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五十九章 人心背离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五十九章 人心背离

第五十九章 人心背离

readx();    “帮我赚钱?怎么赚?”萧勇闻言,却是来了兴致,看着眼前的李轩道。

    “照我的说法去做,两天之内,我让你大三元赌坊赚的钱,多上十倍!”李轩微笑的看着萧勇道。

    “十倍!此话当真?我如何信你?”萧勇两只眼睛都被贪婪所取代。

    “在下没有任何办法证明什么,只是将军不妨一试,毕竟就算在下说谎,于将军而言,也并没有损失什么。”李轩淡然道。

    萧勇不信,但却无法抵抗那十倍利润所带来的诱惑,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李轩,将大三元暂时交给李轩来打理,就像李轩所说的那样,无论怎样,自己都不会有什么损失,最多也不过是损失两天的进项而已,那点进项,还比不上萧铣平日里的一些赏赐,萧勇也不怎么看在眼里。

    两天后,大三元。

    “这么多钱,为什么还要拱手让人?我们自己用不是更好吗?”云玉真不解的看向李轩,心中却是惊叹无比,两天,只是短短两天的时间,李轩竟真的做到了,十倍利润?看着眼前一堆堆黄橙橙的金子,又何止十倍,光是这些钱,就已经抵得上巨鲲帮半年的收入了,若是拿回去,仅这些,就足以让巨鲲帮再扩张千人规模。

    “这点钱,很多吗?”李轩随意的扫了眼那满地的黄金,无所谓道。

    “不多吗?”云玉真这次和游秋雁一样,被狠狠的震撼了一把,襄阳现在不是很缺钱吗?

    “用它们来买巴陵,你觉得多吗?”李轩看着云玉真,微笑着摇摇头,转而对游秋雁道:“派人从中取出三分之一,暗中发给城中百姓,记住,要隐蔽。”

    “是!”虽然不解,但对于李轩的命令游秋雁可没有胆量去反抗。闻言恭敬的答应一声,这两天的时间里,他们已经借助赌场的便利暗中招募了一批人手,虽然忠诚度不高。但看在钱的份上,办事还是很可靠的,当然,这是李轩愿意付出丰厚薪酬的前提下。

    “这算什么?劫富济贫吗?”云玉真不解的看向李轩。

    “算不上,只能算是一招后手吧。”李轩微笑着摇了摇头。到了他这个地步,侠者的观念已经很少会影响到他,看待问题也很少去以善恶为区分标准。

    “现在怎么办?”云玉真看着李轩,如今萧勇看到李轩,那绝对比看到亲爹都亲,这也是李轩认为巴陵易取的一个重要原因,在萧铣的刻意纵容甚至亲自参与下,大梁国上下人心向利,朝中权贵都是一门心思敛财,又不懂的节制。也导致巴陵百姓生活麻木的现状。

    “借鸡生蛋!”李轩微笑道。

    “哦?”云玉真更加好奇起来。

    很快,在李轩的有意引导下,萧宪暗中联系了朝中除了香玉山之外的所有权贵,展开了一场以吞噬巴陵帮经济为最终目标的行动,毕竟整个巴陵,有九成的财富聚集在巴陵帮之中,要想扩大自己的利益,只有将触手伸向巴陵帮。

    只是五日的时间,在李轩的策划下,巴陵帮在巴陵的财富便被吞了近半。终于惊动了人在外地的香玉山。

    顾不得辛苦经营的多番筹谋,香玉山回到巴陵后便马不停蹄的前往皇宫,去见萧铣,有人在吞噬巴陵帮的财富。香家所掌控的赌场、青楼生意在短短不到十天之中,缩水了大半,有这个本事的在巴陵可不多,这件事,除了萧铣之外没人能够为香家做主。

    然而事情的结果远远超出了香玉山的预料,因为这件事的背后。尝到最大甜头的却是萧铣,已经尝到好处的萧铣自然不愿意放弃既得的利益,况且香家的财富一直以来,也是萧铣垂涎的东西,这次更是有着充分的理由,因为他所获取的途径完全正轨,并未利用权利来强夺,香玉山有口难言,浑浑噩噩的回到居所。

    “打蛇不死,反受其害,香玉山受了这么大的损失,肯定不会善罢甘休,陛下,以臣之见,不如快刀斩乱麻,先下手为强,一举将巴陵帮掌控在手中,这巴陵是我们萧家的,他香玉山不过一外姓将领,凭什么占据庞大资源?”皇宫之中,萧勇等一干文武连夜上朝,与萧铣道:“这些年来,香玉山可没少干见不得人的事!”

    萧铣皱眉沉思,有些犹豫道:“只是香家这些年来,对朕一直忠心耿耿,尽心尽力,朕如此做,岂不是寒了忠臣之心?”

    “陛下!”萧勇闻言连忙急道:“陛下仁德宽厚,但香玉山未必就会感念陛下的恩情呐,您看看他刚才离去时的样子,那哪是一个臣子该有的表情?陛下若不早下决断,日后恐怕会养蛇为患呐!”

    萧铣有些犹豫,一方面,他如今还倚重香家的情报网和多年建立的人脉,但另一方面,又不愿意放弃既得的利益,加上萧勇等一干大臣不断撺掇,最终下定了决心。

    与此同时,香家之中,却是迎来了一批意料之外的客人。

    “没想到云帮主竟会亲自前来,实在令香某蓬荜生辉呐!”看着云玉真那绝美的容颜,香玉山勉强止住心中的不快,微笑道。

    “奔来这次前往巴蜀,顺便想与香兄商量一番上次合作的提议。”云玉真轻抿一口茶水,有些遗憾的看着香玉山道:“不过最近一段时间的考察,巴陵帮的情况似乎并不像香兄所言那般乐观呐。”

    香玉山咬牙道:“这都是朝中有小人作祟,蒙骗陛下,云帮主不妨小住几日,看我如何料理这帮小人!”

    云玉真轻轻摇了摇头,看着香玉山道:“香兄,恕我直言,这其中恐怕并不是小人作祟那般简单吧?”

    “此外,玉真觉得,香兄现在该考虑的不是合作的问题,而是如何保全自身。”云玉真再次开口,却让香玉山面色大变。

    “云帮主何出此言?”香玉山面色难看的道。

    “贵上吞并了本属于香兄的财富,看样子并不准备归还,更重要的是,帝心难测,贵上若觉得有愧于香兄,又不愿归还财富,为了避免香兄生出事端,恐怕……”

    “够了!”香玉山豁然起身,面色难看的看着云玉真道:“我敬云帮主也是当世女中豪杰,以礼相待,但若云帮主再说这等无君无父之言,休怪香某冒犯!”

    “好。”云玉真起身:“小妹也是出于好心,既然香兄如此信任令上,那但愿是小妹多心了,就此告辞。”

    “不送!”

    看着云玉真离去,香玉山面色却是更加难看起来。

    “少爷!”香家老管家匆匆赶来,拱手道。

    “满叔,什么事?”香玉山闷声道。

    “宫里传来消息,陛下今夜召集满朝文武议事!”老管家皱眉沉声道:“但散朝之后,众人却并未散去,萧勇调动了城卫军,此外刚刚城外传来消息,驻军调动频繁!”

    香玉山面色一变,脑海中不禁回想起云玉真的话语,难道巨鲲帮打探到什么对自己不利的情报?陛下当真如此绝情?

    坐以待毙?

    香家虽然忠于萧铣,但香玉山却不是愚忠之人,无论今夜城中变化因何而起,防范却是绝不能拉下,想了想,连忙对老管家道:“还请满叔辛苦一趟,告知城中所有我香家护卫,来香府集结,此外通知我香家部队,今夜随时待命!”

    “是!”

    老管家躬身告退,却并未立刻去传讯,而是转了一个弯之后,来到香府外一处民房,刚刚离开的云玉真正陪着李轩坐在这里,听着老管家的话,李轩和云玉真脸上都不有的露出一抹笑意,云玉真沉声道:“照他的意思去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