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二十九章 萧声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二十九章 萧声

readx();    王府门口,一男一女悠然现身。∏∈,

    男的高伟英挺,虽稍嫌脸孔狭长,但却轮廓分明,一身土黄色武士服,皮肤白皙滑嫩,保养得却是让女人看了都会嫉妒,但这样的皮肤却让人生不出丝毫娘气的味道,配合对方那凛冽犀利的眼神,使他身上有一种男性霸道猛烈的阳刚魅力。

    额头上系着一条红布,腰间则是挂着一刀一剑,显然擅长刀剑合击之术,一般会同时运用两种兵器的人,基本上对自己都有着极端的自信乃至自负。

    不过最吸引李轩三人的却不是这明显有着胡人血统的年轻男子,而是在他身旁的那个女人。

    倒不是这个女人有多美,虽然也算得上绝色,但相比单婉晶、白清儿却是差了半筹,只是这个女人,跟昔日那位罗刹女傅君婥却是无比神似,乍一看上去,定会错认成傅君婥本人。

    半晌。

    寇仲和徐子陵两人相视一眼,却是猜出了来人身份,高丽奕剑大师的弟子,也是他们娘亲傅君婥的师妹。

    不过两人倒并未上前相认,傅君婥并未如原著般死去,临回高丽前,对两人做过一些警告,比如九玄大.法绝不能外传,比如日后若遇到自己那位师妹,有多远就躲多远,以师妹的脾性,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将两人斩杀,就算看在自己的面子上不杀二人,也一定会要求废掉两人的武功,以保证九玄大.法不会流入汉人手中,最后用来对付高丽人。

    李轩只是惊讶的看了傅君瑜一眼,就没有再去理会,对他而言,这两人并不重要。只要不招惹到自己,干扰到自己的计划,李轩也绝不会理会两人是否在中原搞风搞雨,他今夜来此,除了参加这场夜宴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至于比武什么的,宗师级以下,如今已经再难入他法眼,就算跋锋寒有着不错的潜力,但在这股潜力化成真正的实力之前,李轩时不屑出手的。

    只是有些时候,你不去找事,事情却会自动送上门来,李轩有些愕然的看向那把指向自己的宝剑。记得好像是叫斩玄剑吧?

    “武器不要乱对着人,会送命的。”冷冷的看了一眼指向自己的斩玄剑,李轩摇了摇头:“现在的你,来挑战我还为时过早,再过三年吧,三年之后,或许有与我一战的资格,至于现在……”

    李轩淡漠的看了一眼跋锋寒:“你还未够资格!”

    “这话说的霸气!”寇仲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看着跋锋寒。品头论足的对着旁边的徐子陵和单婉晶道:“一看这风湿寒就觉得不是什么好鸟。”

    徐子陵没有搭腔,只是紧紧地注意着局势的变化。单婉晶不屑的撇了撇嘴道:“我看你这小贼是嫉妒人家长的比你帅气吧?”

    “哈~”寇仲笑了一声,脑袋一栽,靠在徐子陵肩膀上,脸上做出悲伤的神色:“陵少,我好伤心!”

    “滚!”徐子陵一脸冷漠的将寇仲推开,不动声色的拉开了双方之间的距离。

    “啊。连陵少都要嫌弃我,这世界,叫人好生绝望!”寇仲伤心的转头,张手想要去抱单婉晶。

    “嗯?”单婉晶冷冷的注视着寇仲,右手已经按在腰间的剑柄上。似乎只要寇仲再有过激的动作,便要施展雷霆手段让他永远闭嘴。

    “呃……开玩笑,哈哈,开开玩笑!”寇仲心底一寒,他可毫不怀疑自己如果真靠上去,迎接自己的绝不是什么温香软玉而是透心凉的宝剑,连忙做出肃穆的神色一脸严肃的看向场中,若无其事的点评道:“不过我看这风湿寒也定是个厉害的角色,你看他的眼神,啧啧……就是寇大爷我上去,都未必能够在短时间内将其打败,李爷这次怕是遇到对手了。”

    徐子陵和单婉晶不约而同的以鄙视的目光看了寇仲一眼,同时向旁走出一步,拉开与寇仲的距离,使寇仲如同孤魂野鬼一般孤零零的站在原地,左看看右看看,随后仰头,当真是寂寥无比。

    场中,跋锋寒显然并不准备就此罢手,他一路走来,不断挑战高手,期间也并非全无危险,能活到今天,凭的就是那股坚不可拔而且越战越勇的意志,怎会被李轩三言两语便说动?

    感受着李轩身上那股威势,跋锋寒不但没有丝毫惧怕,反而心中隐隐升腾起久违的兴奋,此人绝对是他南下中原以来,所遇到的最厉害的一个高手,甚至在对方身上,跋锋寒感到一股如同面对毕玄的错觉,此人即便不如毕玄,也相去不远,能够与如此人物一战,便是一死又有何妨?

    当下不再犹豫,斩玄剑发出一声欢悦的嗡鸣声,毫不犹豫的刺向李轩,那一往无前的气势以及肆意的剑气,无不令在坐宾客悚然动容,虽然之前已经见识过李轩的煌煌之威,但此刻看到跋锋寒如此犀利的一剑,依旧止不住心中为李轩生出担心之感。

    李轩目光冷漠,只是冷冷的看着急刺而来的斩玄剑,并未有任何动作,竟是任由那斩玄剑刺向自己的咽喉,看的周围宾客包括双龙与单婉晶在内心中都不由一紧。

    “锵~”

    一杆金锏横在李轩身前,稳稳地将斩玄剑接下,面色蜡黄,容貌丑陋的武将已经拦在李轩身前,瞪着跋锋寒道:“想与我家主公过招,先打赢我再说!”

    “哼~”跋锋寒目光一冷,脚踩奇步,倏忽间已经越过秦叔宝,一剑继续向李轩刺去。

    “大胆!”秦叔宝怒吼一声,猛一转身,锏随身转,也不再去拦对方的兵刃,而是一锏拦腰打过去,单看那威势,这一锏若是打实了,绝对能将跋锋寒懒腰打断。

    跋锋寒显然也感知到这一锏的威力,面色一变,一直隐而未动的左手终于出手,刀锋出鞘,寒光肆意,左手刀法竟有绝不弱于剑法的修为,于间不容发之际,在空中扭身,挥刀封住金锏去路。

    “锵~”

    刺耳的金属撞击声中,跋锋寒终究仓促迎敌,再加上秦叔宝金锏本就是走的势大力沉的路子,一记碰撞之中,跋锋寒吃了小亏,身子借力倏然后退,卸去对方力道的同时也躲过秦叔宝随之而来的追击,站在丈远之处,目光凝重的看着秦叔宝。

    “刀皇帐下竟也有如此人物?这一手锏法,颇得举重若轻之妙,此人足以堪称世间虎将了!”欧阳希夷忍不住惊叹道。

    王世充却是目光灼灼的看着秦叔宝傲然卓立的身影,眼光闪烁不定。

    跋锋寒缓缓舒了口气,突然仰天长笑道:“好,不想我跋锋寒初至中原,竟然就接连遇到如此高手,斩玄剑下不斩无名之辈,报上名来!”

    “好猖狂的小子。”秦叔宝一根金锏斜指地面,冷冷的看着跋锋寒道:“老子叫秦叔宝,到了阎王爷那,别报错了姓名!”

    “这也是我要对你说的话!”跋锋寒冷笑一声,眼中却是凝重之色,之前只是电光石火的交手,此人已经表现出绝不输于自己的实力,当下也不再去管李轩,凝神看向眼前的黄脸汉子。

    周围的宾客也不有的屏气凝神,就连寇仲也放弃了继续搞怪,仔细的看向交手双方,接下来,将是真正的对决,反倒是李轩似乎并不担心,意态悠然的坐在一张圆桌之后,轻抿着杯中的香茗,享受着白清儿柔若无骨的小手仔细的按摩。

    微风拂过,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场中的两人已经再度交手在一起。

    秦叔宝的锏法本就刚猛无俦,最近更得了李轩的指点,领悟到举重若轻的奥妙,锏法更进一步,舞动间,隐隐挂着风雷之声,更带有一股沙场武将特有的煞气,便是寻常江湖高手,在这股煞气之下也极易被影响到心智。

    跋锋寒一身武功已到了不可测度的地步,秦叔宝那沙场磨练出来无形而有质的煞气却无法影响到他分毫,刀剑合击之术被他运用到极致,竟是与秦叔宝一时间打得不分伯仲。

    “主人似乎并不担心秦大哥的安危呢?”白清儿终究也是武功高手,切境界不俗,不免也被打斗吸引,看着李轩悠然的神态,不免好奇道,这段时间接触,她却知道李轩对这位秦叔宝十分看重,如今却是并不担心他的安危,不免让她好奇。

    “若想在武道上有所成就,就当有一股勇猛精进,舍我其谁的气势,若连这点都做不到,只会在我的保护下做一个下人,要来又有何用?”李轩哂笑道,目光看向打斗中的两人,摇头道:“况且这方圆三丈之内,生死可由不得他们!”

    自从被李轩夺走红丸之后,似乎特别容易被李轩的情绪所影响,此刻听着李轩那平淡中霸气外漏的话语,却是芳心猛颤,娇躯都有些发软了。

    此刻两人的交手已经到了紧要关头,便是李轩也不有的凝神以待,做好虽是出手保下秦叔宝的准备,两人功夫都在伯仲之间,一旦分出胜负,往往也是分出生死的时刻,嘴上虽然说的轻松,但却不希望自己招来的猛将就这样在这种地方无意义的陨落,便在这时,不知何处传来的悠悠萧声在刀锏铮鸣的缝隙中悠悠响起,完美的与刀锏铮鸣之声契合在一起,汇聚成一道奇异的乐章,此等曲艺造诣,却令包括李轩在内的所有人倏然动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