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五十二章 玉真复仇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五十二章 玉真复仇

第五十二章 玉真复仇

readx();    独孤策的船只毫不掩饰的靠近了这座在他看来无足轻重的城池,这样的城池,能有多少守军,又有多少人敢在独孤阀的威势下动手?抱着这样的念头,独孤策就这样带着一众独孤阀高手护卫,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城墙之下,以极度嚣张的姿态亮明了自己的身份,非常有耐心的等待着城主谄媚的出城,恭恭敬敬的将自己迎接进城。

    然而,他的耐心并未换来城主谄媚的笑脸,甚至连城主的面都没有见到,回应他的是漫天攒射而至的箭雨,带着死亡的咆哮将小小的商船笼罩。

    看着那黑压压的箭雨带着死亡的气息呼啸而至,独孤策有些懵了,甚至忘了去躲闪,幸得身边护卫貌似相救,拼死将其从箭雨下救出,十分狼狈的自河中游上岸。

    然而,这一切只是噩梦的开始,随着城门轰然洞开,一彪骑兵率先纷涌而出,旋风般扑杀而至。

    “该死,走!”此刻的独孤策终于反应过来,这哪里是一座小城,单是这一波骑兵,哪是一个小城该有的配置?

    “贱女人,敢骗我!?”独孤策不笨,很快想到问题的根源,以巨鲲帮的情报能力,既然已经认定了这座城池中有着她的杀父仇人,又怎么可能对城中的情报一无所知?而对方却选择了向自己隐瞒,这是很明显的借刀杀人之际。

    只是他们乘船而来,此刻船只已经失去,两条腿又哪里跑得过四条腿?眼见追兵转眼便至,独孤策一咬牙。猛然拔剑,回身,目光通红的看着眼前呼啸而至的追兵,面色狰狞的厉声喊道:“杀!”

    跟随他的,都是独孤阀的高手。此刻绝地反扑,都拿出了十二分的力气,生生的将这支追兵挡了下来,碧落红尘剑法在此绝境之下,绽放出恐怖的杀伤力,上穷碧落下红尘。此刻却应该换做上穷碧落下黄泉,每一剑刺出,都带着一股飘渺之感,只是在这股飘渺之中,却又有着令人无法察觉的森冷杀机在里面。

    “上穷碧落下红尘。独孤阀的碧落红尘剑法,当真有独到之处!能够名列奇功绝艺榜也绝非侥幸!”远处,密林之中,一身月白色武士服的云玉真饶有兴致的欣赏着眼前这场可说是自己一手导演的战斗。

    身后,游秋雁亦步亦趋的跟在云玉真身边,闻言抬头看了眼处于激战状态的双方,对手应该是江淮军无疑,出战的也都是江淮军中精锐。人多势众,而独孤策一方虽然人少,但每一个都是高手。尤其是独孤策,一手碧落红尘剑法当真精彩绝伦,游秋雁也算南海一带有数高手,但此刻看着身陷重围之中的独孤策,却是有些自叹不如,此人虽然为人纨绔了些。但手底下还是有着真功夫的。

    “帮主,我们动手吗?”游秋雁看向云玉真。询问道。

    “不必,让他们自己打吧。”云玉真摇了摇头。目光朝着城池的方向看了一眼,今夜之战,独孤策就算打得再精彩,也注定只是一个配角,真正关键的还在城中呢。

    一点火光自不远处的城池里亮起,接着,迅速扩大,转眼间,漆黑的夜色被照红了半边天,整座城池仿佛在这一刻,都被火光笼罩了一般。

    “成功了!”游秋雁眼中不可察觉的闪过一抹惊喜的眼神,忍不住惊呼道。

    云玉真闻言,只是看了看那被火光照的通红的夜色,并未投去太多关注的视线,因为这座城池,早在数月之前,巨鲲帮已经开始着手布置,早在当时,那个男人已经看出江淮军定会将粮草屯集于此,如今成功,其实也不过是按照人家早已制定好的计划按部就班,并没有什么值得惊喜的,不过对于那个男人的眼光,云玉真心中却是忍不住生出一股莫名的自豪和骄傲来。

    “不好,中计了!”正指挥骑兵绞杀独孤策的骑兵统领,看着火光骤起的城池,面色不由一变,也顾不得继续围杀独孤策一行,一声呼啸,带着骑兵朝着城池的方向飞奔而去。

    “呼哧~呼哧~”强敌突然之间尽去,让独孤策心中升起一股茫然之感,回头四顾,追随自己的十二名独孤阀高手,此刻只剩下两人还能保持站立,其他的,都已经死在对方的围杀之下。

    “哈哈,哈哈哈哈~”劫后余生,独孤策并没有过多的去关注部下的死亡,此刻只是仰天长笑起来,云玉真,你个该死的贱人给我等着,我独孤策今次大难不死!用不了多久,我就要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是什么事让独孤公子如此开心?当真让小妹好奇的紧!”伴随着一道清幽的声音,云玉真和游秋雁缓缓显露出身形,月白色的武士服,在火光的衬托下,为此刻的云玉真渡上一层异样的魅力。

    “云玉真!?”独孤策惊讶的看向缓缓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云玉真,眼神随即变得恶毒起来:“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为何不敢?”云玉真目光落在独孤策的身上,疑惑的目光最终化作一抹淡淡的嘲讽:“若我是你的话,就不会在这种时候,还对我恶言相向,委曲求全,或许还能活的久一点!”

    “你敢杀我!?”独孤策不可置信的看着一脸淡雅的云玉真,突然恍然道:“这一切,是你早就计划好的!?目的就是为了引我与城中的江淮军自相残杀,你好坐收渔利,你不但要对付江淮军,还要对付我!?”

    “还不算太笨。”云玉真有些感叹道。

    “为什么?”独孤策不解,似乎他和巨鲲帮最近也并无什么深仇大恨才对,甚至这段时间,他一直在用各种手段来追求云玉真,哪怕对方不喜欢自己,也用不着用如此激烈的手段啊。

    “之前不是已经说过了吗?”云玉真叹息道:“玉真也是为家父报仇啊!”

    “什么意思!?”独孤策面色顿时一白,当初对付云广陵,知情的几个人早已去见了阎王,原本以为自己做的够干净,但不知这女人又是从何处得到的消息?抱着最后一丝侥幸,独孤策强撑道。

    摇摇头,云玉真并未跟他继续争辩什么,而是以一种平缓的语气说道:“先是让那四个大汉将我玷污,然后再让云芝带着帮众见到我最肮脏的一刻,让我在帮中威严扫地,之后吗,再以此为突破口,以独孤阀高门大阀的形象出现在我的面前,成为我的精神支柱,让我不得不依靠你来树立威信,从而兵不血刃将整个巨鲲帮掌握在自己手中!”

    “好高明的计策,好歹毒的心思!”云玉真原本清冷的目光,渐渐变得凌厉起来,看着面色惨变的独孤策道:“独孤公子,你可知道贞洁两字对一个女人来说,有多重要?”

    独孤策原本怨毒的目光逐渐被恐惧所代替,这本就是他原本的计划,只是被人从中横插一杠,不但让事情偏离了自己安排的轨迹,更让云玉真在阴差阳错之下,一举将海沙帮吞并,成为即便他独孤阀都不愿意得罪的大帮派。

    “是云芝那贱人!她背叛了我!?”仿佛想通了什么,独孤策瞪大了眼睛,不甘的看着云玉真咆哮道。

    “我真为云芝而感到不值!”云玉真眼中闪过一抹悲哀,云芝是自己的贴身侍女,自小培养出来的感情,让云玉真在很多时候几乎将她当成了自己的妹妹一般看待,虽然恼怒她的背叛和无情,但也未尝没有心痛。

    只是此刻,看着云芝致死都百般维护的感情,换来的却是一句贱人,让云玉真对独孤策更多了几分鄙视。

    “杀了我,独孤阀不会放过你们的!”独孤策怨毒的看着云玉真,为自己的生命做着最后的努力。

    “所以,我选择了这里作为你的葬身之地啊!”云玉真微笑道:“有这些痕迹还有尸体,就算独孤阀查到这里,也只会以为是你在跟江淮军冲突中,不幸被杀,与我巨鲲帮却是毫无瓜葛!”

    “死吧!”几乎是话音落下的同时,独孤策突然飞身窜起,手中三尺青峰以一种飘渺而狠辣的招式刺向云玉真的咽喉,碧落红尘剑法在这片夜空下,再次绽放出它的光彩,而这一次的敌人,却只有一个。

    上穷碧落下黄泉,这一剑,誓要将眼前这个有着倾城姿色的女人带下黄泉,至于那令独孤策魂牵梦绕的美妙身体,在生命的威胁下,却是已经失去了原本的诱惑力。

    面对云玉真,哪怕最近江湖上盛传这个女人如何了得,如此近的距离,独孤策不觉得她能够接下自己这必杀一剑,哪怕是她那已经化为一杯黄土的老子也不行,更何况是一个比自己还小了几岁的女人?

    眼神落在刺向自己咽喉的剑尖之上,云玉真却是并没有流露太多害怕的情绪,碧落红尘剑法或许绝妙,但再高明的剑法也该看看是由什么人来用,眼前的独孤策,显然并不够资格。

    下一刻,在独孤策愕然的目光里,一支铜萧恰到好处的搭在自己的长剑之上,一蓬银光自萧孔中射出,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独孤策愕然的瞪大了眼睛,他对自己的剑法太过有信心,同时也太过小看这个女人,以致到了最后,却断送了自己最后一丝活命的机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