才对。

    相比于钱独关,白清儿却是干脆许多,款款的站起身,不经意间将自己美妙完全的展露再李轩面前,我见犹怜的气质让人忍不住生出怜爱之情,这的确是有着足够资本的女人,至于以这种方式来占有,李轩并没有丝毫愧疚的情绪,跟妖女谈感情?绾绾或许有这样的资格,但白清儿却绝对没有。(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