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三十五章 飞马牧场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三十五章 飞马牧场

第三十五章 飞马牧场

readx();    官道。

    李轩策马飞奔,胯下是一匹通体红色鬃毛的战马,自然是无法和自己的烈焰追云驹那样的宝马神驹相比的,虽然同是高级高武位面,但事实上,其中还是有高下之分的,至少在大唐双龙位面中,没有所谓的灵兽,或许有,只是在这段历史上从未现世而已。

    只是说道平均水准的话,人姑且不论,但这动物却弱小了太多,就拿战马而言,李轩胯下这匹山寨版烈焰追云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只是若放到混乱三国的位面里面,恐怕甚至无法和寻常战马比肩。

    “公子,我们现在是要去什么地方?”旁边,白清儿骑着一匹通体雪白的战马,疑惑的看向李轩,眼神中,带着几分难以察觉的恐惧,离开洛阳之后,众人便一路往南疾驰,如今,已经进入了阴癸派的地域,这让白清儿心中产生莫名的恐惧。

    虽然因为姹女大.法的原因,成为李轩的附庸,但宗门的恐怖却是从小到大,已经深深刻印在骨子里的东西,纵使有李轩这个绝世刀手在背后撑腰,那股印刻在灵魂之中的恐惧却是无法在短时间内根除的。

    “飞马牧场!”李轩头也不回的回了一句,对于黄蓉信中急切的言辞,李轩不解,但以他对黄蓉的了解,绝不可能无的放矢。

    在李轩的认知中,飞马牧场一带,能够对黄蓉和赵敏造成困扰的,恐怕也只有鲁妙子这位堪称当世全才的人物了。

    此人厉害之处,并非其武功有多高,被天魔真气折腾了几十年。就算以前确实是强绝一时的人物,如今恐怕也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更不可能对黄蓉造成困扰,真正可怕的却是此人一身机关术数之上的造诣,放眼天下。无人可比,若真有心算计某个人,以有心算无心之下,纵使黄蓉的睿智加上赵敏的狡黠,也难免糟了算计,这才是李轩最担心的。

    至于鲁妙子这等人物是否会对两个晚辈出手。李轩也不确定,如果按照原著来讲,鲁妙子算个奇人,性格在李轩所知的奇人里,算是温吞的。不过想想杨公宝库那明里暗里,环环相扣的机关,这位奇人恐怕也未必是什么善类。

    不出手便罢,若对方真敢让黄蓉和赵敏受到什么损失的话,李轩绝对会让对方在临死前承受一遍心灵的折磨。

    “飞马牧场?”白清儿面色变了变,在阴癸派,这个地方属于禁地,任何人不得踏入。自己若进去的话……

    白清儿想了想自己最近一段时间的作为,貌似就算自己不去飞马牧场,这段时间的作为如果按照派内的规矩。也足够自己死上几次了。

    嘴角泛起一抹苦笑,看着眼前的身影,轻叹一声,不再言语。

    气氛恢复了安静,只有马儿奔腾不断响起的蹄声远远传开,至少在刚刚离开洛阳范围的这段路途。还算安静,只是在这个战火纷飞的年代里。更多的不是安静,却是死寂。

    李轩和秦叔宝停在一处已经浓烟四起的村落前停下了脚步。

    规模不小的村落里。放眼望去,已经没有一丝生命的迹象,不算宽敞的乡间小道上,尸体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地,基本上都是村民的尸体,也有一些装备简陋的士兵尸体,这些尸体看起来并不像大隋朝的正规军,反倒更像那些义军。

    “是江淮军!”秦叔宝看着那一双双还残留着生前最后一刻情绪的眼睛,痛苦、绝望、愤怒,那一具具衣着残缺不全的女尸身上,能够看到这座村落之前遭受过什么样的痛苦,一股杀气第一次在这位猛将身上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

    “义军?”李轩嗤笑一声,当所谓的正义已经成了一句口号,没有了朝廷这个庞然大物带来的压力,自身又拥有了相对于普通人而言绝对力量的时候,又有几个所谓的义军能够依旧记得当初揭竿而起时的誓言?

    看着那满地尸体,李轩心中没有愤怒,有的只是一抹淡淡的嘲讽,屠村啊!这可不是如宋末时期的异族入侵,这可是实实在在死在自家人手中的,没有杀机,有的只是一股淡淡的杀意,这样的士兵,无论是隋军还是义军,已经忘记了士兵的荣誉和职责,就没有了存在的必要。

    “走吧!”看着逐渐被火光吞噬的村落,李轩侧转马头,已经发生的事情,无论痛苦还是悲哀,都无法挽回即成的事实,想要避免类似的事情重复不断地上演,只有尽快将这乱世彻底结束。

    身后,秦叔宝再次看了一眼这个已经陷入火光之中的村落,狠狠地调转马头,跟上了李轩的步伐,白清儿没有太多的感慨,身在魔门,注定她对于这种事情的免疫力要强过他人太多,魔门本就是一个人吃人的地方。

    ……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在这里阻路?”此处距离飞马牧场已经只剩下不足二十里的距离,商秀珣从未想过会有人敢跑到飞马牧场的门口来撸飞马牧场的胡须,看着眼前那群肆无忌惮的打量着自己的盗匪,商秀珣出奇的没有愤怒,有的只是一种难言的荒诞感,这世界疯了吗?

    飞马牧场不像宋阀,没有天刀宋缺那样的人物震慑宵小,偌大家业,想要保护,自然不免与贼匪打交道,行商天下,虽说因为买卖的特殊性,与天下诸侯都有关系,但在这样的世道里,义军跟贼有时候是很难分清的,尚秀珣以及她身后的那些牧场战士自然不是初上战场的菜鸟,只是在自家门前被一群贼匪拦住去路,绝对是头一回的事情。

    “好漂亮的女人!你是我的了!”人群中,突然冒出一个身材雄壮的异族人,生硬的汉话里,那个斜跨宝剑,样貌雄武,有着极其明显异族特征的男子看向商秀珣的目光里,带着几分欣赏以及毫不掩饰的占有欲。

    “拿下!”商秀珣皱了皱眉,对方的眼神让他很不喜欢,侧了侧头,身后,两名牧场战士已经策马飞奔而出,各持刀枪,齐齐攻向这个想打自家场主主意的胡人。

    “呵~”看着飞马扑来的两名牧场战士,异族男子眼中闪过一抹冷笑,拔出腰间的长剑,对空一刺,剑光一分,剑影还未至,凌厉的剑光已经令两名牧场战士生出一股寒意,下意识的一躲避,突然感觉胸口一凉,回头时,对方长剑已经收回,两名牧场战士有些不明所以的继续前冲,反应似乎慢了几拍,眼睁睁的看着对方与自己擦身而过,身体却仿佛不再受大脑指挥一般。

    对面的异族汉子嘴角只是冷笑,任由两名牧场战士于自己错身而过,片刻后,身后传来两声惨叫,两名牧场战士眼中犹自带着不可置信的神色,仰天栽落马下。

    “酒囊饭袋?”指了指身后的两名已经失去生机的骑士,异族汉子那生涩的汉语此刻听起来无比的刺耳。

    商秀珣目光一缩,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只看对方这一剑落杀两名精锐的牧场战士的本事,对方的实力恐怕不在当今任何一个知名的一流高手之下,甚至可能犹有过之,此刻再仔细打量周围那些盗匪,一个个神完气足,身上有着一股绝不可能出现在普通盗贼身上的煞气。

    对方是有备而来,亦或是有人终于按耐不住,想要插手飞马牧场,脑海中瞬间闪过各种可能的猜测,同时伸手拔出腰间佩剑,冷冷的看着眼前的敌人,在商场主的字典里,从来没有什么委曲求全的想法出现过,眼前的胡人男子一剑刺杀两名牧场战士,不但没有让商秀珣害怕,反而激起了心中的傲气,冷哼一声,手中宝剑已经一剑点出。

    来人惊讶的看着商秀珣,大概第一次知道一个女人能有这样的武功,啧啧称奇的同时,却更激发了内心的征服**,只有这样的女人,征服起来才会有快感。

    正要亲手将这个桀骜不驯的女人制服的时候,面色突然一变,目光猛地回转,看向另一个方向的道路尽头。

    “叮叮叮叮叮~”

    几名盗贼刀匣之中的宝刀突然无风自动来,不只是他们,商秀珣这边的人惊讶的发现几名同样以刀为兵器的牧场战士正竭力的控制着自己手中的兵器不乱动。

    抬头,目光同样带着几许好奇的看向道路的尽头处,在那里,已经有一行人马的身影缓缓出现在众人视线的尽头。

    “拦住他们!”看着出现的极不合时宜的几人,胡人汉子有些不禁有些恼怒,挥了挥手,身后一众贼匪立刻分出一半,朝着前方急扑而至,没有任何话语,一波箭雨已经射了出去。

    “小心!”商秀珣面色一变,连忙出声示警,却惊讶的看到对方一拨人中,一名持着金锏的武将已经飞奔而出,金光一闪间,攒射而至的箭雨被尽数拨落,然后马不停蹄的冲上来,一杆金锏连连挥动,顷刻间,被胡人男子派出去的人就没了一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