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三十二章 李天凡之死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三十二章 李天凡之死

第三十二章 李天凡之死

readx();    宽敞的官道上,一队车架迤逦而行,前有金甲武士开道,后有三百鲜衣怒马的骑士随行,两侧还有斥候不断游弋,警戒四周可能存在的敌人。yan()kuai

    一座小山岗上,李天凡手搭凉棚,远远地看着这队仪仗非凡的部队,嘴中啧啧叹道:“这阵仗,便是杨广也不过如此了吧!”

    “少主,那三百骑士,便是王世充麾下最精锐的洛阳铁甲骑士,王世充当就在这里了!”一名精瘦的汉子走到李天凡身边,鹰隼般的眸子在车架上扫过,冷然道。

    “那可未必。”李天凡摇摇头,蹙眉道:“素闻王世充为了收买人心,一直以来以简朴著称,这支仪仗未免太招人眼了!就好像是想要告诉我们,我王世充就在这里,你们来打我啊!”

    “少主是说,这支仪仗是王世充的障眼法,意图借此瞒天过海!?”精瘦汉子侧眼看向李天凡,眼中闪过钦佩的神色,不愧是少主,颇有密公之风,将来必为一方雄主啊。

    “很有可能,否则以落雁的精明,瓦岗寨那么多高手,怎么会只让我们两个过来?”说道沈落雁,李天凡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贪婪之色,微笑道:“通知兄弟们,准备动手吧。”

    “呃……”精瘦汉子不解的看向李天凡:“少主不是说不是吗?为何又要打?”

    “我只是说很可能不是?如果王世充猜中了我们的心思,反其道而行之呢?”李天凡翻了翻白眼,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冷笑道:“可不要小看了这王世充,能在朝廷混的风生水起,可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尤其是关乎自己小命的时候,这帮人对自己的性命可是看的非常精贵呢!下去准备吧!”

    “是!”精瘦汉子点点头,依言离去,此次李密为了伏杀王世充,麾下高手尽出。李天凡这一支人马高手最少,但随行的人手却是最多的,足足五百甲士,每一个都是蒲山营最精锐的战士。

    “咻咻~”

    两支冰冷的箭簇破空而至。疾行中的斥候甚至连反应都没能做出便被两箭洞穿了咽喉,哼都没哼一声便宰落马下,但两人的死亡却引起了其他斥候的警觉!

    “敌袭!保护主公!”

    凄厉的嘶吼声中,一排箭雨已经破空而至,前排的金甲武士猝不及防之下。顷刻间便被漫天攒射而至的箭雨射成了刺猬,将后方的车架暴露出来。

    “保护主公!”后方,随行护将面色一变,手中钢枪一挥,将破空而至的箭簇尽数斩落,同时身后训练有素的洛阳铁甲骑士迅速上前,一部分骑士翻身下马,自马背上取出一面铁盾,迅速将车架团团护在中心,结成盾阵。抵抗着漫天而至的箭雨,另一部分却是策马而出,对着前方出现的瓦岗军毫不犹豫的展开了冲锋。

    “儿郎们,让这些洛阳的老爷兵们,看看我瓦岗将士的雄风,教教他们什么是打仗!”李天凡横枪立马,看着带着碾碎一切的死亡气息呼啸而至的洛阳铁甲骑士,眼中却没有丝毫恐惧或者害怕的情绪,手中钢枪高高举起,当呼啸而至的洛阳铁甲冲到一个特定的距离时。高举的钢枪对着虚空狠狠斩下。

    “杀!”

    身后,瓦岗战士发出一声滔天怒吼,毫不犹豫的朝着洛阳铁骑狂吼着扑过去,竟是要以步兵强行与全副武装的骑兵对冲。

    对面。一名名洛阳铁骑脸上露出讽刺的笑容,胯下战马奔行更急,准备一鼓作气,将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的阵势彻底摧毁,碾压!

    “噗~”

    毫无征兆的,两旁地面的灌木丛中窜出几道人影。每一个人手中都拉着一根牛筋制成的特制绳索,两边同时用力,顿时原本宽敞的地面上多了数十根纵横交错的绊马索,更可恶的是,这些绊马索并非在洛阳铁骑奔至之前绷起,而是直接在人群中突然蹦起,纵使这些洛阳铁骑骑术精湛,面对这突发状况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爱马惨叫着摔倒,不少铁骑更是猝不及防之下跌飞出去,引以为傲的冲击力以及沉重的铠甲此刻却成了他们致命的威胁,巨大的惯性下,许多战士直接被自己的战马和铠甲形成的惯性折断了脖子,即使没有,也是筋骨折断,彻底失去了战力。

    奔雷般的气势成了笑话,而更让人心寒的是,李天凡身后,那五百蒲山营战士此刻已经冲至近前,手起刀落,毫不犹豫的斩杀着一颗颗人头。

    “洛阳铁甲?哈!”李天凡摇了摇头,没有理会这个已经注定了结局的战场,目光看向车架的方向,径直朝着在那团团护卫中,始终未曾打开的车架,他现在已经可以确定,这车架之中绝非王世充本人,只是能被这些铁甲重重护卫,想来也是王世充身边的重要人物吧。

    听说王世充的外甥女董淑妮号称洛阳双娇,美艳不可方物,若是她的话,今日可是有些艳福了!

    “备战!”看着缓缓朝这边走来的李天凡,护卫将领面色一变,发出一声凄厉的怒吼,三百洛阳铁骑,如今已经去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因为要保护车架的缘故,只能放弃最擅长的骑战改为步战,这场战斗已经注定失败,但身为军人,他却不能退!

    “车上的人,是你出来还是本公子亲自进去见你?”李天凡无视怒目而视的护卫将领以及洛阳铁骑那一双双喷火的目光,径自来到距离车架不足二十步的距离,看着一杆杆指向自己的长枪,森然一笑,冷然道。

    “妾身身体抱恙,王将军并不在这里,李公子又何必咄咄相逼?”一道柔软中带着一股爱怜气息的声音在车架中缓缓响起,未见其人,只闻其声,虽然柔柔弱弱,却让人心中不由一荡。

    李天凡眸子里闪过一抹炙热,哈哈一笑道:“王将军公务繁忙,恐怕无时间照顾姑娘,不如就由在下代劳如何?”

    “李天凡!”护卫将领瞠目欲裂,死死的瞪着李天凡怒道:“莫要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李天凡冷笑的看了护卫将领一眼,森然道:“败军之将。也敢言勇?立刻给本公子滚开,待会儿若本公子心情好些,还可以放你一马,否则……”

    “死战!”护卫将领发出一声悲愤的怒吼。猛然举起手中的钢枪怒声吼道。

    “公子。”精瘦汉子有些迟疑的看了一眼颇有几分哀兵之势的洛阳铁甲,来到李天凡身边低声道:“既然已经确定王世充不在此处,何必徒增损耗?”

    三百洛阳铁甲虽然精锐,但就算尽数消灭,对洛阳而言。也不足以撼动其根本,反而徒增损伤,在他看来,有些不智。

    “谁说的!”李天凡冷哼一声,看着车架道:“那么大的车架,藏上十人八人都不是问题,焉知王世充不在里面,给我杀!”

    “杀!”精瘦汉子来不及阻止,身后的蒲山营战士已经咆哮着杀向对手,精瘦汉子也只能默默地哀叹一声。蒲山营战士只忠于李密,李天凡作为李密之子,在李密不在的时候,有着绝对的指挥权,自己就算有心阻拦,也是有心无力,天凡公子有着足够的能力,但有时候,未免太过急色了一些。

    动念间,蒲山营战士已经如潮水般凶猛冲至。而洛阳铁甲却如磐石般坚守着自己的位置,两支最精锐的部队撞击在一起,瞬间溅起一朵朵凄艳的血花。

    惨叫声伴随着尸体倒地的声音中,地面迅速被鲜血染红。

    “李天凡。受死!”护卫将领一枪将两名蒲山营战士挑杀,突然咆哮一声,拨开人群,带着一往无前的骑士直朝李天凡杀来。

    “蠢货!”李天凡眼中寒光闪过,身形转动间,瞬间避开对方的枪锋。手中银枪负于背后,在双方擦身而过的瞬间,犹如毒蛇般自腋下探出,在护卫将领脖子上留下一道醒目的伤痕。

    “嗬嗬~”护卫将领眼中带着浓浓的不甘,喉咙里发出一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魁梧的身体却是终于无法继续支撑,轰然落地。

    数百人的战争,终究不会持续太久,随着护卫将领的灭亡,洛阳铁甲骑士也尽数灭亡,只是蒲山营这边,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李天凡挥了挥手,示意周围的士兵退开,看着紧闭的车门,眼中闪过兴奋地神色,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嘿然笑道:“嘿嘿,美人儿,我来了!”

    车门打开,印入眼帘的却是一袭月白色的衣裙,李天凡只觉眼前一亮,一时间,仿佛车厢内的光线都黯淡下来,只剩下眼前的女人一般,脸上那无助、凄凉以及哀怨的神色,却不断拨动着李天凡内心深处的无名火焰。

    “美人儿……”李天凡嘿笑一声,正想调笑几句,目光陡然变得呆滞起来,愕然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手中那柄明晃晃的宝剑,剑锋不知何时,已经刺进了自己的咽喉之中。

    “唉~”

    女人脸上哀怨和无助的神色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浓浓的嘲讽之色,看着李天凡摇头叹道:“早就跟你说了,何必咄咄相逼呢?”

    “你……”李天凡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想要说什么,对方却已经将宝剑拔回,身形倏然后退,撞碎了车厢,犹如一道白云飘过,在周围士兵愣神的瞬间,已经飘然越出了包围,此刻李天凡才知,此女竟有如此可怖轻功,只是这一切,知道的却有些太晚了,随着力量潮水般逝去,眼前的世界,渐渐被黑暗所取代……(未完待续。)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