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六十章 巴陵之夜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六十章 巴陵之夜

第六十章 巴陵之夜

readx();    巴陵,如同往日一般,除了最中心之处的那处销金窝之外,整个城池,一片死气沉沉,但今夜的巴陵却又有些不同,除了那股早已令人习惯的死寂之外,又多了几分不安的躁动气息。

    街道上,零星的客栈、酒楼,似乎也嗅到这份躁动的气息,早早的停止了营业,关上了店门,瑟缩在自己的家中,让封闭的房屋将自己与外界完全的隔离开来,虽然梁军的参保镇压以及巴陵帮的巧壤夺让生活在这座城池中的百姓已经渐渐麻木,但却也磨练出他们对危机的敏锐嗅觉。

    李轩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坐在一座酒楼的屋顶上,似乎在欣赏这难得的月色,这里是最接近大梁皇宫的地方,隐隐间,已经能够听到军队出动的整齐脚步声,今夜,对巴陵来说,的确是一个不平凡的夜晚,不过作为始作俑者,李轩却并没有相应的自觉,知识好以整暇的坐在酒楼的顶部,享受着云玉真不轻不重的按摩,等待着这吃己一手策划的戏码上演出最后也是最精彩的一幕君臣反目!

    “踏踏踏~”

    香玉山率领着巴陵帮最精锐的帮众,气势汹汹的朝着皇宫的方向直奔而去,既然已经撕破脸皮,那就做个彻底的了结吧!

    香玉山脸上闪烁着疯狂的凶光,他为萧铣忙碌半生,换来的却是无情的背叛,趁着自己外出办事之际,竟然用各种手段神不知鬼不觉的吞并了自己辛苦创立的基业,更令他恼怒的是,在自己回到巴陵之后,萧铣不但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想要除掉自己。

    香玉山可不是什么愚忠之辈,否则也不可能让巴陵帮发展壮大到这种地步,萧铣既然先杀自己,那何不先下手为强?也让萧铣那个老糊涂知道,他这个所谓的皇帝能有今天,是为什么?

    带着这份怨气还有愤怒。香玉山在得知皇宫的确切情报之后,毫不犹豫的疡了反戈一击,大梁皇室?笑话,没有香家的鼎璃持,大梁皇室在天下群雄的眼中,也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而已。

    “来了!”客栈房顶之上,李轩抬了抬眼皮,看向街道的一个方向,那边。香玉山正带着人马气势汹汹的往这边赶来,香玉山的这份果决倒是让李轩有些刮目相看,而另一边,萧勇带着皇城护卫以及巴陵驻军也是凶神恶煞的出现在长街的另一头。

    今夜,将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也注定这座死气沉沉的城池,将会被无尽的血腥掩盖。

    两支杀气腾腾的人马在转角处相遇,短暂的错愕之后。随之而来的便是惊天动地的怒吼和无尽的杀戮。

    没有任何预热,也没有一句场面话。香玉山和萧勇本就算是政敌,更何况这次吞并香家产业的罪魁祸首便是萧勇,双方都有足够的理由将对方置之死地而后快,所以当碰面的那一刻,言语也就变得多余,所剩下的。也只有一个字杀!

    看着酒楼下,仿佛在一瞬间便陷入白热化的战斗,甚至借着视野的优势,能够看到其他几个方向不断有人向这边冲来,这些人显然不是一路。因为有不少支队伍在碰头后并没有继续前进,而是就地互相斩杀起来。

    游秋燕嘴唇动了动,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看向李轩的目光里,那股惊惧又多了几分,从始至终,李轩都未曾动用过他那传说中堪比大宗师的力量,但在游秋燕看来,李轩那颗脑袋要远远比那大宗师的力量更可怕。

    没有任何成本,如果硬要说成本的话,恐怕也只有当初在萧勇的大三元赌坊中付出的那一两银子,换来的却是整个巴陵的分裂,以萧铣为首的大梁皇室和促成萧铣如今地位的巴陵帮彻底反目成仇,不死不休的局面。

    看着下方规模不断扩大,隐隐有向全城蔓延的战火,游秋燕眼中闪过一抹怜悯,这是一尝定不会有赢家的战斗,无论是萧铣为首的大梁皇室文武亦或是以香玉山为首的巴陵帮,在这吃双方来说,恐怕都是莫名其妙的战斗中,所饰演的角色也不过是别人手中的棋子,而更恐怖的却是,下棋者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被称作刀皇的男人。

    无论最终谁胜谁负,但从这一刻起,巴陵易主基本上已经成为不可逆改的事实,如果说上次吞并杜伏威的江淮军是蓄谋已久,并靠了多方助力才获得最后一战惊天下的战绩的话,那这次巴陵的事情,完全是李轩一人导演的,无论自己还是云玉真以及随行的护卫,更多的时候只是充当一个看客的角色。

    可怕的男人!

    游秋燕看向李轩的背影,目光里带着浓浓的恐惧之色,恐怖是她眼下能够想出对李轩的唯一评价,至于那刀皇的武功和名声,在眼前这一幕之下,反倒是变得淡了很多。

    云玉真看着眼前惨烈无比的战场,美眸中闪过一抹不忍,虽然她曾是一帮之主,更帮助李轩攻城略地,如今指掌一城大权,也经历过无数阴谋诡计,但如此惨烈杀伐的景象还是第一次亲眼目睹,便是当初攻城略地,也是以攻心为主,实施斩首策略,如眼下这般上万人相互攻伐的场面,还是首次遇到,那浓烈的血腥气息扑面而来,差点让她当郴吐。

    “想成为一名合格的统帅,这一关,必须过!”淡漠中带着冷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李轩回头,看着扭头不愿意去看下方厮杀的云玉真,冷然道。

    “是!”云玉真强忍着呕吐的**,强迫自己将目光转向战场,那柔弱中带着倔强的表情,哪怕是同为女人的游秋燕,也忍不啄生怜惜,但李轩却是一脸漠然。

    “香玉山,你想造反吗!?”下方,随着战争的不断扩大,远远超出了预期的估计,萧勇也渐渐变了脸色,眼下战逞经蔓延向整个巴陵,几乎大梁所有的战力都参与进来,这局面,已经不是他能控制的了,见状不由焦急的怒喝出声!

    “哈哈,萧铣既然不仁,那又如何能怪我不义!?”香玉山疯狂的大笑道:“既然萧铣想要卸磨杀驴,过河拆桥,我香玉山却也要让他知道,我能将他推上那个位置,也有本事将他从那个位置给拉下来,多说无益,今日若不灭俱大梁皇室,我香玉山誓不为人!”

    “哼!”萧勇闷哼一声,被香玉山趁机一刀劈碎了胸铠,凌厉的刀气在他结实的胸膛上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直流。

    萧勇倒也悍勇,身受重伤,反而激起了胸中的凶性,闷哼一声,提枪再上,一把钢枪带着凛冽的杀伐之气,在香玉山的胸腹间扎出一个枪眼。

    “找死!”香玉山眼中凶光闪过,体内真气陡然二次爆发,速度力量竟在这瞬间再次提升了一个套,刀光连闪间,已经一连劈出三刀。

    萧勇连忙挥枪格挡,一刀,两刀,当香玉山斩下第三刀的瞬间,再也无以为继,被香玉山一刀斩落头颅,眼中兀自带着不甘的神色。

    “结束了吗?”看着萧勇被杀,云玉真茫然的看向李轩。

    “怎么可能?”李轩哂笑道,香玉山的目的是颠覆大梁,萧勇再厉害,也不过是大梁将军,最多再加上个皇亲国戚的身份,香玉山最重要面对的,可是萧铣这尊**oss,只要萧铣不死,香玉山想要颠覆大梁就是痴人说梦。

    “通知我们的人,先将城墙、粮仓、军营等重要位置占领,等着他们两败俱伤!”李轩抬头四顾,看着四周说道。

    身后,游秋燕眼角狠狠地抽了抽,他们的人,他们有什么人?此次前来巴陵,就算加上安插在巴陵帮内部的眼线,也不过百来号人,当然,这并不代表李轩手中如今无兵可用,相反,如今李轩在巴陵掌握的兵力,或许不及香玉山的巴陵帮或者萧铣的皇家军队势大,但绝对不弱多少,尤其是在双方火拼之后。

    正是因为知道这些部队的来历,游秋燕看着眼前的一幕才更加感觉可笑。

    李轩自然不会凭空变出军队来,不过这跟凭空变出军队来也没什么两样了,招募部队的钱财,都是在帮助萧勇这些人对付巴陵帮的过程中得来的,甚至连萧勇都不知道李轩暗中分走了他们多大的利益,最终却反过来利用这些金钱来对付他们。

    当然,刚刚通过金钱拉起来的部队,战斗力堪忧,不过李轩如今要的只是数量,这巴陵之地,最缺的是人,但同样最不缺的还是人,只要愿意出钱,在这里能够找到足够多的高手去拼命。

    香玉山刀斩萧勇,顿时令周围的护城军士气大跌,在香玉山的指挥下,开始节节败退,向着皇宫的方向退去,而香玉山此刻精神却蹿极度亢奋状态,带着巴陵帮众不断蚕食大梁军的有生力量,兴奋中的他,并没有发现,在他身后的夜色中,一道本不该属于这里的灿烂烟花。

    [记住网址  三五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