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二十七章 王府夜宴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二十七章 王府夜宴

第二十七章 王府夜宴

readx();    如果说在之前江湖上最引人注意的事情,除了慈航静斋当代传人携和氏璧之威为天下苍生选明主之外,当属看破从古至今无人能够堪破的长生诀的寇仲与徐子陵了,不仅仅是因为长生诀,更因为两人与罗刹女傅君婥有过一段交集,如今罗刹女返回了高丽,江湖盛传,罗刹女在临走前将杨公宝库的秘密告知两人。

    杨公宝库和和氏璧得一可得天下,相比于虚无缥缈,象征意义更大于实际意义的和氏璧而言,显然内藏巨量财宝的杨公宝库更被群雄看重一些,也因此,两人所到之处,几乎都是惊天动地,各路诸侯都在不择手段的想要抓捕二人,从而得到杨公宝库。

    只是这两个小子本事虽然不大,却极为滑溜,细细算起来,如今两人不但被朝廷通缉,更被宇文阀、独孤阀乃至如今声势逼人的蒲山公李密也发出了蒲山公令缉捕两人,但两人却依旧活的无错小说逍遥自在,活蹦乱跳。

    如果没有李轩的横空出世,两人必是时下最炙手可热的人物。

    刀斩边不负,威逼东冥派,强抢李阀物资,最近更有传闻,刀皇李轩曾在扬州时,一招迫退宇文化及和傅君婥,强夺长生诀来观看,杨公宝库的秘密其实在李轩身上的可能性也被更多的江湖人认可。

    相比于两个小混混一般的人物,这个说法显然更容易被人接受,而且出道以来虽然战绩不多,但每一次都足以让任何一个武者心惊,虽然明面上并不像双龙那般挂了数张通缉令,但江湖传闻,宇文阀、李阀还有阴癸派。都在暗中寻这位刀皇的晦气。

    更重要的是,似乎刀皇这个名讳犯了天刀宋缺的禁忌,听说天刀宋缺的磨刀石上,已经刻上这位年轻刀皇的名字,更有传闻,二十年不出家门的老宅男宋缺只因为这个名字。已经走出宋家山城北上,准备来寻刀皇的晦气。

    当然,这些只是传闻,是否属实还有待考证,不过有一点却可以肯定,刀皇李轩如今算是真的出名了,相比于他的辉煌战绩,扬州双龙这两颗小星星显得星光黯淡,也因此。从襄阳出来以后这段时间,李轩过得很不太平。

    不到一月的时间里,一共有十八波各路高手打着各种名义找上门来,其中不乏各大门派的成名高手,只是结果却令人惋惜,这些各派高手没有一人能够在李轩手中走过一招,一开始,李轩并未下杀手。只是他发现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因为这个原因。过来找他的人越来越多,赢了名动天下,输了也不会有任何危险,这样的好事哪里去找,到后来甚至连一些帮派喽啰都敢跑上来寻晦气,作为自己日后吹嘘的本钱。

    只是这些人明显高估了李轩对于这种事情的容忍度。就在十天前,河洛一带小有名气的金刀门在门主的带领下举派前去挑战,过程如何,没人知道,但那一战之后。金刀门上下一百三十六人,包括门主金刀林振源在内,无一生还,金刀门除名江湖。

    金刀门一战惊天下,刀皇凶名一时无两,在三大宗师久不现世的年代里,刀皇李轩,隐隐间已经成为了新一代高手的代表,刀皇之名实至名归,在江湖人心中,刀皇李轩已经是三大宗师之下,能够与了空、邪王、阴后以及梵清惠这种正邪两道顶尖人物相提并论的绝代高手,更是被誉为天刀之下第一刀手!

    总之,用现代的术语来说,李轩火了!而且是大火特火那种,江湖中,甚至出现不少高手慕名投奔,虽然李轩出道以来,也有过刀屠金刀门的狠辣手段,但在许多人看来,那是金刀门自找的,满门上下组团过去切磋,真把人当傻子玩儿呢,再好的脾气都得暴走。

    东郡,大儒王通府邸,此刻正是华灯初上,往日这个时候,街上行人都不会太多,毕竟哪怕是风气较为开放的隋唐时期,古人的生活也比较规律,除了那些流连于青楼楚馆的浪荡子之外,大多数人还保持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良好习惯,只是今夜,却有些特别,城门没有关闭,不时可以看到有车马自城外进来,汇聚在王府之外,王府内更是车水马龙,高朋满座,好不热闹。

    今夜,正是大儒王通寿宴,遍请天下豪杰,河洛一带有些脸面的人物基本都到了,就是再远些的,一些势力如四大门阀即便阀主不能亲至,也会派出族中英杰前来祝寿,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江湖上的知名帮派也在受邀之列。

    大厅内,靠墙摆放着十多张桌台,摆满了佳肴美点,任人享用,不少知名人士在此相互交流,当然,内中也不乏私底下有龌龊的,不过碍于主人家的脸面,这些人都保持着克制,大儒王通并非普通武林人士,虽说如今民风尚武,但儒者在汉人心中还是有着独特地位的,没人敢在这里大打出手。

    堂中最醒目的位置上,一组酸枝椅中坐了三个人,周围其余宾客只能站着,却并不围住三人,给三人留下足够的说话空间。

    中间一人白发皓首,气度威猛,虽然衣衫褴褛,却能让人感受到其雄壮如山的身材和乞丐。

    另一人身穿儒衫,星霜两鬓,让人一看便知他年纪定然已经不小,但脸色红润,看起来只是中年相貌,一派儒雅气度,意态飘逸,予人一种超凡脱俗的感受。

    而陪坐之人却是一个大官模样的中年人,长相不类中土人士,也给人一种精明厉害的感觉。

    衣衫褴褛的老者和中年模样的老儒生都是非同小可的人物,今夜在做宾客甚至包括那中年大官,却是有九成是奔着两人而来的。

    前者是人称‘黄山逸民’的欧阳希夷,至少是成名四十年的高手,与道门第一高手宁道奇是同辈分的武林人物,早已退隐多年,今夜也是适逢其会,前来探望老友,正好碰上这场盛会。

    至于老儒生却是此间主人,也是今夜的寿星,名动海内的儒道宗师级人物,以学养论,天下无出其右者,以武功论,也是足以跻身四大阀主、窦建德、杜伏威、翟让、李密这等一方霸主级别的高手。

    至于那中年大官,却是如今的洛阳守备,实际掌控洛阳军政大权,足以左右天下局势的一方诸侯王世充,也是此间宾客中,地位最高的一位。

    人群中,寇仲和徐子陵鬼头鬼脑的穿梭在人群中,不时引来周围人厌恶的眼神,两人却混若无事,寇仲目光好奇的左顾右盼,一边对着徐子陵道:“陵少,都说那石青璇大家今夜会来,怎的见不着人呢?”

    徐子陵嗤之以鼻道:“人家是仙子一般的人物,自然不会跟这些凡夫俗子们混在一起,只有到了关键时候才会出场。”

    寇仲挠了挠脑袋,看向徐子陵道:“这么说来,我们也是这凡夫俗子之中的一员喽。”

    徐子陵翻了翻白眼,没有搭理他。

    寇仲却有些不依不挠,拉着徐子陵道:“陵少,我今夜突然有种特殊的感觉,你说李爷他会不会来啊?”

    徐子陵身体突然一僵,面露苦笑道:“李爷会不会来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马上我们会倒大霉!”

    “什么意思?”寇仲不解的回头看去,正看到面色冰冷的东冥公主单婉晶正在数丈之外的地方死死的盯着他们,而在她身边,尚明以及东冥派两位高手已经悄悄的向这边走来,隐隐间封死了两人的所有退路。

    “娘嘞,这个小煞星怎么会在这里!?”寇仲暗暗叫苦,左顾右盼,开始寻找逃跑路线。

    “两个小贼,还想跑吗?”。单婉晶恨恨的盯着两人,原来虽然巨鲲帮因为李轩的关系吞并了海沙帮,这段时间以来一直都在整合海沙帮的势力拓展自身同时积极为李轩打探各方情报,并未如原著中一般卷入到账簿事件中来,但两个小子还是受了李阀的邀请,自东冥派偷盗了账簿,在此期间,寇仲也没逃脱自己的宿命,与李阀四小姐邂逅,并深深的爱上了对方,可以说,除了傅君婥并未身死之外,两人的人生轨迹并未因为李轩的到来而发生太多变化。

    “嘿嘿,这个……”寇仲正想说些什么,突然面色一变,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背上的井中月突然不受控制的跳动起来,隐隐竟有脱离的趋势,也顾不得与东冥公主周旋,连忙按住自己背上的井中月。

    “怎么,想动手?”看着寇仲握向背后的刀柄,单婉晶双目含煞,冷笑道。

    就在寇仲暗暗叫苦,想要解释之际,单婉晶身旁一名使刀的尚家弟子却是面色震惊的道:“公主,我的刀……不受控制了!”

    不只是他们,满堂宾客中,有不少使刀高手,此刻都骇然的发现自己的刀开始无法控制起来,初时还不明显,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份颤动却越来越明显,甚至整个大厅,都被一声声汇聚而成的刀鸣之声充斥。

    大厅内,原本正在说话的三人此刻也停止了说话,震惊的站起身来,向门口方向看去,三人都是武道高手,感知要比其他人敏锐许多,此刻却仿佛感觉到一股迫人的刀气正由远及近,朝着王府的方向移动。

    与此同时,门口方向响起了门卫的唱声:“巨鲲帮使者,刀皇李轩到!”原来这种震颤,只对使刀者有用,旁人却是难以察觉,王府门卫虽然也有武功,但却不可能有王通三人这般眼力,能够感知到对方身上那迫人的刀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