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六十二章 洛阳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六十二章 洛阳

readx();    。

    自杨广被宇化及缢死在江都之后,便成为诸侯眼中一块肥肉,如今虽被王世充所掌控,作用数十万雄兵。

    王世充也算一方枭雄,无论政治手腕还是在军事上都有不俗的表现,一被认为及有潜力问鼎天下的诸侯,坐拥河洛,王世充本有着大好局势,有望与关中李阀南北对峙,可惜,随着时间的推移,手中的权利逐渐稳固,性格中一些明显的缺点也渐渐暴露出来。

    比如用人唯亲,也使得之前营造的明主形象蒙上了阴影,成为外宽而内忌的表现,逐渐在不知不觉中,失去人望,也失去了问鼎天下的机会,只是眼下,洛阳依旧被王世充牢牢地掌握在手中。

    当李轩带着两名侍女出现在洛阳的时候,看着繁华热闹的城市,似乎丝毫看不出天下纷乱,街上行人络绎不绝,南北商贩于此,好不热闹,能在这样纷乱的世道将洛阳这样的城池打理的井井有条,先不论王世充是否有争霸天下的资格,单是这份治理地方的能力和功绩便不可被抹杀。

    “青樱,这个时代的洛阳可是难得的盛景,好好见识见识。”缴了入城税之后,李轩也没有急于去投栈,带着两名侍女优哉游哉的走在街上,洛阳八景可是独属于这个时期的盛景。

    婀娜动人的身姿,秀丽中带着一股冰山般给人无比冷漠的距离感,却更容易让人产生一股征服的冲动,只是那曲线玲珑的娇躯背后,此刻却背着一柄与身材完全不成比例的厚背大刀。着实将那份美感破坏殆尽,这种不知怜惜为何物的举动,也让人对这把刀的主人产生无比的怨念。

    洛阳?

    武青婴有些好奇的看着眼前这座繁华的城市,作为跟随李轩可以说是最早的女人,虽然一直以来以刀奴的身份出现在李轩身边。但无论武功还是容貌性格等方面,武青婴在李轩身边诸多美眷之中,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确实不一样呢。

    武青婴回头看向李轩,冷若冰霜的面庞在刹那间解冻,让周围不时偷眼观看的众人生出一股窒息的感受,仿佛万物复苏般暖人心田的笑容。只是这份笑容,却独为李轩绽放,让周围无数男性忍不住生出一股将李轩取而代之的冲动,跟随李轩经历过数个位面的武青婴,虽然在本身资质上无法与那些位面女主媲美。但却也积累了属于自己的底蕴,不差分毫。

    白清儿好奇的打量着这个仿佛凭空冒出来的女人,阴癸派独门秘术加上同样身为美女高手的玄妙感应,让她知道眼前这个平日里冷若冰霜,但在床第之间却热情如火的女人有着绝不输于自己的修为,而且对方的攻击武器正是她腰间那对看起来更像装饰一般的柳叶刀。

    以刀为兵器的女人,虽然未曾真正交过手,但白清儿自忖。若真的对上,自己未必会是对方的对手,刀乃兵中之霸。有着强的攻击性和侵略性,相比而言,自己的手段却多是用来对付男人的,本身伸手虽然不差,但在同级之中,遇上这种具攻击性的对手。赢面却是不大。

    武青婴?

    如此青年高手,又是一位女性。为何以往从未听说过?不止是她,就连李轩如今那两位夫人。都仿佛凭空蹦出来的一般,让人感觉无比神秘。

    回头,武青婴的目光淡淡的在白清儿身上扫过,两条柳眉微微皱了皱,似乎对白清儿的发呆有些不满,却并未多说什么,转头,静静的跟在李轩身后。

    白清儿心底一寒,虽然只是一个淡淡的,却让白清儿感觉到一股难言的压抑和窒息,那种感觉,并非武功上的诧异,更像一种身份上所带来的落差感,在对方面前,自己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小侍女,而对方,却是掌管着所有侍女的女官一般,让白清儿心底生出一股莫名的慌乱,这种感觉,无疑是让人十分讨厌的,只是当白清儿想要还击的时候,却发现对方已经转移了视线,不再关注自己。

    即便在绾绾身上,白清儿也未曾有过这样的感觉。

    有些人,就像沙漠里的金,无论被怎样埋藏,都让人无法忽视,李轩在踏入洛阳不久之后,刀皇踏入洛阳的消息便到了洛阳各大势力的案牍之上。

    “唔,他也来了?”王世充府邸,看着手中的情报,王世充面色不好看,若说当今天下诸侯当中,王世充最不愿意面对的是什么人?那绝不是如今将他迫的手忙脚乱的李密,也非在慈航静斋的造势下,声望日渐隆重的李阀二李世民,而是这个似乎没有任何背景,仿佛凭空多出来,却在短的时间内,一跃成为令天下群雄侧目的新晋诸侯,李轩。

    当初虽然在李轩的帮助下,粉碎了李密的,但事后回想一下,王世充却有种的感觉。

    想想当初的情况,对方的本意恐怕就是为了折服沈落雁那个臭女人,而自己,恐怕在对方眼中,也只是,可堪利用的棋而已,李天凡是他的人杀的,沈落雁也是他在利用自己兵力的情况下才围困,但最终的,瓦岗寨众将屁事没有,李轩拍拍屁股走人,而击杀李天凡的仇恨,却被李密彻彻底底的算在了自己的头上!

    虽说他和李密之间,就算没有李天凡的事情,也不会有多大改善,但这种被人利用完随手抛弃的感受,却让已经习惯了上位者视角的王世充无法接受。

    “继续密切关注,嗯,别招惹他!”将手中的情报扔掉,王世充随即对着负责情报的人员道,莫说眼下因为慈航静斋代天下选择新帝,搞得八方豪杰汇聚东都,单是李轩那可怖的身手,王世充虽然愤恨,却也不敢随意去招惹,只因他手中,根本没有足以与其对抗的高手,至于出动军队,以眼下的形势更是不现实。

    “另外,把这个消息给我散布出去!”末了,王世充有些置气般的吩咐道,既然我不能动你,但你也别想好过,江湖事江湖了,就让那些江湖人去找你的麻烦吧!

    洛阳,另一座丝毫不比王世充府邸差的庄园中。

    “李轩,就是那个号称宋缺之下第一刀手的青年高手吗?”一位老态龙钟的老妪随手将情报放在桌上,询问的看向其他几名独孤阀的重要人物。

    “不错,就是他,传说中,此人已经具备了与宋缺一战的资格。”独孤盛点头道。

    “看看这个江湖。”老妪摇头叹息道:“英杰辈出,让人不禁感觉岁月催人老呐。”

    “奶奶,我想去见见他!”在老妪身后,一名身穿黑色武士服的女眼神中带着跳动的兴奋说道。

    “小凤儿既然想去,就去吧,也好称称他的斤两,若真有那般实力,就算不敌,想来也不会在这洛阳为难凤儿,这等人物,若能交好,对我独孤阀来说,也未必不时一桩好事。”老妪咳嗽几声,点头道。

    老妪在独孤阀显然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话一出口,哪怕是身为阀主的独孤盛都不再开口。

    “还有。”似乎想起了什么,老妪再次开口道:“告诉阀里那几个小,眼下洛阳正是多事之秋,天下高手齐聚于此,莫要再给老身出什么幺蛾,如果惹上什么不该惹的人物,就算是老身,也救不了他们!”

    独孤盛闻言,不禁苦笑点头,自然知道老妪说的是什么人,独孤阀代之中,有着明显阴盛阳衰的趋势,家族中青年一代男大都是些纨绔弟,反倒是身为女的独孤凤为出彩,一身武功,已经足以跻身天下高手之列,比起她那几个不无术的兄长,却是强了多。

    自家儿不争气,面对老妪的数落,独孤盛几个兄弟也只能苦笑着将这股气给憋会心里去。

    虽然并不知道洛阳中那些真正的大佬会有什么样的动作,不过自己的行踪被对方发觉李轩却并不意外,而李轩也绝对没有隐藏行迹的意思,虽然眼下还非帝王之身,但帝王傲气却是不允许他藏头露尾。

    而且,眼下的洛阳,犹如一潭死水,但在这死水的表面之下,却是汹涌,既然无人愿意做这出头鸟,那这一次,便由自己来做一次又何妨?枪打出头鸟,但若对自己没有足够的信心,又有谁会去做那出头鸟?

    天津桥上,迎着丝丝青风,一袭朴素淡青长衫随风飘拂,仿佛与周围天地融为一体,绝世之姿,却无法令人生出任何亵渎的感受,带着仿佛恒古不变的某种韵律,缓步行走在人潮之中,却又遗世独立,形成一道特异而又和谐生动的画面向着这边走来,背后一柄造型古朴的长剑,却更添一种宁静安和的感受。

    看着迎面而来的青衫女,李轩嘴角泛起一抹弧线,近男儿阳刚之美的笑容,霸道而的将原本和谐生动的画面扯碎,然后下一刻,名动天下的屠龙刀带着撕裂一切的威势出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