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六十一章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readx();    洛阳城

    这座经历过无数战争洗礼的古都再一次陷入了战火的荼毒。

    十六义军,听起来是个庞大的组织,不过在李轩看来,却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十六义军,其中不乏经历过与蒙古人战争的真正精锐,但更多的还是一些刚刚扔掉农具,在生活的压迫下绝地反击的农民,阵容虽然浩瀚,但战力吗……李轩觉得就算是乌合之众,这些人都未必配得上这个称谓,更何况,就如国时期诸侯讨董一般,各怀心思,而相比于那些真正的诸侯,这些人无论从哪方面都有些上不得台面。

    但即便这样一帮连乌合之众都算不上的义军,依旧将洛阳的蒙古守军打的节节败退,也从另一个方向证明了元朝的衰败。

    “朱元璋见过李兄。”朱元璋的营帐中,对着李轩,朱元璋总有种莫名的压力,这种压力,无论是在面对明教高层还是各方诸侯时都未曾出现过的,那是一种对命运无法掌控的感觉,这种感觉,对任何一个有野心的君王而言,都不会喜欢,所以,虽然保持着昔日的恭敬,但李轩却能从对方身上感觉到一丝阴霾和杀机,尽管这股杀机被对方很好的隐藏下来,但依旧难以逃出李轩的掌控。

    “朱头领不必多礼。”李轩微微一笑,帝王多疑,只是希望在这最后一战中,这位未来的明朝祖莫要有多不必要的心思,否则,以朱元璋如今聚集的龙气,倒是要比之前的陈友谅要可观多了。

    眼前的李轩虽然在笑,笑的也很温和,但朱元璋此刻心中却生出一股莫名的恐惧感,甚至身体都忍不住微微的颤抖,那温和的笑容下,朱元璋却莫名的生出一种错觉,眼前这位一脸无害笑容下,却隐隐有股令自己毛骨悚然的寒意。

    对于朱元璋内心的想法李轩并没有去探究的心思,目光掠过朱元璋,看向站在他身后,那一身儒袍,双目中闪烁着一种智珠在握的光芒,哪怕在朱元璋这位未来帝王身边,一身儒雅中透着从容的风采也未被丝毫遮掩,目中不由微微一亮,眼前一身儒袍的男,不知为何,竟让李轩心头隐隐出现一个人物——诸葛武侯!饶有兴致的看向眼前的男,探寻道:“刘伯温?”

    虽是在询问,但在内心里,基本上已经确定了眼前人的身份,在这个位面,能让李轩生出这种感觉得,莫说朱元璋麾下,就是放眼整个位面,除了刘伯温之外,很难再找到第二个。

    微微一怔,眼中闪过一抹惊讶,微微躬了躬身,着朱元璋之前的动作拱手道:“刘基见过李公。”

    点点头,李轩心中有些遗憾,可惜时间短,无法收服这位明朝开国元勋,若能将他带走,以其历史评价来看,未必就输于国时代那些顶尖谋臣。

    刘基有些疑惑,李轩看向自己的目光,有欣赏,这是自然地,虽然还没有达到日后开国元勋的程,但便是此时的刘伯温,无论谋略识,也有足以自傲的本钱,哪怕面对眼前这位不久前将蒙古闹得天翻地覆的人物,他都没有丝毫不如之感,同样的条件下,他相信自己也能做到,甚至做得更好。

    但除此之外,那眼神中却又带着一股怜悯,这种感觉,让刘基有些不快,更多的却是不解,虽然以他的智慧,已足以应付这个世界九成九以上的事情,但所站高不同,看到的东西自然也不会一样,无论如何优秀,但历朝历代的开国元勋能够善终的却是不多,兔死狗烹的做法从帝王一词出现的那天开始,已经成为帝王之间的一种潜规则。

    短暂的会面不过是为了进一步确定李轩这位名义上盟主的身份,毕竟无论名望还是江湖地位,这十六诸侯都无人能出其右,哪怕如今他已经卸去了明教教主之位,其威望也绝非这些诸侯短时间内可以超越的。

    当然,也只是名义上的盟主,哪怕本是明教出身的朱元璋,以今时今日的地位和野心,也绝不会心甘情愿的放弃手中的一切奉李轩为主,说白了,李轩不过是这些人拿来挡灾的,若自己真对这些人指手画脚的话,说不定这些人还会想给自己吃些苦头。

    虽然不惧,不过李轩也不想节外生枝,说到底,如今的局面也有自己很大一部分原因,这些人在算计自己的时候,又有几人知道,他们也不过是自己完成任务的一枚棋而已,人算虎,虎亦算人,至于最终到底是谁在算计谁,这个问题恐怕李轩自己也说不清楚。

    接受了盟主之位并正式昭告天下,李轩在这场战争中或者说在这十六义军领眼中已经失去了最后的作用,变得无足轻重,是以当李轩准备离开潜入洛阳之时,竟无一人阻拦,虽说正和了自己的心思,不过这种好像被赶出来一般的感觉,真心让人有些不爽。

    行走在洛阳城的朱雀大街上,看着空旷的街道,哪怕偶尔有行人走过,也是行色匆匆,头埋得低低的,偶尔会小心的抬头看看四周,却又很快低下头去,继续赶,偌大城池,充斥着一股恐慌的情绪,与之相比,一脸从容外加悠闲地仿佛只是一名旅客一般欣赏着洛阳风景的李轩,无疑显得为另类。

    高达两丈多的城墙,对城外的无数义军而言,无疑是一道无法跨越的天堑,但对于李轩而言,要想在不被守城士兵发现的情况下翻过这座城墙,并不算一件难的事情。

    洛阳皇城,虽然早已衰败,直到最近随着七王爷登基才重新开始兴建,但作为六朝古都,哪怕只是经过一番草草的修葺,其规模之大,建筑之雄伟也绝非昔日的元都皇城可比。

    “可惜了。”抬头,远远看着那雄伟的皇城,李轩眼中闪过一抹可惜,昔日帝都,十几代人智慧的结晶,如今却沦为异族最后一座堡垒屏障,却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继而,李轩眼中光芒隐去,他自然还没有狂妄到以一人之力去冲击皇宫的地步,此行他的目的却是另外一处,洛阳天牢,才是他此行的目的,一年之期将至,也是时候将属于自己的东西带走了。

    天牢,在历朝历代,都是一个对任何人都有着足够威慑力的存在,上到王孙贵族,下至江湖豪杰黎民姓,一入天牢,基本上也就代表着人生的终点,只是七王爷刚刚登基不久,又希望以怀柔的政策来收拢民心,是以如今天牢之中,大多数都是在这场政治斗争中的失败者,而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昔日集荣宠于一身的汝阳王府,绍敏郡主敏敏特穆尔了。

    哪怕是沦为阶下囚,此刻的赵敏显然并没有受到多的苛责和虐待,一身洁白的衣袍纤尘不染,娇媚中透着英气的脸颊也不失往日的秀美,只是一双眼眸却少了几分往日的灵动,却多了几分昔日所不曾有过的成熟和一股刻骨的仇恨。

    恨谁?

    一开始,在赵敏心中,被仇恨的自然便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那个在本就动荡不安的大元朝搅动风雨的明教教主李轩,若没有他,威扬四海的的大元帝国也不会落得今日这份风雨飘摇之中。

    但真的该恨吗?赵敏是个聪敏的女人,聪明人总会从不同的角去揣摩问题以求找到事情最本质的东西。

    蒙汉之间的矛盾,从当初大元朝建立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而这年来,历任蒙古统治阶层却很少有人去缓和这种矛盾,反而在一次次取得战争的丰厚利益后,变本加厉的开始对治下汉人进行惨无人道的压迫。

    作为蒙古郡主,身份尊崇,自能了解到许多常人所无法了解的东西,可以说,李轩的作用不过是将隐藏在那虚假的盛世之下早已存在的矛盾彻底引爆,那一次次看似惊天动地的举动,其实不过是加速了这个矛盾爆发的进程而已。

    站在汉人的角,她没办法去怪李轩,双方从明确阵营的那一天起,对立的关系就早已注定了,成王败寇,作为草原儿女,对于胜败看的重,与李轩的几次对决,李轩赢得堂堂正正,也让她无话可说,那份恨意,随着时间的流逝也渐渐淡了。

    但另一份恨意,对七王爷父的恨意,却并未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削减,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没人比赵敏更清楚如今的大元朝需要的是一个稳定的内部环境,但七王爷的叛乱篡位,生生将大元朝那最后一丝元气给耗得干干净净,赵敏自然知道,这其中,肯定有李轩推波助澜的痕迹,但若非早有不臣之心和周密部署,又如何在皇党、汝阳王府等势力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的情况下成功改天换日?

    这一手闪电战无疑非常漂亮,但却将大元朝最后一丝威望和元气都给打没了,就算这些天被关在天牢,无法得知外界的局势,但以赵敏的智慧也不难猜测,以七王爷的威望还有这篡位的名声,绝对会引起各方将领的不满,从而使得本就不算稳固的大元朝分崩离析!

    这才是真正的祸国之贼!

    赵敏狠狠地捏紧了拳头,眼中却充斥着一股莫大的悲哀。

    “敏敏,我现在是皇,将来整个大元朝都是我的,只要你肯回心转意,我可以保证,你将来不但会是皇后,更是我唯一的皇后。”在赵敏面前,此刻正站着一名挺拔俊朗,一身黄袍的男,此人正是七王爷之,如今的皇,昔日为了追求赵敏,不惜取了一个名叫赵穆的汉人名字来讨好赵敏。

    “?皇后?大元朝?”赵敏看着眼前一脸迫切的俊朗男,眼底闪过一抹讽刺的笑容,如今,真的还有大元朝吗?哀莫大于心死,对于如今的大元朝,她是彻底不抱希望了,只是看着如今,国破家亡在即却还抱着当皇帝美梦的赵穆,赵敏心中却不免生出一股悲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