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三十三章 一擒落雁 上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三十三章 一擒落雁 上

第三十三章 一擒落雁 上

readx();    孟津,一处高耸的山岗之巅,李密看着前方那队看起来更像是商队一般的车队,根据细作的情报以及多番刺探的结果,王世充,当就在这支车队之中,只要能够杀掉王世充,洛阳将唾手可得,这也是李密为何不顾一切组织高手,甚至放弃参加王通寿宴惊心布置这场伏杀的原因。[ad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

    杀王世充,带来的收获却是太大了,若能一举成功紧占领洛阳,那他李密的声望将会被推至一个巅峰,届时再与翟让反目,遇到的阻力也会小许多。

    只是,不知为何,李密心中突然生出一股难言的悸动,仿佛失去了什么一般。

    “落雁,为何今日,我总有种难言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李密看向身旁的沈落雁,蹙眉道:“天凡那边,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密公多心了,那一路应该是弃子,天凡公子武功能力颇得密公真传,况且又有祖君彦在旁,更有五百精锐蒲山营战士,又有何人伤的了公子?”沈落雁微笑着摇了摇头道:“当务之急,密公当尽快返回荥阳坐镇,王世充一死,将是我们占领洛阳的最佳时机,大军还需密公亲自坐镇才行!”

    “也是。”李密想想也是,有瓦岗双杰之一的祖君彦,再加上五百蒲山营战士以及李天凡本身不俗的武艺,莫说区区三百洛阳铁骑,就算三大宗师亲至,遇到这种阵仗,也只能绕道走了,摇摇头,将心中那股不安甩出去,微笑道:“那这里,就拜托落雁了。”

    但愿,是我多心吧!

    “密公放心!”沈落雁微笑着目送李密离去,心中却闪过一抹凝重,直觉这种东西。听起来颇为玄幻,但对于沈落雁来说,却并不陌生,只是更多的时候她会以理智来控制这种东西。不被其左右,通常武功境界越高,对危险的感知也越敏锐,只是有些东西,她却不能在李密面前表示出来。那样只会动摇李密的信心。

    “伯当!”沈落雁回头,看向立在身后的王伯当道。

    “什么事?”王伯当看向沈落雁。

    “劳烦你跑一趟,看看公子那边的情况,若无事便不要现身,退回即可,若遇到麻烦,暗中相助一把。”沈落雁沉声道,无论是不是子虚乌有,既然李密有这方面担心,还是保险一些比较好。

    “好。那这边……”王伯当看了看其余众人道。

    “一切尽在掌握,拨挡速去。”沈落雁微笑道。

    王伯当依言离去,下方的车队很快进入伏击圈之中,沈落雁突然微微皱眉,眼前的车队,总给沈落雁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外松内紧,其中不乏一些高手暗中戒备,这些都未能逃出沈落雁的侦查,也确实符合她事先的猜测。只是为何事到临头,突然生出一股难以把握的情绪来?

    只是无论心中有何等担忧,此时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当下令旗挥动。一展红灯笼冉冉升起,周围的山岗之上,顿时响起无数喊杀声,早已埋伏多时的伏兵尽出,在箭雨的掩护下,从四面八方杀向车队。而沈落雁心中,那股不安感却在不断扩大。

    ……

    “哈哈,不想刀皇不但武艺通天,这运筹帷幄的本事也让本官大开眼界呐!瓦岗寨这次,注定要载个大跟头喽!”就在距离沈落雁等人不远处的另一座山岗之上,看着漫山遍野冲向车队的瓦岗军以及一众高手,王世充不由放声大笑起来,神态中,流露出志得意满之色。

    李轩微微一笑,摇头道:“阴谋之所以称之为阴谋,就是因为它是在阴暗中进行,不为人知,一旦被人知道了,就不能再称之为阴谋了。”

    王世充恭维道:“但若无李兄弟,就算识破此阴谋,王某也断然想不出如此妙计,不但声东击西,更跳出局外,李兄弟的才能,当真令王某甘拜下风啊!都说这杨公宝库和和氏璧得一可得天下,依我看,李兄弟的才能,绝不亚于两者,甚至犹有胜之!”

    李轩微微一笑,自然能够听出王世充语气中的招揽之意,可惜……摇摇头,没有接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下方的战局。

    ……

    一方突起发难,另一方也是早有准备,突袭并没有起到太多效果,不过瓦岗寨这边却是高手如云,而王世充这边虽然也有高手,但无论数量还是质量,显然都不足以跟兵精将猛的瓦岗寨群豪相提并论,胜利的天平,逐渐倒向瓦岗寨这边。

    看着眼前的局势渐渐被掌握,沈落雁原本有些悬着的心微微放下。

    “沈军师,前部敌军已尽数消灭!”

    “可曾看到王世充?”

    “未曾!”

    “落雁!中部敌军也已经消灭,但并未发现王世充!”徐世绩皱着眉头来到沈落雁身边,沉声道。

    “哦?”沈落雁眉头微蹙,刚刚平静下去的担忧,再次浮上了心头。

    “快看,王将军回来了!”一名瓦岗将领突然笑道。

    不止王伯当,在王伯当身后,还有密密麻麻一群人,为首的,正是祖君彦,看到这些人出现,沈落雁心底突然越发沉闷。

    “军师,出事了!”王伯当带着祖君彦来到沈落雁身边,沉声道。

    “怎不见天凡公子?”沈落雁强笑一下,目光死死的落在祖君彦脸上。

    “末将愧对密公和军师重托,天凡公子他……出事了!”祖君彦脸上露出苦涩的表情,挥挥手,身后,四名蒲山营战士缓缓地抬着一具尸体过来,沈落雁的笑容终于僵在了脸上。

    “启禀军师,前部敌军已然消灭,但并未发现王世充本人。”一道浑厚的声音里,单雄信的身影出现在众人身前,随即看到了李天凡的尸体,脸上恰到好处的露出一抹惊骇的神色道:“天凡公子,军师,这是……”

    “我去的时候,已经晚了!”王伯当叹了口气道。

    “公子究竟是如何死的!?”单雄信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道。

    闻言,单雄信和祖君彦却是面色更加阴沉,没有说话。

    沈落雁看看两人面色,心中已经知道这其中恐怕还有什么蹊跷在里面,摇头苦笑道:“这个问题暂且不谈,现在,大家该想想如何冲破重围了!”

    “这是什么意思!?”几人闻言,不解的看向沈落雁。

    仿佛是印证沈落雁的话,就在几名瓦岗猛将出言询问的瞬间,四周的山谷中突然再次响起喊杀声,大批洛阳士兵不知何时出现在山谷之中,将众人团团围住。

    “是王世充的人马!?”王伯当眼中闪过一抹森然,另一边,单雄信已经厉声道:“儿郎们,随我冲上去,杀了王世充,为天凡公子报仇!”

    “单将军不可!”沈落雁闻言大惊,想要阻止,单雄信已经带着人马杀出去,紧跟在身后的,却是蒲山营的残存将士,他们是随李天凡出来,本就是李密为了保护李天凡而拨出的精锐,如今李天凡死了,他们却活的好好的,无论李天凡为何而死,他们都难辞其咎,是以早在到来之前,这批人已经存了死志,再被单雄信看似莽撞的一挑拨,顿时生出了死战之心,不需任何鼓舞士气的言语,这些已经萌生死志的蒲山营战士便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而随着蒲山营的出击,有不少士兵选择了跟随,在单雄信的带领下,毫不犹豫的对着人数最多的一处扑杀过去。

    “军师,怎么办?”其他几名猛将不由得将目光看向沈落雁。

    “一起冲!或许能杀出一片生机!”沈落雁苦涩的说道,事到如今,全盘计划已经被全部打乱,不想被逐个歼灭,就只能一鼓作气,冲开一道口子,虽然单雄信所选的方位并不理想,但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箭雨呼啸而至,不断有人倒下,不少瓦岗将士纷纷取出弓箭还以颜色,血腥的气息开始弥漫在整个山谷之中。

    沈落雁尽量控制着部队,将部队的损失缩小到最大,这也是她眼下唯一能做的事情,同时分派各大猛将,从旁策应单雄信,以免单雄信冲的太猛,孤军深入,落入敌军腹地,这么一位猛将若是损失在这里,对瓦岗寨来说,将是雪上加霜。

    第一次,沈落雁自出道以来,还是第一次出现这么重大的失误,不但未能达到目的,反而将自己置身险地之中,这幕后,究竟是谁?

    王世充?

    不可能,若王世充有这般能耐,也不可能数次被瓦岗寨打得灰头土脸,至于王世充身边的谋士,尽是一群只知道溜须拍马的庸才,更不可能。

    沈落雁脑海中不断思索着一个个可能的人物,最终的结果却令她颓丧不已,她突然发现,自始至终,自己甚至连自己的真正对手都不知道,却被对方牵着鼻子再走,这种感觉,对于一个智者来说,无疑是十分讨厌的。

    “吼!”

    前方,单雄信的狼牙槊横扫,将四名洛阳士兵扫飞,双方开始真正的短兵相接。(未完待续。)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