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六十五章 同游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六十五章 同游

readx();    “锵~”

    清脆的碰撞声中,一股磅礴的气势以两人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随着一声锵啷声响,屠龙刀已经回到武青樱背后的刀鞘之中,微笑着看着不远处的独孤凤。

    对手难求,虽说眼下的独孤凤还远未达到足以成为李轩对手的资格,却也已经表现出这份潜力。

    对方在之上,已经走出了自己的数,虽然依旧还是独孤阀的碧落红尘剑法,但却又是独属于独孤凤自己的碧落红尘,李轩很期待,当独孤凤将这属于自己的碧落红尘剑法完善到圆满之后会有怎样惊艳的表现。

    同样是天下有数剑手,但的之中,却夹杂了多本不该有的东西,独孤凤与其相比,却多了一份对剑的虔诚和纯粹,若能以此一直走下去,独孤凤未来的成就未必就会输于四大奇书的传人之下,甚至更有望超越他们的成就。

    是个人才,而且是罕见的武道人才,相比于这个位面光暗圣女的师妃暄和绾绾,独孤凤显然少了许多光环,却硬是凭着自己的武道天赋以及对剑的执着,走到今天这一步,足以说明独孤凤在某些方面甚至超越那两位天之骄女。

    武道人才听起来似乎不外如是,李轩帐下,如今足以媲美甚至超越独孤凤的都有一大批,但有些东西,却不能这样算,比如——潜力,单是这份对剑的执着纯粹,就足以让独孤凤在之上迈入旁人无法企及的高,相比而言,纯以武力发达的典韦。在武道之上的潜力反而远不如独孤凤,这是未来可能迈入更高层次的种型人才。

    李轩有种预感,这次大唐位面之后,将要面临的便是位面进化圆满的问题,圆满之后的混乱国是什么样?又将会面临怎样的?他心中有些猜测。但这些猜测毕竟也只是猜测,具体会是什么样的情况,李轩不知道,所以,他需要变得更强,这个强。不仅仅是指他自己更强大,还需要大量的人才,尤其是像独孤凤这样有着巨大潜能的人才,都是李轩挖掘的对象,相比而言。已经走到尽头的大宗师,在李轩眼中反而不如独孤凤这样的潜能型人才重要,因为潜能也代表着无限可能。

    总之,从这一刻起,独孤凤已经被李轩列为必须收服的目标之一。

    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沦为某人收服目标的独孤凤此刻心头却有种难言的挫败感,败了!而且败的很彻底。

    刀皇之名,如日中天,尤其是刀劈慈航静斋当代传人。将其一刀败北之后,虽然为李轩树立了无数白道敌人,却也让李轩的威望攀升到一个。独孤凤自问不比师妃暄差多少,但若说要一招将其败北,显然不大可能,是以在得知这个消息后,独孤凤已经做好了战败的心理。

    但之前的战斗却依旧让独孤凤升起一股难言的挫败感,她从未想过。有人可能单凭招式以及身体本身的力量就可以完美的将她拼尽全力的碧落红尘剑法挡下。

    是挡下,因为在此过程中。李轩甚至没有一招用于攻,任由她将碧落红尘剑法施展到致。

    手中长剑斜斜的垂在地面上。独孤凤眼中带着说不出的落寂,语气带着一股难言的苦涩:“我败了!”

    很不甘心,却又不得不甘心,在此之前,就算独孤凤想过自己会败,也从未想过会是以这样一种方式,在尽展生平所的情况下,对手却只是以技巧防御,就好像大人逗弄小孩一般,这种难言的无力感,让独孤凤十分难受。

    “败的不冤。”李轩负手而立,看着一脸沮丧的独孤凤,微笑着说道。

    独孤凤抬头,眼中带着一抹难言的愤懑,哪怕是实话,但这个时候说出来也显得这个男人很没有风,一般情况下,不是应该说两句承让之类的话吗?虽然那未必会让自己更好过一些,但至少会显得男人很有风,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让李轩原本树立的高山仰止的形象立刻大打折扣。

    “技进乎道,等你领悟出自己的道,再来挑战我吧!”李轩伸手,一本线装版的册随意的抛向独孤凤,那是记载着的功法,被李轩特意装订成册,在他身上,还有另外六本,静待有缘人出现,独孤凤,先天至阴之体,难怪原著中会被扮成丑男的徐陵所吸引,让不少读者误以为独孤阀的天之骄女不爱俊男爱丑男,虽然这其中不免也有徐陵本身的人格魅力在里面,但这种体质之上的相互吸引也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

    以独孤凤的武功底和对剑的执着,抛开主角气运的话,潜力或许还在半出家的徐陵之上。

    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接过飘过来的册,独孤凤毫不避忌的翻开这本记载着正统长生诀修炼方法,只是随意两眼,独孤凤便不可自拔的陷进去。

    长生诀之所以超出其他功法,并不是因为它的玄奥,恰恰相反,若论功法玄妙的话,长生诀并无多出彩之处,但长生诀最大的特点却是能够帮助相应体质的人更容易与天地自然契合,尤其是独孤凤这种已经达到宗师边缘的高手来说,其价值更是难以估量。

    仿佛入魔一般,独孤凤一遍又一遍的翻看着手中的长生诀,眼中异彩闪动,身上的气质更是不断地变化,竟是在这瞬间,已经迈入天人合一的状态,这种状态,在武道之上也有另一种说法——。

    李轩也不着急,挥了挥手,这个时候的独孤凤就如同当初的自己一般,受不得任何打扰,一旦从这种状态中脱离出来,以她目前的境界,下次想要进入这种天人合一的状态恐怕要等很久才行。

    时间就在这漫长的等待中一点一滴的过去,独孤凤身上的气势却在不断变化,一开始那股锋芒毕露的气势正在不断收敛,气质也随之出现变化,同样是长生诀,但不同的人修炼,却会修炼出不同的气质,徐陵的淡雅,寇仲的豪爽,云玉真的冷傲,长生诀的本质却是将人的内在完全在气质上表现出来,并非千篇一律,让修炼之人像是从一个模刻出来的一样。

    最终,当那股气势完全消弭的时候,独孤凤缓缓睁开了眼睛,此刻的她,看起来更像一个活泼的少女,却又有种说不出的超然气质在里面,令人生出一股不可侵犯之感,却又有别于师妃暄那种令人感觉做作的神圣感,更加自然,也更加令人舒畅。

    “为什么要帮我?”独孤凤目光落在李轩身上,却没有多惊喜的表情,境界突破,反而越能感受到李轩的深不可测。

    “对手难求,良才难遇!”李轩微微一笑,笑容中,带着些许的落寞。

    对手?

    独孤凤看着李轩,又看了看手中记载着那让她发生如此奇妙蜕变的功法,再次抬头看向李轩时,带着一抹玩味:“那刀皇就不怕我将这功法外传?”

    “你不会。”李轩飒然道,长生诀传的越广,对他来说越好,黄帝心经在经历过长生诀的洗涤之后,似乎发生某种莫名的变化,是好是坏如今还不得而知,但他却能敏锐的察觉到长生诀修炼者内心的一些大致想法,而长生诀的修炼者,对他也会有种莫名的好感,这点自寇仲和徐陵身上已经得到证实。

    当然,这种事,李轩不会说,只会烂在自己肚里,毕竟这种玄奥的事情一旦传出去,未免过于惊世骇俗,已经超出了人类对于武功的认知。

    “理由?”独孤凤有些不依不饶的看着李轩道。

    “因为你叫独孤凤!”李轩微笑道。

    同样的效果,用不同的话语说出来,达到的却不一样,人们通常将这种说话的方式称之为语言艺术,对于一个君王而言,这也是必须掌握的一样神技。

    至少此刻,不知根底的独孤凤心中,随着李轩这句话说出,却是生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并非情爱,而是一种名为认同或者说知己的感觉,微微一笑,双手一搓,手中的秘籍已经化作一团齑粉,虽然长生诀的功法已经深深的刻进她的脑里,这样做并不能证明什么,但至少可以表明一种态。

    看着化作齑粉的秘籍,李轩心中微微有些叹息,他倒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将长生诀流传出去,理论上来说,任何体质相应的人,都是有可能会长生诀的,不过秘典之所以称之为秘典,就是因为它对修炼者有着苛刻的要求,天赋这种东西是真实存在的,否则人与人之间,也不可能出现那么大的差别。

    “不知道刀皇欲将何往?”独孤凤脸上带着纯真的笑容,一如她对剑的虔诚,对于一个在心中已经被当作知己的人来说,她不会有任何其他的掺杂期间,这在世家豪门中,不得不说是一种奇葩。

    “初来乍到,正想好好游览一番。”李轩微笑道。

    “恰好,小女最近无事可做,若刀皇不弃,可愿聘请一个无所事事的小女当导游?”

    “固所愿也不敢请尔!”(未完待续)

    ps:大热天的,不知道哪对狗男女在结婚,吵吵闹闹,丝毫不顾及我等单身狗的心情——烦