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六十三章 师妃暄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六十三章 师妃暄

第六十三章 师妃暄

readx();    两边的景物在不住的倒退,的瞳孔陡然放大,并非因为对方的突然拔刀,而是惊诧于对方在这一招之中所表现出来的底蕴和境界,远远超出了师妃暄这位慈航静斋有史以来最优秀传人的预估。

    师妃暄乃放眼当代,足以排进前五的绝代剑手,自出道以来,也见过不少成名高手,刀客,自然也不例外,但却从没有任何一个刀客,在拔刀时,能做到如李轩这般行云流水,刀仿佛已经成了身体的一部分,平平无奇,却又妙到毫巅,面对这一刀,师妃暄有种无从躲避也无法阻挡的感受,所以,她只能退,一退再退,因为在对方拔刀的瞬间,她已经感受到那股冷冽无比同时又霸道无比的杀机。

    没有任何理由的杀机,但那股支持杀机的信念却无比坚定,让人有种出刀必见血的感受。

    师妃暄不知道为何初次见面,便让对方生出如此可怖的杀机,但此刻,已不容她多想,色空剑出鞘。

    如果说,李轩的刀是煌煌烈日,炙热无比同时又带着焚尽一切的霸道,那师妃暄的色空剑便像高悬明月,虽无法与烈日争辉,却自成一脉,散发着自己独有的柔和光辉。

    剑势荡开,丝丝缕缕如柔肠转,不断地化解来自对方的刀气,同时借助一退之势,巧妙的将对方原本凌厉无匹的锋芒化解。

    一丈,五丈,十丈!

    直到退到天津大桥的尽头,才堪堪将对方那一刀之威完全化解。抬头时,却见刀已还鞘,重新落回那名冷若冰霜的女背上,若非天津大桥上那道几乎贯穿了整个大桥的刀痕,几乎让人怀疑之前是否真的有人动手过。

    “天下高手虽多。但能如师仙一般轻描淡写将这一刀化解的高手,绝不超过一掌之数。”缓缓走上天津大桥,一股磅礴气势随着李轩的走动不断攀升,周围本就被之前一刀惊悚的人群顿时如同嗅到天敌气势的野兽一般,不自觉的散开,偌大天津大桥。只剩下李轩主仆人傲然立于桥的最高点,以居高临下的态势俯视着一脸惊愕的师妃暄。

    师妃暄凝重的看着李轩,同时也有些不解,她不明白为何对方会在看到自己的第一瞬间如此毫不犹豫的拔刀,若非自己境界已经无限接近剑心通明之境。单论境界已经超越她的师傅,慈航静斋当代斋主梵清惠,面对这一刀,稍有半分差错,此刻恐怕已经成了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

    而看着对方一脸淡漠的表情,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好似刚才出手也只不过是一次试探,只此一点。便让师妃暄大致猜测到眼前之人的性格,霸道冷漠残酷桀骜。

    师妃暄毫不怀疑,若自己修为再差一点。无法挡住对方那霸道一刀,那对方也会毫不留情的将自己斩杀当场。

    自出道以来,师妃暄还是首次遇到这类人物,不管对方性格如何,但这份胆魄和果决,却令师妃暄动容。若李轩并不知道她的身份便罢了,但对方却在明知自己乃静斋当代传人的情况下。还敢悍然出手,丝毫不顾及之后是否会遭到白道高手诘难和追杀。这份肆无忌惮,让一直以来以超然形象示人的师妃暄突然生出一股无所适从的感受,因为她知道,以李轩之前一刀所表现出来的修为和能耐,就算真的遭到无数白道高手的追杀,对方也不会在意,甚至会如同之前一般毫不犹豫的出手,将胆敢冒犯自己的所有人尽数斩杀!

    无力!

    这便是此刻师妃暄内心最真切的感受,此刻她可以确定,对方的确是足以与天刀宋缺所媲美的绝代刀手,更可怕的是对方的年纪,这样一个人物更以诸侯身份加入到天下这场纷乱的棋局之中会给整个天下带来怎样不可预知的未来?

    深吸了一口气,师妃暄抬头,迎向李轩的目光,带着几分委屈道:“刀皇是否对妃暄有所误会?”

    “这该问你自己。”李轩淡然道:“不该说的话,最好还是不要开口的好,妃暄以为然否?”

    师妃暄摇头道:“妃暄只是想为天下苍生,尽一点绵薄之力,尽快结束这乱世而已。”

    李轩闻言,不禁嗤笑一声,摇头叹道:“荒谬!”

    看着师妃暄不解的目光,李轩皱眉道:“作为慈航静斋有史以来最出色的传人,妃暄该知道天行有常,不为舜存,不为桀亡,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又何须人出来代天择主?况且……”

    李轩的目光落在师妃暄脸上,傲然道:“若无扫平寰宇,压服群雄的本事,又有何资格来做这天下共主?妃暄不觉得,慈航静斋的作为,不但是多此一举,更是阻止天下一统吗?”

    “我若是你们所选的那位明主,天下一统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将有着超然地位,甚至可以代天选帝的慈航静斋,连根拔掉!帝王乃人间,又怎能容许一个可以撼动他铁桶的超然存在?”

    “李兄的看法,妃暄不敢苟同!”师妃暄很快平复下内心的震撼,目光毫不避忌的迎向李轩,淡然道:“为君者,当以仁……”

    “我可没兴趣听慈航静斋的那一套,更不需要妃暄来教我为君之道!”李轩在师妃暄愕然的目光中,带着自己的两名侍女,径自从师妃暄身旁走过,平淡的声音传来:“和氏璧,我志在必得,若不想大动干戈,妃暄最好劝宁道奇将和氏璧拱手送来,否则,中原第一的名号,可以换人了!”

    霸道的话语,让师妃暄毫不怀疑李轩对于得到和石壁的决心,看着李轩人的背影,师妃暄柳眉轻蹙,久久不语,那话语中不容任何人反驳或质疑的决绝,让师妃暄再次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不过在心中已经确定:如此霸道专横之人,绝不能让其如愿,只是此人武功之高,世所罕见,看来也只能请宁道长出面解决了。

    师妃暄美眸突然闪过一抹凝重,在李轩那强横无匹又霸道无比的气势下,自己原本已经无限接近剑心通明的境界,竟然出现裂痕,骇然转头,看向李轩离去的方向,对方竟在不知不觉间,动摇了自己的道心!?

    若非慈航静斋有特有的观人之术,让师妃暄确定李轩的年龄绝对不超过四十,差点让师妃暄以为李轩是魔门哪位不世出的高手,而且之前的交手中师妃暄也能感受到来自对方身上那股纯正而霸道的气息,有些类似玄门心法,却又有所不同,但绝非魔门武功。

    天津大桥另一侧,两道身影缓缓地自一个小巷中钻出,看着怔然站在那边的师妃暄,寇仲叹口气道:“陵少,你说李爷刚才有没有发现我们?”

    “你说呢?”徐陵反问道。

    “肯定发现了。”寇仲随即有些兴奋地道:“不愧是李爷,那话说的,够气势,哪怕是慈航静斋的当代传人,都不给丝毫脸色,放眼天下,又有几人有这个胆量?争霸天下的上,有李爷这么一位对手,让我担忧的同时,却忍不住生出难言兴奋之感。”

    徐陵却是皱眉看着师妃暄,沉声道:“听李爷刚才的话,对和氏璧怕是志在必得,慈航静斋净念禅院,还有眼下聚集在的各方势力,仲少真的觉得我们参与进去会是一件好事?”

    寇仲嘿笑道:“陵少难道没看出来吗?”

    “什么?”徐陵不解的看向寇仲。

    寇仲笑道:“李爷这般在大庭广众之下将自己要夺取和氏璧的事情说出来,可不止是要表达他对和氏璧的志在必得,更是要将这潭水彻底搅浑,我敢肯定,这番话用不了多久,便会传到各方势力的耳中,届时便是一场大混战,嘿嘿,李爷虽然厉害,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最终和氏璧花落谁家,却是没人知道。”

    “哦?”徐陵看向寇仲:“那不知仲少有何妙策,夺得和氏璧?”

    “有时候,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寇仲嘿笑着,从怀中取出两张人皮面具道:“这是上次在为鲁大师疗伤时顺手敲来的,这次,或许会派上大用场!”

    “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这些自信。”徐陵翻了翻白眼,叹息道:“接下来,洛阳恐怕不会平了。”

    洛阳自然不会平。

    本就因为慈航静斋搞出的选帝大会而风雨飘摇,如今选帝大会还未正式开始,作为主办方,慈航静斋的当代传人师妃暄便在天津桥头,众目睽睽之下被人砍了,同时李轩那番话语也在有心人的推动下传了出去。

    无论对于李轩的话语是否赞同,但关乎到是否能够得到慈航静斋这个白道魁首的支持,更可能关系到选帝,在慈航静斋选择的明主并未公布之前,大家都是公平的,这个可以讨好慈航静斋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因此,接下来无论为了利益还是博得佳人一笑,洛阳如今聚集的各大势力都会闻风而动,让如今洛阳这份表面的平静都无法再维持。(未完待续)

    ps:今日两更,大家不用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